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六十三章 装死

    第六百六十三章 装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烈第一次血脉觉醒,从血液中飞逸出来的神文,代表!个含义——烈焰!

        “烈焰,烈焰,烈……”

        在无法无念状态,秦烈咀嚼着“烈焰”两字,联想起自己的名字,若有所悟。

        他名字当中的“烈”,定然是由这个神文而来,这意味着为他取名的那个人,百分百知道在他身上,有着异族纯净的血统!

        “烈焰”这个神文,为他名字的由来,似乎代表着一个至强种族古老家族的名称。

        “烈焰”为至深的印记!

        他暗暗沉思时,寓意为“烈焰”的神文,还在不断从他岩浆般的滚烫鲜血内飞逸出来,继续烙印向他的四肢百骸。

        秦烈渐渐发现,他这具堪称变态的体魄,似乎渐渐无法承受“烈焰”神文的烙印。

        他身体慢慢变得焦黑,在炙热烈火的焚烧下,似要变成木炭。

        仿佛,今时今日的他,竟无法承受血脉第一次觉醒的恐怖力量!

        就连以无法无念状态躲避的他,都在“烈焰”焚烧之下,渐渐意识模糊,逐渐失去对灵魂、躯骸的掌控。

        他又一次昏厥过去。

        他并不知道,在他昏迷之后,从他皮层表面浮现出更多“烈焰”神文,那些蕴含特殊寓意的古符,如一簇簇炽热烈焰,将他这具身子裹住,如淬炼一件灵器般,不急不缓地焚烧着。

        一点点火星,从他身上溅射出去如纯粹的熔岩火芒。

        这片绿意盎然的森林,悄然冒逸出火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多时,森林就被熊熊烈焰淹没。

        “噼里啪啦!”

        森林在汹汹燃烧,火势朝着周边不断蔓延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宽阔。

        秦烈对这些一无所知。

        昏厥过去的他,处在森林烈火中央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昏睡状态。

        在那种昏睡状态他感知不到痛楚,只觉得被一团温暖包裹着身子,非常舒泰,全身都觉得放松。

        他不知外界的变化。

        他也不知道,他所在的森林,处在七煞谷的地界。

        森林的汹涌燃烧,让里面的灵兽都惶恐四散因此惊动了七煞谷的武者很多年轻人聚集过来,要过来查探情况。

        然而,因那些火焰还在疯狂燃烧,他们还不能深入过来,只能暂时在外面等候。

        他们在外围砍伐树木,阻止火焰的蔓延,又慢慢等火势的减弱等火焰熄灭。

        这一等,就是三天时间。

        三天后,森林中央大火渐渐平息,那些七煞谷的武者,也终于敢深入进来。

        经过一天时间的穿梭,他们来到了秦烈所在的位置,一眼就看到了那辆华美的水晶战车。

        由特殊灵材打造的水晶战车,没有被森林大火烧成灰烬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透亮,散发着瑰丽迷人光泽。

        七煞谷的武者眼睛都亮了起来,欢呼着就冲了过去。

        他们并没有发现焦黑灰烬中,还有一个黑的人,没有注意到那人身上还有灵魂波动。

        “这是飞行灵器!无比的珍贵!”一人叫道。

        “我见过,前两年合欢宗的人来赤澜大陆,好像就乘坐这样的飞行灵器!”另外一名金煞谷的武者,兴奋无比,“听说就连玄天盟和八极圣殿,都见不着这样的水晶战车,这东西能翱翔天际,速度非??旖?!”

        十来个七煞谷武者,挤在水晶战车内,激动地摸摸这个,动动那个,却不得其法。

        他们没有御动水晶战车的手段。

        “咦?”一名身穿阴煞谷服饰的少女,突地惊呼起来,“那边有一具焦黑的尸体!”

        挤在水晶战车的那些七煞谷武者,也猛然反应过来,纷纷看向黑的秦烈,各个神情动容。

        “这家伙一定是纵火者!”一名金煞谷武者叫道。

        “可惜已经死了,不然,说不定能问出什么点出来?!?br />
        “嗯,要是没有死,就能问出运转这辆飞行灵器的方法了!”

        “太遗憾了?!?br />
        一行人七嘴八舌,并没有将那具“焦黑尸体”当一回事,还在兴致勃勃钻研着水晶战车。

        只有那个惊叫的少女,想了一下后,从水晶战车内下来,往秦烈而来。

        秦烈其实已经醒来。

        当这些七煞谷的武者,从各个方向聚集的时候,他就感知到这些人身上的灵魂波动,被立即惊醒。

        这些人,境界只是炼体和开元境,连踏入万象境的都没有一个。

        如此低微的境界,他就算是一动不动,这些人也没办法伤害到他。

        所以他并不着急。

        事实上,他现在就算是着急,也没有用。

        他确切的知道,他已经步入如意境,他能感觉到自身变化。

        以灵魂意识感知,他发现沸腾的鲜血早已平复下来,四肢百骸内,也看不见寓意为“烈焰”的神文。

        仿佛一切已恢复原样。

        然而,因为血脉的觉醒,因为“烈焰”釉烙印向四肢百骸,导致他体内如今水分被蒸干,如同一具干!尸,处于一种奇异的假死状态。

        他竟无法活动。

        他迫切需要水分的补充!

        他眼睛无法睁开,却能感知到有人接近,他聚集所有能聚集的力量,以蚊蝇般的声音发出断断续续的呼唤:“水,水,水······”

        阴煞谷的少女终于走进。

        焦黑的木炭中,一具干瘪漆黑的身子,静静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模样惨不忍睹,明显被烧死了多时。

        少女睁大眼,一眼看到这具焦黑尸体的手上套着几枚空间戒。

        她眼睛猛地亮了起来。

        七煞谷这类的黑铁级势力,只有那些谷主、长老才够财富持有空间戒,如她一般的普通弟子,根本不可能拥有这么珍贵之物。

        因为需要盛放水晶战车的缘故,秦烈手上共有三枚空间戒,那三枚空间戒虽然黑漆漆失去了光泽明亮,可少女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她心如鹿撞以消瘦的后背挡住水晶战车上那些师兄视线不让他们发现这边动静。

        少女颇有心机的,想要独占三枚空间戒,所以悄悄靠近。

        等她真正凑近后,才准备收取那三枚空间戒时,立即听到极为微弱的声音。

        “水,水……”

        少女忽地呆住。

        她肩膀轻颤了一下,暗暗咬牙内心痛苦挣扎起来。

        是拿出水袋来将水灌入这人口中,还是趁机杀了这人,将三枚空间戒据为己有?

        她内心激烈斗争。

        远处,那些水晶战车上的七煞谷武者,依然在摸索着启动水晶战车的方法。

        其中一人,无意摸到动力枢纽,将灵石内的力量激发。

        这辆水晶战车陡然呼啸而去,带着那些七煞谷武者浮上天空。

        他们立即兴奋地欢呼起来。

        所以并没有人留意到痛苦挣扎的少女。

        “水,水······”秦烈断断续续轻呼,声音低微的简直令人听不见。

        少女因为凑近的原因,却听的清清楚楚,她眼睛直勾勾看向三枚空间戒,犹豫来犹豫去。

        许久后,终于一咬牙低声道:“希望我将来不会后悔!”

        这般说着,她终于取出水袋将水口凑向秦烈干裂的嘴唇上。

        一滴滴水滴,从水袋内流出,逸入秦烈口中。

        神奇无比的,随着第一滴净水的入口,秦烈那浑身无力的身子,就似乎被注入了一道浓郁生机。

        这些水滴,平常再普通不过了,但这时却仿佛蕴含着无穷能量。

        一滴滴水,在秦烈口中,如最甘甜的能量,温养着秦烈干涸口腔,渐渐顺着喉管滑入体内。

        秦烈干尸般的身体,如久旱逢甘霖,快速恢复着生机。

        很快,少女拿出的一袋水,就被秦烈喝了个精光。

        这时候的秦烈,终于可以睁开眼,看着陌生的少女,他完整地说道:“给我更多水,谢谢!”

        “怪人!”

        少女嘀咕了一句,又从腰间取出一个水袋来,将净水倒入秦烈口中。

        秦烈痛饮后,又道:“还有没?”

        “旁边有一条小溪,水多的是,你要喝就自己去呀?!鄙倥荒偷?。

        “我暂时还无法活动?!鼻亓已壑新强嗌?,请求道:“不麻烦的话,你能否帮我去装,再装几袋水过来好不好?”

        再有五袋水,他就能恢复体内一成水分,就能自行活动。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你有水晶战车?”少女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先反问,神情渐渐警惕。

        秦烈暗暗皱眉,他仔细打量着少女,从少女身上的衣着,渐渐分辨出她的身份——阴煞谷的弟子。

        凌语诗、凌萱萱两女,以前就在鸠琉瑜门下修炼,是阴煞谷的核心弟子。

        陆璃,也是阴煞谷的门人。

        一连串念头在脑海中闪过,秦烈突然道:“我和陆璃是朋友?!?br />
        “你认识陆师姐?”少女一惊,旋即脸色微变,小声道:“陆师姐已经被囚禁好几年了,你怎会认识她?”

        “她怎会被囚禁?”秦烈讶然。

        “当年,陆师姐通风报信,帮助凌家族人逃脱了七煞谷的追捕,害的我们的沈谷主,还有金煞谷谷主贾松林都丧生了。事后,谷内追究她的责任,就将她囚禁起来,已经有好几年了呀?!鄙倥鸬?。

        停顿了一下,少女又道:“你真是陆师姐的朋友?”

        秦烈点了点头。

        “那,那好,我帮你去装水!”少女一咬牙,道:“陆师姐以前待我很好,看在陆师姐的面子上,我就帮你一次!你别动,继续撞死,这样那些家伙才不会注意到你!”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