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夜谈

    第六百五十三章 夜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血煞宗、金阳岛很快准备妥当。

        当所有苗家族人被制住,一一禁锢,两架流金火凤也升天而起,呼啸着远去。

        秦烈就在其中。

        天色已暗,沫灵夜、漠峻站在海岛上,目送着火凤渐行渐远,脸上神情也有些昏暗。

        “秦烈比我们所想的还要神秘,寂灭老怪要保他不死,段千劫亲自过来,李牧也暗中支持?!蹦弁钣?,“他本人潜力无限,来历也摸不透,还能使唤八具神尸,从神葬场内收获也颇为丰厚?!?br />
        “你到底想说什么?”沫灵夜脸色淡然。

        “秦烈虽然修炼血灵诀,却并非我们血煞宗门人?!蹦镜?。

        “你有些担心?”沫灵夜轻轻皱眉。

        “不是担心,是觉得有些无奈,他修炼血灵诀,对血煞宗秘术也都熟悉,可他偏偏没有将血灵诀当成唯一的灵诀?!蹦骋藕?。

        “他会修炼血灵诀,愿意和血煞宗扯上关系,是我们的福气?!背烈髁艘换岫?,沫灵夜认真道:“我们一定要善待他,绝不能让他对血煞宗心生怨意,他的友谊···…对我们血煞宗至关重要?!?br />
        漠峻哑然。

        “我们一家人欠他太多太多?!蹦橐褂挠牡溃骸懊挥兴?,血厉现今还不能挣脱禁锢,没有他,蓦炎会在神葬场内死去,而我···…也难以醒转过来?!?br />
        “我知道了?!蹦?。

        流金火凤侧翼。

        秦烈静坐在木楼内,夜色中屏息凝神·继续调息恢复灵力。

        他很快进入无法无念状态。

        那种状态下,心中没有一丝杂念,如同和天地合一,凝炼天地灵气的速度要快上不少。

        一丝丝稀薄灵气,从八方聚集而来,钻入木楼·让这片区域雾霭袅袅,犹如仙境。

        时间悄然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烈睁开眼·眸中精光迸射。

        缭绕在屋内的淡薄灵气,因为他的醒转,因为无法无念状态的解除,忽然消散一空。

        以心神内视,他发现丹田灵海内,九个元府重新充满了精纯的力量。

        寒冰、雷电、土之元府,每一个内部流转的能量·都仿佛要溢出来。

        就连识海内·魂湖也稍稍扩大了一点,真魂变得愈发清晰明亮。

        他突然生出一种真魂想要出窍的奇妙感。

        “又快要破境了……”秦烈自言自语道。

        他渐渐意识到,激烈的战斗,疯狂的搏杀,对于境界的积累,力量的提升极其有效。

        段千劫传授的“穷极升华术”也无比奇妙-,似能催发潜能·令自身进行蜕变。

        那种蜕变,囊括了灵力、魂力、肉身体魄,为所有生命潜能。

        此战,他两次力竭,两次苦修穷极升华术,都深刻地感知到修炼这种秘术,给自己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好处。

        他甚至觉得,他能那么快触感到如意境的门槛·也是穷极升华术带来的帮助。

        这趟,他之所以要求一同前往青月谷·也是希望能继续求战,能继续力竭,继续修炼穷极升华术。

        从落日群岛到青月谷,还需要一段距离,秦烈不着急,准备继续冥想恢复魂力。

        一股飘忽的灵魂波荡,忽然从远处掠来,不多时就在他的木楼前站定。

        以他敏锐的灵魂感知力,在那灵魂气息尚未靠近时,他就知道来人是雪蓦炎。

        他在等雪蓦炎叩门。

        数十秒后,雪蓦炎依然没有动静,这让他心生讶然。

        “咳……”他突地轻咳一声。

        木楼前的雪蓦炎,清丽脱俗的小脸上,浮现出惊乱之色,差点轻呼出声。

        “雪师姐找我有事?”秦烈轻声道。

        这般说着,秦烈从木楼上下来,走到门口,主动打开门,将雪蓦炎给迎了进来。

        一身淡绿色纱裙的雪蓦炎,进屋内,神色迅速镇定下来,道:“我是过来谢谢你?!?br />
        “谢我什么?”秦烈笑了笑。

        “没有你,我们一家人不可能团聚,没有你,血煞宗要度过这一劫很困难?!毖┹胙壮峡业?。

        “当年在赤澜大陆的时候,血厉前辈也曾帮我多次,我本人也修炼血灵诀,而且,老实说······我也需要通过血煞宗来积累灵材?!?br />
        “你要积累灵材,可以拿着太古生灵的遗骸,去天剑山换取,去寂灭宗也可以。我知道,不论是李牧,还是寂灭老祖,应该都很乐意你过去?!?br />
        “是那样。只是,我太年青了,境界也太低,就算是去了寂灭宗和天剑山,也无法得到应有的尊敬,没有什么讲话的份量?!?br />
        秦烈之所以愿意冒险和血煞宗扯到一块儿,一方面是因为他修炼了血灵诀,并且被冯一尤、郁门那些人知道了,和血煞宗没办法撇开关系。

        另外一方面,的确是因为去了天剑山和寂灭宗,他就是一个没有话语权的小辈,做什么事情可能还要看人脸色。

        在血煞宗,因为他和血厉的关系,可以没有太多顾忌,可以有更多的自由,更多的索取空间。

        “秦师弟,我……”雪蓦炎欲言又止。

        秦烈表情古怪,“雪师姐,你有什么话尽管说,不用这么吞吞吐吐?!?br />
        “你对我们一家,对血煞宗帮助太大了,大到······血煞宗和我们一家都无以为报?!毖┹胙状棺磐?,不敢去看他,声音低幽道:“我母亲,还有血煞十老,都会想尽办法拴住你,让你和血煞宗的关系更加紧密。以我对他们的了解,我猜测他们可能会通过婚约的方式来约束你。那个,可能是你和我之间的婚约?!?br />
        秦烈一呆。

        “你身边已经有了婷玉姐,听婷玉姐的意思,你还有凌语诗小姐?!毖┹胙琢成⒑?,道:“我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也不想成为第三人,所以我希望……”

        “我明白了?!鼻亓业阃?。

        “另外,我自己也有意中人,我不想变成宗门的工具,也同样不希望你被宗门以这种方式拴着?!毖┹胙浊嵘?。

        “放心,如果他们真的这么提议,我会拒绝?!鼻亓业坏?。

        “谢谢?!毖┹胙姿闪艘豢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