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四十九章 抗争!

    第六百四十九章 抗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所有人都看出了姜铸哲脸上的凝重。

        随着八具神尸皮层表面越来越多的神秘符号闪亮,那些环绕着神尸,疯狂旋动的能量风暴,聚集的能量愈发汹涌。

        秦烈看向姜铸哲。

        众多能量风暴,瞬间找到了宣泄口,一团团能绞碎寒铁的风暴肆虐着,发出刺耳厉啸,突地朝姜铸哲而来。

        几乎同时,八具神尸齐声怒啸,捶胸顿足,如天神要惩治世间凡灵,也咆哮着冲向姜铸哲。

        神尸一双双灯笼般的眼睛,冒出暗红色火焰,跳跃着不知名的符文,持续增强着他们的气势。

        封魔碑陡然漂浮在八具神尸中央。

        墓碑如定海神针般,似和八具神尸达成了微妙-联系,将神尸聚集的力量凝为一股。

        姜铸哲的视线,从一具具神尸身上跳过,突地落到秦烈身上。

        他欲图发出灵魂方面的重压。

        “别逼我动手!”段千劫冷声道。

        姜铸哲脸色愈发阴沉。

        然而,在段千劫这番话落下后,他当真没有以二层魂坛的灭绝灵魂威慑,没有对秦烈痛下杀手。

        “呼呼呼!”

        踏着巨浪,八具神尸冲向那个岛屿,环绕周边的能量风暴内神光灿灿,不断涌现惊天动地波动。

        “走!”血厉下令。

        海岛上,血煞宗、金阳岛的武者,眼神惊乱,纷纷退避。

        姜铸哲并没有出手阻拦。

        因为就在此时·从八具神尸的眼瞳内,陡然射出十六道颜色各异的彩光。

        犹如十六道彩虹,虹光内有着无数跳跃着的符号,有着浑厚苍凉的灵魂捆缚之力。

        “轰!”

        数百道血光内,姜铸哲血玉般的两层魂坛,又晶莹闪亮浮现。

        来自于八具神尸眼中的十六道彩虹光束·则是神奇地突破姜铸哲的血光封锁,一下子落在那占地数百亩的两层魂坛上。

        一团团能量风暴·滚滚涌动着·也突破到姜铸哲身旁的无边血色。

        霎那间,七彩炫目光圈伴随着破碎天地的轰鸣,从那个海岛内猛地爆发。

        无数耀目光芒炸碎激射。

        犹如一轮轮太阳爆炸,突然溅射出的亿万彩色虹芒,冲击向八方穷野。

        那座海岛像是一幅被撕成的油画,变得四分五裂,可怕的化为一块块巨大平地·如飞荡的山脉·向各个方向飘动。

        “嗷嚎!”

        八具神尸咆哮着,如古神责问上苍,如在挣脱命运枷锁,传出霸绝天地的气势。

        姜铸哲身影陡然收缩为一个血色光点。

        血色光点扭曲着,疯狂波荡,在突地爆炸膨胀后,衍变为庞大狰狞血妖。

        海岛爆碎时·血光和无数炫目彩虹交织,八具神勇了数十倍的神尸,则是和姜铸哲所化的血妖撕扯缠斗起来。

        那片区域,被狂暴的能量冲击,溅射出无数要命的灵力彩光,让很多人惊恐躲避。

        秦烈惊愕看向激战区,脸色颇为古怪。

        “这八具神尸和你有着心神联系?”段千劫突然问道。

        秦烈点头,“神葬场爆碎后·八具神尸的头颅和太古生灵的遗骸一起飞离出来,当神尸从远处赶来·将头颅坐落脖颈时,我就通过封魔碑和神尸有了微妙-联系?!?br />
        “八具神尸是真正的战士,在没有得到战魂晶块以前,他们的实力并没有发挥出来?!倍吻Ы偕袂樗嗄?,“战魂晶块的回归,让他们对武道和力量的深刻认知,迅速恢复?;蛐?,这八具神尸至今也没有彻底恢复,可就算是现在,他们合力来对付姜铸哲,姜铸哲也很难继续再有别的动作?!?br />
        “他们八个能抗衡姜铸哲?”秦烈神情一震。

        “姜铸哲就算是要战胜他们,也势必要付出不小代价,我看姜铸哲很快就会离开?!倍吻Ы俚懔说阃?。

        秦烈眼睛猛然亮了。

        他知道在落日群岛上,只有段千劫一人能让姜铸哲收手,可段千劫这趟过来,仅仅只是为了兑现?;に脑级?。

        段千劫并不想干涉血煞宗内战。

        这么一来,血厉、血煞十老、金阳岛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姜铸哲对手。

        姜铸哲要夺取血之始祖遗骸,血厉只能乖乖就范,血煞十老先前的受挫,也证明他们无法对姜铸哲造成威胁。

        秦烈本以为这趟血煞宗要被姜铸哲尽情蹂躏了。

        没料到,前段时间凝炼的本命精血,被封魔碑吸收后形成的奇异召唤,竟将神尸内的战魂晶块吸引而来。

        神尸获得了巨大力量提升后,实力顿时狠狠攀升了一截,让姜铸哲都变得束手束脚。

        秦烈立即意识到血煞宗的灾难已经过去了。

        事实并没有超出段千劫的预料。

        短短一刻钟后,姜铸哲像是试探出了八具神尸的真正力量,意识到八具神尸对他能构成威胁,他血光熠熠的眼瞳,怒视着血厉,又朝烈深深看了一眼,突地厉啸一声。

        啸声中,无穷血光卷着两层血玉魂坛,化为一片血海往远处飘去。

        八具神尸嗷嗷咆哮着,只能目送着他的离开,看着他和魂坛一并消失。

        姜铸哲一走,所有血煞宗、金阳岛、赤澜大陆武者,都同时呼出一口气,顿觉压在心头上的一块巨石落定。

        “咻!”

        飞离的封魔碑,又从八具神尸内重新掠来,在秦烈胸前停住。

        秦烈伸手一点,封魔碑重新消失在空间戒,旋即以心神向神尸传达命令。

        八具似乎还未尽兴的神尸,在他的命令下·不情不愿地重新沉入海

        “清点伤亡人数?!蹦橐鼓馨哺诵牡纳?,从另外一座海岛上传来。

        很多血煞宗、金阳岛还能活动的武者,又忙碌起来,四处活动着,看看这趟有多少人丧生。

        “老段,带秦烈上来一叙?!崩钅亮榛甏?。

        段千劫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了秦烈·直接飞天而起。

        于是·在琅邪众人的惊异目光下,秦烈被段千劫带走,眨眼间便没了踪迹。

        数秒后,段千劫拧着秦烈,出现在了云层深处。

        浮空岛静静悬浮不动。

        李牧淡然一笑,就站在浮空岛前端,朝着秦烈和段千劫招手。

        踏着厚厚云层·段千劫上了浮空岛·微一皱眉,“幻魔宗的那女人不在吧?”

        “雨宗主早已离去?!崩钅列Φ?。

        “那就好?!倍吻Ы俚阃?。

        “李叔,你怎么还在这里?”秦烈惊讶道。

        “呵呵,我根本没有离开过?!崩钅烈恍?,“你小子身上有太多让我意外的地方,我现在都开始好奇,好奇你究竟是从何处而来的了

        “你不知道他来自于何处?”段千劫一怔。

        对于秦烈·他了解并不多,事实上,在今天没有过来前,李牧也没有向他说过秦烈的事情。

        他只知道,秦烈帮他让玄冰之地的那些巨兽脱困了,助他兑现了一个承诺,所以他才过来保秦烈一命。

        除此之外,他对秦烈几乎一无所知。

        “秦烈······没有十岁以前的记忆·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崩钅撂镜?。

        段千劫忽然沉默了。

        “秦烈,将你在神葬场的经历·向老段重新讲一遍?!崩钅练愿赖?。

        秦烈没有任何犹豫,将他在神葬场内,所经历的一切,一五一十说明清楚。

        段千劫认真聆听,中途会时不时问上几句,显然对神葬场内的情况非常重视。

        过了一会儿,等秦烈将所有经历讲述完,段千劫神情凝重起来,“这么说,神葬场破碎时,不单单八具神尸头颅和一些太古生灵遗骸遁离,还有冰灵和巫之始祖的遗体,也消失不见了?”

        秦烈点头,“就是这样?!?br />
        “老段,你怎么看?”李牧问。

        “巫之始祖体内为碧血玉蟾,那巫虫传言为巫之始祖最先炼成的巫虫,也是黑巫教的信仰之物,非同小可?!倍吻Ы俪烈髁艘幌?,“那巫虫一定带着巫之始祖的身体回到了黑巫教!”

        “我也是这么认为?!崩钅恋?。

        段千劫一皱眉,没有继续吭声。

        “将岸肯定正通过第一巫虫,来接受巫之始祖更深的传承,巫虫通过将岸,也在迅速恢复着。这样下去,等黑巫教积蓄了一段时间,必然不甘寂寞,一定会掀起点风浪出来?!崩钅撂镜?。

        “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段千劫沉着脸。

        “我希望你近期不要去挑战寂灭老怪,以免你落败后,让老怪也负伤,不能以最佳状态应付将岸?!崩钅撩畔掳?,讪讪干笑道:“当然,最好你改变一下目标,立即去挑战将岸,去弄清楚将岸的深浅?!?br />
        “这是你们各大势力间的事情,和我无关!”段千劫摇头,旋即脸色一冷,又道:“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落败?”

        “我随便说说而已?!崩钅烈涣澄弈?。

        “你既然那么想维持暴乱之地的平静,为何不让姜铸哲拿到血之始祖遗体?”段千劫哼了一声,“姜铸哲拿到血之始祖遗体后,实力能瞬间飙升一截,血煞宗和黑巫教有着解不开的血仇,有姜铸哲在,就算是将岸和第一巫虫联手,就算是他们纷纷恢复变强,也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在姜铸哲身上。让姜铸哲和将岸去斗,你们岂不是可以置身事外?等一方被灭掉后,你们正好可以收拾残局?你们以往不都是这么做的?”

        李牧苦笑,“一个将岸已经够麻烦了,真给姜铸哲拿到了血祖之身,他会比将岸还要棘手?!?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