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九十四章 黑天吞没术!

    第五百九十四章 黑天吞没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落日群岛,茫茫深海中,一具具擎天古神般的神尸,接连现出来。

        滂湃浩瀚的气血波动,形成肉眼可见的风暴,呼啸飞旋着,朝着八方扩散荡漾。

        一百多辆大小不等的水晶战车,明灯般悬浮虚空,游荡着,追杀着邢家族人,和金阳岛的忠心武者。

        然而,从八具神尸身上呼啸而成的风暴,在四散鼓荡之中,却让那些水晶战车摇摇晃晃,如喝醉酒一般,内部灵力失控。

        “咻咻咻!”

        几辆水晶战车内部的灵石奇阵,因灵力混乱破坏,导致水晶战车突然坠落。

        上面黑云宫、天海阁的武者,纷纷惊慌失措,不要命地强行以体内力量裹住战车,往远方孤岛转移。

        他们惧怕坠海。

        因为在海中,八具神尸仿若冰洋巨兽,如张开了猩红巨口,展现出吞没万千生灵的残暴气焰。

        夏侯圣被连皮带骨嚼碎的血腥场面,如噩梦般令所有人心生恐惧,深深震慑着他们的灵魂,让他们不敢和八具神尸有那怕一丁点的近距离接触。

        “血煞宗!死灰复燃的血煞宗!”夏侯昌脸色阴沉如水,眸中盛满惊惧,心中在飞速估量着局势。

        郑志合、江浩两人,也是眼神闪烁不定,也在暗暗做着计较。

        “小,小友?”项西错愕看向下方,一只手按着青铜巨鼎,神情也沉重起来。

        他一直以为秦烈只是寂灭老祖的亲传弟子。

        但在这一刻·当八具神尸接连浮出海面,当秦烈释放出血煞宗至宝,以灵魂霸占了一具血煞气冲天的遗体,施展出泣血鬼爪之后,他立即明白秦烈还另有一层身份—血煞宗余孽。

        “项护法,你现在就收手·我还能网开一面?!背烈髁艘幌?,秦烈突然说道:“念在你也是为金阳岛好·还没有真正酿成大错的份上·我可以给你留一条活路。

        项西沉默了。

        “夏侯昌没有遵守你们之间的约定,黑云宫和天海阁也没有,邢家族人……先前遭受了屠戮,被以灭族的方式对待?!鼻亓抑赶蛑鼙吡剿掖蟠?。

        项西垂头去看,发现邢胜男所在的那一艘大船上,已经有不少邢家族人死伤。

        另一艘,交由天海阁负责的大船·邢家和忠心邢家武者的尸首·遍地可见。

        显然,秦烈并没有糊弄他,夏侯昌和天海阁、黑云宫一定有着默契,根本没有真的遵守约定。

        项西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哼!”夏侯昌冷笑,“你当真以为三大家族会放过邢家,放过这些曾袭杀我的族人,给三大家族造成重创的余孽?项西!醒醒吧·从你接受我的邀请,和我达成协议那一天起,你就没了回头路!”

        项西眼神挣扎,脸色阴晴不定,在天上始终沉默。

        秦烈笑了笑,平静地指向另外一艘大船,以精神意识传递命令。

        三具神尸踏着巨浪,如深海巨兽一般·冲向那艘船,瞄向了天海阁的武者。

        “云·云儿呢?”也在此时,郑志合突然反应过来,发现他儿子许久没有出现。

        “这是你儿子吧?”郭延正在下面吆喝了一句。

        郑云的尸骨,还在那一艘船上,就在他和戚敬旁边。

        郑志合低头一看,眼睛瞬间通红,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云儿!”

        郑云是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和他性格最像,深得他的器重,也被他钦定为将来黑云宫的宫主。

        这趟,他之所以带着郑云过来,也是认定不会有任何风险,好让郑云通过邢瑶发泄一番。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另外安排了三个如意境巅峰强者,合力来?;ぶT?,确保郑云安然无恙。

        他怎么也没有预料到,就在他没有留意到的时候,郑云已被袭杀。

        丧子之痛令郑志合立即疯狂!

        “谁?是谁?究竟是谁杀了我的云儿?!”郑志合歇斯底里咆哮。

        怒吼声中,郑志合弃下了邢宇邈兄弟,一头朝着下方冲杀而来。

        他眼睛死死瞪着邢胜男!

        他认定了,杀了郑云的凶手,就是邢胜男!

        “是我……”

        就在此时,秦烈淡然冷漠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这块破布,好像是你儿子使用的,不过已经被我撕裂了,怕是和你儿子一样没用了?!鼻亓已锲鹗种心敲嫫岷谌缒木掎?。

        他分明是在挑衅郑志合的愤怒底线。

        “不管你是谁,我都要你给云儿陪葬!”郑志合果然疯狂地转移目标,往秦烈冲击而来。

        一面接着一面漆黑巨幡,随着郑志合的冲击势头,在他和秦烈之间浮现而出。

        巨幡上漆黑云团滚滚,每一面巨幡内部,都仿佛封印着一头凶神,一头狰狞的恶兽,巨幡迎风猎猎舞动着,内部封印的凶神恶兽忽然凝现出来,和他一起疯狂厉啸。

        团团墨黑色的云簇,吞没了光明,让天际一点点漆黑。

        白昼瓣变成漆黑深夜。

        郑志合人迹不在,云层下方,至深的邪恶和黑暗,如黑色天幕覆盖大地,缓缓罩落下来。

        将秦烈头顶之上的空间彻底淹没。

        形成仲手不见五指的浓烈漆黑。

        “这······”邢宇远脸色微变,凝重地说道:“黑天吞没术!郑志合破碎境巅峰,就算是大哥你,要硬抗他拼命的一击,恐怕都要付出献血代价!他······”

        邢宇远不由为秦烈担心起来。

        “这个秦烈乃通幽境的灵魂,他霸占的那一具血腥味冲天的躯体·却给人极其可怕的感觉?!毙嫌铄忝纪飞钏?,感知了一下,发现没办法给出定论,说道:“奇怪,真是奇怪……”

        “小弟!”另一边,邢胜男也尖叫起来。

        夏侯圣和江浩·则是脸色阴冷,眸中闪烁着兴奋之色。

        他们都深知郑志合的可怕·知道他施展出“黑天吞没术”之后·就意味着拼命了。

        破碎境巅峰的武者,对一个通幽境之魂,依附了一具不知名体魄的家伙,会发什么什么?

        他们也想估量一下秦烈的势力。

        直到此时,他们依然不知道那具血腥味冲天的身体,乃是血之始祖,不知道秦烈乃是从神葬场返回。

        无尽黑暗淹没秦烈·内部阴森诡异波荡汹涌猛烈·郑志合恐怖的能量气息,铺天盖地扩散出去,令所有人都能感知到他的强势。

        秦烈却不见踪迹。

        即便是邢宇远和夏侯圣,也没有能力单纯以肉眼,穿透那浓烈黑暗,看清内部真实场景。

        当他们以灵魂洞察之时,又发现那浓烈黑暗之中·有着扭曲混乱之力,令他们的灵魂意识纷纷解体。

        这让他们纷纷骇然收回去感知的意识。

        因此,所有人看向漆黑之处,看着暗黑天幕笼罩的区域,却不知道内部发生了什么变化。

        “嗷嚎!”

        突地,嗜血龙的惊天嘶吼,从浓烈黑暗中滚荡而出。

        一道赤红鲜血光柱,夹杂着暴戾、嗜杀、毁灭、破坏的气息·从浓烈黑暗中冲天而起。

        灿灿血光,旋即再也无法被黑暗遮掩·变得逐渐耀目显眼。

        “呼呼呼!”

        神尸猛烈呼吸的粗重声音,也在海面上响了起来,只见浓烈黑暗迅速被吞没。

        秦烈以血祖之身,稳稳端坐在血色骨龙身上,双眸犹如血色太阳,绽出惊人血芒。

        天地间,一道道猩红鲜血,犹如一条条溪流般,在天际流淌游荡,渐渐凝聚成繁复未知的神秘图案。

        “血之禁魂术!”

        条条血河,汇成赤红锁链,蕴含着鲜血的禁锢奥妙-,陡然下坠,猛地捆缚而来。

        血河不断衍变,由粗变细,分裂成无数碎小血光,血光再次分裂,炸碎成漫天诡异的血色符文。

        亿万血色蝴蝶一般,扑扇着小小翅膀,飞涌向郑志合。

        在郑志合躯体内一一隐没消失。

        郑志合赤裸的身上,升腾出一团团乌黑云棉,那些云团蠕动着,如恶魂挣扎,如要破掉封禁。

        然而,当越来越多的血色符文,尽数打入他体内,融入他鲜血之后,郑志合身上涌动的漆黑云团,渐渐被染成血红色。

        郑志合的挣扎,逐渐显得无力,眼中突显无数细密的血色网格,如密密麻麻的巨网,将他灵魂拴住,将他魂湖也给一并捆缚。

        终于,郑志合再没有了一丝动静,除了体内鲜血以异常诡异的方式,以奇异的规矩涌动之外,他全身再没有任何波荡。

        连灵魂都渐渐平静下来。

        “秦烈!”

        就在此时,火凤侧翼上的高宇,突地轻喝出声。

        抬头,看着高宇,秦烈眼中浮现出愕然之色,“怎么?”

        “我要此人的灵魂!这个被你囚禁后,没有任何反抗余地的,完整的破碎境巅峰强者之魂!”高宇眼中难掩激动。

        “好?!鼻亓业阃?。

        在众人惊异目光下,也只是通幽境的高宇,猛地从天飞落下来。

        还没有借助于水晶战车。

        众人愕然,以为此人疯了,以通幽境的修为,竟从数百米高空飞落。

        岂非找死?

        “呼!”

        一缕幽暗阴影,从高宇身后漂浮出来,逐渐拉长胀大。

        短短五个呼吸间隔,有着遮天羽翼,生有狰狞弯角的邪神,便在高宇身后展露出不逊色神尸的庞大身躯。

        如太古妖魔侵入天地。

        高宇轻松坐在邪神肩膀,迅速垂落,阴森冷冽的眼瞳中,闪烁着激动光芒。

        他感知到,郑志合修炼的乃是纯正的幽冥界灵诀,郑志合的灵魂之中,也蕴藏着一丝邪魂。

        —那恰恰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