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六百零六章 蜕变的代价

    第六百零六章 蜕变的代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经过雷阎一番解释,秦烈再看那三个小家伙的时候,心请由沉重起来。

        邢宇邈看向那三个小生灵的目光,也像是看着洪水猛兽,神情很不自然。

        “任何生灵进化到极致,都能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但在蜕变过程中,更多的强大生灵,往往会还没有来得及成长到足够强大,就早早被掐灭灵魂之火?!毙蘼拮迩空叩哪抗?,深深看向三个虚浑之灵,不急不缓道:“虚浑之灵也是如此,据我们修罗族的族典记载,能进化到九阶的虚浑之灵,在漫长的岁月中几乎不可见,十阶的虚浑之灵,更是只存在传说之中?!?br />
        “可是,虚浑之灵在诞生的那一刻,就有五阶了?!崩籽挚嘈?。

        “这种天地间极其特殊的生灵,每一次的蜕变进化,比灵兽困难凶险的多!”黑斯特很平静,淡淡说道:“这三个幼生体的虚浑之灵,如果只是吞吃天炎晶此类的灵材,想要从五阶进化到六阶,至少需要十年,之后每一次的进化时间,大概是上一次的十倍左右?!?br />
        “十倍?”秦烈骇然。

        虚浑之灵,出生便是五阶,以正常的进化速度,十年后到六阶,百年后到七阶,千年后到八阶,万年……才是九阶。

        这是一段漫长无际的进化史。

        “进化的过程中,虚浑之灵也未必顺利,会面临种种预料不到的凶险,一次没有渡过·就会魂飞魄散?!焙谒固丶绦?。

        三个虚浑之灵,本来还在听着众人交谈,渐渐地困意来袭,都没有和秦烈玩耍一番,便懒洋洋朝着秦烈额头钻来。

        最终化为三缕幽光,接连在秦烈眉心隐没·直接往镇魂珠内秦烈尚且探知不到的层面落去。

        “它们在你的手中,生命形态想要进化到六阶·至少十年时间·七阶,至少要百年。这还是按照最好的情况来计算,不过······如果你肯将三个虚浑之灵交给我,由我们修罗族的庞大资源供养,三个虚浑之灵可以在三年内达到六阶,大概三十年后,就能踏入七阶?!焙谒固芈跛估淼厮档?。

        秦烈摇了摇头·等候他进一步的说明·知道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索要虚浑之灵。

        “七阶的虚浑之灵,体内的鲜血对我们大用,帮你将虚浑之灵供养到七阶的代价,就是三个虚浑之灵在突破到七阶之后,由我们抽血一年?!焙谒固匮纤嗥鹄?,“放心,抽血期间·虚浑之灵只是停止成长,抽离的鲜血对它们的将来不会有任何影响。也就是说,第三十四年的时候,三个七阶的虚浑之灵,就能重新交给你?!?br />
        迟疑了一下,黑斯特又补充一句:“如果你当时还活着的话?!?br />
        “就这些代价?”秦烈语气冷淡。

        黑斯特脸色一沉,哼了一声,说道:“你可知道·三十三年的时间,将三个虚浑之灵进化到七阶·需要耗费多少灵材?”

        “多少?”秦烈随意道。

        “相当于暴乱之地,一个白银级势力,近百年的所有收益!”黑斯特冷笑,“我指的是真正的白银级势力,而不是三大家族那种名不副实的废物!”

        秦烈终于变色。

        他很清楚每一个白银级的势力,都富得流油,每一年从各个大陆,从一座座矿材、森林甚至小的辅世界内获取的灵材、灵石、晶脉,几乎都是天文数字。

        一个白银级势力,一百年时间的所有收入,全部用来供养三个虚浑之灵,才能在三十三年的时间,将三个虚浑之灵提升到七阶。

        这是什么概念?

        秦烈简直不敢想象。

        “小子,你只是一个通幽境的小武者,以你的境界和成就,就是耗费一千年的时间,也没有能力将一个虚浑之灵进化到七阶!”挑了挑眉头,黑斯特继续说道:“而且你并不知道虚浑之灵的玄妙-,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们,就算是你持有它们,也发挥不出它们的用途······”

        斜了雷阎一眼,黑斯特又道:“就算是和我们修罗族交好的寂灭宗,也并不真正明白虚浑之灵的玄妙-,只是知道它们最终能产生的破坏力而已?!?br />
        “如果你肯将虚浑之灵交给我们,在三十四年以后,你不但能得到三个七阶的虚浑之灵,还能知道它们真正的用途!不论怎么看,对你而言,这都是最佳的选择!”

        秦烈看了雷阎一眼。

        雷阎突然尴尬起来,干笑道:“事实上,关于虚浑之灵······我们的了解,确实来自于修罗族。我所知道的关于虚浑之灵的奥妙-,也在先前都说给你听了,其余的还真是不太清楚?!?br />
        “只有真正古老的强大种族,才有可能了解虚浑之灵,你们人族···…哼!”黑斯特神色不屑。

        这句话一出,相当于将在场所有人都得罪了。

        “秦烈,修罗族非常讲信誉,只要给承诺,基本上都会遵守?!背肭嵘?。

        其实不用他提醒,几乎所有暴乱之地的武者,都知道修罗族的族人虽然嗜杀无道,残忍凶厉,但却极其重视承诺。

        修罗族的族人,从没有过背信弃义的先例,他们和寂灭宗的所有合作,从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也就是说,黑斯特的这个提议,只要秦烈点了点头,就会立即达成。

        而且在三十四年以后,只要他秦烈还活着,修罗族一定会兑现承诺,将虚浑之灵的奥妙-,和三个进化到七阶的虚浑之灵交到他手上。

        三个虚浑之灵,只是需要被修罗族放血一年,停止一年时间的成

        修罗族,则是需要付出沉重到令他窒息的海量灵材·付出三十三年时间来看护着虚浑之灵。

        这是一笔看起来他占了大便宜的交易。

        秦烈内心痛苦挣扎着,许久后,咬牙说道:“我自己能养活它们

        此言一出,黑斯特十字星形状的眼瞳深处,浮现出深邃且冰冷的光芒,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立即从他身上弥漫开来,逐渐凌厉。

        “小子·不要这么顽固??!我了解黑斯特·他给出的条件其实不错,肯定不会占你多少便宜?!崩籽旨泵θ八?。

        “秦烈!”楚离也挤眉弄眼。

        金阳岛的岛主邢宇邈,看着黑斯特眼中光芒,只觉得通体冰冷。

        那是一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震慑。

        这时候,秦烈以灵魂沉落血祖之身,坐在嗜血龙上面,身边还有八具神尸。

        然而·他依然生不出安全的感觉。

        他有种直觉·只要黑斯特全力下杀手,血祖之身,八具神尸,也没办法救他。

        一缕精神意识,不断在本体空间戒内游荡着,秦烈试图抓住点什么,如溺水之人·要抓到一块浮木那样,迸发出强烈求生欲望。

        一块气息暴戾无比的玉牌,突然在他意识之中出现,一怔后,秦烈目显寒光。

        下一刻,一块玉牌从本体的空间戒内飞离出来,瞬间落到血祖之身的掌心。

        那是当年参加神葬场试炼的时候,李牧交到他手中·玉牌正面绘刻着一头活灵活现,张牙舞爪的螭龙·背后,只有一个古朴的“段”字。

        如此简单。

        李牧曾说过,只要以强烈的精神意识,在玉牌内说出自己的名字,那人就会赶来救他一命。

        然而,当那玉牌出现,落入秦烈掌心之后,不论是雷阎还是黑斯特,都是轰然变色,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就在秦烈试图以强烈的精神意识,冲击玉牌,要发挥出玉牌奇妙-之时,雷阎急忙尖叫起来:“别!”

        “算了,虚浑之灵一事我就不再提了?!焙谒固匾彩橇成芽?。

        “小子,这玉牌从何而来?”雷阎惊叫道。

        “天剑山李牧交给我的,怎么?”秦烈也意识到了变化,没有继续尝试催动玉牌,疑惑道。

        “李牧?第六天剑李牧?!”雷阎脸色更加精彩。

        修罗族的黑斯特,以鼻音重重哼了一声,然后以修罗族的古语咒骂了几句。

        恰好,秦烈能听得懂修罗族的语言,知道他咒骂着什么:“该死的,竟然是这两个家伙!看来不能强抢了,妈的······”

        “咳咳!”雷阎见秦烈点头,承认了玉牌来自于李牧,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还是先看看太古生灵遗体,把正事先办了吧?!惫赜谛榛胫橐皇?,他再也没有多提。

        看得出来,先前雷阎显然想配合黑斯特,给予秦烈一定程度的压力,逼秦烈服软。

        毕竟,修罗族乃是寂灭宗最坚实的盟友,也是他们寂灭宗大半的财富来源。

        但在玉牌取出,听到了李牧的名字以后,雷阎立即改变了主意——不再帮黑斯特向他施加压力。

        出奇地,黑斯特自己也再没有流露出,想要强买强卖的意思。

        这是……无形的震慑。

        摸着玉牌,秦烈若有所思,然后冷然说道:“太古生灵的遗体,先由天剑山挑选,然后是幻魔宗,你们寂灭宗······只能留待最后?!?br />
        “小子,你什么意思?明明我们先到的???”雷阎怒道。

        “谁说先到就先挑了?”秦烈哼了一声。

        “你!”雷阎头发突然根根竖起。

        “师叔,老祖说过,这件事结束后,希望能带秦烈去一趟雷神咆哮,你莫不成……忘了?”楚离弱弱地提醒。

        雷阎一下子泄气了,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说道:“算了,我也累了,先歇歇脚吧?!?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