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坐立不安

    第六百五十四章 坐立不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看着雪蓦炎如卸下重担,一脸轻松地离开,秦烈微微皱艨!

        对雪蓦炎,他的确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神葬场的时候,他数次帮助雪蓦炎,也全然是因为血厉的嘱托。

        另外,不论是宋婷玉,亦或者凌语诗,气质美貌方面也都不逊色雪蓦炎。

        只是······深夜过来,她很明确地表明不想和秦烈有所牵扯的意图,还是让秦烈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这趟针对青月谷的摧毁行动,雪蓦炎因为以前的幻魔宗身份,其实不应该过来。

        沫灵夜、漠峻也都说过她不宜参与,让她不要离开落日群岛,可她还是执意要来。

        经过这番交谈,秦烈才明白雪蓦炎非要跟来,可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想道明先前那些话。

        “你不想和我有太深牵连,而我,也同样不想受血煞宗的羁绊,你只是……杞人忧天罢了?!鼻亓野蛋档?。

        暗月下,火凤翱翔在云端。

        雪蓦炎孤身一人返回。

        她刚刚从秦烈这栋木楼离开,才走出百米远,一眼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影。

        “洪叔?!毖┹胙浊岷?。

        血煞十老的洪博文,脸上荡漾着和蔼笑容,朝着她挥挥手,“来我这边坐坐?!?br />
        雪蓦炎轻轻点头。

        她知道,从小到大洪博文都非常疼爱她,和漠峻等人不同,洪博文没有子嗣·所以在沫灵夜沉眠之时,洪博文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

        她也非常敬重洪博文。

        她很快来到洪博文暂住的木楼。

        坐下后,洪博文施展了禁制,将木楼进行声音的隔绝,然后才问道:“你去见过秦烈了?”

        “嗯?!毖┹胙孜⑽⒋雇?,在洪博文面前没有隐瞒内心想法·“我告诉秦师弟,我也有意中人·不想变成宗门联姻的工具·不想和他结合?!?br />
        “我知道你没有什么意中人?!焙椴┪奶镜?。

        “总要找个说辞的?!毖┹胙紫肓艘换岫?,又道:“秦师弟····…太花心了,我接受不了?;褂?,我也知道他对我并没有想法,不想他因为宗门,因为要和血煞宗更加亲密,从而同意此事。这对他·对我·对婷玉姐都不是一件好事?!?br />
        “我知道你不想自己的婚姻变成宗门工具?!焙椴┪那崆岬阃?,摸着下巴,“暂且不管那些。你对秦烈这个人······是否动过心?”

        雪蓦炎清丽的小脸上突然布满红霞,慌乱道:“没,没有?!?br />
        洪博文深深看着她,眼中闪过一道异芒,沉吟了数秒·又道:“你是不是担心秦烈明明对你无情,却会为了在血煞宗有个合理且重要的身份,从而答应此事?这会让你打心眼里抗拒?”

        “我……”雪蓦炎愈发惊慌。

        “另外,你是不是还担心这样的结果,会伤害到宋婷玉?担心会让宋婷玉恼恨你?”洪博文继续道。

        雪蓦炎轻咬着下唇,没有答话。

        “你这丫头还是太单纯了一点?!焙椴┪那崽?。

        洪博文从小看着雪蓦炎长大,知道她心性善良,在男女之事上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经验。

        雪蓦炎去找秦烈之前,一直犹豫着·不断为自己打气,很久才鼓足勇气……

        洪博文在暗中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他了解雪蓦炎,知道这丫头总是习惯性为别人着想,对待感情的时候太过于软弱被动,会在不知不觉间将事情弄糟糕。

        “这世上好男人并不是一直有,适合你的,能让你动心的,更是少之又少?!焙椴┪囊×艘⊥?,“有时候,一旦错过了,可能就再也找不回来。对待这样的男人,就算是他身边还有其它女人,该抢还是要抢!你看宋婷玉那女娃,她明知道秦烈和另外一个丫头关系紧密,依然主动出击,趁着另外一个丫头不在秦烈身边,硬是成功将秦烈心门打开,让自己的身影入驻了进去?!?br />
        顿了一下,洪博文道:“她能将秦烈从别人手中抢来,你又担心什么?再说了,那丫头······心胸宽阔的很,未必就一定介意你和秦烈间有点什么?!?,我可做不到婷玉姐那样?!毖┹胙滓晕糜舸鸬?。

        “那也不要急着将自己的后路给堵死???”洪博文瞪了她一眼,气道:“你今天过去把这番话一说,秦烈以前就算对你有点想法,这下子也没了?!?br />
        “我……”雪蓦炎眼神黯然。

        “就算你不会主动,也不要未战先逃,以后一切顺其自然吧?!焙椴┪慕袒宓?。

        “哦?!毖┹胙浊崆岬阃?。

        清晨,天色渐渐明亮起来。

        青月谷内的苗家族人,很多都早早起来,在谷内开辟的各大练武场淬炼灵技,打磨自己的躯体。

        苗家的五位谷主,深夜时分停止修炼,一直在陪同着从幻魔宗过来的一人。

        “血煞宗和黑巫教、三大家族的激战,已经在昨天结束。因姜铸哲的现身,黑巫教、三大家族无功而返,还伤亡惨重,短时期应该无法组织新一轮的攻势?!绷昴Q奈藕映辽?。

        闻河是闻滨堂弟,也是黑巫教的强者,多年来一直和青月谷来往密

        闻家,以前也是幻魔宗麾下的赤铜级势力,是一个强大的家族。

        随着闻滨入驻幻魔宗,渐渐在幻魔宗崭露头角,慢慢积蓄的强大势力,闻家的许多族人也纷纷沾光,都在幻魔宗有了一席之地。

        苗阳煦等人,听着闻河的讲述,一个个脸色阴沉。

        “黑巫教、三大家族真是令人失望,两位副教主都出动了,还有蒲泽参与,竟然没有能灭掉血煞宗和金阳岛!”苗文凡哼道。

        “姜铸哲不是和血厉一直不和吗?他为什么会在血煞宗被围剿的时候,潜藏多年后现身?”苗康费解道。

        “已经发生的事情暂且不谈?!蔽藕铀琶纪?,看向苗家众人,道:“我收到一个消息,那消息……恐怕对你们苗家不利!”

        此言一出,苗阳煦立即变色,“什么消息?”

        “管贤开赴到落日群岛之前,曾收到一个消息,从而知道了血煞宗的千年潜藏之地。这让管贤临时做了一个决定,派遣高手去了那边,将那些血煞宗残留的老弱病残灭杀,还顺便将金阳岛上遗留的武者灭掉?!蔽藕涌聪蛑谌?,“那个消息,来自于你们青月谷,这是管贤亲口说的?!?br />
        苗家的五位谷主,大惊失色,一个个惊叫起来。

        “不可能!我们绝对没有传递信息出去!”

        “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血煞宗的潜藏之地!”

        “绝不可能!管贤一定是在污蔑我们!”

        闻河看向他们,道:“苗泰知道血煞宗的潜藏之地?!?br />
        “苗泰????”苗文凡差点跳了起来,“他前段时间擒拿了江浩的女儿江燕,一直在亵玩,江燕以前负责和黑巫教联系,难道是通过江燕?”

        “十有八九!”

        “糟糕!”

        “唤苗泰过来!”苗阳煦大喝道。

        外面,有苗家强者匆匆离去,很快又去而复返,将苗泰给带了过来。

        “闻师叔,您怎么来了?”苗泰一过来,就惊喜叫道。

        闻河沉着脸没答话

        “苗泰,我问你,你有没有通过江燕向黑巫教传递关于血煞宗潜藏之地的消息?此事至关重要,你一定要老实回答!”苗阳煦一脸寒霜道。

        “是我做的!”苗泰没有否认,厉笑道:“血煞宗和那个秦烈,狠狠羞辱了我,我要让他们全部死绝!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苗家五名谷主,听他承认了,皆是脸一黑。

        如果血煞宗和金阳岛,此战中被黑巫教、三大家族斩杀干净,被重新狠狠打压下去,那苗泰的传讯算不得大事。

        因为那样的血煞宗无力追究什么。

        可现在,血煞宗惨胜了,还保全了实力,完全具备找苗家算账的力量。

        这让知道真相的苗家五人坐立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