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等不及了!

    第三百三十三章 等不及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毒雾泽深处。!

        库洛被暗红色瘴气裹着,在层层浓郁毒气中,他一路追寻至此。

        “应该就在里面了?!?br />
        看着簇簇五颜六色瘴气层层覆盖之地,库洛以庞大的灵魂覆盖力进行巡查感知,他很快发现就在瘴气深处,有着众多人族武者聚集。

        身为角魔族的大祭司,拥有六角的强大战士,库洛正面和宋禹交战,也绝对不落下风。

        在赤澜大陆上,除非宋禹联手数名破碎境武者围击他,否则,只要他小心谨慎一点,应该无人能拦阻他。

        因为有此胆气,所以他敢脱离冥魔气覆盖之地,敢深入毒雾泽查探。

        确定方向后,库洛避开人群密集处,绕了一个方向,仿佛一缕幽魂般,慢慢渗透向血矛和凌家的所在之地。

        以库洛的境界层次,琅邪、冯蓉、墨海凝造的壁障、结界、禁制,简直形同儿戏,他没有引起一点异常变化,就无声无息进入血矛的位置。

        凌家建筑群旁边,有一泓蓝汪汪的水潭,潭面蓝色毒雾缭绕,湖面上蓝光粼粼。

        一簇暗红色的光影,由后方层层毒雾中慢慢飘逸而来,没有引起凌家族人注意,悄然落入蓝色水潭中。

        几乎同时。

        在先前合欢宗、罗志昌等人站立之处,又有一行人追着冥魔气而来,此刻,他们也聚集在毒瘴气外面。

        “三叔,谢叔,聂叔叔,你们怎么都赶过来了?”

        宋婷玉从彩蝶上飞落下来,在宋思源、谢之嶂旁边站定,看着十来名玄天盟的武者,娇声打招呼。

        宋思源、谢之嶂、聂阚三人,分别代表着宋家、谢家、聂家在主持针对角魔族的事务,他们本来都散落在器具城周边区域处在各个防线,小心提防角魔族的强者冲破净魔兰草形成的防线。

        收到宋婷玉的消息,听说有一道冥魔气竟然从器具城飞逸出来,往毒雾泽深处而去宋思源等人都紧张起来。

        他们担心这是角魔族的某种冲击出去的手段。

        于是,三人简单商议了一下,都如临大敌,一同赶来此地,要弄明白。

        除了他们三人,还有八极圣殿的金衣使者莫河,和青衣使者詹天逸

        这两人代表着八极圣殿,也长期驻扎周边,听闻异常后也立即行动起来。

        “宋小姐,你真是好手段,连我都被你骗过了。

        莫河再见宋婷玉,不由地冷哼一声,喝道:“我还真当你父亲下了狠心,以你的终身大事来笼络器具宗,和那新宗主秦烈订婚。哼,我早该杀了那秦烈,直接剥夺灵魂记忆将寂灭玄雷的炼制方法,还有一件空间灵器带走!”

        这时候,莫河自然知道在半年前秦烈和宋婷玉根本没有什么婚约。

        他也知道,他错过了击杀秦烈的最佳时机。

        如今,秦烈正式成了宋家的星级客卿他再想动手,已经名不正言不顺了。

        在莫河眼中,这真是白白便宜了玄天盟,得到了秦烈,也就得到了寂灭玄雷,得到了一件空间灵器。

        “和秦烈订婚?”聂阚为聂堂兄,听闻此事后不由地哈哈狂笑起来,“莫兄这鬼话你都相信?秦烈是什么东西?叛出了器具宗的他,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罢了!就凭他区区万象境的小武者,也配和婷玉侄女订婚?莫河啊莫河,你身为八极圣殿的金衣使者,居然这么容易被糊弄,哈哈哈!”

        莫河被他嘲讽了一番,阴沉着脸,眼神冰冷。

        “秦烈虽然有些手段,可他的身份和婷玉比,的确差了太远?!彼嗡荚次律Φ溃骸氨鹚滴掖蟾缌?,就算是我,也都不会同意这种门不当户不对的婚约。我们老宋家,就婷玉这朵明珠最为璀璨,想要娶婷玉……呵,他秦烈还差得远呢?!?br />
        谢之嶂也是暗暗点头。

        在这玄天盟三大家族的核心人物眼中,秦烈近期虽然风头正盛,可他实质上并没有什么底蕴,没有强大的背景,怎可能和天之娇子的宋婷玉走到一块儿?

        在他们眼中,秦烈,因为身份卑微,压根就配不上宋婷玉。

        这也是听说莫河上当后,聂阚、宋思源、谢之嶂一起表情怪异,纷纷出言嘲讽莫河的原因。

        给玄天盟这三人冷嘲热讽,莫河脸色奇差无比,冷着脸一言不发。

        “此地毒瘴气重重,为何能吸引一道冥魔气远道而来?”身为当事人的宋婷玉,神色淡然,没有在她和秦烈一事上发表意见,而是将众人吸引力拉向这趟的目的上,“各位长辈,这件事,你们如要看待?”

        “简单,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蹦翥谶挚?,嘿嘿怪笑起来:“对我们而言,这些毒瘴气根本不能构成威胁!也只有低阶的武者,才可能吃亏?!?br />
        “聂叔别小瞧毒雾泽,据我所知,真有如意境的强者,被毒瘴气毒死的?!彼捂糜裉嵝训?。

        “真有?”聂阚一惊

        “真有!”宋婷玉肯定。

        “那,那还是小心一点吧?!蹦袅成槐?。

        “思琪!你想想清楚,你要是不肯去做器具宗的宗主之位,宗门就把你当成叛徒对待!”血矛之处,罗志昌一脸厉色,瞪着唐思琪威胁。

        “琅邪!如果唐思琪为宗门叛徒,你们是不是要维护他?”房奇喝道。

        冯蓉和琅邪忽视一眼,都皱着眉头,也有些头疼起来。

        “思琪跟我学习炼器多年,你们如果一直这么咄咄逼人,这孩子,我也要保他无恙!”出奇地,一向与世无争的墨海,竟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言辞铮铮地要保唐思琪。

        “谢谢大长老?!碧扑肩鞅瞎П暇吹佬?。

        “他不是宗门叛徒,他并没有做出不利于宗门的事,所以如果你们要对她动手,我们血矛不会坐视不理!”冯蓉一见墨海表态,想也不想,直接揽下此事。

        血矛武者神情一震。

        也在此时。

        凌家那边·一直紧闭双眼的凌语诗,突地明眸睁开。

        两道耀目的紫色神光,从她紫瞳内绽放出来,如明灯般闪亮。

        紫光吸引了众人注意·血矛和合欢宗、器具宗的人,都不由看向凌语诗。

        凌语诗的眼瞳深处,隐隐可见一个个微小的文字,那些文字如烙印在她心灵、血肉之中,随着她眼球的转动,那些文字熠熠闪亮,如碎星般夺目。

        就在睁眼的那一霎·一丝极其微弱的冥魔气,从她体内释放了出来。

        刚刚将九幽邪典融入鲜血,刚刚吸收那一道精纯冥魔气的她·还不能娴熟运用,不能很从容将冥魔气收敛起来。

        所以她不慎暴露了一丝。

        然而,就在一丝,却让合欢宗的无妄、无心尊者勃然变色。

        “冥魔气!这丫头体内有冥魔气!”两人齐声惊喝。

        所有合欢宗的武者,立即眼显凶光,都猛地盯住了凌语诗。

        “是她!是她修炼幽冥界的邪功,从而引得一道冥魔气从器具城飞逸而来!”无心尊者立即肯定下来。

        他肥胖的身子忽然翩然飞掠,如一只臃肿的蝴蝶般,摇摇晃晃的飞向凌语诗。

        凌家族人勃然变色。

        同时·凌家密室之中,秦烈也是暗呼糟糕。

        自称巨灵族的莽妄,被他悄悄释放出去·此刻正在挪移雷亟木过来,他本来还需要等时间进行布置。

        然而,如今凌语诗提前融合好九幽邪典和那一道冥魔气·在睁眼的霎那,却不慎暴露了身份。

        无心尊者已经率先出手!

        “现在动手吃亏的会是你!”血厉凝为一道血影,在秦烈身旁漂浮着,“你应该继续等?!?br />
        “我等不及!”

        秦烈目眦尽赤,立即凝聚全身雷电之力,神体缠绕着道道电光,陡然从密室内冲飞出来。

        一道粗长的闪电·伴随着一个身影,瞬间在凌语诗后方凝现出来。

        “无心尊者!你还没死??!”秦烈的猖狂狞笑声·如夜枭的啼叫声,显得极其刺耳。

        “秦烈!”

        “秦烈!”

        “你们血矛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收容宗门叛徒!”三大供奉气的浑身直哆嗦。

        “小子!你真以为你凭借外力,就能胜我不成?”无心尊者也是尖叫起来。

        秦烈现身后,他几乎立即弃下凌语诗,竟直朝着秦烈扑了过来。

        他对秦烈恨之入骨!

        因亲近合欢宗的应兴然被杀,因范乐的死,合欢宗高层责怪他办事不利,怪他没有能将器具宗掌控住。

        这趟上面派无妄尊者过来,也是因为对他不满,所以要无妄取代他的领导地位。

        他将这次的失利,算在了秦烈的头上,他之前就思量着,等将器具宗把持住,就会去玄天盟找秦烈兴师问罪。

        没料到秦烈如今突然现身,这么一来,他连凌语诗都顾不上了——他要先杀秦烈雪耻!

        “琅邪!”冯蓉娇喝。

        “蓬!”

        细密的蓝色雨滴,如瀑布倾泻,往琅邪全身浇灌。

        那些蓝色雨滴,铺天盖地,皆是纯粹的灵力凝结而成,每一滴都晶莹剔透,水珠中,都如明镜一样,将琅邪的身影映照进去。

        合欢宗的无妄尊者,面带讥讽的笑意,在漫天蓝色雨滴中,轻松随意走向琅邪。

        “窝藏修炼幽冥界邪功的邪人,你们血矛人人得而诛之,嘿嘿,我终于找到合理的借口,将这所谓的血矛铲除掉?!蔽尥鹫咴谟曛写笮ψ哦?。

        “嗤嗤!”

        一滴滴诡异的蓝雨,一滴落到琅邪身上,琅邪的皮肤便冒出蓝色轻烟。

        琅邪已自身难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