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四十八章 狐皮面具

    第三百四十八章 狐皮面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只要玄天盟敢,角魔族那边必然没有问题,以三株玄阴九叶莲交换那名角魔族的六角族人一事,随时可以进行?!栉难О桑簑xba¤”

        秦烈替角魔族表明态度。

        “我们玄天盟的确有兴趣,不过实施起来要小心谨慎,这段时间八极圣殿和合欢宗的人,都在附近巡视着,我们不能被他们察觉?!?br />
        宋婷玉捋了捋耳边一缕碎发,美艳的脸上噙着迷人的笑容,风情无限道:“我们可不想让人知道我们玄天盟和邪族有勾结。而且,我要言明,就算是玄天盟和角魔族的交易达成,以后我们还是会对角魔族开战,在明面上,我们一样会参与对付邪族的行动?!?br />
        秦烈嘿嘿一笑,“我能理解?!?br />
        “以后,你要是以这个模样现身,被我发现了,我也会毫不留情对你下手?!彼捂糜窨┛┙啃?,妩媚地看着他,说道:“不过,如果你我周边没人,呵,那我们还是朋友?!?br />
        秦烈哑然。

        “诺?!?br />
        宋婷玉白了他一眼,玉手一抛,一张制作精美的人皮面具飞过植满净魔兰草的河面,如手帕般落入秦烈掌心。

        “往后你要想在外界活动,记得戴上这张面具,你现在可谓是赤澜大陆的公敌,如果不想过街老鼠一样被人追杀,你还是稍稍小心一点?!彼捂糜衩蜃烨嵝ψ诺髻?。

        面具轻薄如丝绸,入手有些冰凉,轻如无物,一看就是由大师制作而成。

        秦烈微微点头,很干脆地就将这张面具覆盖在脸上,除了初始的冰凉感有些不适外,他没有别的不舒服感。

        这张面具的触感。和细致精美程度,似乎比李牧赠送的那一张还要出众一点。

        “这张狐皮面具,由六阶灵兽‘魅灵妖狐’肚子上的一层薄皮制作而成,它是我从海外一个拍卖场内以巨资购买下来的?!彼捂糜褚涣橙馓垩?,“我只是暂借你用用,以后记得要还给我。哦,对了,这面具的模样并非一成不变的,你可以自行拉伸调整,这样你就可以变幻成不同的样子。就算是要变幻成女人的样子,也是简简单单,只需要稍稍把线条拉扯精细一点就行了……”

        就这么一会儿。面具的冰凉感已经没了,秦烈伸手触摸,竟完全没有佩戴面具的感觉。

        好像这一张狐皮面具,和他的皮肤已完美的融合起来,这令秦烈暗暗惊奇。

        “咦?”

        一缕若有若无的淡淡幽香。似乎从他脸上慢悠悠释放出来,香味很淡,很好闻。

        他下意识地动了动鼻子,诧异道:“这是狐香?不对,这香味有些熟悉……”

        他眼睛一亮,忽地看向宋婷玉。笑道:“这张面具你也戴过?”

        “这混蛋!”

        宋婷玉暗骂一声,娇媚的脸蛋上,泛出一丝难见的羞赧。哼道:“我是用过两次,怎么?你要是嫌弃,就将这狐皮面具还给我,我还不舍得借你呢!”

        “来自于你身上的香味,我怎会嫌弃呢?”秦烈怪笑起来。

        “不和你废话了。我走了,我要将事情和我爹他们说清楚??纯此亲急冈趺床僮鞔耸??!彼捂糜癜琢怂谎?,婀娜多姿的身躯,就要跃上流云七彩蝶。

        “随便带我一程,把我丢在凌家镇就行?!鼻亓倚纳褚欢?,对宋婷玉说道:“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离开?!?br />
        他转身回头,来到猎灵兽的位置,冲那名角魔族的战士说道:“你回去告诉库洛,我要走一趟药山,他应该明白我过去做什么?!?br />
        那名角魔族战士恭敬地点了点头。

        于是秦烈跨过植满净魔兰草的河流,来到宋婷玉的身前,说道:“走吧?!?br />
        “换了一张脸,你的确就能离开此地了,诺,镜子给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彼捂糜竦堇匆幻嫱?。

        秦烈将脸凑到镜子上,仔细看了一眼,发现这张脸稀松平常,是在大街上最普通的那种,没有一点特别的地方。

        “在你们宋家,那个叫姚泰的人,还请帮我照顾一下?!鄙狭肆髟破卟实?,沉吟了一下,秦烈说道。

        “小事一件?!彼捂糜裎⑿?。

        流云七彩蝶可谓是赤澜大陆最快捷的飞禽,在它的风驰电掣下,秦烈和宋婷玉两人很快就越过冰岩城,直达荒弃的凌家镇。

        从流云七彩蝶身上飞跃下来,秦烈站在寂静无声的凌家镇,仰头冲宋婷玉说道:“行了,你不用管我了,你回玄天盟,找你父亲他们商榷要事吧?!?br />
        “你为什么要来凌家镇?”宋婷玉美眸熠熠,深深看着他,“在如今的局势下,你特意前来凌家镇,一定是有着什么目的吧?能不能告诉我?”

        秦烈皱眉。

        “算了,我也就随便问问而已,谁稀罕知道你的那些破事?!彼捂糜窕踊邮?,口是心非的来了这么一句,旋即驱使着流云七彩蝶离开。

        在她飞走后,秦烈来到属于他的那间小屋,就在里面坐了下来。

        放开心神,他以精神意识巡查四周,要确定宋婷玉是否真的离开,确定周边有没有人活动。

        精神意识如波纹,如涟漪,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缓缓荡漾开来。

        如今的他,处在万象境中期境界,精神意识的覆盖力并不宽阔,他也只能将凌家镇周边一里区域的动静收入心底。

        当然,如果有人境界远超他,刻意隐匿自己的气息,以他的修为还是无法查探明白。

        好一阵子后,他从周边没有感知到异常,又一点点将精神意识收?;乩?。

        看着傍晚红艳艳的霞云,他并没有急着前往药山,而是在小屋内闭目养神,梳理自己的丹田灵海。

        袅袅灵力化云的灵海之中,九个元府如洞天福地,都自成一个小世界,内部要么雷电缠绕,要么寒冰彻骨,要么磁力扭曲。

        “开元境开辟元府,万象境净化魂湖,通幽境淬炼灵魂……”

        运转着不同的灵诀,脑海内想着不同境界之间的差异,他慢慢入定。

        “灵阵图,也是灵技的一种表现形式,真正精通了一个灵阵图,也算是掌握了一种灵技,只要运用巧妙,灵阵图也能直接对敌作战?!?br />
        简陋的小屋中,秦烈的脑海之中,渐渐浮现一幅幅新奇的灵阵图。

        九曲长河图、天禽翱翔图、星河光耀图……一幅幅灵阵图,在他脑海之中浮现出来,忽然显得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明亮。

        下意识地凝结灵力,就在这间生活了七年的小屋中,他以指为笔,以灵力为线,以虚空为灵板,开始刻画他熟识的灵阵图。

        灵力凝为灿灿白光,在他的精神意识御动下,在半空中凝为一条弯弯曲曲的溪流,那小溪,九曲十八弯,暗含着某种奇妙,随着他的全神投入,他似乎听到了溪流的哗哗水流声,那声音是如此的悦耳动听,让他不自禁地沉迷。

        “哗啦啦……”

        水泻声中,灵力凝为的溪流,忽地成碎光崩塌消散。

        沉迷在灵阵图刻画中的秦烈,陡然惊醒过来,看着点点碎星般的灵力光点,他不由皱起眉头。

        事情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这次灵阵图的刻画,也不像在雷亟木所在的奇阵之中,刻画龙蛇翻天图那样的水到渠成。

        他以为他能很轻易地,如上次刻画龙蛇翻天图一般,也轻松随意地,将较为容易的九曲长河图以灵力虚空刻画出来。

        可他却失败了。

        “储灵、聚灵、增幅、固韧这四种古阵图,虽然名为基础灵阵图,但结构却极其复杂。比起十二根灵纹柱内部的灵阵图而言,基础的古阵图,也要繁杂深奥许多,如果连九曲长河图这类灵阵图,都没办法虚空刻画出来,转化为攻击的手段,那四幅古阵图就更加不可能了?!?br />
        “十二根灵纹柱,最后一根为封印,为中央枢纽,不算图??苫故怯刑焱?、九曲长河图、天禽翱翔图、星河光耀图、百花锁甲图、古木焕生图、琼楼落地图、六甲**图、龙蛇翻天图、三才四象图、阴阳交汇图共十一幅灵阵图,再加上四种基础古阵图……如果都能化为攻击的技艺,我对敌的手段,将会极其的丰富多变!”

        “如果能一一将灵阵图变化为攻击手段,一一的实现,我的战斗力必将获得巨幅提升!”

        “既然看到了希望,就要逐步去实施,一步步成功演变为攻击手段!”

        小屋中,秦烈眼神坚定,很快下了决心。

        在武道的修炼上,他需要更进一步,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来适应越来越严酷的大陆局势。

        没有急着马上前往药山,去探寻传送阵一事,就在凌家镇,在属于他的小屋中,秦烈孤独的暂居下来。

        饿了,就从空间戒内,取出储藏的干粮裹缚,困了,就倒地休息一阵子。

        他废寝忘食地修炼。

        他在尝试着,将灵阵图,衍变成攻击的强悍手段,提升他对敌的战斗力。

        这一天,他在小屋内苦修之时,突然感应到生命的气息。

        而且还是很多股。

        他立即中止了修炼,悄悄隐匿气息,皱着眉头来到窗户口,隐蔽地看向外面。

        一行人,从凌家镇的镇口,一点点浮现出来。

        “他们怎会来凌家镇?”秦烈皱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