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八十四章 从中作梗

    第五百八十四章 从中作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间冰玉晶砌成的巨大密室,森寒彻骨,冷气幽幽。

        密室中央,一个巨大血茧如心脏一般,由一根根血管般的血色肉筋连接着,将其高悬在半空。

        血管中,一缕缕精纯的气血能量,不断输送到血茧,为血茧中的沫灵夜提供着生机。

        血茧旁边,血厉的幽魂静静悬浮着,犹如一团燃烧的血色火焰。

        密室内,另有十来个身穿猩红长衣的武者,这些人都看向血厉幽魂,轻声叹息。

        其中一人,和漠北相似,正是漠北之父——漠峻。

        “宗主?!蹦嵘艋?。

        “我早已不是血煞宗的宗主?!毖饕×艘⊥?。

        “血……大哥,嫂夫人如今的状态很不妙,如果没有生命之泉从根本上补充她的生命能量,她恐怕支撑不了三年?!蹦钌钐鞠?,“都怪我们无能,一千多年来只能苟延残喘,未能重振血煞宗。若是以前,如果我们还是千年前的血煞宗,区区生命之泉我们早已弄来,绝不会像现在一样无力!”

        屋内,另外那些血煞宗的长老,一个个面色羞愧地垂下头。

        时隔一千多年,他们这些从血云山脉逃出的血煞宗门人,没有能够令血煞宗再一次屹立。

        在黑巫教、三大家族不遗余力的追杀下,他们甚至不敢向外界说明自己的身份,只能偷偷潜藏起来。

        “不怪你们,要怪……就怪我自己无能!”血厉赤红眼瞳中,闪耀着痛苦的光芒?!笆俏易约翰还唤魃?。才被姜铸哲有机可乘。被他重伤擒拿!”

        漠峻一行人垂头丧气。

        “神葬场那边有没有消息?”血厉眼中燃起希望,“秦烈和……她都在神葬场,我听说神葬场内有生命之泉,我想他们或许能成功!”

        他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秦烈和女儿身上,希望他们能在神葬场内拿到足够多的生命之泉,助雪蓦炎自己和他妻子摆脱生命能量不足的困境。

        “没消息,听说……神葬场彻底粉碎。参与者几乎全部死光。只有太古生灵遗骸,因为肉身强悍无比,所以能承受爆炸的余波,从中遁离了出来?!蹦沧磐菲ご鸬?。

        “不会,秦烈那小子不会死,他不会死!他一定能带着蓦炎从神葬场逃离出来,那小子不同寻常,他能做到!”血厉不断安慰自己。

        漠峻众人看向他,心中深深叹息,眼中充满了怜悯。

        他们都为血厉一家人的遭遇感到难过。

        血厉被囚禁千年。好不容易挣脱出来,肉身和一半灵魂被炼化。女儿一出生寿龄就即将耗尽,妻子沉睡不醒,如今,连灵魂意识都虚弱到无法沟通的程度,生命之焰如风中烛火,随时都会熄灭……

        这一家人的境况,当真是凄惨无比。

        漠峻等人,并不认为从未听过名字的秦烈——这个被血厉寄予众望的小子,真的能扭转局势,改变这一家人的命运。

        他们认为血厉只是不愿意相信他女儿已经葬身其中。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我信!”血厉轻声说道:“我和秦烈相处了很久,我了解他,他不同寻常,他身上有许多我都看不懂的神秘。他一定可以带着蓦炎,从神葬场内走出来,他会带给血煞宗新的希望!”

        漠峻众人暗暗摇头,相视苦笑。

        他们打心眼里不相信。

        他们认为,走到这一步,血煞宗已经不可能再有未来,只能永远藏匿着,苟延残喘下去。

        他们认为这就是他们的命。

        ……

        傍晚时分。

        邢家兄弟的“流金火凤”,稳稳悬浮在五艘大船上,邢胜男和邢瑶两人出来迎接。

        “大哥,二哥,邢烈人呢?大护法他们的火凤,怎么还没有到来?”邢胜男张口就问。

        “还有两天就要到落日群岛了,那边有几座岛屿,一直由四大护法麾下的岛使管理,我们要不要小心一点?”邢瑶关心别的事情。

        邢宇邈和邢宇远兄弟忽视一眼,表情有些苦涩。

        从肯定秦烈为寂灭老祖亲传弟子后,两兄弟就觉得无比头疼,在如何对待秦烈一事上,始终觉得无计可施。

        “没事,今天是大家交流的日子,他们应该很快就到了?!毙嫌钤缎ψ潘档?。

        从他安排的眼线那里,他知道秦烈七人安然无恙,也知道项西等人也看清楚了秦烈的身份,不敢轻举妄动。

        邢宇远更加知道,项西貌似和秦烈相处愉快,双方好像来往还比较密切。

        这让邢家兄弟愈发忧心忡忡。

        若是让项西等人将秦烈拉拢过去,秦烈身上有着血煞宗的身份,背后还有寂灭老祖的影子在,他们要如何对待?

        两兄弟一直在头疼此事。

        “来了!”郭延正轻喝一声。

        就在此时,一只光鲜亮丽流金火凤,和一只破破烂烂如被摧残过的流金火凤,一起从远处飞翔而来。

        一辆小型水晶战车呼啸而来。

        水晶战车上,项西和薄波泽四大护法站在一块儿,其中还有秦烈。

        只见项西和秦烈并肩站着,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好像是忘年之交,关系看起来亲密无间。

        船上,邢家一众老小,看了一眼后,脸色便沉重起来。

        “无耻至极!一丘之貉!”邢瑶冷冷骂道。

        邢胜男则是一脸讶然,也微微皱眉,“小弟怎么和大护法走到了一起?”

        她不知道项西等人早有逆反之心,但也明白项西等人和她两位哥哥的关系,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和睦,她本身也从心底里不喜欢项西。所以一见到秦烈和项西相处融洽。立即认为肯定是秦烈被蒙蔽了。

        她暗暗寻思着。要找个机会,好好点一点秦烈,免得被项西蛊惑了。

        郭延正,戚敬,还有众多船上武者,大多数都是邢家亲信,都知道邢家和项西四大护法的关系。

        因此,眼见秦烈和项西并肩站着。大笑着高谈阔论,都是脸色难看。

        邢宇邈和邢宇远更是深深皱起眉头。

        他们误认为秦烈乃寂灭老祖亲传弟子,看到项西和秦烈交好,立即认为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项西和秦烈走到了一块儿!

        这让两人觉得事情的棘手程度,瞬间上升了几个层次,在对付项西上,事情变得麻烦了许多。

        “哈哈,我和邢烈当真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觉得他很合我的脾性啊?!彼д匠悼拷?。项西便哈哈大笑,冲着邢家兄弟暗中示威:“多谢大岛主和二岛主。将邢烈送到我那边,不然,我就没有机会见到这么一个合我脾气的青年翘楚了,哈哈哈!”

        邢家兄弟脸色更差了。

        秦烈站在水晶战车上,居高临下看着下方,望着邢宇邈兄弟俩,心中也是暗自冷笑。

        邢家兄弟刻意送他到项西所在的火凤上,怀着什么样的想法,他心知肚明。

        邢家兄弟是希望借助于项西这把刀,将他除掉,免得他纠缠伤害邢胜男,也免得将来血煞宗追究起来,邢家不好推脱。

        “邢烈兄弟,你要不要和你的族人好好聊聊?”项西主动问道。

        “算了,也没什么事情?!鼻亓乙×艘⊥?,远远看向邢胜男,诚恳且认真地说道:“大姐,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br />
        见邢胜男张口欲言,秦烈又道:“有什么事情,等回到金阳岛,我再解释?!?br />
        “小弟!你下来,我有事和你商谈!”邢宇邈则是沉声道。

        这是他被逼无奈下,第一次称呼秦烈为“小弟”——虽然不是发自真心。

        他终于开始正视秦烈的分量!

        几日前,他找到秦烈的时候,只是站在门外,连房门都懒得踏入,严厉警告秦烈在达到金阳岛之前必须消失,否则格杀勿论!

        那次,他根本没有给予秦烈任何解释的机会!

        因为今日的血煞宗,并不能令他真正敬畏,他也没有再将今日的血煞宗放在眼里。

        同样的,在他来看,秦烈也不值得他真正重视。

        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秦烈身后有寂灭宗,有寂灭老祖这个恐怖的影子在,他不得不重新对待。

        秦烈看着邢宇邈,嘴角显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冷笑,暗道一个强大的靠山,一股强大的势力在身后,果然比什么都重要。

        他也明白迄今为止,邢宇邈所看重的并不是他,而是他身后根本不存在的寂灭老祖。

        “到金阳岛再聊吧,我过来只是看看大姐而已,没别的事情?!泵挥谐坪粜嫌铄阄按蟾纭?,秦烈随意地笑了笑,冲项西说道:“累了,我们回去吧?!?br />
        “大岛主,二岛主,三岛主,邢烈这两天的确修炼太辛苦了,那个……我们先走一步了?!毕钗餍呛窃渤?,然后低声吩咐了一句,水晶战车便连落下大船都没有,就重新掉头返回了。

        因为认定秦烈为寂灭老祖亲传弟子,项西胆子也明显大了起来,还没有真正撕破脸,就敢公然违背邢宇邈的吩咐了。

        邢家族人全部脸色铁青。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秦烈竟违背了邢宇邈的吩咐,分明没有将自己当成邢家族人,也没有将他当成大哥看待。

        秦烈过来,除了在对待邢胜男的时候,表露出小弟的样子,是真心问好以外,对所有人都是冷淡甚至傲慢的态度!

        邢家人简直不能容忍,也根本无法理解,不知道秦烈哪来的底气?

        “这小子神经出乱了吧?他明明姓邢!为什么和项西走到一块儿?”

        “简直不知好歹,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看他比项西还要狂妄自大!竟然连大岛主的话都不听!太放肆了!”

        邢家族人,还有视邢家为主的那些武者,纷纷大声指责,义愤填膺。

        他们都觉得邢宇邈将会立即惩罚秦烈。

        出奇地,邢宇邈虽然脸色难看,却一言不发,并没有暴起发难。

        只有邢宇远明白,在对待秦烈上,因为有寂灭老祖的影子在,他大哥也只能容忍。

        ……

        ps:认真地求一张月票,明白有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