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五十六章 洛尘下跪!

    第四百五十六章 洛尘下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雪姐?”!

        潘芊芊望着雪蓦炎,小脸上写满了凝重,忧心忡忡。

        黄姝丽和另外几个幻魔宗的少女,也是满脸愁云,都显得很沉重。

        她们都担心在这片茂密森林中,再一次碰到夜忆皓和三大家族武者,很明显,夜忆皓和林东行三人达成了同盟,这么一来,单凭幻魔宗一方力量,想要抗衡那些人几乎不太可能。

        她们也觉得暂时不宜离开。

        雪蓦炎想了一会儿,在那些少女期待的目光中,轻轻点头,“先和他们待一段时间吧?!?br />
        五名少女暗暗松了一口气。

        楚离摸着下巴,怪异的目光望了望雪蓦炎,又看了一会儿秦烈,分明有些幸灾乐祸。

        “你小子,这下子有你好看的了……”楚离暗暗道。

        他当雪蓦炎为秦烈未婚妻,而秦烈,则是为宋婷玉出生入死,一旦雪蓦炎知道她和秦烈的身份,会不会恼羞成怒,会如何对待秦烈?

        楚离都开始为秦烈头疼了。

        “那边!”

        “战斗在那边!”

        就在此时,从远处传来何薇的声音。

        楚离神情一振,又忽然精神起来,扬声喝道:“我们在这边!”

        众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不多时,只见何薇、宋婷玉、任彭五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楚离,你没事吧?”何薇惊叫起来。

        “秦烈,你怎么样?”宋婷玉娇呼。

        幻魔宗的那些少女,一束束目光,忽然同时射到宋婷玉的身上,眼中充满了好奇。

        她们很清楚,秦烈为了这个女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差点连自己的命都丢掉,她们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令秦烈如此甘心卖命。

        只是看了一眼宋婷玉·她们便明白了过来,心中都在暗呼:“好一个动人的美人儿!”

        虽然中了巫毒,模样憔悴,双眸灰暗·但宋婷玉堪称完美比例的身姿,还有那张美艳至极的脸蛋,依然摆在众人眼前。

        只要看上一眼,就没有人敢否认,这绝对是一个能打动所有男人心扉的迷人美女。

        “秦烈拿到巫虫身上的鲜血了!”楚离喝道。

        何薇、宋婷玉五人,一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瞬间绽放出惊人的光泽·如一下子精神了数倍。

        “五滴巫虫鲜血,你们一人一滴,滴在眉心上·鲜血会主动将巫毒毒素吸附出来……”

        秦烈展颜微笑,另外取出一个瓷瓶,将五滴鲜血倒了出来,旋即将瓷瓶交给楚离,让楚离去帮他们解毒。

        楚离接过玉瓶,看了一眼最后剩下的两滴鲜血,忽然古怪的嘿嘿笑了两声。

        另一边,一直没有吭声的洛尘,也忽然望了过来。

        望向秦烈的手中。

        这个玉瓷瓶中·一共十滴鲜血,秦烈为了胁迫雪蓦炎对万兽山、天器宗下手,一开始就燃烧掉两滴·之后,又拿出一滴给潘芊芊。

        如今,再拿出五滴鲜血·给何薇、宋婷玉她们解毒。

        这么一来,他手中的玉瓷瓶中,就只剩下最后两滴鲜血。

        其中一滴,他还答应了交给洛尘,当作他击杀万兽山武者的酬劳

        另外一滴,则是需要洛尘单膝着地索求,他才会给予。

        可是·他秦烈本人,也同样中了巫毒·岂不是也需要一滴巫虫鲜血?

        很多人意味了过来……

        “这家伙真坏,其实在戏耍洛尘,他怎么可能自己不服用一滴鲜血?”一名幻魔宗的少女,小声嘀咕,远远白了秦烈一眼。

        其余那些少女,也是深以为然,都当秦烈故意玩弄洛尘。

        赵轩和张晨栋两人,也以为自己看明白了局势,神情忽然灰暗起来。

        他们觉得,就算是洛尘愿意为了他们向秦烈单膝着地索要,秦烈也绝对不可能将两滴鲜血全部交给洛尘。

        也就是说,他们当中,必然有一人要被巫毒慢慢耗死。

        没有人知道,在秦烈手中,另外还有一个玉瓷瓶,还有七滴巫虫鲜血尚未动用。

        “秦烈!你在耍我?”洛尘突地厉喝。

        秦烈一愣后,看着手中仅剩两滴的巫虫鲜血,忽然反应过来,一皱眉,他摇头冷笑道:“我没耍你,只要你肯向我单膝着地,只要你求我。我就将剩下的两滴鲜血,全部交给你,我就问你肯还是不肯?”

        “你分明只剩两滴鲜血!而你,也明明中了巫毒!”洛尘怒吼。

        “我的事不劳你操心?!鼻亓液俸俟中?,“我就问一句,为了他们的一条命,你可愿意向我下跪?可愿意,放下你所谓的骄傲?”

        “你先给我两滴鲜血!我就跪!”洛尘深吸了一口气,冷声喝道。

        “没问题!”

        出奇地,秦烈一口应承下来,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他扬起手,说道:“大家做个见证吧!”

        幻魔宗的雪蓦炎,五名少女,杜向阳,楚离,后来的何薇、宋婷玉等人,一下子呆住。

        他们的视线,中到秦烈身上,都看向秦烈举起的玉瓷瓶,看向里面的两滴鲜血

        “我先给你?!?br />
        众目睽睽之下,秦烈主动走近洛尘,竟真的将手中玉瓷瓶递给洛尘。

        完了,他还来了这么一句,“你还可以先为赵轩、张晨栋解毒,来验证这巫虫的鲜血,有没有问题?!?br />
        众人皆是愣住。

        拿着玉瓷瓶的洛尘,也是眼神怪异至极,也呆愣在那儿,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洛兄,洛兄!”

        洛尘被赵轩的轻喝声惊醒,反应过来后,他下意识滴就将手中的玉瓷瓶递给赵轩,“你们先试试真假?!?br />
        赵轩和张晨栋两人,从始至终眼睛都没有离开过秦烈手中的玉瓷瓶,他们敢保证秦烈绝对没有掉包,现在这两滴鲜血,绝对就是解除巫毒的圣药。

        两人激动不已。

        他们小心谨慎地·将两滴巫虫的鲜血,分别滴在自己的眉心。

        他们学着不远处的何薇、宋婷玉一样,就在原地盘坐下来,在触动真魂·以心神感知自己的身体动静。

        众人都清晰地看到,一丝丝巫毒的毒素,从他们眼瞳深处飞逸出来,一一依附在那两滴眉心鲜血上。

        和何薇、宋婷玉身上的变化一模一样。

        这证明那两滴巫虫鲜血没有一点问题。

        秦烈,已提前兑现自己的承诺,将两滴鲜血都给赠出。

        众人目光,下意识瞄向洛尘·都想知道天剑山的核心种子,知道这个真正的天之骄子,剑道天才·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跪,还是不跪?

        没人能一下子知道答案。

        每个人都看出了洛尘眼中的挣扎,看出了他的为难,看出了他的窘迫急躁…···

        处于解毒中的宋婷玉,灰暗的眼眸,一点点明亮起来,美眸之中荡漾出点点异彩,芳心中溢满奇异心情。

        不久前,在那海月岛的时候·洛尘身为天剑山的核心种子,得到蓝星会会长的器重,被用心服侍着。

        而他们·就在要离开海月岛之前,被此人寻到,被逼迫交出无字墓碑。

        为了他们·为了唐思琪、莲柔、以渊、墨海等人,那一次秦烈选择了隐忍,乖乖交出了无字墓碑。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秦烈绝口不提那件事,也沉默了一阵子。

        宋婷玉很清楚,对秦烈而言,那是一次很大的羞辱。

        她以为·秦烈要赢回颜面,可能需要十年八载的积累·需要境界上一次长足飞跃,需要在身份地位上大幅度提升。

        她绝对想不到仅仅几个月,就在试练场内,秦烈竟然就要一雪前耻。

        让洛尘单膝下跪致歉,这对洛尘的羞辱,恐怕不比他对秦烈施加的要轻。

        “此人应该会反悔吧?天剑山的剑道天才,青年一代最强者,他能放下自尊么?”宋婷玉轻轻摇头。

        楚离在冷笑,杜向阳神情欢愉,雪蓦炎等幻魔宗的少女,则是目显奇光。

        他们都在等,等洛尘的决定,但在内心深处,他们都不相信洛尘会向秦烈下跪。

        毕竟,此事一旦传出去,从今以后,他洛尘在秦烈面前将再也抬不起头来。

        洛尘怎可能这么做?

        然而,就在下一刻,令所有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啪嗒!”

        就在秦烈身前,洛尘低垂着头,重重地单膝跪地。

        “海月岛时,是我洛尘太过唐突,我道歉!”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喝道。

        没人看到,洛尘将自己的唇角都咬出了血,也没人知道这次下跪,对他洛尘的打击有多大。

        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次下跪,意味着秦烈将他的骄傲,撕裂的支离破碎!

        从今之后,在秦烈面前,他洛尘将再无一丝骄傲可言。

        以后的秦烈,只要活着,对他洛尘而言就是无声的羞辱!

        “??!”

        潘芊芊小手掩口,禁不住失声惊呼起来,小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所有幻魔宗的少女,也是在一呆后,纷纷失声尖叫起来。

        楚离,杜向阳,何薇,甚至赵轩和张晨栋,也忽然呆住了,都一脸诧异。

        谁都知道洛尘的骄傲,知道洛尘从出生起,就是剑道奇迹,知道天剑山将他当成未来的领军者培养。

        他也从未辜负过众人对他的期望!

        同时期的何薇,杜向阳,都是天赋出众的人物,都是天剑山的剑道天才,可这两人却始终被洛尘死死压制着!

        提起天剑山,青年一代中,最耀眼最强大的人物,永远都是他洛尘。

        无人能否认这一点!

        可今天,这个耀目的骄傲人物,竟朝着一个名不经传的小角色,放下了自尊和骄傲。

        洛尘竟然当真下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