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夺取墓碑!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夺取墓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漆黑深幽的镇魂珠,从他眉心挤出来,如他的第三只眼!睛-森森看向神尸肚脐眼的玉石墓碑。

        突地,滂湃汹涌的气血波动,从那墓碑的碑面上轰然袭来。

        竟直达他心灵识海!

        秦烈轰然一震,如忽然置身在滔滔尸海中,隐隐看到千万具稀奇古怪的尸身,横七竖八地躺在荒寂的冰冷大地。

        那些尸身,有的模样如幽冥界的五具邪神,有的如巨灵族的躯体,有的如这些神尸,还有的,像是参天古树衍变而成,躯体如虬结的树根一样古怪······

        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的尸体,都是极为庞大,有的被斩掉头颅,有的四肢分离,有的鲜血被抽尽浑身干瘪,有的腐烂后身子融入大地。

        他的灵魂,如漂浮在这片天地中,生出一种天地已毁灭,生灵已灭绝的大恐惧。

        冰冷、荒寂、绝望的天地中,他的灵魂孤零零站着,感觉不到一丝希望,如渐渐朝着死亡深渊沉落……

        一团柔和净世之光,不知从何而来,忽地将他灵魂裹住,带着他瞬间脱离此幻镜。

        他倏地醒来。

        “邱云!你找死!”

        “我只是帮你取墓碑而已!”

        姜天兴和邱云的争执声,伴随着灵器的“铿锵”碰撞,突地间显得无比刺耳。

        秦烈眼中迷惘一点点褪尽。

        眉心之中,漆黑深幽的镇魂珠,绽出瑰丽的光芒,如悄悄锁定了墓碑。

        “墓碑有古怪……”

        反应过来后,秦烈不再紧盯着墓碑不放,而是转移注意力,瞄向了姜天兴和邱云两人。

        此刻,这具巨人般的无头神尸,比往常任何时刻都要安静·真正变得人畜无害。

        他肚脐眼的皮肉皱褶中,那块正常大小的玉质石碑,内部七道鲜艳神光,如七道精美闪电·静静处在石碑内部。

        神尸身上,一直存在的庞大气血波动,消失的干干净净。

        邱云和姜天兴,这时候,就在神尸肚皮上激战,再也不用担心突发的澎湃气血波动,会将他们躯体震碎。

        姜天兴为天器宗的门人·通幽境后期修为,在境界上要强过邱云一筹,他一手持刀·一手持晶盾,长刀挥舞时,晶亮刀芒湛湛。

        邱云虽然在境界上弱于姜天兴,但他擅长种种水之灵诀,在海底深处交战,他善于利用大海的力量,竟然没有吃太多亏。

        正在两人斗的难解难分的时候,秦烈已飞速而来。

        “不好!”

        两人战斗时,从水流的涌动声中·他们觉察到了秦烈的存在。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瞬间就达成了默契,立即停止了战斗·准备转身先灭秦烈。

        六根粗如人身,十几米高的石柱,在海底飘荡着·突然间呈圆形罩向邱云和姜天兴。

        六根灵纹柱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随着秦烈灵力的灌注,灵纹柱表面晶莹光芒蒙蒙,上方的灵阵图也陡然绽放出来。

        浩瀚星河在海面上浮现,鲜艳的花朵尽情绽放,奇古的灵禽·在邱云、姜天兴头顶翱翔,一条条匹练长河·交织在密集的网,遮天盖地。

        封印天地,禁锢八方的束缚力,从六根灵纹柱上释放出来。

        “轰!”

        六根灵纹柱,一起释放出灿灿光幕,光幕连接起来,将中央区域给层层叠叠封锁着。

        邱云和姜天兴两人,如被六根灵纹柱关在密集无缝的囚笼中,头顶,片片流光不断往下落,脚下,丝丝冰凉的寒气,不断往上方悬浮。

        “诸天封禁阵”内,邱云和姜天兴忽然觉得身心疲惫,就连灵魂意识,也一下子萎靡起来。

        他们魂湖中的真魂,如困了太久太久,竟然想要就此沉睡起来。

        他们的眼皮子都变得沉重万钧。

        层层流光罩落,丝丝寒雾上涌,在诡异的“诸天封禁阵”下,邱云、姜天兴渐渐阖上眼,灵魂和身体皆是无力。

        十二灵纹柱,为一千多年前天器宗的十八大地级灵器之一,当年它能将血厉都给捆缚,可见这件灵器的不同寻常。

        秦烈虽然不能御动十二根灵纹柱,但邱云和姜天兴,也不是血厉,所以当六根灵纹柱一起罩落,同时释放出压力后,这两人还是被镇压封禁住。

        邱云和姜天兴,都是通幽境的武者,他单单面对一个邱云,压力已经很大,再加上一个姜天兴,就更加不可能战胜。

        他不得不动用十二根灵纹柱。

        “喀喀!”

        左手海水凝聚,一柄锋利的冰刃,由寒冰诀形成。

        提着岩冰寒刀,秦烈从容走向灵纹柱,准备先将邱云、姜天兴解决,然后再对墓碑下手。

        “嘭嘭!嘭嘭!”

        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倏地从姜天兴的脏腑传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以姜天兴为中心,忽然间蔓延开来。

        姜天兴陡然睁开眼睛。

        他双眸变成赤红色,眼角,滴出猩红的鲜血!

        这一刻,姜天兴忽然变了一!个变得邪恶、狰狞、疯狂,让秦烈生出一种非人的感觉!

        “血灵诀!血煞宗的人!”秦烈沉喝。

        “呜呜呜!呜呜呜!”

        姜天兴发出恶鬼低泣的声音,他的嘴角,也逸出一缕鲜血,他舔了舔嘴角,如渴了许久的人,急躁的向找点水喝。

        他一眼看到了邱云。

        姜天兴血瞳中,绽放出兴奋至极的血芒,不待秦烈反应过来,他一把将邱云抓过来,一口咬到邱云脖颈动脉上。

        “咕噜!咕噜!”

        姜天兴在疯狂吞咽着邱云的鲜血,邱云皮肤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

        短短十来秒时间,邱云的皮肤,变成可怕的苍白色。

        邱云的身躯,一颤一颤的,手脚痉挛着,似乎在承受着无法想像的痛苦,他闭着眼·身上的血肉精气快速流逝,饱满的身体,也在快速变得消瘦。

        往干尸的形态蜕变!

        姜天兴的身上,一股新生的力量·在迅速增强着,极其危险的气息,也从他身上传荡出来。

        “呼呼呼!”

        六根灵纹柱不断晃荡着,似乎发现了不妙-,似乎想将姜天兴重新镇压住。

        “好浓烈的血腥气!”血厉的灵魂之音,在秦烈脑海响起,一点血光·从秦烈眉心绽放。

        透过那一点血光,血厉看到了六根灵纹柱中央的姜天兴,“姜铸哲!”血厉的怒啸声·在秦烈脑海轰隆隆响起。

        “他叫姜天兴!”秦烈解释。

        “姜天兴!”血厉立即反应过来,“他肯定和姜铸哲有关!他如今正吸食人血,以此来迅速补充自己的力量,他进食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力量将会暴涨,这六根灵纹柱形成的‘诸天封禁阵,,未必就能困住他!”

        “那现在就杀了他?!鼻亓页梁?。

        “别!别靠近他!现在的你,绝不是他的对手!”血厉急忙阻止,尖叫道:“六根灵纹柱凝成的‘诸天封禁阵,·没有强大的杀伤力,只起到镇压束缚的作用。现在,正是他最强的时刻·你现在不要和他硬抗,立即走!”

        六根灵纹柱内,姜天兴大口大口吞咽着邱云的鲜血·一双滴血的眼瞳,带着诡异的意味,直勾勾盯着秦烈。

        这一刻的姜天兴,给秦烈一种非人的感觉,好像盯着他的姜天兴,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只知道吞食鲜血的凶兽恶鬼。

        他选择相信血厉的判断。

        没有去看六根灵纹柱内部的姜天兴·他立即冲向神尸的肚脐眼,来到存放墓碑的位置·伸手就要去抓这个高两米,宽一米的玉石墓碑。

        他的手,离墓碑半米的时候,一股汹涌澎湃的气血之力,从墓碑内部轰然传来。

        “噗哧!”

        秦烈竟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来,血液顺着他的脖颈,流到他胸襟处。

        “唔唔唔!”

        六根灵纹柱内,姜天兴发出鬼哭般的泣声,双瞳血红,身上生出茂密的血红鬣毛,头发也像是被鲜血染红,指甲也暴涨半米,如锋利的鬼

        他蜕变成非人的血妖!

        一股庞大的血腥气味,混杂着猩红色血光,由他体内疯狂爆发出来。

        “轰!轰轰!轰隆??!”

        六根灵纹柱齐齐震荡起来,剧烈的摇晃,形成的封禁之力,层层的流光,都在爆碎着。

        “他要冲出来了!”血厉焦急喝道。

        “我知道!”秦烈咬着牙,看着近在咫尺的墓碑,感受着胸腔的创伤,又一次仲出手。

        他再次去触碰墓碑,尝试将墓碑收入空间戒,将他立即从神尸肚脐眼剥离出来。

        手指离墓碑半米时,又是一股庞大的气血之力,不急不躁地从里面爆发。

        “噗!”

        秦烈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次,他的鲜血没有能够被压住,没有从脖颈流入胸襟,而是直接喷洒在了墓碑的碑面上。

        鲜血如水落到海绵上,极为诡异的,迅速渗透到墓碑里面。

        墓碑内,七道绚烂的神光,如被他一口鲜血染红,如被鲜血激发,竟从墓碑内飞逸出来,像是七条七彩的光绳,紧紧缠绕着墓碑,将墓碑从神尸的肚脐眼内抽离出来。

        墓碑从神尸体内悬浮而出!

        “咻!”

        所有的神光,又在瞬间没入墓碑内,墓碑上涌现的庞大气血波动,彻底消失无影。

        秦烈伸手以空间戒碰触墓碑。

        墓碑陡然消失。

        “走!”血厉急喝。

        秦烈冲天而起,在快要冲离海面的时候,抬手往下一抓。

        六根灵纹柱化为六道流光,从海水内呼啸而出,尽数没入他手上的空间戒。

        海底,姜天兴在凄厉怪啸着,凝为一道血光,疯狂追击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