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还是不给!

    第四百五十四章 还是不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烈的一声“不给”,令所有人为之侧目,令所有人都!突惊住。

        雪蓦炎清丽脱俗的小脸上,也写满了错愕,惊讶不解地看向他,眼中都是问号。

        她自问她的要求并不高。

        和天器宗、万兽山那边相比,她已经相当友善的,她幻魔宗这么强大的战斗力,仅仅只是索要一滴鲜血,这难道还过分?

        一滴鲜血,换取幻魔宗六人离开,少了一个这么强大的对立方,何乐而不为?

        她无法理解秦烈的想法。

        楚离、洛尘、杜向阳众人,也一个没办法理解,都一脸诧异。

        这些人,最为忌惮的其实都是幻魔宗,都是雪蓦炎。

        天器宗和万兽山的那些家伙,在他们眼中的威胁,可能还不如幻魔宗大。

        “秦烈!”楚离轻喝一声。

        他脸上表露出很浓烈的劝说意味。

        “一滴鲜血,少一个幻魔宗这样的对手,很值得啊?!倍畔蜓粢裁畔掳退?。

        纽绍钧和司徒通,包括中了巫毒者在内的另外八名天器宗、万兽山的武者,也都表情凝重。

        他们没有料到,这幻魔宗的雪蓦炎竟然没有贪图更多的巫虫鲜血,而是只打算取一滴。

        这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然而,更加出乎他们预料的,还是秦烈的反应——如此占便宜的交易,秦烈竟然一口回绝了!

        这让他们不解的同时,也让他们暗暗松了一口气。

        要是秦烈真答应下来,雪蓦炎拿了一滴巫虫鲜血,立即带着幻魔宗的少女走开,光凭他们这些人要杀洛尘、楚离、杜向阳还有秦烈等人,虽然也应该可以做到,但一定不会轻松。

        他们绝对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这并非他们想看到的最佳结局。

        最佳的结果,就是他们和最强的幻魔宗联手,分食十滴鲜血·以碾压的优势,不付出任何代价来达成目的—-—这才是他们想要的!

        “我再问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雪蓦炎小脸一冷,清澈的眼中,显出一丝不加掩饰的怒意·“只要一滴巫虫鲜血,我们幻魔宗所有人都会离开,你究竟给,还是不给?”

        “秦烈!”楚离沉喝。

        “小子,识相点吧?”杜向阳也收敛了吊儿郎当,有些严肃的轻呼。

        秦烈突地沉默。

        他将另外一个玉瓷瓶收起,只说仅有十滴鲜血·是为了造成奇货可居的假象,为了以此和对方讨价还价,为了逼洛尘放下高傲·下跪道歉求他,为了从万兽山和天器宗的那些人手中,尽可能的换来足够多的灵材和利益。

        当然,雪蓦炎那边,因为血厉的关系,他从一开始就准备免费赠出一滴。

        但是对其他人,他可没有那么客气,是抱着狠宰一番的想法的。

        毕竟,这十滴巫虫的鲜血·乃是他和楚离拿命换来的。

        肯定没有白白送人的道理!

        他也没有料到,当他才说出只剩十滴鲜血时,纽绍钧和司徒通两人的眼神就变了·身上的气势也变了。

        在那一刻,他就意味了过来,知道这两人动了杀机。

        之后·两人的一番话,也彻底激怒了他!

        本来,他是准备讹万兽山、天器宗一些灵材,逼洛尘下跪道歉,就将十滴鲜血交出去的。

        现在他不打算这么做了。

        万兽山和天器宗的态度,令他极其愤然,又将他心中的疯狂火焰点燃了。

        “还是不给!”秦烈又一次回绝了雪蓦炎。

        和之前全然一样。

        “好吧?!毖┹胙孜艘豢谄で崆岬阃?,道:“我们幻魔宗这边·和你们万兽山、天器宗的协议,就此达成了?!?br />
        “好!”

        纽绍钧和司徒通同时大笑起来,万兽山和天器宗的武者,也是神情振奋。

        那些人,纷纷取出灵器,一个个身上灵力涌动,下意识散开来,要将秦烈、楚离众人围起来。

        “杜向阳!你怎么说?”司徒通冷喝道。

        杜向阳满脸苦笑,他先看了洛尘,然后又-烈,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是是有病???”

        “我不是中了巫毒么?”秦烈装傻充愣。

        “准备一战吧,希望你们能慢点死,别给天剑山丢人!”杜向阳骂骂咧咧,可还是拿出了剑。

        他依然要为天剑山荣耀而战!

        至此,秦烈已明白了所有人的态度。

        “呼!”

        一团麒麟形态的火焰,忽然在他握着玉瓷瓶的那只手面上冒出来,他紧握玉瓷瓶的五指,就这么松了开来。

        装有十滴巫虫鲜血的玉瓷瓶,就怎么暴露在麒麟形态的火焰之下,只要火焰一下子罩来,那玉瓷瓶内的十滴巫虫鲜血,会立即被蒸发掉。

        “雪蓦炎,你和你们幻魔宗的姐妹,帮我们击杀天器宗和万兽山的武者?!鼻亓疑舫銎娴钠骄?,“不然,这玉瓷瓶内的巫虫鲜血,我立即全部蒸发掉?!?br />
        雪蓦炎忽然一呆。

        幻魔宗的少女,也一下子愣住,都突然咬着唇,惊骇之极的看向玉瓷瓶。

        万兽山和天器宗的那些武者,也目显惊惧之色,被这突然的变化震慑到。

        “秦烈!别乱来,宋婷玉和何薇他们也中了巫毒??!”楚离爆吼。

        “你小子疯了吧?”杜向阳怪叫。

        “我不相信你会烧掉所有的巫虫鲜血?!贝糁腿牒?,雪蓦炎恢复了镇定,“为了那个女人,你不惜一切代价冲入巫毒覆盖区,拼着自己中了巫毒,也要灭杀巫虫,拿到解毒的鲜血。你如果烧掉这瓶鲜血,她,也会因此死亡,我不相信你能舍弃掉她?!?br />
        “哼!我也不信这小子真敢这么做!”纽绍钧哼道。

        “故弄玄虚而已!”司徒通满脸不耐,“他连死都不怕,就是为了那个女人,岂会白白丢掉让那个女人存活的希望?他绝不敢这么做!”

        所有人都当秦烈只是纯粹的威胁。

        “哦?都当我不敢是吗?”秦烈环顾四周,目光从这些人脸上游弋了一圈,然后突然拧掉瓶盖,倒出一滴鲜血出来。

        “嗤!”

        那一滴巫虫的鲜血,被他指甲盖一弹,立即飞入麒麟焰火中,瞬间被火焰蒸发。

        “刚刚是第一滴,接下来,是第二滴!”

        在众人还未反映过来之前,秦烈又倒出一滴鲜血燃掉,然后淡然说道:“你们幻魔宗如果还不动手,我就继续燃烧下去,直到你们攻击开始?!?br />
        这么说着,他又要去倒第三滴鲜血。

        雪蓦炎终于崩溃,突地尖叫起来:“杀死万兽山、天器宗的人!”

        所有幻魔宗的少女,心灵的防线,都被秦烈两滴鲜血的燃烧击溃。

        她们尖叫着,怒喝着,全部御动手中灵器,将郁闷、压抑、不满、怒火发泄到万兽山和天器宗的那些人身上。

        “洛尘,你若能杀掉万兽山、天器宗两人,我给你两滴鲜血解开赵轩、张晨栋的巫毒!”秦烈沉喝道。

        洛尘再一次和他对视。

        从秦烈眼中,他瞧出了真正的凶狠残暴,他第一次觉得,这个来自于赤澜大陆的小武者,身上的确有着令人敬畏的地方。

        “好!”洛尘一口答应下来。

        “杜向阳!”秦烈嘿嘿狞笑,“你也给我杀!你每杀死一人,我就多给你十块天炎晶!”

        这般说着的时候,他手中空间戒一亮,一块接着一块的天炎晶,直接在他身前呈现出来。

        待到杜向阳看到那些数量巨大的天炎晶后,他又重新收拢起来。

        “好!”而这时,杜向阳已经眼睛炙热地嗷嗷狂笑起来。

        “楚大哥,刚刚那些家伙那样羞辱你,你能忍?”秦烈咧开嘴,率先站了起来,他提着雷罡锤,神情狰狞道:“换做我,反正肯定是不能忍的!”

        “我忍他娘??!”楚离立即咆哮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