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跋扈!

    第四百九十四章 跋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烈站了起来,远远看向黑巫教那边的黄姝丽,想了一竟还踱步朝着对方走去。

        “我就是修炼血灵诀,你想怎样?”

        讲话时,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从秦烈全身毛孔中散逸出来。

        血腥气息凝为实质,化为一片稀薄血雾,漂浮在秦烈身旁。

        与此同时,秦烈双眸也是腥红如血,煞气凛然。

        黄姝丽忽然怔住。

        一众黑巫教和三大家的武者,也是突然呆住,料不到秦烈竟然没有否认,敢主动暴露出来。

        他们更料不到,秦烈还敢孤身一人,朝着他们这边傲然而来。

        “血煞宗余孽……”

        “竟然是修炼血灵诀?!?br />
        “还敢承认?”

        天器宗、万兽山的武者,也惊讶起来,纷纷怪异看了过来。

        “血煞宗?两个都是血煞宗的人?”何薇神色一冷,鄙夷道:“难怪两人勾勾搭搭,原来都是血煞宗的余孽!”

        “血煞宗不是暴乱之地公敌吗?”任彭冷笑。

        “有乐子看了?!焙竭挚?,扬眉说道:“三大家的那些人,从未放弃追杀血煞宗余孽,他们几乎是踩着血煞宗的尸体,在天灭大陆屹立起来的。嘿!他们岂会放过血煞宗的人?”

        寂灭宗这些人都幸灾乐祸起来。

        事到如今,他们再也没有将秦烈当成亲密战友的意思,巴不得黑巫教和秦烈这边血战一场,双方全部死光才好。

        万兽山和天器宗那边,冯一尤、郁门目光闪烁着,忽然都沉默下来。

        也是一副看笑话的神态。

        “秦烈!”雪蓦炎霍然站起。

        就连天剑山的洛尘,见秦烈要孤身进入黑巫教所在的区域,也是陡然变色,也下意识站了起来。

        他认为战斗会随时爆发,认为他既然参与进来·就必须要承担一部分的战斗责任。

        “别,待着别动?!?br />
        “洛尘,继续坐着!”

        出奇地,宋婷玉、杜向阳忽然讲话·分别安抚雪蓦炎和洛尘,让他们保持原位,不要跟随秦烈而去。

        两人不解地看向杜向阳。

        “秦烈只是一个人,他一人进入黑巫教人群中,怕是要立即遭殃??!”雪蓦炎急切道。

        “你们怎那么放心?”潘芊芊也着急起来,轻声叫嚷道:“秦烈不是你们的朋友吗?你们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送死?还有你,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她指着宋婷玉·一脸愤愤然。

        宋婷玉抿嘴一笑,摇了摇头,并未解释。

        “秦烈不会有事!”杜向阳压低声音·脸上显出森寒之色,“在雷之禁地内,没人能伤到秦烈!你们尽管放心就是!”

        此言一出,雪蓦炎和洛尘都是惊异莫名,眼中盛满了迷惑。

        他们无法理解。

        “血煞宗的余孽,为暴乱之地所有势力公敌!你们俩胆敢修炼血灵诀,不论是在神葬场,还是在暴乱之地,都理当被群而攻之!”苏妍厉声喝道。

        “先杀血煞宗余孽!”林东行简单明了道出自己意图。

        “杀了他们!”夏侯渊暴喝。

        “看到没?”黄姝丽俏脸阴森·一双深幽的眼眸深处,蕴藏着看不透的邪恶波澜,“血煞宗为公敌·你们既然是血煞宗的余孽,就应该知道你们将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不论是神葬场,还是外面的暴乱之地·从此之后,将再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

        “是吗?”秦烈一步步而来。

        从他脸上看不到丝毫怒意,他眼神平静的令人觉得怪异,那种坦然自若的架势,也令黑巫教和三大家的武者暗暗警惕。

        “血煞宗和黑巫教一样,一直以来都是暴乱之地最古老的宗派势力,明里暗里也相互争斗了数千年之久?!鼻亓矣锲?。

        “两方的瓜葛怨恨·我自然也了解了一些,知道你们黑巫教为了除掉血煞宗耗费了多少心思。千年前·血煞宗姜铸哲吸食人血修炼,恰恰给你们黑巫教找到突破口,让你们看到了歼灭血煞宗的希望,你们黑巫教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br />
        “另一边?!鼻亓铱聪蛩斟热?,“三大家族在血煞宗的统治下,早有逆反之心,却因为血煞宗的强势不敢妄动。你们的到来,令三大家族立即瞧见希望,你们一拍即合,由黑巫教召唤各方势力,以共同声讨血煞宗为名,终于杀上天灭大陆,由三大家族在内部配合,为你们引路找寻,终于让你们得偿所愿,令血煞宗就此覆灭?!?br />
        “你们并不是不知道,血煞宗的武者,仅仅只有姜铸哲那一部分以邪法修炼血灵诀??赡忝侨囱鹱安恢?,将所有血煞宗武者,都定为邪恶的血灵诀修炼者,你们打着什么算盘,当别人不知?”

        秦烈缓缓道明千年前的那番秘事,旋即淡然一笑,认真道:“可惜,你们并未诛灭所有血宗武者,不但姜铸哲还活着……”!

        话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忽然看向天器宗的冯一尤。

        冯一尤脸色明显有点不自然。

        “就连当时血煞宗的宗主血厉,依然尚在人世,血煞宗真正的核心人物,也仍然潜藏着,也都活的好好的!”

        秦烈突然停下脚步,此时,他已站到黄姝丽面前,和黑巫教的人只有十来米的距离。

        “血煞宗从来都没有真正灭绝!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未来,要不了多久,血煞宗将会重新屹立在暴乱之地!”指着苏妍等人,秦烈凛然冷笑,“血煞宗将会是踩着你们三大家族的尸体再一次崛起!”

        “杀了他!立即杀了他!”夏侯渊怒吼。

        “师姐!”夜忆皓眯着眼,眸中射出阴寒冰冷厉光,也动了真怒。

        秦烈简直太狂妄跋扈了!

        孤身一人,径直来到黑巫教人群前方,还敢指着他们的面辱骂,叫嚣,威胁要覆灭三大家,他们从未见过这么嚣张自大的人物。

        这要人如何忍受?

        “你们怎么说?对血煞宗的余孽,要不要联手除之?”黄姝丽忽然别头。

        她望向天器宗、万兽山、寂灭宗的武者·还看向洛尘、杜向阳两

        洛尘、杜向阳自顾和宋婷玉、雪蓦炎她们讲话,连看都没看黄姝丽一眼,显然根本不甩她。

        冯一尤和郁门两人,面面相觑·旋即突然垂头不吭声。

        也选择无视了她。

        开玩笑,就在几天前,秦烈冲入他们之间,引发漫天雷霆闪电轰落,追的他们满世界逃窜,那种狼狈凄惨他们至今记忆犹新,他们岂肯率先和秦烈冲突?

        更何况·秦烈已冲到黄姝丽面前,恐怕对像对付他们一样,引发雷霆闪电冲落·要重创黑巫教。

        他们巴不得他们遭受的苦痛,让黑巫教也经历一番,怎么也不会这时候不长眼的插手。

        所以天器宗和万兽山一起沉默。

        “血煞宗余孽,的确人人得而诛之?!背銎娴?,寂灭宗那边的何薇反而插话了,她竟然附和了黄姝丽。

        黄姝丽眼睛一亮。

        黑巫教和三大家的人,一脸错愕,都表情怪异起来。

        竟然会是寂灭宗附和他们!

        木之禁地时,明明是寂灭宗和秦烈走的最近·为最为坚实的盟友,没料到这才半月功夫,在雷之禁地内·寂灭宗竟然仇视起秦烈来?

        世事当真变幻无常。

        “闭嘴!”楚离首次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呵斥何薇,“你他妈的到底有没有脑子?如果你想事事做主·就滚出我的队伍!”

        “你让我滚?”何薇也禁不住尖叫起来,“你问问任彭,问问胡平和韦良,他们信服你?还是信服我?”

        “你们三个跟随?!”楚离暴躁道。

        所有人突然呆住。

        没有人预料到,在这个时刻,寂灭宗内部突然在领导权上发生冲突

        一直对何薇表现出青睐态度的楚离,不知为何突然爆发·忽然变得不受控制起来。

        所有势力武者,都下意识看向寂灭宗·看向楚离何薇等人,满脸愕然。

        秦烈因为走到黄姝丽身前,也能看到楚离、何薇,能看到两人眼中的针锋相对。

        “师兄,我们当然跟随你,但在秦烈一事上,我们······认为薇姐的话也有道理?!比闻碛沧磐菲さ?。

        “你们俩呢?”楚离深吸一口气,脸色阴沉如水。

        “我们态度也是一样?!焙?、韦良垂头表态。

        “姓楚的!你看到了???”何薇冷笑起来,“血煞宗本来就是公敌,我说的有什么不对?这都是你自己的问题!人家根本没有当你兄弟,真要把你当一回事,怎么就不肯让你参与进对无垢魂泉的争斗,为何又要召唤所有人过来,让我们连残羹都分不到?”

        何薇就是恼秦烈拒绝他们的参与,恼怒秦烈他们没有征询自己的意见,竟对各方势力传话,让黑巫教、天器宗、万兽山、幻魔宗各大势力到来。

        本来,他们和秦烈两方,由秦烈破开雷电渊潭壁障,深入其中后,是能至少平分无垢魂泉的。

        秦烈的做法,将他们所有的美好算盘都给粉碎,让何薇简直看不到一丝希望,所以才心生怨恨。

        “好!很好!你们很好!”楚离惨然大笑,不断点头,“你们厉害??!那好,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以后,不止是神葬场,就算是回到暴乱之地,我们也各走各的路!”

        话罢,楚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扭头就往外面行去。

        他竟放弃了对无垢魂泉的争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