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八十一章 围岛

    第七百八十一章 围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老祖,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邪婴童子,一起过来求见?!?br />
        就在秦烈和暝风讲话的时候,绿姮突然收到消息,得知临近三座海岛上和暝风老祖齐名的老魔,竟联袂而来。

        “哦?三人一起过来的?”暝风惊讶起来。

        “还有古陀和赤蝘,这两人也和他们一道儿,还有……不少他们的麾下?!甭虋绦?。

        暝风脸色猛地阴沉下来,“这么说,他们将暝风岛给包围了起来?”

        “好像是这样?!甭虋嘈?。

        “嗷!”

        吉尔伯特的龙吟长啸,从海岛外面传来,啸声充满了愤怒暴躁。

        秦烈脸色一变,“我们去看看!”

        “别!”

        暝风老祖抬手,神情凝重,“岛内布置着重重禁制结界,他们想要冒然闯入,没有那么容易。一旦从禁制当中力量,他们的出手,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br />
        “绿姮,你让那些邪龙进来,我帮他们打开一条入口!”暝风老祖吩咐。

        “明白!”绿姮匆匆离去。

        “绿焰锁空!”

        暝风冲天而起,在暝风岛上方百米之处悬浮着,从他宽松的袖口内,抖落出数千团碧绿色火焰。

        那些碧绿色火焰,阴森冰寒,有着丰沛的能量波动。

        数千团碧绿色火焰,大如磨盘,旋动着,迅速汇聚起来,形成巨大无比的绿色光罩。将暝风岛中间的天空都给罩住。

        同时,种植在暝风岛上的一棵棵参天古树。翠绿色的叶子,粗如古兽腰杆的树干,都冒出绿幽幽的光芒。

        光芒凝为实质,一柱柱冲击上天,融入那些绿焰光罩。

        阴森冰寒的光罩,被瞬间注入了磅礴浓郁生机,似乎能够让光罩源源不断获取能量,永不会枯竭。

        绿色光罩之外。日月星辰的变幻,尽数被遮掩。

        暝风岛像是变成一个彻底封闭的空间。

        “老祖!我带邪龙进来了!”绿姮叫嚷起来。

        “过来!”

        暝风两手一抓,就在他身旁的绿色光罩处,突显一条长长隧道。

        吉尔伯特,还有他的那些族人,张牙舞爪着,迅速穿过隧道进来。

        “卑鄙无耻的杂碎!”

        吉尔伯特鳞甲密布的龙躯上。分明有着十来道伤痕,还有几处部位的龙鳞,都被撕扯了下来,从中滴落出鲜血。

        他一边咒骂着,一边扭动着龙躯,龇牙咧嘴??囱犹弁匆斐?。

        同他一起下来的那些邪龙,也是遍体鳞伤,似乎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全部都遭受了疯狂攻击。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邪婴童子,这三人还有他们的麾下。加上古陀和赤蝘,一下子出手,无数灵器和力量轰杀下来,立即就让邪龙吃了大亏?!甭虋沧吡斯?,冲暝风和秦烈解释,“他们分明来者不善!”

        “看出来了?!标苑缋献嬉醭磷帕?,“不知道古陀和赤蝘,怎会说动了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婴童子三人。这三个家伙一旦联手,再加上古陀和赤蝘,在墟地还真是无人能招惹?!?br />
        秦烈也是面沉如水。

        众人讲话之时,外面传来“桀桀”怪笑声,一名瘦瘦高高,身穿一件黑色长袍,袍子上以白底绘刻着骷髅骨架的老头,率先漂浮在岛上。

        老头惨白的眼瞳深处,冒出泯灭人性的无情光芒,扬声叫道:“暝风,怎么?不出来见见我们这些老友吗?”

        一个体型略胖的老妪,满脸皱褶,手中拄着一根蛇骨杖,那蛇骨杖上缠绕着一缕缕幽魂,她也阴森森笑着走上前,在碧焰光罩上头停下,“暝风,我们可是有好事找你?!?br />
        同时,一个身高不超过一米的男子,也目无表情地冒了出来,漠然道:“暝风,别人破不开你暝风岛的大阵,我却可以?!?br />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婴童子没有率领麾下,单独而来,高高悬浮在岛上半空。

        古陀和赤蝘两人,等他们先过来以后,才一左一右显形。

        古陀和赤蝘灰头丧脸,身上还有被吉尔伯特抓过的抓痕,模样可谓是无比狼狈。

        但两人的精神却极好。

        “暝风,上次在寒冰岛,你横插一脚,将这个姚天白白放走,害的我们连寒冰凤凰也没找到。这次,你的暝风岛都被围住,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做些什么?”古陀怒气冲冲道。

        “暝风,你如果识相,就将那个姚天交出来!”赤蝘尖叫,“我们只要那个姚天!十四头邪龙,则是由白骨,鬼母和邪婴童子分刮,我们绝不去碰!”

        “暝风,你如果肯和我们一起屠龙,嘿嘿,十四头邪龙,除了那头八阶的,剩下你可以挑选两头,如何?”白骨魔君蛊惑道。

        秦烈和暝风老祖忽视一眼,算是弄明白了这些人的意图,看出了他们的来意。

        龙人族的古陀,和蜥蜴族的赤蝘,想要的只是秦烈体内的神族血脉。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婴童子,都是人族邪魔,不能直接吸食神族血脉来蜕变自己,所以对神族血脉没有染指之意。

        但十四头邪龙在他们的眼中,可谓是价值连城,一身皆是奇宝。

        单单一头八阶的吉尔伯特,或许可以力抗他们当中任何一个,可惜,他们有三人,再加上古陀和赤蝘,生擒吉尔伯特都不是太大的问题。

        他们是因龙而来。

        “真是龙落平阳被犬欺!”吉尔伯特咆哮道。

        邪龙一族,即便是在搏天族没有降临之前,也是太古时代强横一方的种族。

        搏天族到来后,邪龙一族选择臣服,变成搏天族手中利刃,和搏天族一同征战八方。

        那个时期,邪龙的龙吟所过之处,强如古兽,阴冥族,修罗族,都要暂避锋芒。

        更不要提想要屠龙了。

        时过境迁,搏天族在百族之战时落败,不得不保全实力,带领邪龙一族的高阶邪龙撤离灵域。

        低阶的邪龙,只能以身魂分离的方式沉睡,静候新时代的到来。

        如今,吉尔伯特这一支邪龙苏醒,却发现曾经最弱小的人族,一举变成了灵域新霸主。

        而睥睨众生,曾经一度雄霸天地的他们,却沦为被追着屠杀的目标。

        吉尔伯特生出一种凄凉悲怆的感觉。

        “暝风,以你一人之力,是没办法改变局势的?!卑坠悄Ь绦派笮?,“不怕告诉你们,这个时候,我们三人的麾下,已分出一部分去了七目岛。七目岛上,还有几头邪龙在吧?放心,没多久,那些邪龙就会被生擒,活着的邪龙,比死去的邪龙要值钱很多很多!哈哈哈!”

        “发达了,发达了!”招魂鬼母以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尖叫起来,“为了筑造第二层魂坛,我已经用了两百年积累材料,可惜还是远远不够。这次,如果能得到三五头活着的邪龙,我能换取足够多的材料,助我重新淬炼一层魂坛出来!”

        “我也这么想?!毙坝ね永淠?。

        魂坛强者,每一次突破进阶,都伴随着天文数字的庞大灵材。

        白骨魔君,招魂鬼母和邪婴童子,都生活在墟地,背后没有白银级势力的支持,他们每一次的突破都异常艰辛,一切都要靠自己。

        邪龙,在他们的眼中,就是海量的灵材,可以为他们换取许许多多欠缺的灵材,助他们更进一步。

        所以他们势在必得。

        “我的族人,那些留在七目岛的族人!”吉尔伯特怒啸而起,想要冲出碧焰光罩,和外面的邪魔拼个你死我活。

        “你一出去一切就完了!”秦烈暴喝,“他们就希望你这么做!”

        “还请冷静一下!”暝风老祖也急道。

        留在碧焰光罩内,那些邪魔巨枭,想要冲杀进来需要时间,还需要耗费不少力量。

        然而,一旦吉尔伯特按耐不住,冲出了碧焰光罩,那么谁也没办法逆转被动局面了。

        “我的族人会被生擒活捉!会被……”吉尔伯特叫嚷。

        “只要不立即死去,就还有机会!别急!给我点时间,容我好好想一想!”秦烈极力劝说。

        “冷静下来!”暝风老祖也劝说。

        碧焰光罩外面,白骨魔君,邪婴童子和招魂鬼母,还有古陀和赤蝘,依旧在嘲笑着,讥讽着,大声调侃。

        他们就是在激怒底下的人。

        邪婴童子虽然说的轻松,也的确有将碧焰光罩破开的力量,但是,真要将暝风岛上的碧焰天幕撕裂,他必须消耗巨大的力量。

        也将浪费很多时间。

        他并不想这么做。

        所以众人试图说服暝风,让暝风和他们联手,一同获取这些价值连城的邪龙。

        “让我好好想一想?!?br />
        就在这个时刻,秦烈突然慢慢闭上眼,穷死苦想,试图从记忆深处,寻找到一个破掉局面的良策。

        暝风则是苦笑着摇头,无奈道:“我只能联系李牧,希望他能过来一趟,可他……始终飘泊不定,这时候或许在别的大陆,就算是全力赶来,时间上也来不及?!?br />
        “这还能有什么办法?”绿姮深深叹息。

        吉尔伯特“呼哧呼哧”的不断粗重呼吸,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狂,却随时可能失控。

        “我有个法子!”半响后,秦烈突地睁开眼,一脸狠厉决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