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九十五章 释然

    第三百九十五章 释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云七彩蝶比“剑叶舟”快了太多太多,姜天兴即便在状态,倾尽所有血腥灵力来催发“剑叶舟”,也只能望着秦烈和流云七彩蝶越来越远。

        彩蝶化为一道流光,彻底从姜天兴眼帘消失。

        “呜!”

        血光湛湛,一头茂密血色长发,一直垂到腰间的姜天兴,妖魔般在海面上怒啸。

        啸声令这片海域不断发生爆炸,声威滔天,令众多海底凶物,都惊恐的远遁,生怕被姜天兴盯上,当成了发泄目标。

        站在海面上,姜天兴咆哮了许久,眼瞳中的骇人血色逐渐消褪,他的神智也慢慢恢复。

        又过了一会儿,他瘫软在“剑叶舟”上,如虚脱了一般,全身大汗淋漓。

        “那边!那边有动静!”一艘蔓藤编结而成的木舟,比“剑叶舟”还要快捷,从灵鹫岛的方向而来。

        木舟上,三名身穿蓝星会服饰的武者,眼神冷冽,四处搜寻着什么。

        “那边有人!”

        他们发现了姜天兴,很快靠拢过来,由一人询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天器宗的人,是邱云的朋友?!苯煨松裆槿?,脖颈处汗如溪流,他端坐在“剑叶舟”的残骸上,痛苦地说道:“我和邱云在后方海底发现了第八具神尸,神尸狂暴后,我的麾下,还有你们蓝星会的人,被神尸袭杀众多。而我和邱云,则是在疏散人群的时候,被一个来历不明的武者偷袭。邱云,已经被他所杀,我也被他重创,他刚刚乘坐一只彩蝶离开?!?br />
        “彩蝶?”那人看向天空,皱着眉头,说道:“我们是看到一只流云七彩蝶离开?!?br />
        “就是他们?!苯煨私嗨玫角亓疑砩?。

        “此事我们蓝星会会调查处理·有关海内神尸······你们天器宗已经派遣人过来,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到达?!蹦侨私馐偷?。

        “天器宗派人过来了?”姜天兴愕然。

        “嗯,最迟半个时辰,他们就会到来?!?br />
        “哦·我受了伤,先回灵鹫岛歇歇?!苯煨吮硖?。

        几个蓝星会的武者,也没有拦阻他,冲他点了点头,就放任他离开了。

        半个时辰后。

        由一名破碎境武者率领的武者小队,乘坐着一辆湛蓝色的水晶战车,在这片海面上空停了下来。

        一行人全部沉落海下·来到了神尸的旁边,明亮的眼睛都看向神尸的肚脐眼。

        “神尸先前狂暴过!”破碎境中期的毕尤,身穿华美长袍·袍子上有着精美的熔炉图案,这是天器宗独有的标志,“墓碑竟然不在!”毕尤黄褐色的脸皮子抖了抖,神情无比难看。

        “有战斗的痕迹!”有人查探了一番,肯定地说道。

        “你们将这具神尸,负责押运到老地方?!北嫌纫醭磷帕?,从海底飞升上天,他庞大神尸覆盖向周边海域,很快找到那三名蓝星会武者。

        “我是天器宗外宗执事毕尤·敢问你们可在附近看到过什么人?”毕尤悬浮在三名蓝星会武者头顶。

        三名蓝星会武者,一看毕尤悬浮虚空,立即知道他的境界达到破碎·都毕恭毕敬地,将遇到姜天兴的事情说明。

        “他说是我天器宗的人?可说叫什么名字了?”毕尤阴沉着脸询问。

        “没有?!?br />
        “他有多大?长什么样子?”

        “很年轻,大概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件猩红色的衣服?!?br />
        一名蓝星会的武者,很认真地描绘,尽可能的把姜天兴的样子说明清楚。

        毕尤皱了皱眉头,他觉得有些麻烦,他有更快更直接更清晰的方式。

        “对不住了?!北嫌惹岷纫簧?。

        三名蓝星会武者一呆。

        “啪啪!”

        两名蓝星会武者,被他抬手一按,全身骨骼炸碎·瞬间惨死。

        最后一人,被他虚空抬起·毕尤的五根手指头,如五柄尖刀,一下子插入那人的天灵盖。

        一股抽离灵魂的霸道力量,从毕尤指尖释放出来,他将此人先前的记忆全部剥离出来,将他看到姜天兴的场景,姜天兴的那一番话全部重现。

        “竟然是姜铸哲的儿子!”毕尤冷哼一声。

        他将血淋琳的手指头抽离出来,那名蓝星会武者的身体,早已经变得冰冷,软塌塌倒在木舟上。

        毕尤擦拭着手指头上的血迹,阴沉着脸,陡然朝着灵鹫岛的方向冲去。

        灵鹫岛和海月岛之间,有着众多暗礁,那些礁石非常密集,如深藏在海底的秃山。

        因为那些礁石群的存在,灵鹫岛和海月岛的航驰,无法借助于大船,只有如“剑叶舟”这一类的轻舟,还有灵鹫岛上的众多灵鹫,才能从容越过那些礁石区。

        辽阔的礁石区,一块十几米长的光滑礁石上,流云七彩蝶落下。!

        宋婷玉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她仪态万千地从彩蝶身上下来,在清冷的月光下,从空间戒内取出一个个果盘,优雅地吃着水果。

        这一路上,她一直没有讲话,没有搭理秦烈。

        摆明了还在生气。

        “我说姑奶奶,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秦烈苦笑不迭,硬着头皮凑到宋婷玉身旁,他伸手就去抓果盘里的晶莹水果。

        “啪!”一道橘红色彩光劈射到他手背上。

        秦烈的那只手,陡然一麻,忽然失去了知觉。

        一道电流在筋脉内掠过,那酸麻感立即消失,秦烈重新挥舞手的时候,发现宋婷玉端着果盘,已经从他旁边走远。

        “我就不明白了,明明可以乘坐流云七彩蝶,很轻松,很快捷的前往海月岛。为什么非要偷偷摸摸离开,先与人合乘大船,要历时两三个月才能到灵鹫岛,再通过灵鹫前往海月岛…···”宋婷玉面朝寒月·背对着他,冷眼嘲讽道:“不嫌麻烦么?”

        秦烈愣了一会儿,终于明白过来,知道她因何生气了。

        “那个·你们玄天盟因我死了不少人,玄天城也被巨兽摧残过一番。我怕……”他欲言又止。

        “怕我饶不了你?”宋婷玉依旧没有回头,语气冷然。

        “不是拍你。我是怕你们玄天盟的有些人,会通过你找到我,以别的途径找我麻烦?!鼻亓椅弈谓馐?。

        “器具城时,我被我父亲瞒着,通过你暗算了角魔族。之后在药山·我又被宋智跟踪,让药山内的空间传送阵暴露,你是不放心我吧?”宋婷玉冷哼。

        “天地良心!”秦烈叫屈·“我知道那两次事件和你没关系。不然,我不会传讯谢静璇,让她转告你,帮我去找寻空间灵石,我从未怀疑过你,我只是怕你无法原谅我,毕竟,因为我的原因,你们宋家死了不少人·聂家,精锐几乎死绝,你怕你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有什么过不去的?”宋婷玉终于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聂家的人就算是死光了,也是他们咎由自??!我管他们死活?至于宋智′他又不是我宋家的直系,他敢利用我们的关系暗算我,死了也活该!只要我爹,我叔叔他们没事,我才管不了那么多,玄天城被巨兽摧毁了,可以重建·玄天盟在赤澜大陆耀武扬威太久了,给点教训也不是坏事?!?br />
        秦烈愕然·迟疑了一下,他试探道:“你真的不恨我?”

        “恨你?”宋婷玉抿嘴一笑,“我为什么要恨你?聂家完了,我们宋家和谢家,将聂家的一切分割,我们两家还因此收益,你还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忙,我还要谢谢你呢?!?br />
        “那你还像怨妇一样生气?”秦烈苦笑。

        “你才怨妇!秦烈你个混蛋!我在药山,在凌家镇那边,找你了十天!整整十天!我好心好意的,想带着你,带你一起来海月岛,你倒好,一声不吭就走了?”

        宋婷玉咬牙切齿,玉手做出凶狠锤打的动作,似乎恨不得将他砸成粉碎,“我还以为,以为你被八极圣殿的那些人,给囚禁起来,给利用别的手段杀了。我还担心了好一阵子,专门找八极圣殿的人询问,知道他们没做过,我才猜测你已经离开,你这该死一万遍的混蛋!”

        秦烈讶然。

        “这么说来,的确是我不对了,别生气了,下次我绝不敢不辞而别!”愣了一下后,秦烈嘿嘿一笑,死皮赖脸地凑上前,以自己的肩膀,紧贴着宋婷玉的香肩,伸手就往果盘内拧水果,一边占便宜·一边笑道:“没料到你这么在意我,早知如此,我死都要留在药山等你过来了?!?br />
        “不要脸的家伙,谁在意你了?”宋婷玉白了他一眼,动作优美地拧起一颗内部如燃火的葡萄,悠然问道:“刚刚又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身上长毛的疯狗,为什么死盯着你不放?”

        “那家伙是血煞宗的人?!鼻亓抑迤鹈纪?。

        “血煞宗?我没听过这个势力啊?!彼捂糜裆裆婀?。

        血煞宗曾经在暴乱之地辉煌过,但很早之前就消失了,最近几百年来,暴乱之地已经没了血煞宗的消息,连很多生活在暴乱之地的武者都没有听过血煞宗,在赤澜大陆长大的宋婷玉,自然更加不可能知晓。

        “血厉前辈,以前就是血煞宗的,这个宗派以前也是白银级势力,不知为何忽然陨落了?!鼻亓医馐?。

        “给我好好说说,说说清楚?!彼捂糜窭戳诵巳?。

        ps呃,昨天写完一章出去吃饭,傻叉了,竟然忘记发布了,九点才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