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渊源

    第四百九十二章 渊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赂尘执意要加入,还以秦烈所欠的人情为由,这让秦烈也法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洛尘倒也干脆,强行要求参与后,便一屁股坐下,对杜向阳一连串的追问不理不睬。

        另一边的何薇等人郁闷到了极点。

        他们深知洛尘实力的强悍,一心希望洛尘找他们,和他们走到一块儿,联手夺取无垢魂泉。

        可惜,他们怎么也预料不到,洛尘竟选择了对面的秦烈。

        这大大打击了一行人盲目的自信心。

        时间往后推移,很快,新的搅局者相继出现。

        万兽山和天器宗两拨人,几乎不分先后到来,重聚在雷电渊潭。

        他们处在另外一端,就在洛尘先前离开的位置,能看到寂灭宗和秦烈两方。

        冯一尤和郁门,脸色阴沉,过来后全神戒备,生怕秦烈会暴起发难。

        “杜向阳,是你传递的讯号?是你告诉我们,雷电渊潭内存在无垢魂泉?”冯一尤扬声轻喝。

        杜向阳笑容温和,点头回应:“不错,是我向你们传递的消息?!?br />
        冯一尤眼神森冷,怨恨地瞪着秦烈,“之前,你们击杀我的人,逼我们离开雷电渊潭,为何现在又要传出消息?”

        “雷霆壁障内,有你早先留下来的裂魂连珠阵,这对破开雷电壁障有帮助,而我······没办法操控你留下的裂魂连珠阵?!鼻亓业蛔匀?,仿佛早先击杀天器宗、万兽山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他,“我能以精神意识探查雷电渊潭,感知到里面漂浮着六个无垢魂泉,潭底铺满魂晶。但我的躯体,在没有破开雷霆壁障之前,也不敢深入其中?!?br />
        冯一尤阴森森冷笑起来,“你是害怕我留下来的裂魂连珠阵·会冷不防爆发出来吧?”

        “有这方面的原因?!鼻亓椅⑿?。

        “哼!算你走了狗屎运,没有敢冲入雷电壁障,否则你必死无疑!”冯一尤恨恨然道。

        他自以为看透了秦烈等人重新召唤众人而来的缘由。

        万兽山的郁门,过来后并没有讲话·一双凶残嗜杀的眼睛,则是远远锁定在秦烈身上。

        在他眼中,秦烈的威胁超越了所有人,成为他心目中的头号危险人物。

        “裂魂连珠阵,由我亲自布置在雷电壁障,也只有我能够引动?!狈胍挥劝寥谎鐾?,冷声道:“雷电壁障·恐怕也只有我能够破掉!你重唤我们回来,是不是想求我破掉雷电壁障?”

        他暗中思量着,该借助于这方面的优势·通过秦烈获取点什么。

        可惜,秦烈下面的一番话,立即如一盆冷水泼在他头上。

        “不单单但是你们,连黑巫教和三大家的人,我们都通知到了,幻魔宗……应该也会很快到来?!鼻亓仪嵝ψ乓⊥?,“要不了多久,九大白银级势力,所有参与神葬场试炼的天之骄子·就会齐聚雷电渊潭。我想,这么多人一起到来,总有办法破掉雷电壁障·不一定就非要通过你?!?br />
        冯一尤脸色一沉,“你连黑巫教都通知了?”

        “该死的!你有毛病吧?”郁门骂骂咧咧。

        “他疯了吧?”何薇也尖叫起来。

        就连一直端坐着的洛尘,也讶然往来·同样心生不解。

        所有人都知道黑巫教在联合三大家族之后,实力有多么雄厚,夜忆皓的强悍,三大家武者的拥护,令这一方势力简直可以横行神葬场。

        除非别的势力也相继联手,不然,单独任何一方·都难以和黑巫教抗衡。

        秦烈通知了黑巫教,等他们到来·这雷电渊潭将会产生最大的变数。

        冯一尤,郁门,何薇这些人,没有任何一个能自信到,可以从黑巫教、三大家身上占到便宜。

        “黑巫教最厉害的人,可能并不是夜忆皓,黄姝丽才是黑巫教的底牌?!毖┹胙椎那謇渖?,幽幽传了过来。

        众人禁不住看向声音传出的方向。

        泥泞沼泽中,雪蓦炎和潘芊芊并肩而来,两人俏脸都是凝重无比。

        “黄姝丽一直潜伏在我身边,我幻魔宗许多姐妹被她所杀,生命之泉……”她望了一眼秦烈,轻声一叹,“也被黄姝丽夺去,我在和她的战斗中,发现她在体内以血肉圈养黑巫教的‘乌晶天蝎,巫虫,那

        ‘乌晶天蝎,一点不比夜忆皓的‘八翼蜈蚣王,逊色,黄姝丽本人的实力,相比夜忆皓而言,似乎也更加可怕!”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色变。

        一个夜忆皓,加三大家已经够可怕的了,已经令各方势力都心生忌惮。

        再加一个更强的黄姝丽,这黑巫教的实力,在神葬场岂非独霸?

        黑巫教的人一旦过来,哪一方可以和他们抗衡,谁能阻止他们?

        众人脸`部阴沉下来,一个个恨恨然瞪向秦烈,都在恼怒秦烈胡乱传讯,导致黑巫教这头血腥巨鳄前来。

        在神葬场中,黑巫教因为联合了三大家,因为夜忆皓和黄姝丽皆是强悍无比,就如一座巨山般压在所有人心间。

        让所有人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秦烈,如果幻魔宗跟我们一道儿,在雷之禁地内,我们能抗衡黑巫教!”宋婷玉压低声音轻呼。

        杜向阳、洛尘都是目显诧异。

        在他们眼中,秦烈显然对雪蓦炎有着想法,所以才三番五次不计得失帮助幻魔宗,木之禁地时,还要求所有人将生命之泉割舍掉。

        而宋婷玉······明显又是秦烈红颜知己,且极为聪慧精明,难道她看不出秦烈和雪蓦炎的关系?

        为何她还要主动提起,让秦烈邀请幻魔宗过来?她就不怕秦烈和雪蓦炎真的发生点什么?

        杜向阳、洛尘越想越是糊涂。

        但他们又知道,宋婷玉这个提议绝对极其明智,他们都清楚雪蓦炎的实力,知道如果能将雪蓦炎拉拢过来,以他们这边的力量,当真不怕任何一方势力!

        就算是对上黑巫教和三大家他们也不会落在下风,!

        “秦烈……”谢静璇也是低呼。

        她也主张雪蓦炎过来。

        众人又都下意识看向秦烈。

        秦烈淡然一笑,道:“她会过来?!?br />
        众人一愣。

        下一刻,大家都反应过来,几乎同时轻轻点头。

        雪蓦炎还有更好的选择么?

        此地,有寂灭宗,有天器宗和万兽山,这三方和雪蓦炎压根没有一丝交情。

        相反,在木之禁地时,何薇、任彭对秦烈将生命之泉交给雪蓦炎,意见很大,最终闹得还分道扬镳了。

        雪蓦炎岂会选择寂灭宗?

        而秦烈,从头至尾都在无条件帮助她,一直站在她身边,不比较任何得失。

        她会如何选择简直一眼明了。

        果然。

        在众人注视下,雪蓦炎连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和潘芊芊径直朝着秦烈而来。

        她一双清澈见底的明净眼眸,远远凝视着秦烈,小脸上带着歉意,轻声道:“我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我太相信黄姝丽了,害的那些生命之泉全部被夺取?!?br />
        “你人没事就好?!鼻亓倚α诵?。

        雪蓦炎心神一动,轻轻咬着下唇,和潘芊芊一同到了这边,也顺势坐了下来。

        “我们,我们······”潘芊芊怯怯道:“我们能不能加入你们?”

        幻魔宗已经只剩下她们两人,和洛尘一样,在九大白银级势力中,她们损失最惨痛,人手不足。

        想要抢夺雷电渊潭内的无垢魂泉,她们必须要找到一个坚实的盟友,不然,她们将一丝机会都没有。

        秦烈这边,有洛尘,有杜向阳,有在木之禁地证明自己有着强大实力的谢静璇,还有通幽境巅峰的宋婷玉,更有能力出众的秦烈。

        这显然是一股颇为强势的力量。

        可无垢魂泉事关重大,要比生命之泉珍贵了太多太多,价值简直难以衡量,珍贵到了极点,邀请新盟友加入,就意味着将来在无垢魂泉的分配上,自己将要让出一部分利益。

        秦烈肯吗?

        在潘芊芊询问时,雪蓦炎清丽的眼睛,也闪烁不定,内心也是颇为紧张-不安,她也不敢确定秦烈就一定会点头答应。

        无垢魂泉毕竟太过于珍贵了,根本就是暴乱之地巅峰强者心目中的至宝,九大白银级势力的掌权者,也都会对无垢魂泉垂涎欲滴。

        这种至宝谁肯分享?

        秦烈皱眉沉默。

        宋婷玉、杜向阳等人一脸讶然,不明白这时候秦烈为什么沉默,一个个眼神古怪起来。

        “抱歉,可能,可能是我们太唐突了······”

        雪蓦炎抿着嘴,忽然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地想要走。

        潘芊芊怯怯地起身,也轻轻咬着嘴唇,如惊慌的小兔子一样。

        “不,你们理解错了?!鼻亓姨?,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的沉默,不是要拒绝你们加入,而是在想……我是时候说明你我之间的渊源了?!?br />
        雪蓦炎一呆。

        秦烈突地运转血灵诀,身上涌现出强烈的气血波动,眼眸突然变成腥红如血的颜色。

        “血灵诀!”雪蓦炎掩口惊叫,明眸中射出惊人的神光,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香肩轻颤道:“这是最纯正的血灵诀!上次,上次我感知到的那个人,就是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