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嗜血龙!

    第五百二十五章 嗜血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道绵长浓郁血光,从雪蓦炎左手掌心狂飙而出,血光来震天动地怒吼。

        一头猩红血色骨龙,在怒吼声中倏地浮现出来,那骨龙浑身闪烁着晶莹血光,一根根骨头中血之力量充沛无比。

        秦烈眼中光芒骤亮。

        那并非鲜血之力施展的血龙吟,而是真真切切的龙身!

        那头血色骨龙,以血红骨头为体,以雪蓦炎的血之灵力为皮肉,身长二十多米,宽如井口,一双赤红如血的龙目中,射出两道猩红摄人的血光。

        “嗷!”

        血色骨龙咆哮而出,周身释放出滔天血焰,如在血海中燃烧着,涌现惊天动地的凶威。

        秦烈抬头。

        只见那血色骨龙从他头顶呼啸而过,一头冲入前方手持巨弓的赤夷族人群中,伴随着撕裂虚空的龙吟怒啸声,三名赤夷族族人被血色骨龙的鲜血骨尾扫到,在“噼啪”的骨骼粉碎声中,三人惨叫着横飞向谷外。

        “噗!”

        有两人的断骨,从腹部突了出来,如被利器刺穿躯体。

        还有一人尚未落地,血管内的鲜血突然爆裂,炸的他发出凄厉至极的惨叫,也是当即惨死。

        “嗜血龙果然在你手中!”姜天兴厉声尖叫。

        “吼!”

        血色骨龙咆哮着,血淋琳的眼瞳倏地锁定他,以血骨凝成的躯体扭动了一下,朝着他狰狞冲了过来。

        姜天兴满脸惊惧,想也不敢多想,掉头就逃。

        他深知这头“嗜血龙”的恐怖,知道这头“嗜血龙”为血煞宗最强大的灵器,在当年血煞宗覆灭之时,“嗜血龙”和沫灵夜一起神秘消失,他和他父亲姜铸哲为了找寻“嗜血龙”,曾耗费了许多心思。

        传言这件名为“嗜血龙”的灵器,乃当年的血之始祖斩杀一头巨龙后,以龙之骸骨为原材,以自身鲜血加数百种珍奇灵材淬炼是血煞宗最著名的灵器。

        “嗜血龙”为天级灵器,一直以来都是血煞宗的镇宗至宝,只有修炼血灵诀的血煞宗门人,才能御动这件强悍灵器。

        “嗜血龙”本来在血厉身上,血厉被姜铸哲陷害,被囚禁在十二根灵纹柱后,就神秘消失。

        姜铸哲之所以没有斩杀血厉不时折磨,一次次询问搜查,就是为了得到这件天级灵器将“嗜血龙”找出来。

        可惜,多年来姜铸哲一直没有问到“嗜血龙”的下落,最终渐渐放弃。

        谁也没有料到,本该传给血煞宗宗主的“嗜血龙”,在血煞宗的老宗主沐云武经过血厉同意后,将其传给了他的女儿沫灵夜,血煞宗经历灭顶之灾的时候,沫灵夜带着“嗜血龙”远遁天戮大陆,又将其传给了雪蓦炎。

        身怀血煞宗至宝“嗜血龙”的雪蓦炎这么多年来,与人交锋对决,一直都施展幻魔宗的灵诀和灵器从没有敢暴露“嗜血龙”,没有暴露过自己的身份,所以没人知道“嗜血龙”一直在她手中。

        如今姜天兴的一番挑衅话语,真真激怒了她,令她压抑不住愤怒,竟直接将“嗜血龙”给唤了出来。

        由龙之骸骨为原材,由血之始祖鲜血温养,加数百种稀缺灵材淬炼的“嗜血龙”,倏一显出立即展现出令人恐惧的威力。

        秦烈凝神去看,心神一动马上意识到血煞宗的“血龙吟”灵技,就是以“嗜血龙”为原形创造出来的。

        这头不算特别巨大的血色骨龙形状的灵器,在雪蓦炎的掌控下,嚎叫着冲向姜天兴。

        血色骨龙下方的那些赤夷族武者,都是通幽境后期修为,境界精湛,气血旺盛。

        然而,在那头“嗜血龙”从他们头顶飞过的时候,骨龙身上奇妙-的天然骨纹,陡然绽出可怕的鲜血波动。

        “嘭嘭嘭!”

        下方那些赤夷族武者,身体如充了气的皮球鼓胀,在鲜血的沸腾膨胀下,肉身纷纷爆碎。

        山谷外的赤夷族武者,一个接着一个,鲜血爆体而亡。

        “咻咻咻!”

        一条条猩红血光,从下方那些惨死者体内飞逸出来,如鲜血溪流飞上天,主动朝着“嗜血龙”汇聚。

        血色骨龙怒啸着,血骨铸就的躯体将一道道鲜血吸收,血瞳中释放的血光,愈发恐怖。

        “迪飞!助我!”姜天兴惨叫不休。

        身如一道血光,他竭尽全力逃遁,要立即赶到迪飞身前,希望迪飞能够助他一臂之力。

        崩塌的雪峰上,赤夷族的首领迪飞,阴沉着脸,率领麾下族人正往山谷口赶来,一眼看到了鬼叫的姜天兴。

        还有姜天兴身后,那头紧追不舍的血色骨龙,和骨龙身上燃烧着的血色火焰,滔天的血煞气息。

        携带着怒气和惊人威势而来的迪飞,尚未进入山谷,就被姜天兴身后的血色骨龙震住。

        “停下!”

        迪飞急忙抬手,阻族`冲向山谷,脸色巨变,暴喝道:“姜天兴!你身后是!什么”

        “血煞宗的至宝嗜血龙!”姜天兴鬼哭狼嚎地叫嚷起来,“迪飞,让土灵凝结土之壁障拦截它!这嗜血龙受雪蓦炎调动,但她生命能量虚弱,根本无法长时间掌控嗜血龙,她绝对坚持不了太久!”

        “好!”

        迪飞的眉毛上,又重新裂出缝隙,多冒出两只眼睛出来。

        “地裂山突!”

        澎湃的大地之力,疯狂灌注向地心,姜天兴身后的大地传来可怕的地震声,一道道长长的沟壑突然裂开,从中突出一面面冰石厚土屏障。

        “轰!”

        狂冲而来的嗜血龙,狠狠撞击在冰石岩壁上,将小山般的冰石壁障撞的冰石炸碎,冰光飞溅。

        一个厚厚的大地壁障,先如巨型玻璃粉碎,后又轰然爆炸。

        嗜血龙狂暴怒啸着,越过一堵厚厚的大地壁障,又一次冲杀而来。

        “再来!”姜天兴恐惧的大叫。

        迪飞也看出不妙-,不得不耗费心神又一次与土灵合力·又在凝结大地壁障。

        山谷内。

        一道血色倩影,从秦烈身旁掠动而去,雪蓦炎翩然越过他,紧随在嗜血龙之后·直朝着姜天兴冲杀。

        一身滔天的杀机!

        “雪姐,雪姐好彪悍啊?!迸塑奋粪陀?。

        秦烈一行人则是被惊呆。

        “没有动用一丝一毫的幻魔宗力量,只是以纯粹的鲜血之力,还有那件‘嗜血龙,灵器,就斩杀了十几名赤夷族的族人?对方,还都是通幽境后期??!”杜向阳嘴角满是苦涩,摇头苦笑着·显然也被镇住。

        “千年前的血煞宗,如果不是发生内斗,如果不是被三大家族背叛·被各方强大势力围剿,恐怕还真是暴乱之地最可怕的势力之一!”洛尘油然而生敬意。

        天剑山为新晋不久的白银级势力,洛尘也比较年青,对曾经纵横暴乱之地的血煞宗,没有太直观的认识。

        在他心中,曾经强横一时的血煞宗,因为覆灭的原因并没有在他心中留下太深印象。

        他一直以为血煞宗的威风,只是传言罢了,认为一个势力如果真正强悍·又岂会被灭宗?

        然而,就在这一刻,在雪蓦炎唤出“嗜血龙”大杀四方·将十几名同境界赤夷族武者瞬间秒杀后,他终于意识到血煞宗的可怕,认可了这个曾经雄霸一方的强大势力·的确有纵横一时的资格。

        “她没办法长时间御动这件恐怖的天级灵器?!毙痪茶鋈磺嵘档?。

        “这件灵器需要庞大到无际的气血来驱动,她虽然气血旺盛,可还是远远不够,她绝对支撑不了太久?!?br />
        对生命之力有着敏锐感知的谢静璇,看出了端倪,知道雪蓦炎不可能长时间御动嗜血龙。

        “嗜血龙”为天级灵器,这种级别的灵器·适合涅境、不灭境的武者,也只有这两个境界的强者才能娴熟运转天级灵器。

        雪蓦炎只是通幽境巅峰而已·她能够将“嗜血龙”唤出来,能发挥出一两成的威力,已经足以自傲了。

        她绝无法支持太久。

        “她能瞬秒十几名赤夷族同级武者,也都是因为这件灵器太过于恐怖,并不是她自身当真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毙痪茶渚驳烂魇率?。

        “这么说,只要迪飞能多坚持一会儿,她就不得不收起嗜血龙?”秦烈皱眉。

        “她不但要收起嗜血龙,因气血消耗太多,还会虚弱一段时间?!毙痪茶嵝?,“所以大家不能只是冷眼旁观,要赶紧过去帮忙,在她力竭的那一霎,立即将她护着,以免被东夷人趁机重创击杀了?!?br />
        秦烈脸色一沉,一言不发冲出山谷,往雪蓦炎而去。

        “嘭!”

        又是一堵从地底缝隙冒出来的冰岩壁障,被“嗜血龙”撞击的爆碎,这头血色骨龙疯狂咆哮着,就要冲到迪飞和姜天兴脸上。

        “噗哧!”

        迪飞一口鲜血飙出来,眼神忽然一暗,不顾姜天兴的大呼小叫,喝道:“撤!立即撤离此地!”

        他竟率先崩溃了。

        “血色骨龙也倒卷而回了!”一名赤夷族族人惊喜大叫。

        雪蓦炎俏脸苍白,血光熠熠的双眼,也渐渐黯淡下来。

        准备掉头逃逸的迪飞,一听族人的惊叫声,脸色一喜,又重新镇定下来。

        “对将死的你来说,这件血煞宗的至宝,你根本不配拥有!”姜天兴简直兴奋到癫狂,手舞足蹈地就冲了过来。

        他要从雪蓦炎手中,将“嗜血龙”夺取,完成他父亲的一件终极梦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