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姜铸哲

    第五百四十三章 姜铸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血桥铸就,姜铸哲从中走出,现身在葬神之地。!

        缩在血妖体内的姜天兴,一见他父亲到来,终于松了一口气,也从血妖脑海内飞出,在姜铸哲身旁落定。

        因金、木、水、火、土、雷六大灵体接连被封魔碑封印,随着六大禁地的崩塌,终年禁锢笼罩神葬场的某种结界力场,被无情破坏。

        这么以来,神葬场对进入者的限制,也不复存在了。

        也是如此,姜天兴才可以通过血妖构建血桥,让他父亲能踏入神葬场。

        姜铸哲站在那儿,神态从容自如,此人长相俊逸,虽已人至中年,依然显得风度翩翩,如文士般儒雅倜傥。

        反倒是他儿子姜天兴,要比他年青许多,可不论是长相还是气势风度,都要远远逊色他,像是没有遗传到他的精髓。

        在众人的眼中,血厉的这个师弟,从卖相上来看,当真是器宇不凡。

        比起他来,血厉的长相弱了不止一筹,就连气势,似乎也逊色了一些。

        在秦烈来看,他所认识的众多境界精湛者中,单论气度而言,恐怕也只有李牧才能和此人比拟。

        玄天盟的宋禹、谢耀阳、聂,还有八极圣殿的圣主,和这姜铸哲相比,都不是一个级别。

        “咻!”

        血之始祖的遗体,从冰湖边沿冲击下来,射向姜天兴。

        在他手臂上的嗜血龙,一双血光熠熠的龙目,死死盯着姜天兴手中的一块血色骨片。

        “血典!”秦烈和雪蓦炎同时惊叫出声。

        在姜天兴手中,那一块血色骨片,和秦烈之前持有的一块,简直一模一样。

        血典分为上下两部,一直以来,血煞宗拥有的都只是上部血典,单单只是半部血典·就让血煞宗一度强盛无比,纵横暴乱之地一时。

        另外半部血典,血煞宗从未放弃过寻找,却始终没有头绪。

        谁都不曾料到·那半部血典,竟然会在姜家父子手中!

        血祖之所以不受秦烈控制,一头冲击下来,显然也是因为感知到这半部血典气息,所以才疾冲而来。

        血典,由血之始祖的骨片,以精血淬炼制成·和血祖有着神妙-的联系,和嗜血龙也有着奇妙-呼应。

        “始祖遗体,还有宗门至宝嗜血龙!妙-哉!”

        眼见血祖化为一道血光冲来·姜铸哲一脸欣然之色,他抬手一抓,就将姜天兴手中那块血典握在手中。

        这半部血典,一入姜铸哲手中,陡然传出无穷无尽的汹涌血气。

        “咦?”

        姜铸哲轻呼一声,一双妖异摄人的眼瞳,忽现一丝惊奇。

        “血典的上半部,竟然也在始祖体内!”

        通过下半部血典,姜铸哲立即查明·在血之始祖遗体内,还有半部血典。

        那半部血典,乃是姜铸哲禁锢血厉后·查找了多年之物。

        血祖遗骨,嗜血龙,血典·这三样都是血煞宗至宝,乃姜铸哲毕生追求的目标。

        如今,在这葬神之地,他倏一降临,就发现三样至宝集中在血祖一人体内,这怎能不令他欣喜若狂?

        “呼……”

        姜铸哲的身子,倏然射出·瞬间钻入那具血妖体内。

        “嚎!”

        血妖一声怒啸,身上爆发出无穷血煞气息·一条条血色触手,八爪鱼般从血妖体内仲展出来,扭动着,血色蟒蛇一样钻入旁边一具具太古生灵的遗体了。

        “咕哝!咕哝!”

        血色蟒蛇的触手,疯狂吞咽着,将那些太古生灵遗体内残留的鲜血吸收。

        一一落入血妖腹中。

        顷刻间,血妖身上释放出来的血煞气息,就超过了先前数倍。

        “轰!”

        血之始祖的遗体,冲击到血妖身旁,被血妖身上一条条蟒蛇甩动推挤,使得血之始祖被远远甩荡到一边。

        “秦烈,血祖这具身体,没有你扭动掌御,似乎无法运转血灵诀,释放不出威力来啊?!倍畔蜓暨汉鹊?。

        高高悬浮葬神之地的封魔碑,震慑着巫之始祖,八个神尸的头颅,转动了一番!忽然朝着远处冰山雪峰而去。!

        似去搜查冰灵的动向了。

        “啪啪啪!”

        封魔碑内的一道道神光,又一次疾射出来,往巫之始祖和姜铸哲化身的血妖轰去。

        也在此时,幻魔宗的雪蓦炎,咬着银牙,明眸中闪烁着熠熠寒光,也从冰湖边沿冲下去。

        她的身影,在半空拉伸出一道道优美的幻象,径直射向姜天兴、姜铸哲父子。

        她一家人,都是被姜铸哲所害,父亲被囚禁千年,母亲身负重创,她一生下来寿龄就不足……

        这一切都是姜铸哲种下来的恶果。

        “雪侄女,你就不该进入神葬场,哎····`·”

        出奇地,血妖之中的姜铸哲,无奈的叹息一声,像是颇为感慨。

        一道绵长柔和的血光,从血妖胸口飘离而来,柔软的血色纽带一般,瞬间将雪蓦炎娇小玲珑身子裹住。

        血光如血色彩虹静静悬浮虚空,雪蓦炎被束缚在当中,咬牙切齿咒骂着,却动弹不得。

        “姜前辈!”东夷人的森野惊叫。

        “你们为箭神遗骨和灭日弓而来,可拿到东西?”姜铸哲淡然询问。

        “拿到了!”森野沉喝。

        姜铸哲轻笑一声,“拿到东西就好,既然目的已达到,就不要继续留在此处,按照我给你们的方位尽早离开吧?!?br />
        “可,可这里还有很多太古生灵的尸骨??!”一名东夷人贪婪地叫道。

        “该拿的你们可以拿,不该拿的,你们不能动?!苯艹辽溃骸叭グ?!”

        森野脸色一变,他衡量了一下局势,想了一下,道:“迪飞受了伤,珈,被冰灵附体了,我们……”

        “带走他?!?br />
        一道血色光线缠住葬神之地的迪飞,将他远远抛飞出来,落向森野众人的位置。

        “白夷族的珈,被冰灵附体,我也无法剥离?!苯苡锲荒?,“你们现在就离开!”

        “少主,怎么办?”一名东夷人,压低声音问道。

        其余那些人,目光闪烁,显然还有些贪婪葬神之地的太古强者遗骨。

        森野犹豫了一下,吸了一口气,喝道:“走!”

        东夷人转身离开。

        “姜铸哲!”冯一尤厉声怒喝,“你藏匿在我们天器宗,获取我们的信任,让我们帮你找寻神葬场,弄出一具具神尸出来,就是为了达成你自己的目的吧?”

        “我不需要向你交代什么?!苯苡锲淠?,“你能活到现在不容易,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有关葬神之地的事情,等你回去后,你应该好好问问你父亲,而不是向我寻求答案……”

        冯一尤一呆。

        “我所做的一切,都和你父亲有过约定,我想要什么,他也心知肚明?!苯艿凰档?。

        冯一尤满脸迷惑,“他,他怎会知道?”

        “你自己回去问他?!苯茉嚼丛讲荒?。

        他的身子,突然在血妖额头冒出来,他视线越过下方一具具太古生灵的残骸,忽然落到秦烈身上,目显异色,“小伙子,是你得到了封魔碑的认可?”

        秦烈皱眉点头。

        “始祖的遗体,身上一阵阵微妙-的血色波荡,也是和你有着呼应?”姜铸哲再问。

        秦烈再次点头。

        “始祖体内的另外半部血典,是你身上的,还是雪侄女身上的?”

        “我身上的?!?br />
        “哦?!苯苊畔掳?,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道:“我师兄说过,我们血煞宗的未来,会是另外一个青年身上重现辉煌。他说的那个青年,是你吧?”

        秦烈一呆。

        “他呢?我当时炼化的,只是他一半灵魂,他另外一半魂魄还在吧?”姜铸哲再问。

        “你居然什么都知道?!鼻亓冶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