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八十三章 不断触雷

    第六百八十三章 不断触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海岛各角,一条条乌光黑芒,如狼烟般冲上天际,又呼啸着冲掠而来。

        一时间,各类啸声如百鬼齐哭,从八方来袭。

        秦烈站在水晶战车内,凝神去看,发现有十几名灰翼族老者,还有许多骑着灵禽身穿黑色斗篷的武者,很快聚集过来。

        “呜啊……”

        招唤帮手的灰翼族老头,指着秦烈大声疾呼,要众人帮忙灭杀。

        眼看局势不对,秦烈不敢逞能,在那些援军没有真正形成包围前,急忙尽全力激发战车内的灵石力量。

        他体内的灵力也疯狂灌注其中。

        这辆品阶不错的水晶战车,陡然化为一道晶光,也是一路呼啸着,朝着墟地深处冲去。

        身后,灰翼族的族人,还有那些身穿黑袍的武者,叫嚣着,全力追赶。

        “小子,你逃不掉的!”一名黑袍武者,头和脸都被罩住,阴恻恻的声音如一根钢针,刺耳无比。

        “真是倒霉?!鼻亓野德?,不理那黑袍武者的威胁,埋头直冲。

        “呼!”

        水晶战车从那个荒岛遁离,越过一片海面后,又出现在另外一座海岛上空。

        “灰毛鸟人!不准踏入我的地界!”一个尖利无比的啸声,又从秦烈身下另一座海岛传来,震的秦烈耳膜都要滴血。

        秦烈身子一震,脑子都像是嗡嗡直响,不由地低头看向下方。

        这座海岛上,有一座座光秃秃的山峰其中几座山峰有着巨大洞穴,从那些洞穴内,冒出一个个蛟龙脑袋,人族之身的高大生灵,这些异族皮肤油绿油绿,似乎有黏糊糊分泌物一直从皮孔内冒出来。

        那个以人族通用语叫骂的异族蛟人布满鳞甲的大手上,握着两根沾满血丝的腿骨他一边挥舞着血滴飞溅的骨头一边嚷嚷着,两排锋利的牙齿上,也黏着一根根血丝。

        很显然,他正在进食,那食物……好像是人族的小腿。

        他是在生吃。

        灰翼族的追击者,还有那些黑袍人,一听到这个异族蛟人的咆哮立即目显犹豫。

        想了一下他们纷纷驻足,在远方天空恨恨瞪向秦烈。

        “不知死活!”那名讲话的黑袍武者冷笑。

        秦烈不明所以的时候,突然心生警惕,看向下方的脸色猛地变了。

        “又有新鲜食物送上来了!”蛟人大叫。

        十几个蛟人怪笑起来,都将手中啃食到一半的骨头扔了出来,那一根根连着肉的骨头,在空中传来啪啪异响携带着惊人的力量。

        “噗哧!”

        秦烈乘坐的水晶战车,被三根骨头轰中,如被利刃刺破,一下子报废了。

        又是一辆战车朝着下方坠毁。

        那些蛟人,则是摇头晃脑,不自禁地舔着嘴角,眼中满是垂涎欲滴的可怕目光。

        其中,那名最高大的蛟人真正的实力,恐怕要达到破碎境左右

        从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让秦烈感知的时候,都觉得暗暗心悸。

        “这鬼地方真是没个安稳!”

        秦烈大骂着,在战车坠落之前,从空间戒内重新取出一辆。

        跳上新的战车后,他深深看了一眼那些怪模怪样的蛟人,又是全力催动,往别的海岛冲去。

        “追!”

        为首的蛟人,怒啸一声,一脚跺地,竟如炮弹般冲飞上天。

        一股凶戾的恐怖气势,牢牢将秦烈锁定,让他逃离的路线上空气都发生变化,形成一簇簇风之壁障。

        “裂!”

        秦烈两手化为寒冰利刃,不断挥舞着,绽放出一道道冰光,用力切割。

        没有来得及凝结厚实的风之壁障,在他全力的穿刺下,一一破碎。

        他乘坐的水晶战车得以长驱直入。

        数十秒后,以最快速度冲离的秦烈,战车终于脱离蛟人所在的海岛,又往墟地深入。

        “追上去!”那些围观的灰翼族,还有黑袍人,一见他从蛟人海岛上飞走,也是叫了起来。

        秦烈心中大骂。

        身后,灰翼族,黑袍人,蛟人一起追击,疯狗般盯着他。

        初来乍到,尚未深入墟地内部,因为不懂规矩,就被三方瞄上,被疯狂追击着。

        因为就连邢宇远,都并不清楚墟地深处的奥妙-,不知道墟地内那些一个个海岛上,很多都有邪魔生灵居住。

        在墟地活动,弱小的存在,要尽量避开那些有强大邪魔逗留的海岛,不要去招惹是非。

        秦烈驾驭着水晶战车,从灰翼族、黑袍人、蛟人所在的海岛上飞过,已经算是触犯了他们的,他们会立即痛下杀手,会全力追杀,也是理所当然。

        因为,在墟地内,邪魔间的血战更加残酷,很多时候根本没有道理可言。

        强大的邪魔,都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四处大开杀戒,逮着人就宰杀的习惯。

        缺少材料的时候,他们也会四处杀虐有食物想痛饮血肉的时候,他们也会这么干。

        这本就是一群疯狂者的聚居地。

        若是秦烈足够强大,有着涅中后期境界,他只要放开气势,以如山如海的气势,在灰翼族、黑袍人、蛟人的海岛上方横冲直撞,那些家伙屁都不敢放,只会赶紧躲藏起来,生怕被盯上。

        个人实力足够强悍的存在,在墟地可以为所欲为,不受种种规则限制。

        可秦烈偏偏只是如意境初期小武者,还是驾驭着水晶战车,分明连以个人势力横渡虚空的力量都没有。

        弱者还敢挑衅,敢从他们岛上掠过,那就是找死!

        一踏入墟地·尚未来得及观察一下局势,他就被轰碎了两辆水晶战车,被三方人马追击的狼狈而逃。

        对于墟地,他总算是有了一个较为深刻的认识,所以再次遁走后,他马上学聪明了·即便是冲向墟地,也不再从别的海岛上空飞掠。

        他一头扎入一片暗礁区。

        “哗啦啦!”

        一条条晶莹水柱·如长矛般·从水下飞射出来,狠狠撞击在战车

        “轰!”

        第三辆水晶战车就此爆碎。

        暗礁区内,十来个人首鱼身的异族族人,手持刀叉灵器,半边身子冒出来,冷冷看向天上。

        秦烈又从半空跌落。

        第四辆水晶战车被他取出。

        回头看向身后,他这才意识到为什么那些灰翼族和黑袍人·在他深入这片暗礁区的时候·小幅度调整了方位,宁愿绕了一截路,从别的方向包抄过来。

        显然他又触雷了。

        “杀了他!”一名人首鱼身的异族人,冷冷下令。

        秦烈释放出灵魂意识,略一感知,等发现这名异族人,身上气势竟然不弱于破碎境中期武者后·不得不继续狼狈飞走。

        就这样,初入墟地的他,一路横冲直撞,身后惹来众多异族邪魔追击。

        好在,那些邪魔异族的追击者,并没有足以秒杀他,让他连逃都逃不掉的存在,所以他还能叫骂着继续深入。

        “嗯?”

        一路狂掠着·他突地心神一跳,发现被他放在空间戒内的木雕·骤然间传来一股隐讳未知波动。

        他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然后,这时候在他的身后,已聚集了七方属于不同种族的邪魔,那些人被首脑吩咐了,都朝着他拼命追击。

        一副要将他赶尽杀绝的架势。

        他也渐渐深入墟地,看到更多海岛,也知道之后将会碰到的邪魔,要比身后那些可怕的多。

        墟地深处的邪魔和异族,才是真正的巨枭,他后面的那些相比之下,只是小鱼小虾罢了。

        这也是他如今逃离时,身后那些邪魔,越来越谨慎,连叫嚣声都停下的缘故。

        那些追击者,发现逐渐深入墟地,越来越靠近那些真正恐怖的大人物时,一个个也胆颤了。

        每隔一段时间,墟地深处的邪魔,都会发狂一阵子,会朝着一个方向冲杀,大开杀戒。

        他们以前就常常被波及到。

        又是一座海岛出现在秦烈眼前,那座海岛占地十来里,岛上怪树遮天盖地,深处缭绕着令人心悸的诡异气息。

        秦烈略一感知,脸色又是一变,“冥魔气!”

        沉吟了一下,他从空间戒内,将他爷爷留下的木雕取出,第六辆水晶战车调整了方向,突然朝着这座海岛而来。

        身后,众多追杀的墟地外围邪魔,一看到秦烈进入这座怪树森森的海岛,都纷纷变色。

        所有邪魔停了下来,不敢靠近这座海岛百米,只是在天上远远看着,似乎在等候一个秦烈死亡的消息。

        “呼呼!”

        水晶战车飞行速度,又一次变缓,打足十二分精神,秦烈脸色无比凝重,一点点朝着岛上行来。

        他一只手紧紧握着秦山留下的木雕。

        此时,木雕绽出青幽光晕,内部一股股未知的诡异波动,不断朝着周围蔓延辐射。

        海岛上的怪树都有十几米高,枝叶遮天,如天然幕帐将岛面遮掩,令人看不清里面的场景。

        暗暗犹豫着,秦烈精妙-操控着战车,让战车一点点下落。

        穿过一个稍大一点的缝隙,他架着战车破掉树叶遮掩,往岛上慢慢落来。

        森林下的灰褐色土地上,随处可见各式各样的骨骸,那些骨骸,只有极少数属于人族,大多数都是异族和古兽的,都是呈灰白色,没有一丝灵力波荡。

        秦烈眼神一寒,愈发谨慎小心,愈发警惕周边。

        “你是谁?”突地,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密林深处传来,他讲的是幽冥界的语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