•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八十二章 诸天宝鉴

    第七百八十二章 诸天宝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什么?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邪婴童子在围攻暝风岛?”

        “那些邪龙也在?”

        “因为古陀和赤蝘的事情吗?”

        “热闹!还真是热闹??!”

        “走!过去看看这些老魔的交锋!”

        “必须去??!”

        暝风岛的变故,引起了墟地所有邪魔和异族的关注,一时间,许许多多的海岛上,不知多少稀奇古怪的生灵,都朝着暝风岛聚集。

        种种飞行灵器,灵禽,血肉之躯,从八方涌来。

        短短时间内,在暝风岛的岛外,就聚集了数百名邪魔和异族。

        那些人有的悬浮虚空,有的乘坐着柳叶船只,从各个角度观察着,有人暗暗兴奋,有人磨拳霍霍,更多人唯恐天下不乱。

        “墟地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br />
        白骨魔君悬浮在虚空,俯瞰着八方,望着众多聚集而来的邪魔和异族,脸上流露出嘲弄的表情。

        “是啊,墟地已经平静很久了?!闭谢旯砟嘎持羼拮佣抖艘幌?,她看了一眼邪婴童子,说道:“这样下去不行?!?br />
        古陀和赤蝘两人早已停止叫骂。

        五名邪魔异族,经过一番挑衅叫嚣,发现邪龙和暝风老祖都没有上当,没有从碧焰光罩冲出,就不再浪费精力。

        他们开始考虑接下来的强攻方法。

        “那个姚天,并不是真名,他真名叫做秦烈?!毙坝ね油蝗坏?。

        “秦烈?”龙人族的古陀。眉头揉成一团,“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

        “我也听过这个名字?!背辔i也惊讶起来。

        “落日群岛那个秦烈?”白骨魔君轻呼。

        他和招魂鬼母都看向邪婴童子。

        “不错。就是那个秦烈?!毙坝ね恿成?,神情好像万年都不变,冷冷道:“他和血煞宗关系密切,寂灭老怪对他也非??粗?,听说天剑山也与他交情匪浅?!?br />
        “这么说有点麻烦了?”招魂鬼母皱眉。

        “没什么麻烦?!毙坝ね永浔?,说道:“我告诉你们他的身份,只是让你们有所准备而已,我想你们也不会惧怕什么?!?br />
        “这倒也是?!卑坠悄Ь挚?。傲然道:“这里是墟地!而我们,则是他们眼中的邪魔外道!血煞宗如何?寂灭老怪又怎样?就算是九方势力杀入墟地,我们也顶多潜隐一段时间,躲起来避避风头,就当去辅世界找些灵材,一晃数十年都过去了,他们又能怎样?”

        “我告诉你们这个消息。就是让你们趁早准备,等事了以后,大家都从墟地离开一阵子,免得寂灭老怪找上门来?!毙坝ね拥档?。

        “嗯,也就寂灭老怪最难缠,真有可能不顾一切杀入墟地?!闭谢旯砟干钜晕??!安还耸耐沸傲?,绝对值得冒险!等事情结束后,我会去我探索的一个秘境闭关,好筑造第二层魂坛!”

        “决定了?”邪婴童子再问。

        白骨魔君和招魂鬼母一起点头。

        他又看向古陀和赤蝘。

        “我们怎会惧怕?”古陀态度强硬,“寂灭老怪再厉害?;鼓茏啡胛颐橇俗宓母ㄊ澜绮怀??”

        “为了搏天族血脉,就算是冒着被杀的危险。也值得一试!”赤蝘狠声道。

        “那好,我这就准备,会尽快破开暝风的碧焰光罩?!毙坝ね拥懔说阃?,一直脸色漠然,“我事先申明,在碧焰光罩破开之后,我会损失四成力量。接下来的战斗,我不会全力以赴,需要你们几个拼命,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

        “好!”

        邪婴童子于是站到碧焰光罩上方十米处。

        一面巨大的明镜,突然间,就在邪婴童子身前冒了出来。

        那一面镜子,倏一冒出,便不断变幻着。

        镜子内折射出来的光芒,凝为实质,一层连着一层,共有二十四层之多。

        猛一看,仿佛那一面明镜,在瞬间被切割成二十四层薄片。

        每一层,都浮现出一幕幕不同的天地画面,有山川湖泊,日月星辰,茂密森林,琼楼玉宇,灵禽飞翔,古兽嘶吼,火山爆发,天崩地陷。

        层层画面,如层层空间,衍义着不同风景,不同的天地变幻。

        一层层画面,投射出光芒,蕴含着空间繁复神秘的变化,慢慢垂落照耀在碧焰光罩上。

        “诸天宝鉴!”

        “那不是天器宗的天级灵器诸天宝鉴吗?!”

        “怎会在邪婴童子的手中?”

        “奇怪,真是奇怪,太奇怪了!”

        一时间,那些围观的邪魔异族,皆是纷纷惊叫起来,脸上浮现出巨大的惊奇。

        每一件天级灵器,在暴乱之地都绝不会默默无名,因为天级灵器的数量太少,就算是在白银级势力,依然是极其罕见之物。

        “诸天宝鉴”就是天器宗的五件天级灵器之一,一直赫赫有名,据说蕴含着空间的奇妙。

        传言,“诸天宝鉴”是天器宗上一任的大炼器师孔奇的巅峰之作,而孔奇,则是罗翰的师傅。

        为了炼制“诸天宝鉴”,孔奇不知道消耗了多少天器宗的材料,最终“诸天宝鉴”成功炼成,孔奇却在三月内精血耗尽而亡。

        “诸天宝鉴”是孔奇一生精华的凝炼,在天器宗五件天级灵器之中,它排名第三。

        许多年前,天器宗的宗主冯毅,曾手持“诸天宝鉴”和修罗族的强者交锋,令许多修罗族强者闻风丧胆。

        直到现在很多人也都认为“诸天宝鉴”一直还在冯毅手中。

        谁也没有料到,被打上邪魔烙印的邪婴童子。如今为了破开暝风老祖施加的碧焰光罩,竟取出了“诸天宝鉴”出来。

        “诸天宝鉴”一出。从中折射出来的光芒,凝成二十层空间,衍变为二十四个天地,种种奇异证明,这绝对是如假包换的“诸天宝鉴”无疑!

        “碧焰光罩恐怕要很快被破开!”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也觉得理所当然,毕竟那是“诸天宝鉴”,天器宗的五件天级灵器之一。拥有鬼神难测的空间玄妙。

        暝风老祖的结界禁制如何能抵挡?

        邪婴童子自己也如此认为。

        “诸天宝鉴”折射而出的二十层空间,从中冒出来的光芒,照耀在碧焰光罩上。

        碧焰光罩上一簇簇碧绿色的火焰,燃烧的的火势,渐渐变得飘忽不定。

        火苗如被不同的空间切割,分离,抽走。

        碧焰光芒慢慢变得黯淡。

        “噼里啪啦!噗哧!”

        光罩上。许许多多烙印的结界,奇异的禁制,接连传来爆碎湮灭声。

        碧焰光罩的防御力在迅速减弱。

        “不愧是天器宗曾经在空间之力上最有天赋的那个人!”白骨魔君赞叹。

        “不愧是‘诸天宝鉴’!”招魂鬼母赞叹的不是人,而是灵器,“为了这件天级灵器叛逃出天器宗,如今来看?;拐媸侵档冒?!”

        “闭嘴!”邪婴童子回头冷冷呵斥。

        白骨魔君和招魂鬼母干巴巴笑了两声,知道他不喜欢别人提起他的过去,所以没有继续多说下去。

        “碧焰光罩会在一炷香时间内消失,你们准备准备,想想一会儿谁对付暝风。谁去捕抓那头八阶邪龙吧?!毙坝ね永淅涞?。

        “白骨,你拥有二层魂坛。你和古陀、赤蝘两手,再加上只有七成力量的邪婴,应该足以生擒邪龙?!闭谢旯砟赴才湃挝?,“暝风交给我了,我会死死缠住他,让他没办法给你们添乱!”

        “这个安排不错?!卑坠悄Ь阃?。

        古陀和赤蝘也表示赞同。

        三大邪魔和两个异族迅速达成默契。

        众人只等碧焰燃尽,在结界禁制撕碎的那一刻,立即冲入暝风岛下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一炷香时间匆匆而过。

        三大邪魔,还有两个异族强者,都瞪大眼,准备随时冲杀下去。

        众多从墟地各个区域聚集而来的邪魔和异族,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计算着时间,兴奋地等待血战掀起的那一刻到来。

        众人皆是看向碧焰光罩。

        早已黯淡无光,众多结界和禁制被摧毁的光罩,依然存在着,依然顶在暝风岛上方。

        那光罩薄如蝉翼,仿佛一碰就会戳开个洞,可的的确确还在。

        并不是像邪婴童子所说的那样,在一炷香时间内,就会直接消失不见。

        光罩不曾消失。

        “邪婴,怎么回事?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白骨魔君哼道。

        “应该燃尽力量了,这层薄膜,应该一摸……就会自然消散?!闭獍闼底?,邪婴童子的一根手指头,遥遥按向光罩。

        一束凌厉的空间锋芒刺来。

        “哧!”

        锋芒一碰光罩,罩子上,突然冒出绿色闪电火花。

        一种麻痹灵魂的电流瞬入邪婴童子的指尖。

        邪婴童子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咦!”

        他脸上的漠然之色不见,并首次惊讶起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地方不对。

        “咚!咚咚!咚咚咚!”

        声声沉闷心跳,从暝风岛地心传来,声声震天。

        邪婴童子竟然有种莫名的心悸感。

        指尖,那一缕微小的电芒,在这一刻,突然令他觉得无比灼热,似乎显得有点烫手。

        “咚!”

        又是一声地心般的跳动。

        “嘭!”

        邪婴童子侏儒一般的身子,如被看不见的巨锤轰中胸口,不受控制地往后倒飞。

        他直接撞击在猝不及防的招魂鬼母身上。

        两人同时痛呼怪叫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