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中伏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中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不太对劲!”!

        秦烈脚步一顿,紧握着两块令牌,脸色凝重。

        楚离也看出了问题,惊叫道:“天剑山的人和夜忆皓在一块儿?”

        “从令牌来看,这两方的确处在同一方位?!鼻亓抑遄琶纪?,“洛尘他们离开时,说发现了夏侯渊那些人,为什么如今会和黑巫教的人走到一块儿?”

        “鬼知道?!背胍簿醯糜行┘枘蚜?。

        单单一个黑巫教的夜忆皓,他虽然觉得头疼,可还是有点把握的

        九大白银级势力的核心种子,都是通幽境巅峰修为,手持众多高等级的稀罕灵器,灵丹、灵药、灵甲都有装备。

        严格说起来,除了三大家的夏侯渊、苏妍、林东行稍稍弱上一筹,其余六方的天之骄子们,实力或许多少有点差距,但六人的差距绝不会太悬殊。

        也就是说,楚离,夜忆皓,洛尘,雪蓦炎,冯一尤和郁门这六个人,实力大体相当。

        楚离一向认为自己最强,他自信在面对其余五人中的任何一个的时候,都吃不了亏。

        —他有他的底气。

        但是,如果他一个人,要面对其中任何两个······他的自信会荡然无存。

        夜忆皓和洛尘真要联手,他不认为他还有胜算,还能斩杀夜忆皓,灭掉“八翼蜈蚣王”。

        楚离的确狂妄,的确横行跋扈,可他并不傻,不是真的没有脑子。

        在他误以为夜忆皓和洛尘联合以后,他神情变得无比阴沉,显得极为烦躁。

        理智告诉他,他不应该过去,否则他自己都可能搭上去。

        然而,一想到任彭的状况,还有何薇也中了巫毒急需要解开,他又没办法坐视不理。

        楚离焦躁的走动着。

        这种时刻,秦烈竟神色平静,眼神冷峻一言不发看着他。

        一直以来,在秦烈的骨子里,就有一种疯狂暴躁的因子,他的性格一直都很奇怪。

        在他尚未融合以前的性格时,他平?;岷芪潞?,会显得有些木讷,寡言少语。

        然而他一旦被某些事情刺激到,就会显现出疯狂的一面,会变得歇斯底里!

        这一点从他当年在冰岩城,知道凌家族人被杜海天陷害,知道凌颖、凌霄他们纷纷惨死,不顾一切地当街挑战杜海天,不计后果地以寂灭玄雷将杜海天直接轰杀,就能看出来。

        那一次,若非李牧庇护,他怕是会死得很惨。

        在器具宗时,梁少扬万众瞩目引发灵纹柱惊变,得到应兴然和三大供奉一致认可,被钦定为未来宗门的接班人风头一时无两。

        可就在梁少扬最风光最耀眼的时刻,他敢在器具宗的大门前,以冰刃将梁少扬心脏洞穿将器具宗未来的希望直接扼杀掉。

        那一次,若非他表现太过惊艳,若非他引发十二根灵纹柱异变,他同样会以惨死收场。

        现在的他,和以前相比,骨子里更加张扬疯狂。

        所以他连犹豫都没有,从一开始就下定了决心——势要斩杀夜忆皓!

        因为谢静璇可能已中毒而亡宋婷玉也奄奄一息,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

        由于决心坚定所以秦烈神色平静,不像楚离一样,还在理智和情感之间痛苦挣扎。

        半响后,楚离深吸了一口气,沉喝道:“要是夜忆皓和洛尘真的联手了,你我这趟过去,怕是会凶多吉少。小烈兄弟,现在就算是我,也有些犹豫了,你呢,你怎么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不管你去不去?!鼻亓乙蛔忠欢俚溃骸胺凑?,我肯定去!”

        楚离神情一震,惊愕的看向他,“你……你有没有想过?”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我只知道,夜忆皓这畜生不死,我的女人肯定会死!”秦烈咬着牙,眼中满是暴戾凶狂,身上流露着浓烈杀意。

        “妈的!看来老子是想多了!”楚离突地爆吼一声,被他一句话激的鲜血澎湃,什么理智,什么死亡,什么计划,瞬间抛离脑后,“秦烈!你小子够味道!走,我们去宰了那两个杂碎!”

        “就等你这句话了!”秦烈咧嘴狞笑。

        这一刻的他,或许境界、身份、实力都弱于楚离,但他的疯狂,凶戾,狂暴的气势,竟还要强过楚离一筹!

        两个疯狂的家伙,一下定决心,都觉得气血上涌,眼睛都闪烁着猩红血光,杀气腾腾就冲了起来。

        百里距离,以他们正常的速度,恐怕需要半个时辰。

        但在他们疯狂后,他们的精气神似乎攀升了一截,就连掠动的速度都猛地提升!

        他们整整提前了十来分钟就赶到了夜忆皓的位置。

        “轰隆??!咻咻咻!铿锵!啪啪啪!”

        灵器冲击,灵力碰撞,能量溅射的声音,远远传了!出来!

        他们看到目的地处,一棵棵巨大的古树断裂,有灿灿灵光绽放,有灵器打着旋儿飞逸上空,有强大的能量波动炸裂。

        浑身杀气冲天的两人,不由地忽视一眼,都瞧出了对方的惊喜。

        “兄弟,看来我们命不该绝,妈的,夜忆皓和洛尘这两个家伙,恐怕正狗咬狗呢,哇哈哈哈!”楚离狂笑起来。

        秦烈也是眼睛一亮。

        两人同时振奋起来。

        要是他们俩,去面对夜忆皓和洛尘,还有双方的拥护者,他们就算再疯狂,也知道这一行死多或少。

        但是,如果夜忆皓和洛尘乃是敌对方,正在拼死交战,那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看来老天都站在我们这一边??!”秦烈也嘿嘿怪啸起来。

        “夜忆皓,你个狗杂种,老子楚离来了!”

        “洛尘,你不是一直想和我算账吗?你爷爷我来了!”

        秦烈和楚离两人嚣张跋扈的狂笑着,身影掠过倒地的巨大古木,瞬间出现在战场。

        他们站定后,凝神一看,突然呆住。

        一片暴乱的战斗区内,宝剑、长刀、短矛等不同灵器不断碰撞,烈火,风啸,寒冰之力交织,一群人处在中央激烈交战。

        那些人,是洛尘、赵轩、张晨栋等人,在战夏侯渊和林东行两方的

        地上已经多出两具尸体,从衣着来看,分明是天剑山的人。

        赵轩和张晨栋,身上鲜血狂飙,眼神萎靡不振,瞳仁中,隐隐可见黑色丝线。

        那是中了巫毒。

        只有洛尘一袭银衣,一人一剑,在夏侯渊、林东行等九名武者的围击下,依然顽强力抗。

        他手中薄如蝉翼的玉质长剑,挥动间,不断射出一道道冲天的凌厉剑芒,如一条条流星匹练,数十米长,两指宽,晶莹如玉,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剑意。

        夏侯渊和林东行,还有几名两人的族人,将洛尘围在中央,施展出种种灵器和灵诀,冲着洛尘狂轰滥炸。

        洛尘单凭一剑,将九人的攻击,尽数破解。

        只是,时不时地,他身上会多出一道道伤口,多出一条条血迹。

        旁边,黑巫教的夜忆皓,还有苏家的苏妍,两人并肩站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讲话,神态轻松。

        他们是摆明了,准备让夏侯家和林家的人,活生生将洛尘耗死。

        就算是洛尘强过夏侯渊,也强过林东行,但在两人联手,另有七人帮助的情况天下,不断消耗,总会将洛尘灵力耗尽。

        那一刻,就会是洛尘的死期。

        交战的三方,冷眼旁观的两方,听到秦烈和楚离的嚣张狂笑,看着两人一头冲进来后,忽然同时收手停下。

        所有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到两人身上。

        秦烈和楚离,一看到这个场景,一下子蒙住了。

        在看到这边发生激烈战斗,如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激动的两人,这时候如被浇灌了一头冰水,一下子清醒傻眼了。

        两人心中又苦涩起来,他们猜中了过程,却没有猜中结果。

        夜忆皓和洛尘,的确是对立方,可他们没有料到,夏侯家、苏家和林家这三方势力,竟然和夜忆皓走到了一块儿!

        这个局势,比他们去面对夜忆皓和洛尘的联手,恐怕还要糟糕一点

        他们如何还能笑的出来?

        “真他妈的倒霉?!背牒莺萃铝艘豢谔?,骂了一句,在夜忆皓等人不怀好意的目光中,厉声咆哮道:“妈的,看什么看?老子过来就是要杀夜忆皓你个杂种!以为人多老子就怕了?”

        “楚兄,我已经等你很久了?!笨醋帕饺?,夜忆皓忽然心情愉快地笑了起来。

        在他眼中,秦烈和楚离就是两个鲁莽的笨蛋,连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就一头撞了进来,还以为自己能坐收渔翁之利······当真是蠢的可爱。

        “是你把我的巫虫弄死的?”他只是看向楚离。

        事实上,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多看秦烈一眼。

        和雪蓦炎一样,他根本不认识秦烈,他不认识的人,对他来说都是小人物,不值一提。

        “四只巫虫,我先炼死了三个,之后又炼死一个,还逃掉两只?!鼻亓椅⑿ψ挪寤?,经过短暂的波动后,他重新平静下来,“不过,一只接着一只去炼小虫子,也太麻烦了一点。所以我这趟过来,是要干脆一点,要将母虫给炼死一了百了?!?br />
        此话一出,他不但成功吸引了夜忆皓的注意力,还瞬间将夜忆皓给激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