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死拼!

    第三百三十七章 死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拼?”!

        莫河一脸讥诮,“就凭你们血矛,和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拼?你们拿什么拼?”

        他伸手指向琅邪,冲身旁詹天逸吩咐,“先杀首脑!”

        詹天逸蓦地冲出。

        骑着青獠蝠的他,手持一面金光耀目的巨盾,身上释放出神圣威严的气息,如在借用圣灵神的圣洁力量。

        “和秦烈汇合!”

        琅邪低声吩咐冯蓉,他自身眼瞳内,两团血光如血色太阳,倏地变得无比刺目。

        一口殷红如血钻的鲜血,被他喷涌出来,鲜血内澎湃的精血能量,带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猛然迸发出来。

        “血之禁魂术!”

        一个释放着妖艳血光的血球,如心脏一般,在虚空嘭嘭跳动着。

        影响人心,让鲜血凝固,让灵魂被血水黏住的诡异波动,从那血球中传荡出来。

        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的低阶武者,在琅邪的血之禁魂术施展出来后,体内鲜血纷纷停止流动。

        他们每一个的灵魂,如被黏糊的血水粘住了,想要施展灵诀出来,都变得力不从心。

        然而,对宋思源、谢之嶂、詹天逸、无妄尊者这一类如意境的强者而言,琅邪的这一式血之禁魂术,压根无法构成威胁。

        尤其是对破碎境的莫河。

        莫河高出琅邪整整一个境界,破碎境初期,已勒破生死玄关。

        “禁魂!呵,你能禁的了谁的魂魄?”莫河冷喝。

        “给我破!”

        莫河仲手点向血球。

        一道黄金色的虹光,匹练一般,直达血球。

        虹光中,隐隐可感知不同的力量气息,有太阳的圣辉,有月亮的清凉光泽,有寒星的光点。

        圣光湛湛·如能净化世间诸邪,能重现朗朗晴空。

        在金黄色光耀下,由琅邪本命精血凝炼的血球,内部污秽如被蒸发·连精纯的鲜血之力,也被一并消泯掉。

        “噗!”

        血球如眼珠子爆碎。

        所有受“血之禁魂术”影响的玄天盟、八极圣殿、合欢宗武者,立即解脱,灵台重现清明。

        琅邪血红色的脸庞,则是突显一丝苍白,他忽然回头看向库洛。

        秦烈和凌语诗,也都看向库洛。

        此刻·来自于幽冥界的六角战士,角魔族的大祭司库洛,竟反而成为众人心中依靠。

        “我帮你们挡一下·你们往我族的方向撤离?!?br />
        在秦烈和凌语诗的目光下,库洛点了点头,以幽冥界的语言回应。

        话罢,库洛忽地往莫河走去。

        “凌家族人立即走!”

        “血矛,也走!”

        凌语诗和冯蓉齐声尖叫。

        “墨海长老!”

        罗志昌眉头深锁,他冷冷看着和冯蓉一并往凌家族人撤离的墨海,哼道:“身为器具宗炼器造诣最精湛者,你和血矛素无瓜葛,只要你肯回头·你做过什么器具宗可以既往不咎!”

        “思琪!你在干什么?!”看着唐思琪和墨海一道儿,也在往凌家族人的方向靠拢,房奇厉喝一声·道:“难道你也想不开,要和血矛一起陪葬?快给我回来,好好去做你的宗主·好好和赵轩成亲,别给我胡闹!”

        墨海和唐思琪这两人,对器具宗而言都是极为重要,三大供奉不希望这两人有事,所以尽力挽留。

        然而,不论是墨海,亦或者唐思琪·虽然明知道和血矛站在一块儿,最终的结果都可能死多或少·可他们,还是执意和血矛一道儿!

        对三大供奉,对如今的器具宗,他们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留念。

        宁死,他们也不肯再回器具宗,不想再任由三大供奉摆布。

        “执迷不悟!当真是执迷不悟!你们非要和秦烈那叛徒一起死,那也随便你们!”罗志昌恼羞成怒道。

        “小子,还不放我出来?”也在此时,血厉在秦烈的魂湖之中叫喊起来。

        秦烈这次没有嗦,几乎立即解开对血厉的封锁,任由血厉化为一抹血光,在他眼前一闪而逝。

        “血矛武者和凌家族人,往原器具宗的方向尽快撤离!”秦烈回头看向凌承志。

        凌承志已经吩咐了族人,要年轻人带上孩子,让他们往后面转移。

        至于凌康安、凌博、凌祥这些凌家的族老,因岁数太大,加上还曾经受过重创,就没有被带上。

        凌博和凌祥,虽然曾经为了孙儿和杜娇兰走到一块儿,但在今天这个时刻,两人还是绽放出一丝光辉。

        是他们主动拒绝了凌峰等人的背托。

        “把孩子们带上就行了,我们老了,活着也没办法再为家族做贡献,你们不用管我们?!绷璨?、凌祥表态。

        “族老保重!”

        凌峰也不嗦,深深看了两人一眼,抱着一名小女孩就走

        血矛的武者,在冯蓉的带领下,也分别扯上凌家的孩童,冲破后方的毒瘴气,直往邪族的方向逃遁。

        “秦烈!”

        唐思琪被一名血矛武者夹着,在途径秦烈身旁的时候,忽然娇喝。

        她明亮的眼睛,绽放出一道有些奇异的神采,她似乎有很多话要说。

        “以后再说!”秦烈轻喝。

        唐思琪露出一个明艳的笑容,然后就在那名血矛武者的带领下,从秦烈眼前消失。

        出奇地,不论是玄天盟还是八极圣殿,都没有派遣真正的强者,去追杀血矛和凌家的逃逸者。

        因为琅邪、秦烈、凌语诗都没走。

        因为库洛已迎向莫河。

        “秦烈,我知道你有一件空间灵器,趁着他们还没有封锁空间,你带着凌语诗立即遁走,有多远逃多远!”宋婷玉人在玄天盟武者中,可她的声音,却忽然飘入秦烈耳朵,“我们玄天盟和八极圣殿,有飞行灵禽就算血矛和凌家族人提前一个时辰离开,也难逃我们的追杀。趁着这名六角战士牵扯了太多注意力,赶紧走,再也不要在赤澜大陆出现?!?br />
        宋婷玉红唇蠕动着相隔数百米,声音却轻柔在他耳畔响起。

        秦烈的视线穿过重重人群,忽然找到她,并深深看向她。

        “快走??!你发什么呆呀?”宋婷玉有些急切,在一名玄天盟武者身后,她狠狠瞪了秦烈一眼。

        “血矛和凌家人绝不可能活着进入邪族盘踞之地!你要够聪明,就别和他们混在一起立即借助于空间灵器离开!”

        “秦烈,这次,我和玄天盟实在没办法凌家身份曝光了,又被八极圣殿和合欢宗恰好撞见,除非玄天盟立即和周边所有势力为敌,不然,我们只能这么做。抱歉,我没法帮你,因为······我实在无能为力?!?br />
        “六角战士!”

        莫河眼见库洛走来,不由地冷然长笑起来,他突地看向宋思源看向无妄尊者,问道:“各位怎么说?”

        “联手灭掉这名角魔族的巅峰强者!”无妄表态。

        宋思源、谢之嶂、聂阚等人也暗暗点头。

        于是,以莫河为首数名如意境的强者悄悄散开。

        他们要先杀库洛!

        “你们也走?!笨饴寤赝?,对凌语诗、秦烈说道。

        凌语诗看了秦烈一眼。

        秦烈道:“你先走!”

        “要走就一起走?!绷栌锸嵘?。

        “咻咻咻!”

        莫河周身凌厉金光,如一柄柄金灿灿的巨剑陡然间疾射而出。

        一时间,数百道粗阔如巨剑的金光,携带着灭杀一切生灵的凶厉气息,剑雨般轰向库洛。

        宋思源和谢之嶂忽视一眼,也齐齐出手。

        一杆龙形长枪,从谢之嶂戒指内飞逸出来,长枪一抖瞬间凝为一条扭头摆尾的长龙,长啸着缠绕向库洛。

        宋思源取出一张巨弓,搭上一支银色长箭,遥遥瞄向库洛。

        聂阙呼啸一声,如蛮兽般浑身骨骼胀大,疯狂扑向库洛。

        无妄尊者呵呵笑着,眼睛微微眯着,手中多出一柄内部如蛰伏着无数蜘蛛的长剑,也向库洛杀来。

        众强忽然围杀库洛。

        库洛手持一根白骨森森的法杖,眼瞳内鬼火幽幽,屹立在众人之间,忽地挥舞起手中白骨法杖。

        虚空中,忽然浮现无数白骨森森的骸骨,如九幽尸海。

        一具具白森森骸骨,猛一看如幻象,然而,待到从莫河身上射来的金色阔剑,刺到其中一具白森森骷髅,却传来一个清脆的金铁交击声。

        “当!”

        “不是虚幻!是实体!”

        “是白骨傀儡!”

        莫河和聂阚大喝。

        “喀嚓!喀嚓!”

        一具具雪白如玉的骸骨,浑身流转着晶莹玉石光泽,灵巧地活动着,浑身骨节传来奇特的交错声。

        库洛人在白骨之中,眼瞳内鬼火更盛,随着手中白骨法杖的挥舞,竟有越来越多的白骨浮现出来。

        秦烈和琅邪两人,也看不出白骨来自于何处。

        “我在外面,我把雷亟木带过来了,里面有强者决战,我要如何帮你?”莽妄的声音,化为一道无形闪电,忽地在秦烈脑海中浮现。

        “你在毒雾泽外围,布置你所谓的阵法,我试着引九霄雷霆劈射下来!”秦烈神情一震。

        “好!”莽妄回应。

        就在毒雾泽外围,在浓浓毒瘴气之中,一条闪电凝结的巨蟒,不断蜿蜒扭动着,以雷亟木来组建一种能牵引漫天雷电轰落的阵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