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挣脱束缚!

    第六百一十一章 挣脱束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雪,雪师姐!”

        苗泰骤然听到这个消息,明显震惊起来,精神稍稍松懈。

        便在此时,一条条血蛇扭动着,撕咬向苗泰幻化出来的众多身影。

        灿灿血光溅射,苗泰以紫幻天镜形成的分身,接连化为紫色烟雾消散。

        “胡说八道!雪师姐岂会是血煞宗门人!”

        缕缕紫色烟雾汇聚为一,一个个苗泰因此消失,一轮紫色晶光炫目的弯月,诡异地凭空浮现。

        紫月高高悬浮秦烈头顶。

        “月殒!”苗泰冷哼。

        清冷阴寒的紫月,倏地紫光万丈,一束束蕴含精神洪流的波荡,随着紫月的光华,照耀在秦烈身上。

        紫月光华犹如穿透了灵魂壁障,竟在秦烈脑海中反映而出,在魂湖上高高浮动。

        紫色光晕涟漪一般扩散,荡漾在秦烈脑海,迷乱心智,令人真魂失守的精神邪力,顺势渗透过来。

        “轰!”

        秦烈巨震,真魂所见的都是炫目紫光,如被一片紫色汪洋淹没,分不清真实虚幻。

        几乎同时,凌厉锋寒的紫色冷光,趁机涌入他躯体,开始破坏他的筋脉骨骸,封锁他的丹田灵海。

        紫幻天镜,为幻魔宗的奇特灵诀,一旦攻势发出,立即对灵魂、肉身同时进行压制。

        灵魂失守,肉身受制,武者将立即失去战斗力,只能任人宰割。

        “嗤嗤嗤!”

        一缕缕紫色芒光,不断从秦烈身上闪现·从他双眸、耳朵内吞吐着光芒。

        苗泰冷哼一声,两手紫色虹芒接连飙射而成,形成神妙-的印记,一一按向秦烈。

        清冷瑰丽的紫色弯月,如一朵朵小花,在秦烈身上妖异的盛开。

        秦烈的脖颈上·脸上,额头·手臂上·浮现出一块块玲珑紫月,遍布着重重封印禁锢。

        秦烈已动弹不得。

        “我们煞费苦心,将苗泰送往幻魔宗修炼,果然是最正确的决定?!惫饶诠钌?,苗文凡微微一笑,“幻魔宗不愧是幻魔宗,灵诀确实玄奥神奇·比我们苗家的灵诀强上一筹?!?br />
        “可惜·幻魔宗却不允许苗泰将他在幻魔宗修习的灵诀,向我们苗家族人开放?!泵缈堤鞠?。

        “苗泰只要不走错路,将来幻魔宗必然有他一席之地!”苗阳煦轻喝一声,又道:“百年后,等苗家积累足够以后,还要依赖苗泰在幻魔宗的地位,才能尝试着向白银级进阶?!?br />
        另外四位谷主深以为然·都暗暗点头,将苗泰当成未来的核心人物。

        “不愧是自小在幻魔宗长大的?!鄙焦韧?,邢宇邈叹了一口气,轻轻摇头。

        “千年前的幻魔宗,就是暴乱之地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幻魔宗的底蕴……的确很可怕。

        哎,我们两个的儿子,天赋太差了·没有经过幻魔宗的考验,未能获得在幻魔宗修炼的机会·不然……”邢宇远也是一脸遗憾。

        身为幻魔宗的附庸势力,金阳岛和青月谷一样,都有资格将小辈送往幻魔宗,经历幻魔宗的考验,考校天赋和韧性。

        只要能通过幻魔宗的考验,他们的小辈就会被幻魔宗所接待,变成幻魔宗的弟子。

        以后,他们只需要向幻魔宗多缴纳一些培养的灵石,幻魔宗就会悉心调教那些弟子,给他们逐渐成长的空间。

        苗泰,就是在年少的时候,通过了幻魔宗的考校,成为了幻魔宗的门人。

        白银级势力的幻魔宗,资源庞大,各种高阶的灵技灵诀令人眼花缭乱,有专门的长老教导,保证每一个幻魔宗的门人都能将自己的天赋,化为强大的实力。

        幻魔宗,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将麾下赤铜级的势力,紧紧捆缚起来。

        “血煞宗······毕竟是没落了,所以从中走出来的弟子,逊色苗泰一筹也是理所当然?!毙嫌钤度粲兴嫉?。

        在他来看,秦烈和苗泰的交锋,可以当成血煞宗和幻魔宗的较量。

        来自血煞宗的秦烈,和来自幻魔宗的苗泰,分别被两个白银级势力调教,都认真苦修。

        从目前的战局来看,在幻魔宗长大的苗泰,似乎要强上秦烈一筹。

        他们觉得这也是应当。

        血煞宗,经过了千年沉寂,小辈能和苗泰一战,在他们眼中已经相当不易了。

        “苗泰,差不多就行了?!泵缑黎ど裉辽⒌?。

        此刻,苗泰依然在施加着紫月印记,在秦烈身上种下一个个紫月符号,让秦烈浑身紫光熠熠,被众多紫月印记禁住身子。

        秦烈跟随邢家兄弟而来,她就算是不给血煞宗面子,也要给邢宇邈两人一点薄面。

        苗美瑜也不想秦烈败的太难看,不想他身负重创,不好交代。

        “轰隆??!”

        就在此时,沉闷的雷鸣暴音,突地从秦烈体内响彻出来。

        雷音如擂鼓,重重敲击在众人心上,令众人胸口沉重压抑。

        伴随着雷鸣狂暴之声,遍布秦烈身上的一个个紫月印记ak被天雷炸碎,接连崩灭,化为点点紫光飞散。

        每当一个紫色印记在秦烈身上崩碎,苗泰便闷哼一声,如被人在胸口重击一拳。

        “轰!”

        秦烈脖颈和脸庞上,五个花朵般的紫月印记,在一声雷轰后,同时崩碎。

        “噗!”

        苗泰禁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施加印记的两手,禁不住颤抖起来。

        苗美瑜骇然变色。

        她以灵魂意识探查了一下,立即发现秦烈体内滚滚涌动的力量,以不可思议的幅度攀升着。

        每隔一秒,秦烈体内狂暴的力量·就会暴涨一层。

        那是血灵诀的狠厉,和天雷殛的狂暴,在同一时间迸发的能量狂潮!

        邢宇邈深深看向秦烈,一双深邃的眼睛,如看到了秦烈血肉当中,旋即他轰然一震。

        他仿佛看到在秦烈血管筋脉之中·流淌着滚烫岩浆,如看到秦烈的穴窍之中·无数炸雷轰鸣。

        邢宇邈试着以灵魂意识探测秦烈脑海。

        “轰!”

        暴躁的雷霆闪电·像是覆盖了秦烈脑海每一个角落,似在疯狂咆哮。

        他再也感觉不到一丝一毫属于苗泰的灵魂意识。

        “噗哧!”

        苗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胸襟上鲜血淋漓,一脸恐惧地看向秦烈。

        他轰入秦烈的灵魂意识,随着雷霆的怒啸,一息间彻底湮灭。

        沉落在魂湖,本来清晰明显的真魂·因为这一股灵魂意识的消散·忽然变得模糊起来。

        “收回紫月印记!立即!”苗美瑜突然尖叫。

        谷内宫殿上,五名苗家的谷主,也是纷纷变色。

        他们都看到在秦烈鲜血沸腾,在他体内雷霆之力狂暴怒啸之时,苗泰施加在他身上和识海的紫月印记,瞬间崩碎消散。

        本来,紫月印记对秦烈的束缚·如铁索拴着一头猛兽,让猛兽挣脱不能。

        然而,当秦烈体内鲜血、雷霆之力爆发以后,这头猛兽,就变成了太古凶兽。

        禁锢猛兽的铁索,立即被扯断,被炸成粉碎。

        苗泰自然也就无法承受了。

        “灵诀很精妙-,可惜力量不够浑厚·想要束缚我还差了很远?!鼻亓倚珊斓难弁?,一道道电光游走着·垂头看着胸口、手臂上的紫月印记,又道:“每一个印记中,都烙印着你的一缕精神意识,如果不想灵魂继续重创,我想你应该老老实实将印记收回?!?br />
        “我偏不收回!”苗泰厉喝。

        他鼻孔突然流出鲜血,瞳仁深处,隐隐可见两轮紫月浮现出来。

        一股更加强悍的力量,火山爆发一般,从苗泰身上透射而成。

        “苗泰!你疯了!”苗美瑜尖叫。

        谷内,五名苗家的谷主,这一刻也是骇然失色。

        “大哥!”邢宇远也是叫了起来,“苗泰现在施展乃是幻魔宗的

        ‘幻魔逆流术,!这是自损血肉,事后必然要重创自身的灵诀!”

        “苗泰!给我停下来!”苗美瑜怒气冲天。

        苗泰充耳不闻,一双眼睛紫月渐渐变得炫目,气势越来越可怕。

        可他本来强壮的身躯,却显得有些萎缩,血肉如被抽离了一部分,整个人竟要逐渐消瘦下去。

        “你最好别动用这种自残身体的秘术,因为,即便是动用了,你也必败无疑?!鼻亓抑辶酥迕纪?,旋即突然挥拳轰向苗美瑜。

        一头鲜血凝成的长龙,身上缠绕着条条闪电,发出雷霆怒啸,轰然冲击而来。

        “血龙吟!”

        苗美瑜脸色微变,旋即两手一推,一个明黄色的巨大轮盘呼啸而出。

        轮盘如车轱辘,黄光湛湛,滚动中荡漾出一朵朵青耀莲花,竟一下子以轮盘之心,将血龙的龙头套住。

        旋即,一朵朵莲花内部传来奇异吟唱,吟唱中满是斩碎魂念的昏晕力量。

        秦烈附加在血龙吟内的灵魂意识,如被火焰融化的坚冰,忽然消失干净。

        但血龙内的血煞之力,和狂暴的雷霆,却轰然爆裂。

        那巨大轮盘,也在同时被炸成粉碎,苗美瑜都闷哼一声,被余波冲击的后退几步。

        而秦烈,嘴角则是逸出一缕鲜血,别头看了苗泰一眼。

        “苗泰!给我停下来!立即!”苗美瑜失声尖叫,一下子试出了秦烈的真实力量,“就算是如意境初期强者,也未必能胜过他,你给我冷静下来!”

        “二弟!”邢宇邈轻喝。

        邢宇远会意过来,忽地上前一步,伸手按在了苗泰肩膀上。

        苗泰积蓄的力量,如潮水般重新散逸回身体,他那具消瘦下来的身子,又重新饱满起来。

        “美瑜!放那血煞宗的小子进来吧!”同时,从谷内传来苗阳煦的沉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