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成长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成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只要我能恢复三成力量,此地守卫就拦不住我,我就艚离出去!”

        六角老者眼瞳幽幽,盯着秦烈说道:“我需要冥魔气来恢复力量!”

        “我如何帮你?”秦烈皱眉道。

        “冥魔气可以通过天地灵气进行转化!魔甲虫,就能将天地灵气变成冥魔气,你只需要帮我找些魔甲虫过来,由我吸入腹部即可?!绷抢险哐壑邢猿銮笊那苛夜饷?,“我知道,邪冥通道已经敞开!在那里,定然有魔甲虫活动,我要你帮我捉一些魔甲虫过来!”

        “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万一我在里面被困住,我希望能借助于你的名号,和你的族人进行交涉?!鼻亓液鹊?。

        “我叫库鲁!”六角老者来了精神,“只要我族四角的战士,应该都知道我是谁!你如果能遇到卡蒙和多罗,只要你出示尊者信物,他们必然会配合你的行动!”

        “卡蒙和多罗是谁?”

        “他们是我族部两个最强大的六角战士!是统领我族战士的大将,他们应该以为我已经死了,但是如果你说明情况,他们一定会让你带魔甲虫过来!”

        自称为库鲁的六角武者,在发现秦烈似乎真想助他以后,渐渐兴奋起来。

        被囚禁在此多年,他以为终生无法踏出,如今终于瞧见希望曙光绽放,他也想紧紧攥住。

        他将希望寄托在秦烈身上。

        只是,他有些小瞧了今日的秦烈……

        “你刚刚说,我要是遇到卡蒙和多罗这两个六角战士,只要我出示我爷爷的信物,他们必然会配合我的行动?!鼻亓颐羧癫蹲降焦丶?,咧嘴嘿嘿一笑,道:“你既然这么肯定,这说明就连你,也相信我就是我爷爷的孙子!”

        库鲁眼神闪烁了一下。

        在他正欲狡辩之时秦烈冷哼一声,喝道:“实话告诉你,我下过幽冥界,去过魔神山脉也碰到过一个和你一样的六角老头。那老头,通过一样东西,感测到我手中的木雕,从而下达命令,一路放行,容我穿过幽冥战场重返赤澜大陆……”

        简单说明了状况,秦烈看着库鲁再次说:“他没有和我讲过一句话,却单凭木雕,就肯定了我的身份!他压根没有怀疑过我!”

        库鲁忽然沉默。

        半响他突然幽幽道:“你在潭底见过的那人,叫库洛,他是我……亲哥哥?!?br />
        秦烈一震。

        在他眼中,这些角魔族的族人,模样都差不多,他很难区分谁是谁。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秦烈没有能从这个库鲁的相貌上,发现他和那个幽冥界所见的六角老头,有什么相似的地方。

        “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不是玄天盟派来对付你的!”秦烈沉吟了一下又道:“你说不相信我,只是想逼我帮你脱困,对吧?”

        “不错我知道你肯定和尊者有关系?!北唤掖┖?,库鲁也没有继续否认,“以尊者的手段除非他将信物交给别人,否则,单凭赤澜大陆的这些强者,是无法从尊者手中夺取这件信物的。所以我知道,这信物,一定是尊者交给你的!”

        停了一下,库鲁又道:“既然尊者将信物交给你你就更应该帮助我!我族,和尊者有过约定他必须要助我族回归故土,这是他曾经对我角魔族族长的承诺!”

        “你把我爷爷和你们的事情,和我详细说明,然后我再考虑助你脱困?!鼻亓业?。

        “你先助我出去,等我离开后,我会向你说出我所知道的事情?!笨饴乘?。

        秦烈沉吟了一下,忽然笑着摇了摇头,在库鲁惊疑不定的目光中,直接走出了囚牢。

        这次,他其实已经达成了目的,他不但肯定了他手中的信物,对幽冥界意味着什么,也知道了库鲁的名字。

        弄明白这两点,他可以越过库鲁,直接和角魔族强者进行谈论—谈以玄阴九叶莲换取库鲁一事。

        库鲁所说以魔甲虫来助他脱困,虽然也是个不错方法,但他可以肯定,一旦库鲁凭借着魔甲虫脱困,那玄天盟就立即明白他曾做过什么。

        玄天盟一肯定他助库鲁脱身,他,凌家,血矛,都将立即遭受灭顶之灾。

        所以他不敢去冒这个风险。

        心中有了定计,秦烈一出囚室,便对外面的宋婷玉说道:“走,我们再去器具城,和角魔族的主事者谈谈以玄阴九叶莲换人一事?!?br />
        宋婷玉美眸闪亮,喜滋滋道:“你问出什么来了?”

        “问出名字了?!鼻亓业懔说阃?,“有了名字,就好说了。毕竟,我们是以他来换玄阴九叶莲,决定要不要换的人,并不是他,而是现今霸着器具宗的那些角魔族来人?!?br />
        “这倒也是?!彼捂糜矜倘灰恍?,旋即取出传讯的音石,说道:“我和我爹说一下?!?br />
        “嗯?!焙?。!

        “我爹说了,我三叔和谢之嶂叔叔等人,都在外面的防线。他已经传讯过去,会让我三叔和谢叔陪我们一道儿,由你来和对方交涉?!彼捂糜裥Φ?,“这趟你尽管放心,绝不会让你有危险,绝不会出现被扯入幽冥界的失误?!?br />
        “那就好?!鼻亓业阃?。

        于是两人出了这山腹,一出来,发现外面艳阳高照,太阳光芒灿灿,令秦烈眼睛一时都无法适应。

        “反正要途径毒雾泽,等到了那边,你放我下来一会儿,我和血矛的人谈点事情?!鼻亓疑狭肆髟破卟实?,对宋婷玉要求。

        “呵呵,不是和血矛的人谈事吧?是要拉着凌语诗的小手,谈谈人生理想什么的吧?”宋婷玉促狭地笑着说。

        “怎么?你是不是吃醋了?”秦烈笑容灿然,忽然两手臂张开,眼神灼热,道:“你要是吃醋了,我可以先和你谈谈人生,如何?你看我怀抱都张开了,你要不要进来?”

        “呸!谁要和你谈人生!”宋婷玉笑骂。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时间飞快过去,在天色渐暗的时候,流云七彩蝶出现在毒雾泽深处。

        “我去老地方等你?!彼捂糜穸虑亓液?,骑着流云七彩蝶离开

        秦烈孤身前往血矛新寻觅的奇地。

        含着墨海炼制的避毒丹秦烈在浓浓毒瘴气内行走,如在大雾中前行。

        “是谁?”看不见的瘴气深处,忽然传来一个厉声问话。

        “秦烈!”

        “啊,原来是秦宗主,里面请!”一名血矛武者回应。

        不多时,秦烈在浓浓毒瘴气包裹的那块奇地,见到了琅邪和冯蓉还有墨海长老等人。

        一栋栋石楼,一个个血水浓稠的血池,一下子映入他眼帘看着血矛这些熟悉的面孔,秦烈嘿嘿大笑。

        视线越过这一块,他看到一个淡绿色的毒湖泊旁边,有一部分凌家的族人也在修炼,其中就有凌峰。

        “我这趟过来,除了要将一些寂灭玄雷带给你们,还要和你们谈谈事情?!鼻亓业搅死判昂头肴厣砬?,也不罗嗦,直接丢出十八个寂灭玄雷交给两人然后又唤出血厉。

        血厉一出,此地所有血矛武者,都是一脸狂喜之色。

        连琅邪和冯蓉也是目露喜色齐声道:“还当前辈早已离开,没料到前辈竟然还在!”

        “我的确离开了,这只是我半个灵魂而已?!毖骰宦蒲幕晷≡谥诙嘌湔咄范?,如血色太阳一般,“你们都修炼血灵诀,算是我血煞宗的门人,如今,我已经确定······血煞宗没了,只剩下你们这些人还在修炼纯粹的血灵诀。我和秦烈去过一个地方,那地方最为适合修炼血灵诀,就连以前血煞宗最强盛之时,苦苦找寻,都没有能找到这种神奇之地……”

        “你们谈,我先去凌家那边?!鼻亓彝杓易呷?。

        他知道血厉和这些血矛武者,关于血之绝地要详谈一阵子,知道血厉要说明构建传送阵,前往血之绝地修炼的打算,

        “嗯,这边我来说明,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毖骺戳怂谎?,又远远看向凌家族人,眼神有些古怪。

        “秦烈!”

        “秦烈来了!”

        “姐,快出来看谁来了?”

        一众凌家族人,一看到秦烈现身,都是脸色欣喜。

        “语诗,找个安静的地方,我和你们谈些事情,凌叔,萱萱,还有凌峰,对了,所有紫发、紫眼的孩子,也都叫唤过来?!鼻亓夜春?,冲刚刚从一栋石楼现身的凌语诗露齿一笑。

        凌语诗一身素净青衣,一双淡紫色眼瞳内深邃幽远,如有着看透人心的魔力一般。

        和她对视,秦烈有种赤裸裸站在她面前,内心所有秘密都被看透的诡异感觉。

        “你的心灵意境,越来越精湛了,站在你的面前,连我,都很有压力?!鼻亓毅读艘幌?,由衷说道。

        凌语诗抿嘴轻笑,气质恬静如水,柔声道:“这样你就没法背着我勾三搭四了?!?br />
        秦烈哑然。

        凌家众人则是善意地呵呵笑了起来。

        “语诗,你变了许多,以前,你肯定不会在这么多人前,和我说这样的话?!鼻亓业搅怂砼院?,诧异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也变了呀?!绷栌锸嵘?。

        “嗯,走出了凌家镇,你我都经历了许多事,你我······都在成长,随着境界提升,随着见识的增长,随着你我对自身认识的加深,我们都在改变,我们······正在调整自己,让自己更加适应这片残酷的天地?!鼻亓意耆蝗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