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四十章 忍不了!

    第四百四十章 忍不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八翼蜈蚣王”孕育出一只幼虫,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就连夜忆皓本人,也需要以真魂、以精神意识温养一段时间,让幼虫信赖他,从而和他建立精神联系。

        每一只幼虫,对夜忆皓来说,都是弥足珍贵。

        所以,他曾对禹说过,一只幼虫的价值,甚至大于禹等人的性命。

        禹[那些人人死了,夜忆皓都不会太放在心上,因为禹家通幽境武者很多,从试炼会出去后,他可以用幼虫在禹家重新找寻寄宿体。

        但四只幼虫的死亡,却让夜忆皓不能释怀,没办法不暴怒。

        “你?”

        夜忆皓脸上先前浮现的笑容,一点点的收敛,他眼神变得阴森毒辣,闪烁着冰冷的杀机。

        秦烈平静道:“是我?!?br />
        “我会让巫虫,慢慢地,一点点地,钻入你脑海,啃噬你的脑髓?!币挂漯┒⒆潘?,阴恻恻道:“你不会立即死去,你甚至能清醒着,听见巫虫啃咬你的脑髓,骨头的声音。啧啧,那滋味,我保证你此生都没有体会过,保证你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忘记!”

        这番话说的很多人毛骨悚然。

        不单单楚离和洛尘,还有赵轩、张晨栋那些家伙,就连和夜忆皓交好的三大家族武者,也都脸色微变。

        很多人从内心深处,都对夜忆皓生出一种强烈的恐惧,暗自下定决心,若是有一天不慎落到夜忆皓的手里,就干脆点,提前自绝当场得了,免得遭受非人的折磨。

        出奇地,秦烈表现的相当平静淡漠,连眼神都没有一丝波澜。

        他甚至有些迷惘。

        不知道为何,他隐隐感觉到,夜忆皓说的这种折磨人的方法·他似乎曾不止一次的做过。

        他内心深处,竟然还认为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不过是稀松平常而已,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像·更残忍,更疯狂的举动,他都曾做过······

        然而,他之后的迷惘,在众人眼中,却像是被吓傻的表现。

        夜忆皓和三大家族的武者,眼中显出不屑的神色·心下认为,小角色就是小角色,只是言语的恐吓·就让秦烈肝胆俱裂了。

        被夏侯家、林家团团围住的洛尘,一手持剑,冷冷看了秦烈一眼,哼了一声:“真给我天剑山丢人,”

        秦烈恍然醒来。

        他将脑海中,杂乱无序的念头,给一点点清理出去,保持清明理智,保持冷静。

        他扭头瞥了一眼洛尘·皱了皱眉头,道:“都是要入土的人了,嘴还是那么臭?!?br />
        “我若是将死·你以为你能安然无恙?”洛尘冷笑。

        “咦?”苏妍惊讶起来,如发现新大陆一般,禁不住“咯咯”娇笑·花枝乱颤道:“有趣,还真是有趣呢!你们两个家伙都是天剑山的人,竟然还是敌对方,真是有意思?!?br />
        “他还不配成为天剑山的武者!只不过会投机取巧,懂得谄媚长者,才能拿到一枚剑符罢了?!甭宄酒沧旒シ?。

        他始终认为,秦烈能得到李牧的欣赏·纯粹是因为秦烈会奉承,会怕马屁·知道怎么讨好人。

        在海月岛,他刻意针对秦烈,不单单只是因为秦烈拿到了无字墓碑。

        其实,从知道李牧点名道姓,让秦烈参加试炼会,稍稍了解了一下秦烈这个人和李牧的关系后,洛尘就对秦烈起了杀机。

        因为,秦烈曾以学徒的身份,在李牧的“李记商铺”待过一段时间。

        秦烈在冰岩城走投无路的时候,也是李牧站了出来,带着他傲然脱身。

        在洛尘看,李牧和秦烈,乃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这让洛尘深深嫉妒。

        没有人知道,洛尘在少年时期,就表现出绝世天赋,在剑道上成就瞩目。

        没有人知道,他奶奶洛楠在他最耀目的时刻,曾悄悄带着他找上李牧,希望李牧能收洛尘为徒。

        洛楠深知李牧的厉害,比任何人都清楚李牧在剑道上造诣,所以带他求到李牧,希望李牧看在她的面子上,还有洛尘的惊人天赋上,能收洛尘为徒。

        当年的洛尘,在剑道的天赋上震惊了整个天剑山,他自己也极其自傲,认为整个天剑山,不论是谁都会抢着收他为徒。

        他认为李牧也不会例外。

        或许,他当时面见李牧的傲然态度,让李牧心生不满,所以李牧婉言拒绝了这件事。

        他奶奶洛楠不甘心,苦苦哀求,希望李牧能网开一面,可李牧却咬紧牙关,态度冷淡,无动于衷。

        看着在天剑山权势滔天的奶奶,因为他的原因,在李牧面前低声下气,年少气盛的洛尘,当时就冲动了,言辞尖锐的顶撞了李牧,和李牧起了冲突。

        李牧也被年少狂傲的洛尘激怒,以洛尘天赋不心性不佳为由,说洛尘根本不够资格成为他的弟子。!

        那也是洛尘从小到大遭受到的最大打击。

        一向眼高于顶,认为自己天赋无人可及洛尘,被李牧毫不客气的鄙夷,被深深刺激到了。

        从那一年起,洛尘加倍努力,似乎为了证明自己,为了打李牧的耳光,他在剑道上的突破越来越快,最终洛尘成为如意境一下,整个天剑山最强的青年武者!

        同时期,一样出众的何薇和杜向阳,一直死死被他压住,被他的耀目光芒死死掩盖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之后的几次,他在见到李牧的时候,李牧看他的眼神,依然只有戏谑不屑。

        似乎依旧认为他洛尘不够资格成为他李牧的徒弟。

        这让洛尘的心中,始终有着一根尖刺,让他一直不舒服。

        当他听说了李牧和秦烈之间的关系,知道两人亦师亦友,知道李牧极其关心照顾秦烈后,洛尘心中的那根刺,变得愈发尖锐。

        他洛尘未曾得到李牧的认可,区区赤澜大陆名不经传的小武者,一个徘徊万象境和通幽境之间,没有过人天赋和实力,只是依仗着别人搅风搅雨的秦烈,凭什么得到李牧的认可?

        他不甘心。

        他没办法找李牧发泄,只能将心中那根尖刺,对向了秦烈。

        这就是他从知道秦烈,就一直看秦烈不爽,始终针对的真正原因。

        “我不配成为天剑山的武者?”秦烈怪笑起来,摇了摇头,毫不客气讥讽道:“你以为人人和你一样,以自己是天剑山的武者为荣?你有什么可骄傲的?你出生在天剑山,你奶奶是洛楠,你从小到大浸泡在丹药和各种剑诀的环境下,有你奶奶和长辈悉心教导,不也仅仅只是通幽境?你现在,不同样身陷险境,也没见你横行四方???你难道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嘿,只要秦烈愿意,这趟出了试炼会,我寂灭宗随时为他敞开大门!”楚离咧着嘴,适时插话,道:“我可以肯定,他一进寂灭宗,就是核心弟子!受老祖亲自教导!”

        洛尘一怔。

        秦烈则是继续道:“你洛尘并非独一无二。别说整个灵域了,就算是这个试炼会,也有五个人各方面都不弱于你!真不知你的骄傲来自于何处?可笑!”

        洛尘脸色青红皂白。

        两人起了冲突后,三大家族的武者,都愣住了,表情怪异。

        夜忆皓也没有插话,也在看笑话,等两人话语结束了,他竟主动建议:“说一千道一万,都是废话!你们俩如果有私怨,可以现在就解决了,我可以多点时间等,等你们先死一个?!?br />
        “我们也可以等?!毕暮钤ê土侄泻鍪右谎?,也都前后表态。

        他们巴不得秦烈和洛尘拼命,多消耗一点洛尘的力量呢——他们理所当然认为秦烈绝非洛尘对手。

        不过,他们都觉得,在言辞的攻击性上,秦烈并不弱于洛尘。

        可也仅限于此而已。

        “杀一个通幽境初期的小武者,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多少损耗?!甭宄纠浔?。

        “秦兄弟,虽然我是一个女人,但这种时候,就算是换做我,恐怕也都忍受不了!”苏妍兴高采烈的鼓舞,“我要是你,就算是要战死,也要先和这种狂妄的家伙算账!太看不起人了!”

        “妈的,这都是什么事???”楚离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

        他绝对无法想象,局势会愈演愈烈,会朝着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衍变。

        他是希望洛尘和夜忆皓他们狗咬狗,希望洛尘多多少少,能分散掉对方的火力。

        这样他和秦烈就能有一丝机会,专心对付夜忆皓,有极小的希望,将夜忆皓干掉。

        现在,要是秦烈和洛尘死战,洛尘无法帮助他分散对方火力,秦烈也没办法帮他。

        那他就要面对夜忆皓和三大家族的所有人!

        如此一来,他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逃,恐怕都逃不掉!

        可他并没有劝说秦烈,没有劝秦烈冷静,没有让秦烈忍下来。

        因为,如果换做他是秦烈,他反正忍不了!

        秦烈自然更加忍不了!

        他直接冲向洛尘。

        一枚枚寂灭玄雷,忽然在他手中冒出来,也不管夏侯家、林家什么反应,不管洛尘身边还有谁,他一股脑儿,将十几个寂灭玄雷一起抛出。

        洛尘还没有反应,夏侯渊和林东行那些人,率先狂骂着尖叫起来,一个个先没命的逃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