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四百二十四章 炎魔清??!

    第四百二十四章 炎魔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七道神光,如和风细雨,如清凉泉水,浇灌在他身上,!血管中的炙热火辣迅速平息下来。

        他也立即停止了痛吼。

        三滴鸡血石般的麒麟精血,融入他血液,在他血管中不断游荡着。

        先前,他全身血管内的鲜血,如都在汹汹燃烧,此刻只有那三滴鲜血流荡到的地方,才有明显的灼热感。

        但是和之前相比,那种灼热感,已经大幅度减弱,到了他能忍受的地步。

        他凝神感知,留意到有七缕游丝般的碎光,渗透到他体内,没入了那三滴麒麟精血当中。

        “精血!炼血术!炼血化精!”

        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他眉头一挑,眼中绽放出一道炫目亮光。

        血厉交给他的半部血典当中,记载着一门“炼血术”,这种“炼血术”是淬炼体内鲜血,反复提纯凝结,让鲜血凝成更为纯粹强悍的“精血”。

        这种炼血之术,和酿造酒精有些相似,提纯鲜血中最精炼纯粹的力量,一遍遍淬炼,形成鲜血的精华——精血!

        每一滴“精血”,都有着强悍的力量,蕴含着血灵诀的精魄,能配合血典内的秘术,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按照血典的记载,以鲜血提炼成“精血”,不但妙-用无穷,还能大幅度增强武者的战斗力。

        最为简单的一点,“精血”可以迅速恢复肉体的伤势,如果一个部位被利器洞穿,遭受了重创,骨骼炸碎,只要以一滴滴“精血”裹住恢复,伤势会极快的自愈!

        以自身体内的“精血”,施展出“血之爆裂术”,还能引发别人体内鲜血的巨变,让对方血管爆裂而亡。

        如今·那三滴麒麟精血,在他血管之中不断游弋着,但却并没有稀释掉,没有和他的鲜血彻底交融。

        这三滴鲜血·就算是一种“精血”,有着极其强悍的血肉精气,极其精纯凝炼。

        “尝试炼化!将其变成自己体内的三滴精血!炼血术!”

        秦烈眼中显出坚毅目光,也顾不到去管夏侯渊、杜向阳会不会去而复返了,就在巨大的火湖旁边,他开始调集鲜血之力,以血管内浓稠的鲜血·将三滴麒麟之血裹住。

        运转血灵诀,大量的血之灵力,全部涌向三滴麒麟之血·以血典上记载的“炼血术”,对三滴麒麟之血淬炼。

        “咻咻咻咻咻!”

        一道道流星般的火焰,从燃烧着的天空坠落,冲射在炎火之地。

        燃烧的天空,如变得迅猛百倍,本来偶尔陨落的火焰流光,变得骇人的流星火雨,恐怖无比。

        猛一看,燃烧的天穹如塌陷了·一束束流星火雨拖曳着绚烂夺目的火光,焚灭天地。

        “轰隆??!”

        一座座低矮的火山,在喷涌着岩浆火龙的时候·居然纷纷爆炸开来。

        大地在震动,许多岩浆潭,火焰河流·都沸腾起来。

        因火麒麟的尸身被墓碑抽离出火湖,这片炎火之地,正在发生着惊人变化。

        夏侯渊、夏侯尚、夏侯拓三人,杜向阳,还有同样处在这片区域的武者,都感受到了此地惊人的变化,都是心生骇意。

        从天坠落的流星火雨·只要击中目标,任何人都难逃一死·立即被焚成灰烬。

        在炎火之地,许多偏僻区域,已经有几个人因此遭殃。

        然而,身在炎火之地中央,火湖旁边的秦烈,不知为何,居然丝毫不受影响。

        那些流星火雨,都只是在他身旁轰落,有的目标明明是他,可在中途的时候,仿佛觉察到他身上的某种气息,还会主动转变方向。

        “喀嚓!喀嚓!”

        一个个奇怪的声音,从秦烈身旁的火焰岩浆潭中传来,正在以“炼血术”炼血的他,知道身旁的异常,但他却没有行动。

        他只是以灵魂意识感知。

        他看到许多身高四五米的石头火怪,身上流淌着岩浆汁水,浑身然绕着汹涌火焰,由两块天炎晶凝成的眼瞳,冒着两缕恐怖的火光,就这么从巨大的岩浆潭内爬了出来。

        “炎魔!”秦烈在心中惊喝。

        据说,在一些火山之心,在一些炎热之地,会诞生以火焰石头为躯体的生灵。

        这种生灵叫做炎魔。

        炎魔以火焰为生命能量,只有简单的意识,不算是高等级的智慧种族,只是以本能行事。

        然而,能孕育出炎魔的地方,往往充斥着岩浆,火焰,高温,炙热无比,在这种地方炎魔能横行四方,极其恐怖。

        炎魔不知疼痛,不畏惧死亡,依循着最简单的本能来行动,会追杀并驱逐所有踏入它们领地的生灵,直到杀光所有不是炎魔的物种,才会平息下来。

        炎魔的力量,实力,通过体型就能看出来。

        越庞大的炎魔,越是可怕,越是难以对付。

        此刻,在秦烈以“炼血术”炼化麒麟之血的时候,几十个身高四五米的炎魔,活动着石头肢体,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纷纷从火湖中攀爬出来。

        它们似乎一直安息在火湖,陪火麒麟的尸身长眠,因麒麟之身被墓碑拖拽出来,它们才被激怒惊醒。

        几十个炎魔,在漫天的流星火雨,在爆炸的火山巨震下,冲了出来,朝着四面八方狂奔而去。

        奔腾时,它们全身都在溅射着火焰汁水,石头肢体摆动间,火光也在绽射,威势骇人。

        秦烈以灵魂意识感知到炎魔的狂暴,也是暗暗惊惧,做好了暂?!傲堆酢?,来躲避这些炎魔的准备。

        四五米高的炎魔,体内蕴含的火焰之力,堪比通幽、如意境武者的力量总和,它们没有聪明的智慧,没有高超手段和灵器,只凭本能行事。

        如果在别的区域,炎魔没有那么可怕,但在这种炎热之地,炎魔却能横冲直撞,不惧火水、岩浆潭、流行火雨的冲击,战斗力直接攀升一个层次,会可怕许多。

        在秦烈欲要逃避之时,他发现几头往他这边而来的炎魔,如同没有感知到他的存在,竟然和他错身而过。

        秦烈忽然愣住。

        半响后,他猛地反应过来,“火麒麟精血的气息!”

        三滴火麒麟的精血,在他血管之中,他这时候还在以“炼血术”来炼化三滴麒麟之血,身上自然而然有着火麒麟的气息。

        这些炎魔,一同陪着火麒麟长眠火湖,它们之所以孕育出来,也和火麒麟消散的灵魂有着极其微妙-的联系,所以它们本能的将秦烈当成了同类。

        它们对秦烈视而不见。

        这让秦烈又惊又喜,他又仔细确认了一番,当他肯定所有的炎魔,都对他没有威胁后,终于放下心来,继续来凝炼麒麟之血。

        他并不知道,在同一时刻,这个炎火之地许多岩浆潭内,也冒出一头头身上流淌着火焰汁水的炎魔。

        这些炎魔,依循本能四处活动,捕杀出现在这儿的九大势力武者。

        在它们简单的意识中,这里是它们的天地,是它们的家园。

        它们不允许不是炎魔的族内,在这片区域活动,所以它们要杀光所有的来犯者。

        炎火之地的各个区域,夏侯渊众人,杜向阳,还有别的白银级势力的误入者,一时间,纷纷遭到炎魔的追杀。

        炎魔在进行清??!

        自认为强大的武者,在和炎魔的交战中,很快发现炎魔的难缠。

        炎魔不知痛疼,不惧死亡,火焰石头躯体坚硬无比,行动间浑身火焰汁水溅射,每每被流星火雨击中,它们的威势不但不减,反而更加强盛。

        和炎魔死战的几个人,很快被炎魔灭杀,聪明如杜向阳的武者,意识到不妙-后,立即从炎火之地远遁。

        一时间,在炎火之地的各个区域,都能看到炎魔感知到生灵气息后,狂暴的追杀。

        几道身影,从炎火之地电一般的逃窜,不敢继续逗留此地。

        在一些岩浆潭,在一些火焰溪流旁,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已经被烧成了黑糊糊的人肉木炭,死的不能再死。

        而秦烈,则是处在炎火之地中心,在湖泊旁边,优哉游哉地以“炼血术”来炼化麒麟之血,根本不知道这片区域正发生着血腥清洗。

        短短一天时间,炎火之地除了秦烈之外,再也没有一个武者存在。

        天上不断坠落的流星火雨,也似乎终于落尽,燃烧着的天空变成灰蒙蒙的颜色,不再有天火在焚烧。

        一座座低矮的火山,也都爆炸开来,岩浆和火焰喷涌的到处都是,形成了新的岩浆潭和蜿蜒溪流。

        而四处驱散生灵的炎魔,在确定所有非同类都被击杀和驱散后,也都游荡了一番后,重新沉落到岩浆潭的潭底,似乎通过那些炙烈岩浆在恢复着消耗的力量。

        但这片炎热之地,还是变成了禁区,从中逃离出去的人,在那儿平静之后,也不敢踏入其中。

        时间匆匆流逝。

        一晃,七天过去了,炎火之地忽然变得安详平静起来。

        不再有流星火雨从天射落,没有火山喷发爆炸,也没有炎魔四处走动。

        第七天,从炎火之地许多岩浆潭和滚烫的溪流之中,忽然飞逸出一朵朵炽热火苗,那些火苗如有着简单的意识,全部朝着炎火之地的中央飞去。

        如成千上万只飘然飞舞的火焰蝴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