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怨念

    第七百四十六章 怨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正要离开的天瑜等人,一看到后面雷电的异常反应,下意识地停下脚步。

        天器宗的罗可馨,也不再冷嘲热讽,而是轻轻皱起眉头,留心起那片雷电波动的变化。

        众小辈或是驾驭着水晶战车而来,或是如洛尘、杜向阳一般,直接进入这艘船舰。

        他们离船舱位置都不远。

        “嗤嗤嗤!”

        一缕缕碎小电芒,游蛇一般,从船舱的方位传来。

        许多寂灭宗武者,早先就在南正天的命令下,从这一块离开了。

        还留着的武者,境界都是足够精湛,不惧那些电流的游荡。

        很多人走了出来,聚集在战船的甲板上,和楚离等人一样默默观察着。

        过了一会儿,一条条青幽电芒,只有手指粗细,三五米长,蔓藤似的爬满船舱。

        电芒有的相互纠缠着,有的拴在一块儿,也有的如相互缠斗,看起来很奇妙。

        时不时地,从船舱那间密室内,传来几声沉闷的雷鸣。

        雷鸣声如擂鼓,敲击在众人胸腔,令人心跳加速。

        罗可馨黛眉微蹙,十根玉指以一种奇妙的韵律弹动着,指头上,一枚枚精致闪亮的空间戒,释放出一缕缕五颜六色的灵光。

        灵光如琴弦,随着她指头的拨动而跳跃,还传来“叮咚叮咚”悦耳的声音。

        细弱游丝的魂念,伴随着那些灵光的跳跃,以某种玄妙的方式。投射到电芒传出的密室。

        罗可馨清媚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异色。明眸慢慢闪亮。

        她以十枚特制的空间戒,配合古老的秘术“十弦流光之音”,以弦音来感测真魂波动。

        从弦音传来的气息中,她觉察到狂暴、嗜杀、疯狂、绝望、怨恨种种极端的情绪,最可怕的是,那些情绪被烈焰裹住,似在汹涌燃烧着。

        弦音反馈回来的波动,越来越诡异。似乎能缓慢影响她灵魂的感应。

        这让她暗暗变色,她很快意识到,冯一尤在神葬场栽的不冤枉。

        另一边,天瑜不擅长灵魂方面的感知,她没有任何举动,而是显得有些无聊的等候着。

        “雪师姐,里面的那个秦烈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呀?”一名身穿幻魔宗弟子衣衫的女子,闻讯而来,不知不觉到了雪蓦炎身旁,笑吟吟问话道:“外面传言他是你爹的义子?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雪蓦炎别头。冷冷看了她一眼,“雎师妹。为什么你对我的事情,一直那么的好奇?”

        雎睿婕咯咯一笑,轻声道:“因为我一直视你为竞争对手啊?!?br />
        雪蓦炎皱眉。

        “即便你脱离了幻魔宗,不再可能威胁到我,我还是不能一下子转变过来?!宾骂f既嵘?。

        她和雪蓦炎一样,也是幻魔宗宗主雨凌薇的亲传弟子,从进入幻魔宗起,她就怀着将来登上幻魔宗宗主宝座的念头。

        雪蓦炎是她生命中最强大的对手。

        在雪蓦炎没有表明身份,没有和血煞宗扯上关系之前,雪蓦炎始终压在她的头上。

        神葬场的试炼会,她也积极的参与,和雪蓦炎进行抢夺。

        可惜,最后的竞争中,她输给了雪蓦炎,失去了进入试炼会的资格。

        她本以为她将永远输给雪蓦炎。

        没料到试炼会结束后,从天器宗、万兽山那边传来雪蓦炎修炼血灵诀,乃是血厉和沫灵夜女儿的消息出来。

        雎睿婕一下子看到了希望。

        果然,没过多久,幻魔宗的宗主雨凌薇,就召集门人长老宣布了雪蓦炎的真实身份。

        虽然雨凌薇还当雪蓦炎为徒,但任何人都知道,雪蓦炎从此失去了在幻魔宗登顶的可能。

        属于她的那个位置,将会顺理成章的,由雎睿婕取代。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的雎睿婕很是志得意满,不放过任何讥讽挖苦雪蓦炎的机会,一看到有热闹,就马上赶了过来。

        “我和秦师弟没有什么太深关系?!毖┹胙桌溆驳?。

        “没什么关系?”雎睿婕低低轻笑,啧啧道:“没有关系,他会将生命之泉赠送给你?没有关系,他会将血祖之身给你父亲?没有关系,他会帮血煞宗卖命?我听人说这一切种种,都是你以你的身子换来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她这番话的声音并不低,很多留意到两人讲话的武者,都惊异地望了过来。

        她这是故意让雪蓦炎难堪。

        雪蓦炎身子一僵,停顿了一下,她咬着嘴唇,冷声道:“雎师妹!管好自己的嘴!”

        雎睿婕和她毕竟是同门,她一家都受惠幻魔宗,所以即便是脱离了幻魔宗,她也不想和幻魔宗的同门闹出什么事情出来。

        “呵呵,怎么?被我给说中了?”雎睿婕也是眼神一冷,扬眉哼道:“你还以为你是幻魔宗的天之娇女?还当自己是宗门未来的希望不成?”

        今时今日的血煞宗,很多地方都需要依仗幻魔宗,就连血煞宗所在的落日群岛,严格算起来也属于幻魔宗。

        很多幻魔宗的门人,如今在面对血煞宗门人的时候,都有着一些心理上的优越感。

        他们认为,血煞宗能有今天,能存活至今,都是因为幻魔宗的帮助。

        他们也认为,血煞宗可以走出来,重新在世人面前显露,也是由于幻魔宗帮忙联络了天剑山、寂灭宗这些势力,认为是幻魔宗帮血煞宗摆脱了邪魔身份。

        落日群岛的血煞宗,将金阳岛收入麾下,将潘家,还有青月谷的一些地界势力给收拢起来的做法,让很多幻魔宗的门人暗生不满。

        那些幻魔宗的门人,一部分受闻滨挑唆,还有一部分,压根不知道雨凌薇和沫灵夜亲密的关系。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当血煞宗是白眼狼,当血煞宗一直在侵占属于他们的地界和利益。

        因为这样,不单单是雎睿婕,连很多幻魔宗的年长者,也都瞧雪蓦炎和血煞宗不顺眼。

        要不是雨凌薇还在,一直在两方的问题上,表明自己的态度出来,幻魔宗和血煞宗恐怕会爆发更多矛盾出来。

        “懒得和你多说!”雪蓦炎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没有立即爆发,然后不等秦烈醒来,便匆匆离去。

        “不知廉耻!”雎睿婕望着她的背影,撇撇嘴,不客气地低喝道。

        雪蓦炎身子一颤,强忍了下来,并没有后退,而是更快地远去。

        雎睿婕扬起头,神情傲然,眼中充盈着不屑,“没有幻魔宗的接济,在千年前,落日群岛的这一支血煞宗,就应该被斩尽杀绝了!那还轮到你们兼并金阳岛,潘家和青月谷的势力,将黑云宫和天海阁夺取在手?”

        此言一出,有不少幻魔宗的门人,也是露出厌恶的表情。

        在他们眼中,金阳岛、潘家、青月谷都是幻魔宗的势力,被击败的黑云宫和天海阁因为临近幻魔宗,也理应由他们接手。

        然而,如今这大多数地界,都变成了落日群岛的势力范围,成为血煞宗的地界。

        这让幻魔宗的很多人不能容忍。

        “也对,血煞宗的地界,本就在天灭大陆?!碧炱髯诘穆蘅绍?,想了一下,淡然笑了笑,说道:“他们暂时回不了天灭大陆,在本该是幻魔宗的地界重新开山立派,分明是妨碍到了幻魔宗,也难怪人家怨气那么大了?!?br />
        “砰砰砰!”

        在外面众人交谈之时,船舱内的一间密室,直接爆裂开来。

        蓬头垢面的秦烈,被雷亟轰的黑乎乎的,就这么狼狈地从中冲了出来。

        “咦,这么多人?”一走出,他猛地愣住,惊讶地叫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