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五百二十章 终于解脱!

    第五百二十章 终于解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大哥,你还懂炼器?”!

        潘芊芊眼中闪耀着小星星,一脸崇拜之色,愈发觉得秦烈了不起。

        除宋婷玉、谢静璇以外,杜向阳众人也是满脸惊奇,如发现新大陆一般。

        “不会吧,你还真的懂得炼器?”杜向阳惊叫起来。

        “他可是我们赤澜大陆,千年来最有天赋的炼器师,他释放的那些寂灭玄雷,就是他亲自炼制而成!”宋婷玉傲然道。

        众人愈发惊异。

        “天剑山的剑符,由蒙大师亲手炼制,蒙大师乃是天剑山最卓越的炼器师,他能炼制地级五六品的灵器!”洛尘沉着脸,哼了一声,“你说你能篡改蒙大师构建的灵阵图?”

        杜向阳也忽然怀疑起来。

        他也来自于天剑山,他同样深知蒙大师的厉害,一名可以炼成地级五六品灵器的宗师,亲手构建的灵阵图,岂是能轻易被篡改的?

        “能炼制地级五六品灵器的宗师!”宋婷玉也是悚然变色。

        她脸上先前的傲然,这一刻尽数褪尽,她也明显担忧起来。

        偌大一个赤澜大陆,能炼制地级灵器的炼器大师,也是屈指可数,就连器具宗的墨海,公认的宗师,也只能炼制出玄级七品灵器而已。

        秦烈,虽然在器具宗展现出惊人天赋,引发十二根灵纹柱突变,可他入门毕竟较晚,在炼器的造诣上难道能胜过墨海不成?

        宋婷玉也觉得她先前的傲然有些可笑了。

        众人都以怀疑的目光看向秦烈。

        “剑符内的灵阵图,我构建不出,这剑符我也没能力炼制?!鼻亓伊成尤?,淡然笑道:“不过,只是修改一下内部灵阵图,稍稍动几根灵线,我想……问题应该不大?!?br />
        “每一根灵阵图内的灵线,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就算是一根小小的灵线·也有可能导致整个灵阵图崩溃!”洛尘低喝。

        其余人也是半信半疑。

        秦烈摇头一笑,不再多言什么,就在众人注视下以手指点在剑符

        指尖,一道炫目灵芒如笔尖吞吐着·倏地点在剑符上。

        同时,一缕精神意识,瞬间刺透进剑符内部,深入灵阵图的天地。

        所有复合灵阵图,往往都离不开储灵、聚灵、增幅、固韧四种基础阵图,那些大型复杂的灵阵图,也是由一个个小的基础阵图·一个个嵌套而成。

        剑符内的灵阵图,有一个储灵、增幅的基础阵图,这两个基础阵图中央·则是有一个颇为复杂的螺纹型灵阵图。

        那个灵阵图,猛一看,像是一个号角形状,不断传递着奇异的灵力波动。

        号角形的灵阵图的口部,还时不时产生一股吸力,像是对外吸收着什么。

        在储灵基础阵图内部,有着一道剑形的灵力光芒,那光芒为剑符内部的力量源头,被储灵阵图封闭着·为整个灵阵图提供着能量。

        储灵内部的剑形力量,流出一丝丝力量,经过增幅阵图的增强·输送到号角形的灵阵图,让那灵阵图一边释放波动,一边吸收外部而来的波荡·产生低鸣,向持有者传讯······

        简单瞄了一眼,秦烈就看出了内部三个灵阵图的奥妙-,他将注意力集中到储灵阵图上。

        这个阵图,相比较他掌控熟练的储灵阵图,还是显得简陋了许多,远远不如他所知的储灵阵图那么复杂难解。

        他将一缕精神意识·集中到储灵阵图上的三根灵线上,心念变动间·以灵力扭动灵线。

        三根纤细的灵线,在他的力量作用下,奇妙-的扭结在一块儿。

        整个储灵阵图,陡然间一变,朝着增幅灵阵图不断输送力量的通道,因为三根灵线的扭结,一下子堵塞了。

        这导致储灵阵图内部的剑形能量,没办法朝着外部传递,被死死封闭着。

        所有灵阵图,往往都需要力量为支持,那个号角形的灵阵图,没有持续能量的灌入,立即停止了传讯和接受讯息,这导致剑符内部最主要的收发功能,被强行中止。

        秦烈精神意识从剑符内退了出来。

        被他握着的剑符,本来闪烁着明熠光亮,这时候忽然变得黯淡。

        他看向洛尘,道:“试试看,用你手中的剑符感受一下?!?br />
        洛尘惊疑不定,他将腰间一枚剑符握在手中,冷幽的眼睛紧紧看向秦烈,以灵魂意识波动手中剑符。

        “嘤……”

        一个个剑鸣声,分别在杜向阳、宋婷玉、谢静璇等人腰间的剑符中传出,然而,被秦烈握着的剑符,却是没有任何动静。

        众人同时惊呆。

        “真的成功了?”宋婷玉不确定道。

        秦烈神态随意,没有解释什么,而是将腰间别的势力令牌也给取出,同样以精神意志感知。

        他发现所有令牌内的复合阵图,都是以储灵、增幅为基础,但核心的主阵图却有着很大差别,不过!主的用途都是一样。!

        “除了主阵图不一样外,大体的构造都差不多,我可以将任何一块令牌内部的灵阵图篡改,让它们暂时失去作用?!奔觳橐槐楹?,秦烈自信满满道。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怀疑他,所有人眼中都流露出巨大的惊喜。

        “秦大哥,你好厉害??!”潘芊芊崇拜道。

        雪蓦炎也是目显异色,愈发觉得秦烈莫测高深,身上有着太多太多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方。

        洛尘和杜向阳两人,也是暗暗惊奇,再看秦烈的时候,愈发不敢小视。

        一个在武道境界,在自身实力上,已经得到所有人认同的家伙,竟然在炼器上还有如此精湛的造诣,这家伙究竟怎么修炼的?

        洛尘脸色难看。

        他又一次想起李牧,想起李牧对他的羞辱,李牧说洛尘不够资格成为他的徒弟,却在赤澜大陆和秦烈相交莫逆,大有将秦烈当成亲传弟子的意思。

        一直以来·洛尘都认为李牧是信口开河,是刻意侮辱他,打击他的自傲。

        他在知道秦烈的存在后,一次次针对秦烈·就是为了证明李牧是错误的。

        他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

        然而,随着对秦烈的了解加深,随着秦烈身上展现越来越多的奇妙-,他不自禁的生出一个念头来——李牧好像没有说错!

        秦烈,在各方面的天赋上,似乎……要超过他,要更有资格成为李牧的亲传弟子。

        这个发现如一柄重剑轰击在洛尘头上·让洛尘一下子蒙了,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百感交集。

        在洛尘失魂落魄的时候,秦烈不断出手·将一块块分属不同势力的令牌,内部的灵阵图都篡改了一遍。

        几分钟后,所有人手中的令牌,都暂时失去了传讯、收讯的功能。

        这意味着,从现在起,任何人都休想通过令牌来准确锁定他们的方位!

        “消失了!”

        “刚刚还离我们五十里远,怎么一下子没了气息波荡?”

        “奇怪了!”

        一座雪山下,黑巫教、天器宗、万兽山的众人,神情古怪地喃喃低语。

        “一定是白夷族武者追上·被他们击杀掉了?!币挂漯├湫ζ鹄?,“被屠杀时,他们身上的令牌一并爆碎·彻底废掉了,我们也就没办法感知到他们的存在了?!?br />
        “应该是这样了?!毕暮钤ζ鹄?。

        “可惜了,可惜了无垢魂泉·还有,那封魔碑也在秦烈身上!”黄姝丽一咬牙,又道:“还有生命之泉!”

        “或许,我们该朝着那边探测一下,说不定白夷族的人也身负重创了呢?”冯一尤提议。

        众人眼睛一亮,略一商议,便定下来方针。

        他们往秦烈众人的位置靠?!ず芸焯街奖靖枚略谇亓抑谌饲胺降氖滓淖逦湔?,迅速往那边冲了过去。

        在黑巫教那些人飞蛾扑火·自寻死路的时候,从所有人感知中消失的秦烈众人,依循封魔碑的指引,在继续赶路。

        他们并不知道,因为秦烈稍稍篡改了一下令牌,导致黑巫教的夜忆皓众人冲入白衣人强者之中,遭遇了何等惨痛的教训。

        他们不断往冰灵接近。

        这一天,秦烈借助于封魔碑和魂晶,又恢复了魂力,炼造了一部分鲜血。

        凝重地坐在雪地上,秦烈深吸一口气,心道:“来吧!”

        他在等候镇魂珠对他鲜血和灵魂的无止尽索求。

        杜向阳众人也是一脸无奈地看向他,知道他辛辛苦苦积累的魂力,凝炼的鲜血,恐怕又会被抽离干净。

        “咦?”

        几分钟后,秦烈惊叫起来,脸上盛满巨大的疑惑。

        “怎么回事?”宋婷玉轻声问。

        “没有被抽离鲜血和魂力,没有反应了?!鼻亓艺龃笱?,“这段时间以来,只要我恢复了一部分魂力和鲜血,会第一时间被抽离掉,可这次却没有反应?!?br />
        “你是说······它停了下来?”宋婷玉惊喜道。

        “好像是这样?!鼻亓业阃?。

        “我想,对你体内的那样东西而言,它这段时间抽离的魂力和鲜血,已经足够引起某种奇异变化?!倍畔蜓裘畔掳?,道:“换句话说,你被不断抽离的魂力和鲜血,已经满足了它的要求?!?br />
        “这么说,我终于解脱了?”秦烈狂喜。

        这段时间,他被镇魂珠弄的当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有种看不到希望的恐惧感。

        他不知道这种日子何时才是尽头。

        没料到,痛苦的磨难,原来还是有尽头的。

        他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