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灵魂宝塔

    第五百四十六章 灵魂宝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魔碑强行插手!!

        七彩虹光从天垂落,犹如一条条九天星河,直接冲射浇灌到姜铸哲身上。

        比天罗血网封禁之力,强悍了十倍的封印力量,从天穹深处涌现出来,随着七道神光施加在姜铸哲身上。

        在六大灵体没有被封印,六大禁地没有爆碎之前,神葬场始终对高境界武者有着严厉约束——不允许通幽境以上生灵涉足此地。

        然而,先前的大地轰震,天穹崩裂,使得神葬场的约束力被强行撕裂。

        姜铸哲也因此进来。

        就在此时,当封魔碑重现展现封印之力,当一道道七彩神光灌落下来,那消失的约束力,仿佛又一次凝生出来!

        “轰!”

        浩瀚汹涌的神秘异能,绝提洪水一般冲入姜铸哲躯体,霎那间,他如被亿万道缰绳死死勒住身子。

        姜铸哲倏然动弹不得。

        “嘭!”

        那一具数十米高的狰狞血妖,也被封魔碑针对,突地爆碎掉。

        姜铸哲一看情形不妙-,脸色悚然一变,又一次将那半部血典取出。

        炸裂的狰狞血妖,激射向八方的血光血雨,受到他手中血色骨片的吸引,翩翩血色蝴蝶一样飞向骨片中。

        血妖炸碎,血光没有浪费,被凝在半部血典。

        姜铸哲妖异的眼瞳,释放出猩红血光,他倜傥潇洒的气质,渐渐发生变化。

        一股滔天凶戾的煞气,一点点地,从他身上不断凝聚释放。

        每一分,每一秒,姜铸哲都在变强!

        “不太对劲!”秦烈神情凝重,暗暗觉得奇怪。

        在他眼中,此刻的姜铸哲似在慢慢酝酿,在一点点增强着力量·在发生着某种蜕变。

        “呼哧!呼哧!”

        姜铸哲大口喘气,凶戾的眼瞳中,血光熠熠。

        他两手的指甲,诡异的生长·变得锋锐如血刀,他身躯逐渐消瘦,皮肉上生出赤红色绒毛。

        他如在兽化!

        “他在聚集鲜血之中的戾气,他在以自身躯体,来蜕变为血妖!”雪蓦炎失声尖叫。

        一道道雷电般的血光,在姜铸哲身上游走着,他突地厉声怒啸。

        如山如海的恐怖气势·伴随着一道道血光,冲天而起!

        “啪啪啪!”

        施加在姜铸哲身上的束缚、禁锢之力,一条条无形的缰绳·瞬间被绷断。

        姜铸哲恢复了活动能力。

        封魔碑上炫目的虹光,剧烈摇曳着,如滔滔烈焰,某种奇异的波动,也从封魔碑的碑面上传荡出去。

        “呼呼呼!”

        追击冰灵的八个硕大头颅,从远方的冰川雪峰内狂风而来,迅速重聚在封魔碑旁边。

        八颗神尸的头颅,感知到了封魔碑的召唤,不得不暂时放弃对冰灵的搜查·赶来助封魔碑镇压姜铸哲。

        “噗通!”

        雪蓦炎从半空跌落下来,摔的头晕目眩,嘴角血迹浮现。

        姜铸哲发狂的那一霎·理智丧失,他施加在雪蓦炎身上的血光纽带,也被他强行收回。

        雪蓦炎失去束缚·从天上衰落,一恢复行动力,立即来到秦烈身旁。

        她站到秦烈右边,咬着银牙,准备共抗姜铸哲。

        “你先去冰湖边上!”秦烈沉喝。

        “为什么?”雪蓦炎讶然。

        “连姜天兴都撤离了……”秦烈面色沉重。

        秦烈注意到,就在姜铸哲发狂之时,姜天兴突然猛地一惊·眼中浮现深深的惊悸。

        之后,此人就悄然退离·第一时间往冰湖外面退去。

        他是姜铸哲的儿子,在姜铸哲发狂后,他都第一时间退走,这意味着什么?

        “你为何不走?”雪蓦炎轻声道。

        “始祖遗骨在此,封魔碑也在此,我想······我有自保能力?!鼻亓业?。

        雪蓦炎深深看向姜铸哲,又看了一眼秦烈,暗中又感知了一番姜铸哲身上的狂暴之力,点头道:“那我先上去了?!?br />
        这一次,雪蓦炎没有冲动,没有失去理智。

        经过最初一番控制不住的暴怒后,她终于恢复了平静,知道什么的时候应该退。

        雪蓦炎一退,外围的洛尘众人,还有冯一尤、部也是耸然变色。!

        这些聚集在冰湖边沿的家伙,都看出了姜铸哲的不妙-,从葬神之地滔天血气中,察觉到了恐怖的嗜杀气息。

        “姜铸哲身上的气势,恐怕不弱于寂灭老祖,不弱于我们幻魔宗的宗主!”被杜向阳等人弄醒的潘芊芊,脸色苍白,低声惊叫道。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可怕,看样子他发狂释放真正力量,并不是为了秦烈,而是为了封魔碑!”杜向阳也道。

        他们在讲话的时候纷纷暴退。

        冯一尤和郁门两人,已经躲藏的瞧不见踪迹了。

        一并消失的,还有姜天兴,看出不妙-的他,也极早闪开了。

        如此一来,偌大一个葬身之处,除了一具具庞大的太古生灵遗体外,就只剩下寥寥几样生灵。

        秦烈,姜铸哲,封魔碑,血祖和巫祖。

        在姜铸哲疯狂之后,能算得上人的生灵,仅仅只有秦烈一个而已。

        封魔碑和姜铸哲在进行新一轮的争锋,在葬神之地弄出惊天动地的动静,寄宿在巫之始祖的第一巫虫,这时候悄悄藏匿起来,似乎不敢露面,但秦烈知道它躲藏的大致方位。

        血祖静静站在秦烈身旁,一动不动,身上没有一丝灵魂波动。

        这时候,秦烈忽地坐了下来,他坐在血祖前方,仔细去看血祖身上,一道道精妙-繁复的血色花纹。

        那是一幅幅灵阵图。

        就是通过这一幅幅神秘莫测的灵阵图,血祖,和他有了奇妙'的联系。

        姜铸哲其实弄错了,他和血祖之间,并没有一丝精神联系,他们存在的联系,仅仅只是通过灵阵图。

        秦烈在端详那些灵阵图的奥妙。

        在这一刻,他忽然显然忘我之境,不管姜铸哲和封魔碑的争锋,也不管第一巫虫的潜藏,不管冰灵在暗处搞什么鬼。

        他只是看向血祖身上的灵阵图。

        好一会儿,他仲出手,以右手的食指,慢慢点向血祖身体上绘刻着的灵阵图。

        他的这根手指,轻轻落在了血祖身上,一缕精神意识,顺势探入血祖体内。

        秦烈双眸突然暴突,脸上绽出惊骇欲绝的表情,那一根手指,也在猛烈的颤栗!

        透过这一根手指,他的灵魂,竟不受控制地飞逸出来。

        “呼……”

        一瞬间,秦烈的真魂脱离了他自己的魂湖识海,诡异地落入血祖体内。

        他清晰地感知到,他的灵魂如流星,在一根根晶莹血玉的血管中飞逝着,以难以想象的神奇怪异直达血祖脑海。

        他的真魂竟踏入血祖识海!

        那是真正的汪洋血海,无穷无尽,广阔无垠,如真实的天地,透露出冲天的血煞气息。

        他的真魂,在无垠血海中静静悬浮着,发现有无数细密的血色光线,蜘蛛网般密密麻麻充斥着这片空间,在无限的血海内,在赤红如血的天穹,在空气中,在每一个他能感知的角落!

        这一刻,秦烈终于明白,古阵图不单单只是绘刻在血祖体表,就连血祖的躯体,灵海,甚至脑海深处,都被那些古阵图霸占!

        一座血骨堆砌,巨大无比,晶莹如玉石的赤红宝塔,静静坐落在茫茫血海之上。

        血骨宝塔的塔顶,一块血骨闪闪发光,赫然就是血典的上半部!

        这座赤红如血玉的宝塔,有七层,每一层都由晶莹血骨构建堆砌而成,如盘踞血海的万丈高峰,释放出夺目血光,传出称霸天地的恐怖血煞气息。

        “灵魂塔!”

        一个记忆念头,从秦烈真魂深处浮现出来,令他不自禁的灵魂微震。

        那是来自于他尘封的记忆!

        这座有七层,高万丈的赤红宝塔,坐落在血祖的脑海,仿佛蕴含着无法想像的神妙。

        尘封的记忆告诉他,这是灵魂塔,他分明知道这座灵魂塔不同寻常。

        然而,仔细去想,他又不知道这灵魂塔有何奇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