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四十三章 以伤换命!

    第四百四十三章 以伤换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潜藏着身影,暗中观察着的杜向阳,还有六名幻魔宗的少齐声惊叫起来。

        就连洛尘,也是目显一丝骇然之意,冷峻的脸上,眉头深深拧了起来。

        他也被此刻秦烈的凶悍震惊到。

        秦烈以自残躯体的方式,不惜先重创自己,硬生生破掉了这个必死之局!

        那一柄细长锋锐的虹音剑,这时候,还串着他和林业年,他还在厉声怒啸,而林业年则是没了气息。

        “凶猛!”杜向阳暗暗道。

        雪蓦炎清澈如湖的明净眼瞳,也绽出惊叹的光芒,低声道:“真正凶悍的人,就是像这个家伙一样,不单单对敌人凶狠,就连在对待自己的时候,也无比的残忍。这样的人,往往有着远超常人的坚韧心性,和同等实力的对手血战,最后能活下来的,肯定都是他们?!?br />
        潘芊芊那些幻魔宗的少女,皆是轻轻点头,明亮的眼睛中,流露出的都是惊惧不已的目光。

        她们都被秦烈震慑到了。

        “幸亏我后来聪明,没有继续招惹这个家伙,不然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这是个疯子,是个真正疯狂的家伙,以后要离他远点······”杜向阳暗自下定决心。

        “业年!”

        三名夏侯家、林家的武者,眼看着林业年瞬间惨死,都禁不住目眦尽赤,猛地尖叫起来。

        连夏侯渊和林东行,也是瞳孔一缩,满脸阴森杀意。

        他们也有些坐不住了。

        就在此时,洛尘手中的那柄剑,陡然涌现一股孤傲凌厉的可怕剑意。

        一束束剑芒,如冲飞上天的流光,从剑尖中射了出来。

        洛尘眯着眼,背脊挺直,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し婷⒈下?。

        “你们的对手是我?!?br />
        数十道剑芒,刚冲上云霄,又如流星剑雨一般,轰然从天劈射。

        目标直指夏侯渊和林东行!

        在那数十道剑芒之中·有着连绵、织密的剑意,如一张从天而来的剑网,隐隐将两人笼罩。

        夏侯渊、林东行马上压力沉重,再也没有精力去管秦烈,立即集中所有的力量来应对洛尘。

        关键时刻,本来和秦烈针锋相对,欲图先斩杀他的洛尘·竟掉转矛头,重新将目标瞄向了夏侯渊和林东行。

        “宰了他!他已经重创了自己!”夏侯泰怒吼。

        如一头发狂的猛兽,夏侯泰手中寒骨刺挥动起来·漫天白骨森森的棱刺,如骨刺箭林,刺耳厉啸着轰向秦烈。

        另外两个离秦烈较远的者,分别御动着紫焰轮和七禽翎,也是全力出击。

        一剑刺穿自己肺叶的秦烈,身躯轰然一震,将吊在他背上的林业年给震的倒飞出去。

        他一把将虹音剑抽离出来,胸口下方和后心处,鲜血溅射·落到地上,盛开出鲜艳血腥的花朵。

        “喀喀!”

        虹音剑一抽出,他的伤口很快结成冰冻·被寒冰诀暂时压住了伤势。

        “嗷嚎!”

        在怒吼声中,秦烈右手拧着雷罡锤,左手提着林业年的虹音?!と绨蔚囟鸬纳椒?,身上涌现一股刚烈沉重的恐怖气势。

        他身躯凌空十来米,如人形战车,从半空狠狠冲击向正面而来的夏侯泰。

        “轰!”

        雷罡锤一扬,雷罡凝成的光点,就在夏侯泰身旁爆炸。

        炸的夏侯泰目显惧意。

        秦烈斩杀林业年的残忍血腥手段,夏侯泰每一个细节都没有漏掉·对秦烈的疯狂和残暴,他有了深刻的认识。

        内心深处·他对秦烈已经深深忌惮,有了一丝惧意。

        这一丝惧意的存在,让他实力不能全部发挥出来,让他不能铁下心来和秦烈去拼命。

        “你们加把劲!”夏侯泰暴喝。

        一左一右,分处在秦烈身旁的另外两名武者,离秦烈还有一段距离,他们不能瞬息而至。

        可他们的灵器能!

        “呼呼呼!呼呼呼!”

        紫焰轮燃烧着紫色火焰,七禽翎如化身一只美丽的七彩孔雀,比他们还快的撞向秦烈。

        夏侯泰先是胆气猛地一壮,但在下一刻,他眼中惧色又现!

        秦烈竟对紫焰轮和七禽翎不理不问,一双猩红的眼睛,缭绕着无穷无尽的杀意,只是紧紧盯着他。

        他生出被一头洪荒凶兽盯住的恐惧感。

        “啪啪啪啪!”

        漫天寒骨刺的白骨刺影,在雷罡锤内的雷罡闪电的冲杀中,纷纷爆炸。

        在他和秦烈之间的一块区域,电闪雷鸣,无数璀璨光芒飞溅,白森森的白骨刺影接连消失。

        从天而降的秦烈,似乎下一刻,就会冲击到他的身上。

        就在此时,紫焰轮和七禽翎不分先后轰来,分别冲撞在秦烈的左后肩膀。

        秦烈身上的土黄色光罩,在一瞬间炸碎,化为漫天碎光。

        他的肩膀,薄薄的冰块,也有一部分刺入他自己的血肉之中,让他两手臂立即鲜血模糊。

        “噗哧!”

        秦烈甚至一!喷出。!

        他迎面而来的身躯,也忽地摇晃了一下,如要脱离冲杀夏侯泰的方向。

        夏侯泰神情大喜,手中寒骨刺顺势刺出,还是直指秦烈眉心。

        “再疯狂凶残,不还是要死!”夏侯泰狂笑起来。

        “我要你先死!”秦烈狰狞吼道。

        他摇晃着的身躯,斜斜往夏侯泰落来,先前的刚烈狂暴气势已经没了,经过紫焰轮和七禽翎的冲撞后,他的身躯如随风飘落的柳叶,给人一种无力的,任由人摆布的感觉。

        然而,他右手中的雷罡锤,还是轰了出去。

        “砰!”

        寒骨刺被一锤子砸的火光四溅荡开。

        夏侯泰也是身影一晃。

        深知秦烈肉身强悍,近战爆发力恐怖的他,见一击不中,不顾身子的摇晃,就准备抽身撤离。

        等紫焰轮和七禽翎重新组织一轮新的攻击。

        此刻,秦烈被紫焰轮和七禽翎重创后不稳的身子飘晃着,一头跌向夏侯泰。

        “铿锵!噼里啪啦!”

        两人接近时,手中的雷罡锤和寒骨刺不断挥动着,连续碰击在一块儿撞出漫天火花。

        “呼!”

        秦烈终于落地,他看出夏侯泰要逃离的意图,突地脸色一狠。

        此时,他和夏侯泰已近在咫尺,两人面朝着面,中间火光飞溅,灵器爆出强大的罡力波动。

        一股狂暴的能量就要从两人胸前涌现,要将两人一起推挤出去,就要让两人分开。

        这恰恰是夏侯泰所期望的。

        他并不擅长近身作战肉身也远远不及秦烈强悍坚韧,他绝不想和秦烈靠的太近!

        只要他抽身离开,和另外两人重新组织一轮攻击,秦烈必死无疑!

        “你走不掉!”秦烈狞笑。

        “你拿什么阻止我走?”夏侯泰也疯狂笑了起来。

        此刻,两人身子都被中央不断增强的灵力波动推挤着,被往外面推动。

        他和秦烈两手灵器不断交击着,弄出越来越强大的灵力波动,他不认为秦烈还能拿他怎样。

        然而,就在夏侯泰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秦烈就要被冲飞的身躯,一只脚闪电般踏出。

        直接踩在夏侯泰的脚面上。

        秦烈左脚狠狠踩在他右脚的脚面上!

        “咻!”

        与此同时,秦烈那断成半截的虹音剑被他闪电般掷出。

        只剩半截的虹音剑,一臂长,如一只匕首它先穿透秦烈的脚背,然后钉住秦烈左脚下的夏侯泰的右脚。

        这和刚刚他斩杀林业年的伎俩简直如出一辙!

        他先以他自己的脚,踩着夏侯泰的脚,让夏侯泰不能立即脱身。

        然后,以半截虹音剑,穿透自己的那只脚,虹音剑如钉子一样将他和夏侯泰的两只脚一起钉在地上!

        “??!”

        夏侯泰顿时凄厉惨叫起来。

        “嘿嘿,你远远不如我的身体强悍我能承受这种剧痛,我可以流更多的血,以一只脚的重创,换你一条命!”秦烈狰狞狂笑:“很值得!”

        在夏侯泰鬼哭狼嚎的叫声中,两人的躯体,同时承受中央灵力的狂暴炸裂。

        秦烈身如磐石,硬生生承受,胸腔被骨刺溅射的血肉飞溅。

        而没有及时逃脱的夏侯泰,则是被雷罡涌入胸腔,浑身骨头炒豆子般爆碎。

        一口一口殷红的鲜血,止不住地从夏侯泰口中涌现,他没有能第一时间远离,活生生承受了秦烈雷罡锤的雷力爆炸,直接粉身碎骨。

        另一边,硬生生承受了他寒骨刺一次次刺击的秦烈,凭借强悍的躯体,只是胸口血肉模糊,骨头不碎一根。

        秦烈又一次顽强地活了下来。

        而夏侯泰,则是步入林业年的后尘,直接被他给活生生拼死。

        隐匿在树丛中的杜向阳和幻魔宗的六名少女,将这一连串的变化全部收入眼底,他们再次被惊到。

        “这人简直比凶兽还要凶残!”

        “他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凶兽!”

        “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为了击杀敌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可以毫不犹豫的自残躯体,这是最凶悍可怕的对手!”

        “嗯,他只是通幽境初期,但是利用这种方法,他已经杀了两个通幽境中期的武者了!”

        “太残暴了!”

        “真让人不敢相信,之前,他竟然劝楚离不要和我们冲突?我还以为他胆小怕事,以为他不敢招惹我们,以为他畏惧我们的身份和实力?老天,幸亏他刚刚没动手,这个人疯狂起来,比楚离都要可怕呢!”

        六名幻魔宗的少女,回想起刚才的局面,一个个心有余悸,然后,又忽然都暗自庆幸起来。

        —庆幸秦烈没有和她们计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