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灵魂咒术

    第五百二十七章 灵魂咒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要崩溃的赤夷族族人,在森野、珈传讯以后,重新!迸战意。

        迪飞冷哼一声,就在族人身后轰然坐下,两条粗豪的眉毛上,土灵的眼睛裂开缝隙,从中透露出深沉阴狠之色。

        三名赤夷族强者,瞬间挪移到他身后,三人忽视一眼,一咬牙,以匕首刺破指腹。

        殷红鲜血一滴滴从指头上显现出来。

        这三人,眼神发狠,以指头上的鲜血涂抹到脖颈、肩膀、胸口上的刺青上,以血迹来加深那些刺青的痕迹,让绘刻在他们身上的刺青突显一丝邪恶可怕的血色。

        一只翩然蝴蝶,一头刺猬般的灵兽,一株盛开鲜花的灵草,在三人身上渐渐变得清晰明亮。

        “祭!”

        三名赤夷人齐声沉喝。

        鲜血、灵力、魂力、精神意念,化为无形的能量洪流,瞬间隐没向他们身上的纹身。

        三人眼中爆出诡异的光芒,突地看向洛尘,嘴角显出一丝阴冷怪笑。

        洛尘持剑立在东夷人武者中央,一身撕裂苍穹般的剑意,手中之剑所指处,道道剑芒如奔腾的江河,气势如虹。

        周边东夷人几乎没有他一合之将,纷纷败退,不敢和他稍稍靠近。

        然而,就在那三人看向洛尘的一霎,洛尘冷傲的脸上,突然显出一丝痛楚之色。

        下一刻,洛尘闷哼一声,如遭重击,手中的那柄剑也光芒黯然。

        “唔!”

        洛尘痛苦地蹲伏下来,一下子失去了战斗力,脸色狼狈。

        “干得好!”迪飞夸赞了一句。

        三名赤夷人得到鼓舞,神情再次振奋起来,又以锐利的眼睛盯向杜向阳。

        杜向阳只是被看了一眼,身上燃烧着的赤红火焰,竟瞬间熄灭。

        两条清晰的血迹,下一刻就在他嘴角浮现出来·令杜向阳遭受力量反噬。

        他不知道暗算者是谁,一震后,立即看向周边赤夷族武者,脸上杀意浓烈。

        “下一个!那个秦烈!”迪飞锁定目标。

        三名赤夷人冷笑不迭·深吸一口气,重新蓄力,以阴森诡异的目光射向秦烈。

        秦烈长笑着,举手投足间,血光如虹,雷声轰鸣,在赤夷族人群中横冲直撞。

        “姜天兴!可敢与我一战!”

        秦烈叫嚣着·越过交战的众人,径直朝着姜天兴冲来。

        大半年前,在灵鹫岛附近海域·他在和姜天兴的争斗中占不到丝毫便宜,当姜天兴不加掩饰地施展出血灵诀,他甚至落在了下风。

        时隔不久,如今在神葬场再见姜天兴,秦烈境界提升到通幽境中期,肉身的锻造更上一层楼,再也不惧和姜天兴血战。

        姜天兴反倒是不敢放手一搏,眼见秦烈咄咄逼人,只是不断后退避其锋芒。

        然而·就在此时,秦烈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一只蝴蝶·一头刺猬般的灵兽,和一株盛开鲜花的灵草。

        这三样异物倏一凝现,秦烈真魂立即轰然巨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脑海内的异常上。

        那一朵盛开鲜花的灵草,释放出迷惑灵魂的香味,让他真魂忽然迷乱。

        刺猬般的灵兽,发出阵阵嚎叫,身上的怪刺如金芒,穿透了魂湖,射在他真魂上。

        秦烈真魂传来锥心刺痛·本欲施展的灵诀,突然失控了。

        那只翩然舞动的蝴蝶·翅膀发出“嗡嗡”的怪响,竟令他的魂湖掀起巨大波浪,导致他心神失守。

        和洛尘、杜向阳一样,秦烈也在瞬间中招,脸色巨变后,立即原地坐下。

        迪飞身旁的三名施法者,眼神幽幽,嘴角冷笑愈发森寒。

        “很好!做的很好!”迪飞轻松下来,点了点头,说道:“继续对下一个出手!”他点向了宋婷玉,“等森野、珈赶来,这些暴乱之地的武者,一个都休想活着离开!”

        “明白?!?br />
        三名赤夷族的施法者,脸色苍白,精神却极好,又准备对宋婷玉下

        人群中的秦烈,一双血光熠熠的眼睛,透过交战中的人影,突地朝着这边望来。

        不断施法暗算的三名赤夷人,神情陡然一变,眸中惊现大恐惧。

        迪飞离他们最近,扭头一看,发现三人眼瞳中闪烁雷炎电光。

        三人眼瞳如在被电击雷轰!

        “??!”

        三人拼了命的揉着眼睛,似乎想要将眼中雷炎和电光驱散,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惨叫。

        秦烈从远处站起,血光熠熠的眼中,雷光交织,脸色冷漠。

        “啪啪啪!”

        脑海中,一道道雷光和闪电,将灵草、刺猬、蝴蝶罩住,以雷霆闪电轰灭淬炼。

        同时,秦烈附有雷霆之力的精神意识,顺着灵草、刺猬、蝴蝶和那三人的灵魂联系,直达三人脑海眼瞳深处。

        “爆!”秦烈看向三人轻喝一声。

        三名赤夷族的武者,眼球传来一声闷响,竟突然炸裂开来。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爆炸了!”

        “我瞎了!野??!”!

        “啊,我的眼睛!”

        这三人捂着眼睛的手指缝隙内,流传了鲜血,在痛苦的惨叫。

        迪飞勃然变色,猛地站了起来,沉吟数秒后,说道:“撤!”

        他又一次改变了主意。

        所有赤夷族武者,听到迪飞的喝声后,略一犹豫,立即转身后撤。

        “跟我走!”

        迪飞冲着身旁鬼哭狼嚎的三人沉喝一声,率先朝着山谷外面冲去,看也没有去看身后一眼。

        本来和洛尘众人有来有往的赤夷族武者,在瞬间掉头,一一有序遁走。

        “别追了?!鼻亓抑迕?。

        宋婷玉、谢静璇马上停下脚步,洛尘和杜向阳脸色萎靡,也悻悻然止步。

        “他们撤走的方向,应该正是森野、珈赶来的方向,我们追下去会碰到东夷人的大部队,这样不太明智?!鼻亓宜档?。

        “趁着对方没有汇合,我们立即从这儿离开我们没有他们可以锁定的令牌,只要重新找寻一座雪峰藏匿起来,他们想要将我们找出来,也没那么简单?!彼捂糜裉嵋?。

        众人都没有异议认为这个建议非常正确,于是连那些赤夷死者身上东西都没有收刮,便急匆匆离开。

        半个时辰后。

        迪飞带着仅剩二十来人的赤夷武者,终于和森野率领的黑夷,珈率领的白夷汇合。

        “迪飞,你的族人呢?”森野远远吆喝。

        “你身边怎么只剩二十多人?”珈{也很费解,“怎么?其余的那些族人还在前方围攻那些暴乱之地的家伙?”

        他们都当迪飞还有族人没有过来。

        连迪飞在内,所有赤夷族族人脸色颓败,眼中满是浓浓的恨意。

        一人狠狠轰击向一块冰岩将那冰岩炸成冰片,怒气冲天道:“我发誓!定要将所有暴乱之地的武者杀光!”

        “怎么回事?”珈{凝重起来。

        在她身旁,高宇一贯的阴森冰冷,沉默寡言。

        “姜天兴!你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森野喝道。

        “我们只剩下这么多人?!苯煨舜棺磐?,瞥了面色阴沉的迪飞一眼,叹道:“我们在分开找寻冰灵的时候,被秦烈那些家伙逐个击破,伤亡惨重……”

        他缓缓道明真相。

        森野和珈等人,静静地听着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那些家伙真有这么厉害?”珈身旁的一名白夷族大汉,明显不太相信,“我们和黑巫教、万兽山、天器宗的人战斗过也没有发现他们多么厉害啊,怎么你们就损失这么大?”

        “有个叫秦烈的家伙,非??膳滤频袅宋易宓牧榛曛涫?!”一名赤夷族武者尖叫。

        这时候,大家才注意到迪飞身旁,三名赤夷族武者一直捂着眼睛,在低声哭叫着。

        “秦烈修炼雷霆之力,在雷之禁地的时候,此人的确可怕至极?!鄙吧钗豢谄?,又道:“可这里并非雷之禁地在这儿,他难道还能翻了天不成?”

        “高宇你和那秦烈一起从赤澜大陆而来,你应该了解他,他真有那么可怕?”那名赤夷族的大汉,忽然问道。

        所有东夷人,不论是森野、迪飞,还是别的族人,也都下意识看向高宇。

        “不知道?!备哂罾淅涞?。

        赤夷族和黑夷族的族人,对他的回答明显不太满意,看向他的眼神也充斥着冷意。

        “他们离这边并不远,立即追击的话,还有可能找到他们!”姜天兴急道。

        “那就追!”森野下令。

        “回头!”迪飞厉喝。

        冰湖边沿,另外一座高耸的冰峰,山腰的部位。

        秦烈众人凿开冰洞,一个个将身子缩进去,在利用灵石恢复。

        “你最好服用生命之泉?!鼻亓以谄渲幸桓霰茨谒档?。

        在这个冰洞内,只有雪蓦炎一人,她冰莹的脸蛋上,没有什么血色,鲜血中的血之灵力也几乎被抽离了大半。

        “嗜血龙”本就是霸道无比的大杀器,境界不足的雪蓦炎冒然御动,虽然瞬间形成了恐怖的杀伤力,自身的血气损耗也是无比惊人。

        从她体内,秦烈感知到了血气的剧烈消耗,知道她状况很差,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这些生命之泉,只够我母亲一人用,我必须要留着?!毖┹胙浊崆嵋⊥?,神情坚定。

        “经过这次战斗,你生命之力也有所损耗,不尽快服用生命之泉的话,你恐怕没办法活着走出神葬场?!鼻亓姨鞠?。

        在雪蓦炎的秀发中,他看到了一小簇白发,这是生命能量即将枯竭的征兆。

        按照这个势头下去,就算是没有新的战斗,时间,也会一点点杀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