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祸害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祸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森野请回灭日弓和箭神,高宇收取邪神,两人一达成目妁当即以最快速度撤离。

        “走!先回湖边!”

        在森野的命令下,侥幸存活下来的十来个东夷人,立即掉头,原路返回。

        高宇将邪神躯体收入体内,也毫不犹豫,马上从葬神之地离开。

        只有姜天兴还留在那儿。

        另一端,天器宗的冯一尤,万兽山的郁门,渡过一波震荡袭击后,也有机会夺取一具太古强者遗骨。

        可惜两人似乎没有收取的方法。

        眼见森野和高宇,不敢贪念更多遗骨,一夺取箭神、邪神遗体,即可就撤离,他们略一犹豫,也强行克制着欲望,迅速回头。

        因为封魔碑和三大灵体争斗,营造出来的第二波冲击狂潮,就要蔓延而来。

        他们不得不退。

        如此一来,整个葬神之地,就只剩下姜天兴一人还站着。

        姜天兴不甘心!

        没有多少人知道,神葬场的位置和玄妙-,最先的发现者就是他们父子。

        为了神葬场,为了血之始祖遗骨,为了一具具太古强者的骨骸,两父子缜密筹划了许久。

        可惜,最关键的封魔碑,却被秦烈无意夺取。

        没有封魔碑在手,姜天兴主宰葬神之地的计划,出现了最大的裂痕破绽。

        土灵、金灵、水灵的强悍,冰灵的狡诈,也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让他后续的一些手段显得无力。

        此刻,森野和高宇两人,竟然都相继达成目标,可他依然两手空空。

        姜天兴怎能甘心?

        “呼哧!呼哧!”

        姜天兴发出重重鼻音,犹如一头压抑许久的狂魔,终于释放了内心禁锢。

        在他双眸中,一道道摄人血光疾射出来令此刻的姜天兴显得疯狂可怖至极。

        他身旁一具具先前暴体而亡的东夷人,流淌一地的浓稠鲜血,受着姜天兴的吸引,诡异地朝着他汇聚而来。

        从上方俯瞰会发现那些鲜血蠕动着,仿佛一条条血色长蛇,游弋着凝成一个奇诡的血色花纹。

        “…···以真魂为引子,以鲜血为力量源泉,他在凝炼血妖!”雪蓦炎失声惊叫。

        秦烈神情凝重起来,姜天兴施展的“血妖之术”,和他了解熟悉的不太一样。

        血典上记载的血妖之术纯粹以自己的灵魂御动,将刚死者体内鲜血汇聚,为鲜血赋予力量让血妖从血泊中站起来,受施法者调度。

        姜天兴在施展“血妖之术”的时候,他自然垂落的两只手,十指的指尖却不断滴落鲜血。

        “滴答!滴答!”

        来自于姜天兴体内的鲜血,传来刺鼻的血腥味,一滴滴落入他脚下的血泊。

        血泊内的鲜血,如被浓烈火焰点燃,瞬间变得疯狂猛烈起来。

        从周边游弋而来的血色长蛇,也在顷刻间变得疯狂一条条鲜血迅速汇聚,在姜天兴脚下凝炼着,发生着诡异变化。

        很快地一头以鲜血凝炼,高十来米的狰狞血妖,释放出和姜天兴类似的嗜杀疯狂气息在血泊中咆哮而出。

        反观姜天兴,却脸色苍白,分明迅速虚弱起来。

        然而,他的一双眼睛,依然闪耀着兴奋疯狂之色。

        和血妖那血淋琳的眼瞳,从中传来的光芒,简直如出一辙。

        “呼!”

        血妖张口一吸将姜天兴一口吞咽下去,姜天兴一下子隐没在血妖体内。

        把姜天兴吞下后血妖眸中光芒愈发妖异恐怖,浑身传出令人心惊胆颤的可怕气息。

        “血妖之术,通过凝聚死者的鲜血,混杂着死者没有立即消散的残魂而成。如此形成的血妖,虽然不能太久存在天地之间,却可以短暂获得恐怖力量,为施法者达成心中目的?!毖┹胙咨钗豢谄?,惊声道:“姜天兴凝结的血妖,和我所知的不太一样,他似乎······将自己的灵魂和血妖达成紧密联系,以挥发灵魂、鲜血内的力量,短时间和血妖融为一体?!?br />
        “这么一来,姜天兴就是血妖,血妖……也就是姜天兴!通过这种方式,他能让血妖持续的时间久一点,但是事后,他自己会虚弱很久很久,他甚至有被血妖反噬,出现他身亡,血妖却一直存在的巨大弊端

        “呜呜呜!”血妖仰天怒啸。

        封魔碑和三大灵体的争锋,激荡而来的层层力量波涛,在冲击到血妖身前的时候,就被庞大的血杀之气排挤到一边。

        通过这头不正常凝聚的血妖,姜天兴竟顽强在葬神之地待了下来,而不是和森野、高宇、冯一尤那样他们望风而逃。

        只是,以这种方式屹立葬神之地的姜天兴,已陷入丧失理智的疯狂之境,这种状态下,他根本没有收取太古强者遗滑的念头。!

        “血妖有嗜血的本能欲望!”秦烈浑身一震。

        他陡然反应过来,喝道:“不对!姜天兴这样凝结出来的血妖,会本能地,痛饮强者体内的鲜血!这头血妖,会从最近的太古强者尸身开始,吸食他们体内还存在的鲜血!”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耸然变色,一个个目显惊恐。

        “痛饮太古强者遗体内的鲜血?”潘芊芊瞪大眼睛,“这些太古强者,都是曾经纵横天地的存在,他们尸身内如果还有鲜血存在,那鲜血当中……一定有着充沛的能量!”

        “葬神之地处在冰湖下方,在这里,太古强者的遗体不会腐朽腐烂,他们体内的鲜血、力量、甚至精气,都可能被完整的保留下来?!倍畔蜓袅成槐?,“也就是说,下方那些太古强者的遗体,每一具,都可能存留着鲜血!”

        “要是给姜天兴化身的血妖,一路痛饮鲜血,将所有太古强者的鲜血吸食,会发生什么?”洛尘询问。

        “天知道!”雪蓦炎眼神一乱,“那样的话,兴许姜天兴再也不会醒来。而天地间,将会诞生一头极度嗜杀,会疯狂吸食所有生灵鲜血的血妖!”

        “这头血妖,将最终撕裂神葬场,冲入暴乱之地!”秦烈沉声道。

        “那可能会是暴乱之地的灭顶之灾?!毖┹胙卓嘈?。

        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如果给姜天兴化身的血妖,在葬神之地不断吸食太古强者的鲜血,这头血妖不但会蚕食姜天兴的一切,还会携带着无穷无尽的戾气,以血腥席卷天地,让所有生灵和白银级势力,都被滔天血海淹没。

        “秦烈,你能不能帮我找回珈?”

        如一缕孤魂野鬼,高宇冷不防冒出来,在秦烈身侧二十米处站定,没有再往前一步。

        “珈被冰灵侵蚀,灵魂被强行霸占,如果你有办法,我希望你能帮我将冰灵驱除,把珈给我找回来?!备哂罹簿部醋潘?。

        “暂时我也没头绪,看情况吧?!毕肓艘幌?,秦烈问道:“关于葬神之地,你了解多少?”

        “神葬场的消息,是姜天兴父子带到东夷那边的,据我所知,在千年前血煞宗覆灭,在姜铸哲那些以人血修炼的血煞宗门人,被整个暴乱之地势力追杀的时候,他就带着一帮亲信远遁东夷?!备哂畹换赜?,“姜天兴,也是他和赤夷族的一名少女结合后,在那边生下来的。对赤夷族族人来说,姜天兴有着一半他们的血统,算是半个赤夷族人?!?br />
        “当暴乱之地对血煞宗的追杀,不再那里疯狂猛烈,姜铸哲就带着姜天兴从东夷回到了暴乱之地,隐匿在天器宗?!?br />
        “关于神葬场,关于葬神之地的玄妙-,姜天兴父子了解最深刻。也是他,让东夷人准备雷亟木,告诉他们对付雷灵的方法,说雷电渊潭内有着无垢魂泉?!?br />
        “东夷人的先祖箭神,东夷人的至宝灭日弓,落入葬神之地的消息,也是他们放出来?!?br />
        “单单为了灭日弓和箭神遗体,东夷人也没办法拒绝,加上姜天兴父子还说明暴乱之地的各大白银级势力,会派遣精锐来神葬场参见试炼会?!?br />
        “为了拿到东夷人的至宝和先祖遗体,为了铲除暴乱之地的未来领军者,为了无垢魂泉和太古强者的尸骨,东夷人集合了众多通幽境武者以别的途径杀了进来?!?br />
        “姜天兴对神葬场的认识,超过此地所有人,他的每一步,应该都有计划?!?br />
        高宇将他通过珈,对姜天兴的了解,一一道明。

        秦烈、杜向阳众人都是惊愕无比,怎么也没有料到,最先洞悉神葬场奥妙的竟然会是姜天兴父子。

        也没有料到,这些东夷人之所以会进来,也是姜天兴父子从中促使。

        这么来看,一千年前兴风作浪,搅的暴乱之地天翻地覆,让血煞宗最终灭宗的姜铸哲,当真是个大祸害。

        “姜铸哲很可怕,据珈所说,很多东夷人的族老都非常器重信赖他。东夷人认为,姜铸哲可能会是他们踏入暴乱之地,将暴乱之地扫平的关键?!备哂畈钩涞?。

        “销声匿迹了一千多年,他一直在通过吸血偷偷修炼,此人的真正实力,恐怕已达到暴乱之地的巅峰级别?!鼻亓疑袂樗嗳?,“如果再给他拿到血祖遗骨,被他得到了嗜血龙,让他将这些太古强者尸骨霸占,这暴乱之地恐怕又要被此人弄个天翻地覆?!?br />
        在秦烈眼中,血厉的师弟姜铸哲,俨然已成了暴乱之地最可怕的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