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一十二章 你算老几?

    第七百一十二章 你算老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月石城一条店铺林立的商街中。

        一名如意境初期,体型微胖的中年武者,两手抱肩,站在一家出售各类晶石的店铺前方,冲着秦烈冷笑。

        街道两旁,不单单有着许多出售各类灵材、灵丹的商铺,还有一人一个的摊位。

        诸多摊位上,都摆放着稀奇古怪的灵材,特殊的晶石,还有古朴的灵器。

        在那些摊位前方,有不少月石城的武者驻留,俯身挑选,和商贩进行讨价还价。

        随着那个中年武者的讥笑声响起,这条喧嚣热闹的商街,突地安静了下来。

        一束束惊异的目光射了过来,汇聚到秦烈和那名出声挑衅的中年武者身上,许多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暗暗振奋起来。

        秦烈站在街口,宽阔如山的后背上,还是背着寒冰凤凰林凉儿的真身。

        林凉儿的人族之身,内部还有微弱的生机,有着细微的魂念波动,所以无法在空间戒内储藏。

        他只能一路携带。

        最近这几天,他一直背着林凉儿的冰凉身子,出没在月石城各个商铺林立的街道,以手中的灵石购买众多六属性的灵材,作为虚浑之灵的食物来储备。

        他早已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几天来,他在购买灵材的时候,也能听到许多窃窃私语,听到那些对他的非议声。

        然而,敢当街挑衅,直接出口冷言嘲讽的·这还是第一个。

        扭转了一下身子,秦烈正面那名出言挑衅的武者,沉声道:“你是月石城的负责人?”

        那人眉头一皱,道:“不是?!?br />
        秦烈脸色骤然一冷,毫不客气地喝道:“那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管我的闲事?”

        “我……”那人一时语塞。

        在他身旁,有两名三十岁左右的年青女子·身穿的衣衫和他颇为相似,应该是来自于同一势力。

        那两个女子·看向秦烈的目光充满了厌恶·路上始终在窃窃私语。

        听到秦烈的呵斥,其中一名女子,垂头小声道:“章师兄,你难道怕他不成?”

        “章天!对这种人的指责,你也无言反驳?”另外一名女子冷声道。

        三人来自于一个名叫“水影?;帷钡某嗤妒屏?。

        同拜月宫一样,水影?;嵋彩羌琶鹱诘母接?,只不过三棱大陆并非水影?;岬牡嘏獭と饲袄慈獯舐健せ峤朐率?,只是替水影?;崾展阂徊糠终獗叨烙械牧椴?。

        名叫章天的男子,是两人的师兄,他纯粹是因为两个师妹对秦烈的厌恶态度,出言挑衅。

        这么做,也仅仅只是为了讨得两个师妹的欢心。

        “我,我不是怕他?!闭绿煊行┬男?。

        秦烈一声冷喝后·望过来的目光,令章天有点发悚,他忽然冷静下来,意识到其实没必要招惹秦烈,所以不想继续下去。

        “章天!你要是不怕他,就证明给我们看看!”一名锥子脸的女子,冷冷看向秦烈,“你又没有说错什么·这种心理扭曲的家伙,就应该呆在墟地·敢来月石城,就该做好被人鄙夷的准备!”

        “师兄,你真怕他?”另一女子狐疑地看向他。

        章天脸色燥红,“怎么可能?我怎会怕他?”

        这般说着,他脸色一狠,身上流转着一层水莹波光,喝道:“小子!像你这样的家伙,就应该活动在见不得光的墟地,而不是月石城!”

        商街两旁站着许多武者,在那些人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看秦烈不顺眼,这时候也纷纷附和。

        “嗯,说得很对!这种人就不该出现在月石城!”

        “也不知道拜月宫想些什么?竟然还容许他住在幽月?那可是月石城最好的客舍!”

        “拜月宫眼中只有灵石!”

        街两边的附和者当中,还有几名貌美少女,她们的呼声,也鼓舞了章天,让章天气势一涨,愈发自信起来。

        “我劝你带着你的······特殊品,尽早滚出月石城,免得让人看着觉得恶心!”章天伸出手,遥遥指着秦烈,冷笑着驱赶。

        “你算老几?”秦烈哑然失笑。

        话罢,他背着寒冰凤凰的真身,直直盯着章天,阔步流星而来。

        一股凶戾的气势,自然而然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周边围观者感应到那种气息,都是纷纷变色,下意识地为他让出路来。

        从踏出凌家镇起,他每一步的迈进,都伴随着腥风血雨,伴随着严酷战斗。

        至今,直接、间接死在他手中的武者,已多不可数。

        这让历经血战的他,一旦心生杀意,就会不自禁的流露出凶戾血腥气息。

        那是只有双手沾满血腥的人物才有的杀气。

        街道两边,不乏有眼界的人物,那些人一感知到秦烈身上的浓稠杀气,默不作声地和他拉远距离。

        这让他能长驱直入冲到章天面前。

        “你让我滚出月石城?抱歉,我刚刚没听清,劳烦你再说一次?”秦烈突地喝道。

        “我······”章天结结巴巴,眼中浮现一丝惊惧,竟无法组织言语

        秦烈眼瞳浮现一抹猩红血色。

        新一轮的浓稠血腥气味,以他为中心,朝着章天三人铺天席地压迫而来。

        章天和那两名水影?;岬呐?,脸色徒然一白,嘴唇都禁不住哆嗦起来。

        “下次讲话小心一点,先弄清楚你能否招惹,然后再决定要不要逞能?!鼻亓铱戳艘谎勰橇礁鱿嗝仓荒芩阈憷龅呐?,冷嘲热讽道:“只是为了两个庸脂俗粉,就白白送了性命,依我看,很不值得?!?br />
        放下这番话,又看了章天三人一会儿,见他们始终不敢反驳,秦烈才错身而过。

        他倏一过去,章天便身子一颤,然后不等那两个女子讲话,就逃一般地离开了这个街区。

        两个水影?;岬呐?,咬了咬牙,羞红了脸,朝着秦烈背影狠狠瞪了两眼,也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下匆匆离开。

        秦烈神色如常,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在商街上走动着,继续以手中的灵石,收购各类的六属性材料。

        街道上,从天南海北过来的众多武者,再看秦烈的时候,眼中不由地多了一丝忌惮。

        针对他的那些非议声,也少了一些,许多人如一下子变成了哑巴。

        当天傍晚,又采购了不少灵材的他,再次回到“幽月”,然后发现“幽月”内不少武者,看向他的眼神也收敛了许多。

        “姚天,你让我帮忙处理的那些灵兽血肉,已经制作成功了?!甭嚼ぴ谒厝サ穆飞铣鱿?,笑了笑,将他的那没空间戒还给他,又道:“再给我一万地级灵石就行了?!?br />
        接过空间戒,秦烈以意识探察,发现那一枚空间戒内部,多出许多专门摆放各种肉块的琉璃器皿。

        三阶、四阶、五阶灵兽的肉块,分别放在不同的位置,条理分明

        心念一动,他随手取出一块以四阶的银甲巨鳄肉干,发现这块肉干特别熏制过,入口的味道竟然颇为鲜美。

        又随机抽离了一些,他发现味道都不错,大大超出他的预料。

        “如何?”陆坤微笑道。

        “不错,很不错?!鼻亓业懔说阃?,然后就准备将灵石取出,交给陆坤。

        “不着急?!甭嚼ぐ诹税谑?,沉吟了一下,低声道:“可否换个地方讲话?”

        秦烈微微一愣。

        捏着盛满熟肉的空间戒,他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吧?!?br />
        “这边请?!甭嚼ぱ劬σ涣?,竟亲自向前引路,带着他往“幽月”后方最僻静的几栋石楼而去。

        秦烈默然跟随。

        一会儿后,陆坤将他带到一栋石楼内的华美殿堂内,然后冲高高端坐在席位上的一人恭敬道:“宫主,这位就是您要见的人?!?br />
        “宫主?”秦烈心神一动,抬头看向那人,试探道:“拜月宫宫主?”

        “正是本人!”董万斋大马金刀端坐着,傲然道。

        董万斋身高近两米,端坐着都像是一座铁塔,浓眉大眼,身穿一件银白色武者袍,长袍上点缀着寒月图案。

        “你从何而来?”董万斋大大咧咧问道。

        “你找我何事?”秦烈反问。

        “姚天,这是我们的宫主,请你能放尊重一点?!甭嚼こ鲅蕴嵝?。

        “无妨,什么态度都没关系,重要的是要能帮到我们?!倍蛘诎谑?,眯着眼,突然道:“小伙子从落日群岛而来?”

        秦烈心神一紧,以为身份暴露了,道:“你知道我?”

        “我下面有人注意到你了,先前,一直不知道你的身份。就在今天,你和水影?;岬恼绿炱鹆顺逋?,才从你身上看出点苗头?!倍蛘辽溃骸澳闵砩系钠⒉谎俺?,你应该是血煞宗的门人,对吧?”

        “不错?!鼻亓姨谷怀腥?。

        他倒是多想了,以为消失了一年,血煞宗和寂灭宗两边找不到人,着急了,在四处搜查他的踪迹,还当自己什么地方不慎,被拜月宫给识破了身份。

        原来,只是因为自己以气势压迫章天,不小心暴露了血灵诀的气息。

        “我就明说吧?!倍蛘碜幼?,道:“我打听到消息,知道你们血煞宗向外出售烈焰玄雷,我们拜月宫想购买一些,价格,就按照你们血煞宗的市价,希望你能从中牵线?!?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