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六十九章 飞扬跋扈

    第六百六十九章 飞扬跋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史景云七人被轰炸的血肉模糊。

        这七人,史景云为七煞谷总谷主,其余六人,则是玄煞谷、金煞谷、土煞谷、木煞谷、火煞谷、水煞谷的谷主,皆是通幽境修为。

        七人的惨死,意味着七煞谷尖端武者,被秦烈一网打尽。

        当年,黑铁级势力中任何一名通幽境武者,都声名显赫,在附近属于有头有脸,能决定一方地界的人物。

        时至今日,秦烈却能单枪匹马,将黑铁级势力就此抹杀!

        “糟了,糟了,这下糟了……”

        眼见史景云七人被杀,韩婉又惊又喜,心神不安,不断喃喃低语着。

        她害怕来自于玄天盟的血腥报复!

        “杀的好!”陆璃快意地喝道。

        众多阴煞谷的女弟子,振奋的同时,也是暗暗惶恐。

        “怎么办?以后……怎么办?”

        就在众人诚惶诚恐之时,被轰鸣声惊动的诸多七煞谷武者,从别的山谷蜂拥而至。

        短短时间内,阴煞谷聚集了近百名武者,他们倏一过来,就看到了史景云七人血肉模糊的尸身,禁不住纷纷尖叫起来。

        “总谷主死了!”

        “顾谷主死了!”

        “六大谷主尽亡!”

        每一个到来者,看着阴煞谷的血腥场面,都是全身发寒。

        众人视线追寻着,很快一一锁定秦烈,旋即耸然变色大叫起来,“是他!是这个人干的!驾驭水晶战车的人!”

        “他是……秦烈?是秦烈!”

        有人曾经参与过当年围攻器具宗的战斗,将秦烈认了出来,这让更多人觉得恐惧。

        “禀报玄天盟!立即禀报玄天盟!”有人反应过来。

        “不错!必须禀报玄天盟!”

        七名死者的亲人,叫嚷着,通过各自的途径要去联系玄天盟。

        韩婉脸色煞白。

        阴煞谷的弟子,闻言也是身子一颤被玄天盟这座巍峨巨山震慑生出无力抵抗的绝望感。

        对她们而言,玄天盟,就是赤澜大陆的主宰,拥有着至高无上的统治权。

        她们一生的梦想,可能就是进入玄天盟,成为玄天盟的武者,希望被玄天盟认可。

        —她们从未想过和玄天盟走向对立面。

        “秦烈!”陆璃也心生不安脸色一变急道:“你不去阻止他们?他们要是将消息成功传递到玄天盟,玄天盟绝不会善罢甘休!”

        “赶紧呀!”裴湘也心急如焚。

        “秦烈!如果你真有办法,就带着我们离开,离开赤澜大陆!”韩婉尖叫,“只有逃离赤澜大陆,我们才能有一丝存活的希望。否则等玄天盟的如意境、破碎境强者到来,我们还有你,所有人都将难逃一死??!”

        她和陆璃、裴湘都恐惧起来。

        这是玄天盟根深蒂固的恐怖威胁,玄天盟······让她们从未想过,以自己的力量去抗衡。

        “让他们将消息传递出去?!鼻亓已凵衿骄?,淡然道:“要一劳永逸的解决掉阴煞谷的麻烦,也的确需要玄天盟出面,需要真正够份量的人物……”

        韩婉愕然。

        她听不懂秦烈话里的意思。

        “先不管玄天盟?!鼻亓抑辶酥迕纪?,指向蜂拥而至的各大山谷武者“这些人当中,谁曾经恶意对待过你们谁······应当和史景云他们一样去死?”

        此言一出,那些急匆匆过来的武者,突地下意识往后退。

        阴煞谷众人又是一呆。

        一阵短暂的沉默。

        十几秒后,一名阴煞谷断臂的少女,眼中陡然迸射出刻骨铭心的恨意,她指向一个金煞谷的中年男子,以疯狂的声音叫道:“可以的话,请,请你帮我杀了他!就算我被玄天盟的人挫骨扬灰,我也希望,他能在我面前死去!”

        “贱人!你他妈的疯了!”那人尖叫着,毫不犹豫地飞身后退,使出吃奶的力气,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秦烈眼睛眯成一条缝,瞳中杀机迸现,道:“如你所愿!”

        随手捡起脚下一柄利剑,秦烈灌注了精纯的寒冰灵力,那柄剑瞬间结成冰晶,如一根锋锐冰棱般疾驰而出。

        “呼呼呼!”

        带着刺破耳膜的寒风厉啸,这柄利剑如一道冰光,从众人缝隙内穿透过去。

        “噗哧!”

        利剑狠狠刺入逃遁者的后心,将其身子带的高高飞了起来,让他尚未落地的时候,已五脏六腑结成冰冻而亡。

        “那个人!那个人!帮我杀了他,求求你!”

        又有一名阴煞谷的少女,雪白的脖颈上,浮现出狰狞疤痕——她被利器残忍破相。

        她指向一个火煞谷的干瘦老头歇斯底里哭泣。

        那老头面色阴沉,眼中闪烁着凶残厉光,一看情况不妙-,也是准备立即遁离。

        “噼里啪啦!”

        一团炫目雷电,从秦烈手中抛飞出去,如有灵性般,精准落在老者胸口爆炸。

        眼中凶光熠熠的老者,被炸的胸脯破开血洞,血水汩汩冒出,也是当场惨死。

        “那个人!”

        “他!”

        “土煞谷的那人!”

        “还有他!”

        一时间,众多阴煞谷的女弟子,都像是被解开了囚牢束缚,纷纷尖叫起来。

        这些女子相貌都颇为出众,她们都曾经被其余山谷一些有着特殊癖好的人挑中,被对方给狠狠侮辱过。

        从她们身上,秦烈或多或少都能看到伤痕,也能感知到她们体内状况的不。

        很明显,她们都受过非人的待遇。

        或许知道最终逃脱不掉玄天盟的惩治·她们也认命了,所以希望能够在死前,可以看到恨之入骨的人可以先她们一步死去。

        她们纷纷爆发!

        一个个从各大山谷聚集而来的武者,脸色都变了,怪叫着,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逃窜。

        犹如一头从炼狱放出来的残忍厉魔·秦烈化为一道血光,在阴煞谷内四处飞掠·追杀着那些被到点到名字的武者。

        阴煞谷顿时传出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

        随着那些被点名者的尸首分离·阴煞谷的那些女子,纷纷露出大仇得报的快意神情,禁不住失声痛泣起来。

        于是,阴煞谷内各种惨叫声,痛泣声,疯狂叫嚣声,辱骂声混在一团。

        秦烈依旧在大开杀戒。

        大多数只是万象境的武者·如今·在他来看简直就是待宰的羔羊,根本无法逃脱他的手掌心。

        突破到如意境后,他心神如意,有一种心念所致,灵力就能如影随形跟上的奇妙-感。

        一个念头浮升,秦烈瞄向一名逃窜者,默运雷霆之力。

        “咻!”

        一道炫目雷电·如电芒纽带,霎那间冲飞数千米,直接刺入那人后心。

        又有一名土煞谷武者,试图以土遁之术,从地底逃离阴煞谷。

        秦烈一脚跺地。

        浑厚汹涌的大地之力,突地改变了重力,那名试图钻入地底的武者,被大地浑厚的力量给反震的七孔流血·一下子就死了。

        血灵诀,天雷殛·寒冰诀,地心元磁录,四种属性不同的灵诀,此时不再有冲突,全部能随心所欲,随着他心念释放出强大之处。

        血脉觉醒后,无数寓意为“烈焰”的神文,烙印在他四肢百骸。

        他尚且没有掌握动用血脉之力,将那些神文力量释放的方法,然而,他却知道因为血脉的觉醒,他其实整个人已经发生蜕变。

        这次蜕变,到底能够在多少方便帮助他,他还需要细细体悟,需要慢慢认识。

        “噗哧!”

        随着最后一名逃离者,被一根冰刺穿透脖颈而亡,阴煞谷就只剩下那些大仇得报女弟子喜极而泣的呜咽声。

        从各大山谷赶来的七煞谷武者,还活着的,都一动不敢动。

        他们如木偶般站在原地,脸上流露出浓浓惊恐,生怕自己一个无意的动作,会引来秦烈的血腥屠杀。

        这时候,他们都在暗暗庆幸,庆幸没有被那些阴煞谷的女弟子指到。

        庆幸他们在阴煞谷没落时,控制着自己的欲念,没有做出伤害同门的暴行。

        “好,也好,这样也好……”

        一切结束后,韩婉出奇地平静下来,喃喃低语。

        仿佛,只要所有该杀者死光,就算是阴煞谷被玄天盟给最终灭掉,她也觉得值了。

        —她也是受害者这一。

        她深深知道,和她一样有着悲惨遭遇的那些少女,有多么希望能报仇雪恨。

        今天,秦烈的到来,不但让七煞谷变天,也助她们将内心的恨意释放,助她们成功报仇。

        她觉得这就够了。

        “谢谢,谢谢你?!迸嵯媲嵘?。

        众多阴煞谷女子,低泣时,都抬头看看秦烈,眼中流溢着,也是浓浓的谢意,和心灵的解脱。

        秦烈满身鲜血地重返她们中央。

        他忽然沉默的坐了下来,闭上眼,没有再看周边。

        “秦烈,你可以不用管我们,你可以离开,以你如今的实力,你或许可以单独逃生?!鄙钌羁醋潘?,陆璃突然道。

        “我说过我会助你们解脱?!鼻亓颐挥姓鲅?。

        陆璃目显错愕,“你已经实现你的承诺了。那些仇人死后,我们……已经解脱了,大仇得报后,就算是死了,我想她们也可以瞑目了?!?br />
        “这算哪门子的解脱?”秦烈皱眉。

        “那你说的解脱是什么?”陆璃反而愣住。

        “你们所有人都可以活下去,以后也都能安然生活在这里,不再受任何人胁迫?!鼻亓易匀欢坏?。

        所有听到这番话的人,闻言·都是轰然巨震。

        “可以吗?真的······可以吗?”裴湘轻声自语,根本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她们会有那么一天。

        那些阴煞谷的女子更是觉得匪夷所思。

        “等吧,等玄天盟的人到来?!倍抡夥?,秦烈不再多言,如入定一般。

        众人都是惊异看向他·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从各大山谷而来的幸存者·也是惊疑不定·也是不明所以。

        “难道,他还能和玄天盟对峙不成?难道,他强大到可以杀掉玄天盟的来人?”他们暗暗思量。

        没人能猜测到秦烈的心思。

        众人所能做的,只是默默等候,等候着玄天盟武者的到来。

        韩婉复杂地看向秦烈,心中生出一种如梦如幻的奇异感,她犹记得当年在凌家镇的时候·她看着秦烈从药山回来。

        那时的秦烈·身子消瘦,只是炼体境的修为,还是寄宿在凌家。

        任凭她如何想象,也没有料到有朝一日,秦烈可以达到如今的境界,拥有摧毁整个阴煞谷的恐怖力量!

        “如果鸠婆婆在世,知道秦烈有一天能达到如今的高度·或许……她也会后悔吧?”韩婉暗暗想。

        阴煞谷重新安静下来。

        一个时辰内,不断有新的武者聚集过来,这些后来者境界都比较低前两年也没有资格从阴煞谷挑选女弟子,所以他们过来后没有引起新一轮的杀戮。

        看到一地尸体,看着那些血肉模糊的肉块,他们都是面色煞白。

        通过轻声询问·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明白七煞谷所有强者几乎被屠戮一空·再看秦烈时,他们眼中只有无穷惧意。

        他们也不敢走。

        因此,所有后来者,都呆呆站在原地,都沉默着,看着端坐在血泊内的秦烈。

        他们也在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然后是两个时辰过去。

        第三个时辰时,从众人头顶云层内,传来飞行灵器高速掠动的声音。

        听着那声音,闭目恢复灵力的秦烈,嘴角显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因为那声音来自于水晶战车。

        “是宋思源大人!”

        “宋思源大人来了!”

        “还有谢之嶂大人!”

        “看来宋家和谢家极其重视此事!”

        许多七煞谷武者,抬头看天,发现了宋思源和谢之嶂亲自过来。

        如今的玄天盟,聂家已经被除名,只剩宋家和谢家主持大局。

        宋思源是宋禹弟弟,谢之嶂乃谢耀阳的弟弟,两人亲自过来,可见对阴煞谷的异变,是极其的关注。

        除了宋思源和谢之嶂以外,还有几名宋家、谢家武者,也是气势如海,都在水晶战车上。

        这让七煞谷武者神情一震。

        反观阴煞谷的韩婉、裴湘、陆璃等人,则是暗暗惊恐,心中不断叹息。

        宋思源、谢之嶂都是如意后期境界,和他们一道儿过来的,也是如意境强者,这么多人一起过来,秦烈恐怕连逃都逃不掉。

        她们深深担忧起来。

        这些人并未注意到,宋思源他们乘坐的水晶战车,不论是形状还是大小,和秦烈乘坐而来的根本一模一样。

        他们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宋大人,谢大人,你们终于来了!”一名玄煞谷武者,这时候才敢动起来,匆忙迎上去,急忙叫喊道:“秦烈这煞星在我们七煞谷大开杀戒,将史谷主,还有其余六大谷主全部斩杀!还有,各大山谷赶来的武者,一共三十六人,尽数被秦烈灭杀!惨不忍睹啊,你们看看,看看这血腥场面!”

        “两位大人,一定要为七煞谷主持公道啊,一定要杀了此子!”

        “请两位大人做主??!”

        “必须严惩凶手!”

        七煞谷众多武者同仇敌忾,纷纷叫嚷起来,恨不得扑到秦烈身上,将秦烈给撕成粉碎。

        宋思源、谢之嶂一行人,从水晶战车上下来,相视苦笑,无奈走了过来。

        没有搭理叫嚷的那些人,这些从玄天盟而来的大人物,径直来到秦烈面前。

        在他们身后,则是跟着众多七煞谷激动的武者,那些红着眼,大声叫嚣着,要他们将秦烈千刀万剐。

        那些人群情激奋,如一下子拥有了无穷力量,都想看着秦烈怎么走向灭亡。

        反观阴煞谷那些女弟子,则是脸色平静,流露出认命的坦然表情。

        宋思源、谢之嶂在秦烈身前五米处停下,看着两年后重返赤澜大陆的秦烈,宋思源和谢之嶂两人,表情显得无比复杂。

        沉默了一会儿,宋思源苦笑:“需要搞出这么大动静么?”

        秦烈终于睁开眼,咧嘴一笑,道:“两位好久不见?!?br />
        “哎,你这家伙······”谢之嶂头疼地摇头,苦笑道:“婷玉和静璇一说你单独离开,我们就知道恐怕没好事,你只要出现的地方,每一次都伴随着动乱,要掀起腥风血雨,你简直就是灾星??!”

        秦烈哑然。

        刚刚还大声叫嚷的七煞谷武者,一个个面红耳赤,恨不得跟随宋思源他们杀上来。

        这时候突然呆住。

        韩婉、陆璃、裴湘等人,也是表情错愕,觉得此刻的场景显得有些不真实。

        宋思源和谢之嶂这两名玄天盟的尊贵人物,亲自过来,难道不是要手刃秦烈,让秦烈知道血腥屠杀后,该付出怎样的代价?

        为什么会是一副老朋友相见谈心的模样?

        众人全部傻眼了。

        “反正,人我是已经全部杀光了,你们就看着办吧!”摊开手,秦烈一副老子就是做了,你有本事就杀了我的无赖样。

        “杀了就杀了,多大事???”谢之嶂叹了一口气,“类似于七煞谷这样的黑铁级势力,我们玄天盟下面有十几个,多一个,少一个,对我们能有多大的影响?”

        “你要泄恨,就一次性泄完好了,别隔三差五的来就好?!彼嗡荚吹懔说阃?,回头看向身后,“这些人,你看谁不顺眼,就一次性料理掉,把该解决的解决干净吧。我只求你,在七煞谷事了后,不要继续大动干戈,不要杀的赤澜大陆血流成河就行?!?br />
        此言一出,那些七煞谷叫嚣的武者,吓的惊骇欲绝,生出老天都在玩弄他们的可怕感。

        韩婉、陆璃和裴湘众人,眼睛则是绽出不可思议的异彩,一个个激动的浑身颤抖。

        大仇得报后,心灰意冷,就准备等死的那些阴煞谷女弟子,眼中却突然重燃求生火焰。

        ps五千字大章,求下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