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仇恨

    第六百三十四章 仇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青月谷。

        一尊青铜三足巨鼎内,盛满由三十六种草药混合而成的药汁,苗泰瘦骨嶙峋的身子,便浸泡在药汁内,借助于浓郁的药力渗透血肉,缓慢调理着伤势。

        巨鼎旁边,有六名苗家族人,不时向内添加着新的草药,尽心侍奉着。

        “你总是不听话?!泵缑黎た戳艘换岫?,轻声叹息,“那秦烈毕竟是血煞宗亲传,和寂灭老祖好像也有些关系,你明明不是他对手,何必任性?非要和他灵魂抗争?”

        鼎内,苗泰脸色阴沉,“我不管他是谁!他既然敢和我们青月谷做对,我势必要斩杀他!”

        “以你的天赋,将来必然会是幻魔宗核心人物,没有必要和秦烈那样的人计较。黑巫教、三大家族看他不顺眼的人多的是,自然会有人出面对付他,根本不用你费心?!泵缑黎と暗?。

        “血煞宗!都是血煞宗!”苗泰眼神一狠,“当年在天灭大陆的时候,就是血煞宗一直压制着苗家,害的苗家没有能成功进阶到白银级势力!时隔千年,苗家经过一代代的努力拼搏,终于又有了进阶白银级势力的契机,血煞宗竟又一次冒出来干涉!血煞宗不灭,我们苗家身上的耻辱,永远都洗刷不掉!”

        “血煞宗会不会覆灭,也用不着你操心,你还是老老实实将伤势恢复吧?!泵缑黎ど钌羁戳怂谎?,内心一叹便转身离开。

        苗泰在巨鼎内,被药汁渗透皮肉,在火辣的刺痛中,不时发出一两声鬼哭般的厉啸。

        许久,等苗泰重新冷静下来,他眼中闪烁着怨恨的光芒幽幽道:“别人不知道血煞宗的老巢,不知道你们千年的龟缩躲避之地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身为幻魔宗的弟子他曾经偷听过长辈的谈话,从而得知了血煞宗多年来的藏身之地。

        “把江燕那贱人给我带过来!”苗泰突然发话。

        三名苗家族人,犹豫了一下,这才不情不愿离开。

        过了一会儿,三人押着一名披头散发的少妇,将其带到巨鼎前方。

        少妇满脸污秽,衣衫凌乱眼睛暗淡无光显然曾遭受过非人折磨

        倏一过来,一看到浸泡在巨鼎内的苗泰,她立即发出快意的厉笑,“哈哈哈!苗泰,你也有今天!像你这种恶魔,就应该永远呆在药鼎内,永远也别被放出来!”

        江燕是天海阁阁主江浩的女儿江浩侵入金阳岛不成,被邢家兄弟带着八具神尸斩杀后,从幻魔宗返回青月谷的苗泰,恰巧碰到避祸逃亡的江燕。

        苗泰很轻易将江燕囚禁,多日来反复凌辱,把昔日天海阁阁主之女,当成他的私人玩物。

        “贱人!你们天海阁已经彻底灭亡,项西带着血煞宗的人把你们天海阁抢掠了一空,什么都没有给你们江家留下。你那弟弟逃离的时候也被我们苗家擒拿,你要想你弟弟活下来,就给我做一件事!”苗泰冷笑,“你们江家的男子,就剩那一根独苗,你要想他活着,就给我乖乖听话!”

        “恶魔!你这个恶魔!”江燕尖叫,“你放过我弟弟!我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弟弟!你怎么我都可以!求你放了他!”

        “把从天海阁搜出来的音讯石给她,那种等级的音讯石,一定是天海阁联系黑巫教使用的,这贱人以前一直帮江浩记录传递各种消息,肯定知道怎么联系管贤?!泵缣┓愿郎肀呷?,又看向江燕,狞笑道:“你肯定也想血煞宗付出代价吧?嘿嘿,那就帮我将几句话捎给管贤,告诉他血煞宗以前的葬神之地,他肯定知道怎么做!记住,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说的,和我无关!”

        “你发誓放过我弟弟!”江燕咬牙切齿道。

        “我发誓?!泵缣├浜?。

        于是,在苗泰的注目下,江燕拿起音讯石,按照苗泰的要求将消息传递出去。

        她才做完这一切,苗泰便满脸快意地狂笑起来,挥手吩咐道:“带下去!”

        “怎么处置?”一名苗家族人问道。

        “送她去下面见她弟弟!”苗泰冷声道。

        “苗泰!你骗我!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江燕凄厉惨叫着,被三名苗家族人拽着头发,给拖了出去。

        茫茫深海,巨舰前端。

        管贤正对夏侯歧三人讲话,吩咐他们分一批人,绕一圈先行去一趟金阳岛,将所有留在金阳岛的武者斩杀干净。

        这时候,一名他麾下武者,忽然匆匆而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番话。

        管贤默然听着,回味了一下,说道:“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这千年来血煞宗潜伏之地,具体的位置已经确定了?!?br />
        三大家族领头者都是神情一震。

        千年来,黑巫教和三族的族人,一直没有放弃对血煞宗的追杀。

        血煞宗大致的潜藏地,他们通过这些年的调查,已经锁定了一片方圆数万里的连绵山脉。

        只是,具体在那一座山谷,他们这些年来还是没有摸索出来。

        “船舰暂时停一下,血煞宗的潜伏地,在血厉和血煞十老相继出来后,应该没有强者驻扎?!惫芟兔藕?,阴恻恻冷笑着,“黑巫教和你们三方,各自派遣涅境强者过去一趟,在我们正式踏入落日群岛之前,先将后患给料理干净。

        等我们进入落日群岛时,可以给血煞宗的那些人,一些有趣的画面看看,让他们临死前多享受享受!”

        夏侯歧等人纷纷怪笑。

        于是,本来能按时踏入落日群岛的入侵者,突然停了下来,几架飞行灵器则是悄然离开。

        落日群岛。

        秦烈和血煞宗、金阳岛的武者,集中在三座临近的岛屿,静候黑巫教、三大家族的到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入侵者,迟迟没有现身。

        “不太对劲,以我们的消息来看,黑巫教、三家族的来犯者,在前天就应该过来了?!毙嫌钤睹纪飞钏?。

        众人都是神情阴沉。

        又是两天过去。

        早就应该过来的黑巫教、三大家族的船舰,依然一艘没有现身,一直在等候的血煞宗、金阳岛武者,不但没有觉得放松,心情反而越来越沉重。

        这种明知道敌人就要过来,却不知何时突然出现的感觉,让很多人心里压抑无比。

        这一天,血煞十老的漠峻,突然说道:“三天了,小北一直没有传讯过来。以往,每隔两天时间,他都会从谷内传递消息过来,这有点反常?!?br />
        他儿子漠北,这趟没有跟来,而是继续呆在血煞宗的潜伏之地,隔两天时间会传一个消息过来。

        在那血煞宗潜藏的山谷,还有不少没有战斗力的妇孺,血煞十老那些没有武者天赋的子嗣也在当中,还有许多以前被黑巫教、三大家族追杀,重创后只能以凡人之躯存活的门徒。

        那些人,之所以没有一并跟来,是因为他们没有什么战斗力。

        “那个山谷,只有血煞宗门人和一些幻魔宗的长老知道,按道理不会暴露?!焙椴┪囊⊥返?。

        “如果不是出现意外,小北不可能连续三天没有消息传递过来,他不是那种贪玩的人?!蹦成嚼丛讲?。

        所有血煞宗武者,闻言,都一颗心悬着,生出一种大事不好的感觉。

        “大哥,虽然我们已经迁移向这边,可金阳岛那边······我们也有一些族人?!毙嫌钤兑簿衅鹄?。

        邢宇邈脸色一沉。

        “再等等,再等两天看看?!毖魃艏枭?。

        秦烈和墨海、宋婷玉等人站在一起,听着血煞宗和金阳岛的对话,也是神情沉重。

        作为旁观者,通过漠峻和邢宇远的一番话,他们就推测出失去消息的那个山谷,还有金阳岛,恐怕都凶多吉少了。

        “在天剑山的时候,我听人说过黑巫教培育巫虫的方法,听说……幼生体的巫虫,以活人的五脏六腑为食?!蹦S挠囊惶?,“那些人,都是和黑巫教敌对的势力,被他们生擒后囚禁在万毒沼泽。那些人死前,所遭受的恐惧和痛苦,比起被姜铸哲吸食鲜血的武者,还要凄惨可怕。如果说血煞宗的姜铸哲是邪魔外道,那么黑巫教培育巫虫的做法,可能更加的惨无人道?!?br />
        “我身中巫毒时,每一天灵魂和生命精气都在流逝,我能非常清晰地感觉到死亡到来,那种恐惧……至今想起来,我都会颤抖不安?!彼捂糜袂岬?。

        “你还好一点,我曾经以为,我已经被巫毒腐蚀至死?!毙痪茶骄驳厮档?。

        秦烈深深看了她一眼。

        神葬场内,两女都曾身中巫毒,其中谢静璇中毒的时间还要早一点。

        就连他,也一度以为谢静璇被巫毒毒死,以为再也不可能见到谢静璇。

        谢静璇是通过被污秽的生命之泉才最终存活下来。

        期间,在巫毒的折磨下,每一天她会都被吸食生命之力,被蚕食灵魂能量,她曾遭受过的痛苦秦烈无法想像。

        “我和婷玉姐之所以选择留下来,也是希望能尽可能地多杀一两个黑巫教的教徒,每多杀一人,我曾经受过的痛苦,就会减少一丝?!毙痪茶坏?。

        从她平静的语气中,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刻骨铭心的仇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