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三十六章再次觉醒

    第七百三十六章再次觉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三棱大陆中央,一条条空间缝隙交汇之处,众多天鬼族族人聚集在一块儿,似在默默等候着什么。

        两个大贤者,一左一右,守在空间通道入口。

        一阵阵狂暴空间波动,突地从交叉的空间裂缝传来,众多明晃晃的空间锋芒,如闪电般蜿蜒扭动起来。

        天鬼族族人眼睛同时亮了起来。

        “呼呼呼!”

        两道灰蒙蒙身影,从空间乱流深处疾驰而来,灰影掠过的方向,一块块如山般的巨石无声无息粉碎。

        灰影狂驰着,在通过甬道的那一霎,突地收敛了气息。

        旋即,两道影子从天射落下来,忽然出现在一座巨大的骨塔上,化为另外两名天鬼族的老者。

        两人衣衫褴褛,如苍老的乞丐,眼中看不见神光,脸色也是萎靡不振。

        “食物!”有人吆喝道。

        一捆捆手臂,被天鬼族族人带动着,落在两名新来的老鬼面前。

        两人默不作声,只是埋头大吃大喝,随着他们的进食,他们那布满皱褶的皮肤,渐渐有了光泽,眼中也重现生机。

        “灵石!”其中一人以低沉沙哑的声音发话。

        声音方落,就有一块块晶亮的高品质灵石,从那些天鬼族族人手中抛射出来。

        两个天鬼族的老者,一边啃噬着血肉臂膀,一边以一只手握着灵石,疯狂提取当中精纯的力量。

        大量的灵石,在他们的力量汲取下,变成灰褐色的石粉。

        两人身上气息渐渐变得阴沉可怖起来。

        整整三天,两个老鬼都是一言不发,一边吞吃血肉,一边疯狂吸取灵石的灵力补充着能量。

        先来的两个大贤者,就在两人身旁,一直讲述着族人在三棱大陆的所见所闻,将他们获取的关于暴*之地的局势,仔仔细细说明清楚。

        两个老鬼边吃边听。

        “不能给他们太多的时间积蓄力量,布托还在沉睡状态,只有他尽快苏醒过来,我们才能在这里横行无忌?!币幻瞎砜?,说道:“布托要想恢复,需要人族武者的血肉,而不是普通的凡人。所以,我们要主动出击,猎取那些人族高等阶武者的血和骨,要趁着那些人族还没有调整好,尽快让布托醒来!”

        “你们恢复的怎么样?”先前追击许然的那名二层魂坛老者询问。

        “有一战之力了!”老鬼答话。

        “那么,我们马上动手?”

        “越快越好!”

        “召集族人,立即开始行动,往对方聚集之处冲击!”

        所有天鬼族族人,马上活动起来,有的人一边撕扯着血肉吞咽,一边吆喝着,眼中闪耀着嗜杀的凶芒。

        ……

        三艘寂灭宗巨船的停泊点。

        “我师傅已在路上,天剑山、幻魔宗、天器宗和万兽山,都回讯过来,他们的武者全部在路上了?!背氲奈菽?,他又递给秦烈一壶酒,继续说道:“最迟七天,就会有这四方势力的强者,通过一个个传送阵过来。后续的大批人马,也会驾驭着飞行灵器,在一两月时间内,陆陆续续支援过来?!?br />
        “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呢?”秦烈喝了一口酒,皱眉道。

        楚离眼神阴沉,“还没有明确答复?!?br />
        “看来他们不准备过来了?!鼻亓颐凶叛?。

        “有他们没他们都是一样!”楚离冷笑,“也只有黑巫教,还算是势力不弱,至于三大家族……哼!他们根本不配称为白银级势力!”

        “我让你传到落日群岛的那封信,送过去了没有?”秦烈问道。

        寂灭宗的三艘黑铁巨船内,设有大型的空间传器阵,可以直接联系血煞宗那边。

        他看出了三棱大陆的局势不妙,便写了一封来信,让楚离交到血煞宗那边,要血煞宗也尽力帮忙。

        “传过去了?!背胍恍?,“可是如今的血煞宗,不是千年前的血煞宗,恐怕没办法在此战中帮上大忙?!?br />
        “如果血厉融合血祖之身的速度加快,他会在将来的战斗中,发生出不小的作用?!鼻亓也煌馑目捶?,又道:“这场和天鬼族的战斗,要是拖到了后面,时间越来越长,那血厉发挥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大?!?br />
        “血厉前辈当年的确曾耀眼过,千年前,他和我师傅可以并驾齐驱,至于现在嘛……”楚离摇了摇头。

        “走着瞧吧?!鼻亓也⒚挥泄嘟馐褪裁?。

        血祖之身拥有七层魂坛,此事知道的人并不多,楚离也是一知半解。

        七层魂坛的融合,自然不可能一撮而就,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但是,只要血厉能融合七层魂坛的一半,能真正掌控血祖之身,他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恐怕不会弱于寂灭老祖。

        如果血厉能融合四层魂坛,将来血煞宗在暴*之地重新登顶,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人一边饮酒,一边讨论的局势,神情都还算是淡定。

        一直到半夜。

        当夜没有月亮,没有繁星,天幕漆黑,天气略显沉闷。

        三艘黑铁巨船静静悬浮在云层中,如匍匐的巨兽进入了沉睡状态,浑然不觉危险已悄悄降临。

        秦烈还在和楚离谈天说地。

        突地,一种没来由的压抑感,从他心灵深处涌现出来。

        他忽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没有暴怒,没有情绪的剧变,可他的鲜血却沸腾起来,血液中散发的惊人热浪蔓延全身,令他燥热的难受。

        一个个寓意为“烈焰”的神文,不断地从鲜血内跳跃出来,如血蝴蝶般在他体内飞旋着,仿若拥有了生命,神奇无比。

        “秦烈,你怎么啦?!”楚离骇然变色。

        此刻,秦烈如即将喷涌的火山,全身毛孔内流溢出硫磺的气息,皮肤赤红如焰火。

        “不对劲!我有点不对劲!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一回事!”秦烈呼吸渐渐粗重。

        “呼呼呼!”

        一缕缕火焰,不受控制地从他体表涌现,如滚动的岩浆流火,一冒出来,就汹涌燃烧。

        楚离的房间瞬间被烈焰淹没。

        楚离鬼叫着,吓的急忙遁离出去,不断吆喝。

        雷阎,徐然夫妇,还有林凉儿,包括诸多寂灭宗的强者,接连从各个方向而来,很快就聚集到这边。

        “怎么回事?”雷阎暴喝。

        “我也不知道??!”楚离连连摇头。

        童真真过来,深深看了火海中的秦烈一会儿,突地说道:“将这艘船上的人迁移到另外两艘!要快!”

        雷阎还在发愣,许然不耐地喝道:“按照她所说的做!”

        “没听到吗?立即将这艘船上的人,迁移到另外两艘,快!”雷阎大声咆哮。

        聚集过来的寂灭宗武者,急忙活动起来,大喊大叫,将所有船上的武者唤醒,指使他们迅速离开。

        “雷阎,让其他人都走,你和楚离留下来就行了?!蓖嬲嬗址愿?。

        雷阎微微皱眉,想了一下,重新吩咐了下去。

        不多时,所有这艘船上的武者,都被莫名其妙地驱赶离开。

        此时,从秦烈身上喷涌出来的烈焰,已迅速蔓延开来。

        “我可以控制住?!毙砣煌坏厮档?。

        “别!”童真真摇了摇头,阻止了他的动作,然后紧皱着眉头,说道:“他……”

        犹豫了一下,童真真没有继续说下去,眼神越来越怪异。

        雷阎、楚离甚至许然,都是一头雾水,都急切地看向她,希望她解惑。

        童真真望向林凉儿,突然道:“他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不算多?!绷至苟蚨ǖ?。

        “那你知不知道,他的血脉……异于常人?”童真真再问。

        “知道一点?!绷至苟鸬?。

        童真真还要再问,突地,许然脸色骤然一变,竟直接破开头顶的船板,一下子悬浮在巨船上面。

        雷阎也有所觉察,身子一震后,也冲飞到许然身旁。

        极远之处,三棱大陆的那个方向,天空燃烧着红彤彤的烈焰,在漆黑深夜显得无比夺目。

        那些烈焰,竟然和秦烈体内释放的气息和威势一模一样,就连硫磺和岩浆的气味,也是如出一辙。

        以许然和雷阎的视力,隐隐看到,在毁灭性的烈焰中,有一名三层魂坛的天鬼族老头,正在痛苦嘶吼着,发出惊天动地的叫骂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