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鬼目族

    第六百八十四章 鬼目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是谁?”林间那人以幽冥界语言问话。

        秦烈没有马上回应,认真想了一下,他将手中那一根木雕扬起,同样以幽冥界的语言询问:“你认得这个东西?”

        密林深处那人沉默了一下。

        秦烈明明人族之身,却能流利说出幽冥界的语言,似乎让他有些惊奇。

        “你和尊者什么关系?”林间那人再次问道。

        此言一出,秦烈立即肯定这座海岛的邪魔,应该是来自于幽冥界,这让他稍稍放下心来,答道:“我叫秦烈,秦山······是我爷爷?!?br />
        一股惊人气势骤然从林间爆发出来,“你是尊者之孙?亲孙儿?!”

        “嗯!”

        “后面那些灰翼族和蛟人为何追逐你至此?”

        “我驾驭着水晶战车途径他们所在的海岛,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他们便疯了一样追杀我?!?br />
        “原来是不懂墟地规则?!绷旨淠侨说懔说阃?,“你先往内走,我出去把那些人料理一下,一会儿就回来?!?br />
        声落,一道裹着浓郁冥魔气的幽影从密林深处冲飞出来,犹如一头蛰伏暗处的夜枭,释放出幽冥界独有的阴森诡秘气息,迅速远去。

        “呼呼呼……”

        整座海岛的森林,都不断喷涌出浓稠冥魔气,很多幽冥界独有的植物,旺盛的生长在此,邪恶生机澎湃。

        “呜呜呜!走!七目老魔杀出来了!”

        “快逃!”

        “??!”

        岛外,对秦烈穷追不舍的那些灰翼族、蛟人、还有人首鱼身的异族邪魔·一见那幽影冲离出来,立即发出恐惧的尖叫声,第一时间朝外逃离。

        反应迟钝者,很快发出刺耳的厉叫,像是被立即撕成粉碎。

        愣了愣,秦烈没有先往密林深处行进·而是重新坐上水晶战车,冲破茂密枝叶的封锁·又一次来到岛上。

        他从半空远远看向激战区。

        只见那道裹着浓浓冥魔气的瘦小幽影·如冲入羊群中的虎狮,挥舞着九幽邪典上记载的九幽冥神爪,正在大开杀戒,轻而易举屠戮着多族邪魔。

        如邪神利刃般的九幽冥神爪,像是太古凶兽的爪牙,锋锐无匹,切割血肉如切豆腐块。

        天空血肉横飞·碎尸混着血水·下了人肉大雨般,纷纷从天上飞落下来。

        场面显得血腥残忍无比。

        杀戮仅仅持续了数十秒时间。

        没有反应过来,没有第一时间逃离的异族邪魔,全部化成了碎尸,被粉身碎骨后,落入海岛和岛外海水。

        反应及时的,以最快速度遁离·一眨眼间就消失的没有一丝踪迹。

        那小小的幽影,绕着海岛徘徊了一圈,身上绝世凶威形成刺耳的魔啸声,朝着远方海面传荡,似在震慑着什么人。

        他杀人只用了数十秒,绕着海岛释放凶威,不断传荡周边海面却用了数倍时间。

        他在岛上不断飞旋着,等候了一阵子·发现没有人前来,才肯定被杀者当中·并没有重要的人物,没有引来那些人背后首脑的暴怒。

        幽影于是化为一缕暗光重新射回岛中央密林。

        这时候,秦烈也乖乖收掉水晶战车,握紧那根木雕,也老实飞了下来。

        那道幽影大开杀戒的血腥手段,那种暴戾狠绝,要比血厉在器具宗屠杀五方势力来犯者还要厉害一点。

        虽然无法确定幽影的真实境界,可单单从他这种残忍的杀戮手段来看,秦烈都不敢掉以轻心。

        “进来吧?!庇挠霸诿芰终泻?。

        秦烈一步步深入。

        “喀嚓!”

        一根白皑皑骨头,被他无意间一脚踩断,骨头炸碎时,一缕灰白色的烟气袅袅升起,有着灵性般往他口鼻主动逸入。

        吸了一口烟气,秦烈胸口一闷,竟有种呼吸不畅,浑身使不出劲的感觉。

        皱了皱眉头,他默运寒冰诀,极寒意境从身上释放出来,如有寒流一遍遍冲洗着筋脉心肺。

        那种无力的不适感,瞬间被清理干净,他眼睛也恢复了清明。

        “这里所有的白骨,都曾被我炼化过,多多少少都沾染了一点有害身体的东西?!绷旨?,那幽影主动表明身份,“我叫拉普,鬼目族族人?!?br />
        随着他的讲话,秦烈调整了一下,也终于深入林间。

        十几株数十米高的古树,都是芭蕉一般阔大的叶子,将林间天空遮掩的严严实实,没有一缕阳光能穿透进来。

        浓稠纯净的冥魔气,从许多可怖的幽冥界植物上释放出来,充斥在每一个方寸空间。

        古树下方,有着几间木质屋舍,面积都不是很大,上面垂满幽冥界独有的怪异蔓藤,像是一条条黑色怪蛇。

        那些屋舍前方,有六个黑糊糊的池塘,池塘内都是乌黑的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异味。

        除此之外,则是无处不在的骨头,这里的骨头还算是晶莹闪亮,内部显然还有不弱的灵力可用。

        先前遁离的幽回到这儿后,没有继续以厚厚冥魔气裹着身子,从而显真容。

        这是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五,浑身皮肤呈暗青色,身子干瘪,相貌和人族相似,却有七个眼睛的鬼目族族人。

        此人面容枯瘦,除了脸上三只眼睛外,两腿膝盖上方,还有肘部往上,额外还有四只眼睛。

        膝盖上的两只眼睛,能看到前方往下的位置,肘部以上的眼睛,可以看到他身后的区域。

        七只眼睛,都是绿幽幽的,散发着令人心悸的阴森光芒。

        “鬼目族……”秦烈暗暗想着。

        和角魔族划分力量的方式极其相似,角魔族以角的数量来区别族内不同实力的强者鬼目族则是以眼睛的数量。

        同为幽冥界三大强族之一,鬼目族,眼睛越多的族人,实力越是强悍。

        这个鬼目族瘦小的老头,身上一共有着七只眼睛,意味着他有着相当于人族涅境武者的实力。

        秦烈留意到这老者披着一种软质兽皮,身上几处赤裸的部位都是生出眼睛的地方。

        在老者小腹肚脐眼的方位也被裸露出来,从那肚脐的奇异形态来看,可能也即将形成一只新眼。

        他和角魔族的库洛待过一段时间,对鬼目族多少有点了解,知道鬼目族的第八只眼睛,就从肚脐产生。

        第八目,为鬼目族真正强大的族人有着堪比不灭武者的实力极其可怕。

        这个名为拉普的鬼目族族人,潜藏在墟地,在这座海岛上苦修,似乎就在朝着第八目努力着。

        秦烈打量拉普的时候,这名鬼目族的老头,也通过七只眼睛观察着秦烈。

        在洞察人方面,鬼目族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每次新生出来的眼睛,都不是摆设。

        拉普七只眼睛深深望来。

        秦烈突然生出一种被剥光衣服,被放在某种祭台上,被人以利器切开了心腹,被深入筋脉、血肉、骨髓内仔细研究的可怕感。

        这仅仅只是因为拉普在看着他。

        “按照大多数种族实力划分,你在如意境初期,丹田灵海内,有着雷电、寒冰、大地三种属性的灵力鲜血之中,还有血煞宗的血之灵力。你的肉身以极其特别的方式反复蜕变过纯粹的肉身强度,要超过人族同级别武者,可以和修罗族这类肉身强大的同级族人正面抗衡,不过……还是要稍稍弱上一点?!?br />
        拉普观察着秦烈,将他通过七只眼睛获得的消息,一一讲述出来。

        拉普的洞察尚未结束。

        “咦?”他突地轻呼一声。

        随着他的呼叫声,他肚脐上绽出一缕微弱的绿光,那绿光仿佛有着更加神奇的魔力,照射到秦烈身上后,竟已经深入血脉内部。

        拉普突地浑身一震,瘦小的身子,竟大幅度颤抖起来。

        似乎,这时候动用尚未真正生出来的第八目,对他而言,乃是一种极其超负额的冒险行为。

        可那一缕从他肚脐射出的绿光,虽然微弱,依旧没有熄灭,还是照射在秦烈身上。

        拉普汗如雨下。

        秦烈一动不动,没有运转任何力量,却感觉到血脉自然而然沸腾起来,感觉到鲜血在燃烧,烙印全身的“烈焰”神文蠢蠢欲动。

        “轰!”

        一股极为浓烈的热浪,夹杂着岩浆的恐怖高温,闪烁着神秘的符文,陡然从秦烈血管爆发。

        拉普的颤抖的身子,被看不见的巨力轰中,竟不断往后暴退。

        每退一步,他脚步重重踩在地上,都令整座海岛发生一次地震,周边古树剧烈摇晃。

        拉普整整退了九步!

        九步后,他终于止住了身势,身上七目加尚未完全生出来的第八目,竟全部闭上。

        全部眼睛都闭着,拉普慢慢调整着,周边浓稠的冥魔气疯狂涌入他体内,他像是海绵般贪婪吸吮着。

        秦烈则是全身赤红,惊人的高温,从他血管内释放出来,如有滚烫的岩浆在流淌着,要焚灭天地。

        他修炼的寒冰之力,这时候不论他如何御动,都无法抵消体内高温。

        深藏血脉内的某种狂暴毁灭之力,在拉普的洞察下,如被激发,从而影响秦烈,似催促着他,让他以滔天烈焰将挑衅着烧成灰烬。

        秦烈只能不断深呼吸,不断调整心境,让血脉之力这时候不要爆发。

        许久后,他渐渐冷静下来,血脉内的炎热也慢慢冷却。

        “好可怕的血脉之力!”拉普突然沉喝道。

        再看秦烈时,他眼中竟多了一丝忌惮,“可惜,你并不真正了解血脉之力,也没有掌握运用的方法。不然,就在刚刚,我就会被你血脉内的狂暴烈焰,将灵魂烙印都给焚烧成灰烬?!?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