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七百零二章 斗智斗勇

    第七百零二章 斗智斗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果然是七灵体之中,智慧最高,也是最强大的那个!秦烈冷笑。

        讲话时,一滴滴本命精血又从他身体内疾射出来,重新滴落在封魔碑和七道冰棱神光上。

        “咿咿呀呀,咿呀!”

        六个虚浑之灵,如六个色泽鲜艳的小太阳,分别释放出红、绿、白、金、黄、青六种炫目光芒,冲着寒冰凤凰张牙舞爪,一副仇大苦深的模样。

        “人族果然是最阴险狡诈的种族!”寒冰凤凰也是冷声回应。

        她绞尽脑汁想出来的办法,以利诱,以形势逼迫,还示之以弱,将种种计策糅合在一起,企图令秦烈上当受骗,要让秦烈主动放开心灵,让她能够不需要通过一番激战,轻而易举夺舍掉秦烈这具躯体。

        在她来看,年纪轻轻的秦烈,肯定不如那些活了百年千年的人族老怪,肯定不会那么老练,必然会受不了如此诱惑。

        她本有着十足把握。

        然而,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个只有二十来岁的人族小子,竟然如此谨慎小心,面对着如此利诱还能保持冷静,能想通其中的利害关系,能一直清醒对待此事,最终还将她的算计给一点点剥离出来。

        她终于明白,在太古时期各族联合起来,将搏天族的统治霸权推翻之后,为何弱小的人族能够乘势而起,最终夺取灵域这片主世界的掌控权了。

        连一个小小的人族青年,都如此难缠·人族······果然不可小视!

        寒冰凤凰暗暗感叹。

        她在感慨的时候,秦烈也是暗暗心惊,也为这只寒冰凤凰的智慧感到恐惧。

        一直以来,秦烈对灵兽的印象,都还停留在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层面上。

        就算是高阶的灵兽,他也认为·顶多肉身之力更强一筹,智慧不会有太多的提升。

        寒冰凤凰的出现·打碎了他对灵兽的固有认知·他终于明白拥有高贵血脉的灵兽,能获得化形天赋能力的家伙,在智慧上绝对一点都不逊色任何高等级的生灵种族!

        “还好,还好她先受了重创,处于极端虚弱的状态,不然我恐怕连一丝机会都没有?!鼻亓倚闹忻魅?。

        这么一想,他愈发不敢掉以轻心·又催发了几滴本命精血·用来加快封魔碑的解封。

        他显然粗估了寒冰凤凰对封魔碑的忌惮。

        当新的几滴本命精血,才从他掌心飞逸出来,他就发现用来加固寒冰宫殿冰晶壁垒的那些晶亮符文,竟然分离了一部分出来,用在了封魔碑上。

        封魔碑的碑面上,又被厚厚的冰块冻住,就连他本命精血的烈焰神文·也需要更漫长的时间,才能融掉冰块。

        为了对付他,为了不被封魔碑重新封禁起来,寒冰凤凰简直不顾一

        “我宁愿被外面三个家伙破掉寒冰宫殿,宁愿被他们生擒活捉,变成他们的灵宠,也绝不要再被封魔碑禁锢压制!”寒冰凤凰厉啸。

        一根根粗大锋利的寒冰晶柱,从崩塌的宫殿废墟内冲飞上天·受着她寒冰力量的牵引,尽数轰向秦烈。

        寒冰晶柱如一束束寒冰流星飞逝下来。

        晶柱本身的凌厉冲势·融合柱子内部的极寒意境和寒流,所形成的力量,足以将秦烈轰成碎末。

        秦烈不得不将体内血脉之力全部爆发。

        血灵诀,雷霆暴动,大地之力,一瞬间涌现全身,如火山疯狂喷涌着火蛇,被他尽情释放。

        六只虚浑之灵,眼见一根根寒冰晶柱袭来,也是焦急如焚,奇异地叫喊着。

        红、绿、白、金、黄、青六种炫目光芒,从它们小小的身子上释放出来,竟形成了六层有着奇妙-波动的结界。

        六层结界如天幕挡在秦烈头顶上。

        那些寒冰晶柱坠落时,一深入那六层颜色各异的结界,竟如石柱落入汪洋深海,如被海水的浮力拖动着,被阻力阻扰着,下落的凌厉势头,一下子就被止住了。

        六种颜色各异的结界,还在奇妙-地变幻着,一会儿清晰明显,一会儿模糊虚幻,也是介于虚实之间。

        就在那六层结界的神妙-变幻中,一根根恐怖的寒冰晶柱,那种凌厉彻骨的气势,被一层层消减起来。

        眨眼数次的虚实变幻,让寒冰晶柱气势锐减,极寒之力一层层消弱,那结界的阻力浮力,又挡住了晶柱本身的可怕重力。

        待到那些寒冰晶柱,真正突破了六层结界,从天上落下来的时候,居然已变得有气无力。

        秦烈只是稍稍扭动着身子,便轻易避过那些寒冰晶柱的轰炸,从上面贯射下来的极寒气息,被一次次消减后,也是很容易被血脉炎能给抵消掉。

        他从而躲过了寒冰凤凰汹涌凌厉妁次冲击。

        这是六个虚浑之灵形成的结界带来的神妙-帮助。

        只是,施展如此神异的结界,帮秦烈挡住寒冰凤凰恐怖一击后,六个虚浑之灵明显虚弱至极。

        它们没有继续进食,就一个个萎靡不振的,重新飞入镇魂珠沉寂下来。

        “啪啪啪啪!”

        寒冰宫殿外层的晶莹冰壁,突然传来碎裂脆响,整座寒冰岛又在剧烈轰鸣起来。

        秦烈神情一震,冷冷看向寒冰凤凰,“一旦冰壁破掉,等龙人族、蜥蜴族的强者,还有暝风老祖进来,我看你还能如何逞凶!”

        寒冰凤凰冰冷无情的眼眸中,因为他这句话,首次显出一丝惧意。

        “咔咔咔!”

        同时,在血龙狂暴的撕扯中,那一只翱翔的寒冰凤凰,也突然碎裂,化为一个个巨大的晶莹冰块。

        一缕缕白茫茫的极寒气流,混合着奇异的灵魂气息,从解体的寒冰凤凰内飞逸出来,落向远方那人族少女赤裸身上的凤凰花纹内。

        那是寒冰凤凰释放的精魂。

        “噗哧!”

        一串晶莹血珠,如长长的血玉项链,从寒冰凤凰口中喷射出来。

        如红水晶编织的鲜血项链,乃是她伤上加伤的直观表现,这意味着和秦烈一番血战后,她再次被重击。

        血玉项链没有落在冰地上,就被她伸手接住,血滴子重新融入她掌心。

        鲜血,也是力量,对此时的她来说,每一滴鲜血都至关重要,万万不可流失体外。

        这口喷出又收回的鲜血,令她先前的冷厉凶狠,还有那可怕的气势,一下子大大消弱下来。

        再次抬头后,她眼中冰冷无情已消失,忽地变得楚楚可怜,惹人怜爱,生出一种孤零无依的气息。

        “我不想被封魔碑封印,我也不想……变成外面那些人的灵宠,我只想自由,只想要好好活着,求你帮助我?!蓖徘亓?,她一脸的柔弱无力,眼中满是哀求,可怜兮兮地说:“求你了,求我帮我,等我脱困了,恢复了,我一定好好报答你。你……看过我的身子,按照你们人族的习俗,你已占了我莫大的便宜,只要你助我逃脱此劫,我发誓会将我知道的所有秘辛告诉你,一字不漏!”

        眼见外面的入侵者,越来越猛烈地冲击着寒冰宫殿,她知道最多半个时辰,所有冰帝遗留的极寒能量都会被消耗干净。

        那时,在寒冰岛重创她的三个家伙,就能真正走进来。

        那会是她的末日。

        另一边,她无法夺舍秦烈的躯体,甚至也没办法杀死秦烈,待到封魔碑破掉封印,她也会被封禁起来。

        被封禁在封魔碑内,会面临什么,她也不敢想象。

        她知道,比起被生擒活捉,被当成灵宠对待,封绝在封魔碑内的命运更加难挨。

        因为有着极高的智慧,她能根据形势的变幻,来不断调整自己,找寻最有利自己的道路。

        也是因为出众的智慧,让她能看清楚现在和将来,让她能非常直观看到自己将要遭遇的命运。

        不论成为灵宠,还是被最终封禁,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在她发现此时的身体状况,无法来解决眼前问题后,她开始转变策略。

        她苦苦哀求。

        “抱歉,我信不过你?!鼻亓乙×艘⊥?,平静地说道:“还有,你不需要假装可怜,也不需要动之以情。你应该知道,这些伎俩,对我不可能起到丝毫作用?!?br />
        “那你究竟想怎样?”寒冰凤凰又以高昂的声音叫道。

        “你如果不想成为外面那些人的灵宠,又不想被封魔碑封禁,那么……”停顿了一下,秦烈道:“你告诉我,我要如何做,才能约束你,控制你,在你恢复实力后,依旧不能对我动手,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你这么聪明,我想你一定有办法,我们还有点时间,你可以好好想一想?!?br />
        秦烈收敛所有释放的能量,就这么一屁股坐下来,脸色平静如

        寒冰凤凰以啼鸣尖叫声回应。

        “我不想变成外面那些人的灵宠,也更加不想变成你的灵宠!卑微可怜的人类,在我眼中,你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虫子,如果我没有被外面三人重创,我可以随时杀死你!你如此弱小的生命,竟然还妄图掌控我,可笑!可笑至极!”

        “你不要做梦了!我誓死,也不会同意!不会如你所愿!”

        “因为你的力量根本不配束缚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