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贪心的后果

    第六百六十四章 贪心的后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陆璃……”

        少女过去盛水时,秦烈喃喃低语,不由地回忆起过去。

        他还记得当年鸠琉瑜途径凌家镇,一眼相中凌语诗、凌萱萱姐妹,要将两姐妹收为徒弟,将她们带入七煞谷。

        当时,凌语诗不舍离开,始终犹豫不决。

        是他最后将凌语诗劝离凌家镇。

        当他狠心将凌语诗推出小屋以后,陆璃飘然而至,隔着房门,将一枚齐元丹塞给他,让他从今以后忘掉凌语诗,说他和凌语诗乃是两个世界的人,再不会有重逢相聚的机会。

        当年陆璃的高傲,冷漠,他至今还记忆犹新。

        但是,在他和宋婷玉深陷幽冥界,在阴煞谷新任谷主沈梅兰,要将凌语诗下嫁李中正为妾时,也是陆璃向凌家通风报信,告知森罗殿的屠泽、卓茜,给凌家创造了逃生的机会,最终让他成功将凌家救了下来。

        陆璃对他虽然很冷漠,但是对凌语诗、凌萱萱却有情有义,数次用心帮助她们。

        如今,她被七煞谷禁锢,也是因为她当年对凌家伸出了援手,害沈梅兰、贾松林死亡。

        秦烈暗暗皱眉,心中有了计较,准备等恢复后,助陆璃脱离苦海,也算是替凌家还她人情。

        “轰!”

        天上翱翔的水晶战车,因为那些七煞谷青年的操作不当,忽地从天坠落。

        拥挤在战车上的一众武者,一个个摔的皮青脸肿·纷纷叫骂争执起来,都在责怪对方乱来。

        “裴湘,你在做什么?”一名金煞谷武者叫道。

        “在那具焦黑尸体上,你可发现了什么?”又有人询问。

        “???”刚刚将水袋内的清水装满的少女,返回后,正往秦烈身旁走去·她离秦烈已经近在咫尺,此时被叫声惊到·轻呼一声后·忙道:“没,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已经被烤焦了?!?br />
        少女名叫裴湘,只是阴煞谷一个小小的弟子,不但境界低微,也没有特别的身份。

        七煞谷由玄、阴、金、木、水、火、土七煞山谷形成,以前玄煞谷和阴煞谷一直势力最强·金木水火土五煞要弱上一筹。

        然而·当阴煞谷老一代的鸠琉瑜,和新一代的沈梅兰,纷纷在秦烈手中葬身后,阴煞谷实力就瞬间排名垫底。

        今日的阴煞谷,乃是七煞谷最弱的一个山谷,就连谷主至今都还没有选出。

        也是如此,来自于阴煞谷的裴湘·在众人当中属于完全没有地位的人物。

        “不对!”一名金煞谷武者反应过来,喝道:“这家伙乘坐着水晶战车而来,能乘坐水晶战车的人,一定财大气粗!”

        “他身上肯定有好东西!”有人尖叫。

        “过去看看!”

        一时间,聚集在水晶战车上的七煞谷武者,都激动起来。

        裴湘脸色一变,眼见众人朝着秦烈聚集过来,顿时六神无主。

        “水·赶紧将水浇到我身上!”秦烈低声道。

        裴湘离秦烈已经很近,闻言·她慌慌张张将两个水袋口塞拔掉,依照着秦烈的吩咐,将水袋内的清水泼洒在秦烈身上,还急着提醒:“把你手上的戒指藏起来!”

        两袋清水,化作两道流泉,一起浇灌到秦烈体表。

        出奇地,秦烈这具焦糊身子,如海绵一般,贪婪地将所有清水一滴不剩吸吮干净。

        那具焦黑干瘪的身子,又得到两袋清水补充水分后,竟以惊人速度饱满丰泽起来。

        裴湘看的目瞪口呆。

        也在此时,那些七煞谷的武者,从水晶战车的方向聚拢而来。

        他们将秦烈和裴湘围在中央。

        “空间戒!三枚空间戒!”一人眸中迸射出贪婪光芒。

        “天哪!这人真是财大气粗,竟然佩带着三枚空间戒!”

        “快把戒指褪下!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我猜,一定有了不得的宝物!”

        “肯定是这样!”

        众人亢奋起来,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是闪烁出炙热光芒,肩膀都不由地颤抖。

        “他还活着!”裴湘急道?;钭??他活着?”名叫印诚的金煞谷武者,脸色一沉,“胡明被烧成焦炭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般说着,印诚越过众人,率先朝着秦烈走来。

        在众人虎视眈眈的目光下,印诚上前一步,准备将秦烈手指头上的空间戒褪下来。

        然而,等他看到秦烈焦黑的手掌和手指后,又流露出厌恶之色,旋即突地抽出一柄匕首出来。

        “你,你干什么?”裴湘尖叫。

        “反正他已经死了,我就把他手指切下来,可以更容易地将空间戒取出?!庇〕铣磷帕?,“这家伙都成这样了,中了毒也说不定,我要是碰到他的指头,或许也会被感染,还是稳妥一点为妙?!?br />
        “他活着!我刚刚说了,他还活着!”裴湘焦急如焚。

        “滚开!”印诚一挥手,一片金色光幕闪过,将裴湘给远远甩到一边,“别妨碍我!”

        另外那些七煞谷武者,也都冷冷瞪了裴湘一眼,其中一人更是冷声说道:“你是想分一杯羹吧?”

        “裴湘在这尸体旁边逗留了那么久,不可能一无所获!她····…会不会已经拿到了什么东西?”一人目显疑惑之色,“那三枚空间戒,她没有立即褪下,而是去取水,是不是戒指太过于灼热,所以要先以水降温?”

        “一定这样!”

        “这小婊子应该已经得到什么东西了!”

        “搜她的身!”

        其余人七嘴八舌,商讨了一番,立即不善地瞪着裴湘。

        三名火煞谷的武者,哼了一声后,马上朝着裴湘逼近,其中一人不怀好意道:“裴湘!你主动将衣服脱光,将手袋翻开,给我们仔细检查一下,我们就放过你!”

        “你们怎敢这样?!”裴湘急的都快要哭了出来。

        “能乘坐水晶战车过来的人,就算是死了,身上也必然有着好东西!”那人眼中贪婪的火苗,越来越旺盛,“对我们而言,可能只是他身上一件小小的东西,就能改变我们的一生,所以我们绝不会放过!”

        印诚和这些人,分成两批,一个瞄准秦烈,一个盯上了裴湘。

        在可能存在的巨额财富下,他们心中的贪欲被彻底激发出来,都想通过这次契机改变自己的命运。

        谁也不想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朋友,不管你死了,还是活着,这三枚空间戒我都要定了!”印诚冷哼一声,手中匕首绽出耀目金光,突地斩了下来。

        “铛!”

        匕首斩落在秦烈焦黑的指头上,却像是砍在金属铁器上,竟然溅射出火星子。

        一层明黄色的大地光晕,忽然从秦烈整只手上释放出来,形成柔和却坚实无比的壁障。

        印诚豁然变色。

        他突然意识到了不妙。

        不论是活人,还是死人,一动不动躺着,浑身焦黑状态,他却无法以利器切断对方手指,都意味着他压根招惹不起。

        秦烈那只手上一束冰光闪过。

        “嗤!”

        挂在印诚腰间的三个水袋,被冰光穿透,里面盛放的清水哗啦啦流出。

        全部落在秦烈干涸的身子上。

        所有的水滴,又是一滴不剩的,被秦烈吸收干净。

        “嘭嘭!”

        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突地从秦烈胸腔传来,如沉闷的擂鼓,让印诚神情剧变。

        “想要我的空间戒?”

        也在此时,秦烈睁开眼,缓缓坐了起来,朝着他咧嘴一笑。

        印诚魂飞魄散。

        “啧啧?!币×艘⊥?,秦烈嘲讽道:“想法很好,可惜,我便是真的死了,你也未必就能将我的空间戒褪下来!更何况,我还没有死呢!”

        这般说着,秦烈终于站起,抬手拍向印诚脑壳。

        “蓬!”

        印诚七孔流血,脑袋如缩入脖颈,瞬间惨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