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白骨冥灵坛

    第三百二十六章 白骨冥灵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个八角形的图案,在秦烈的刻画下,慢慢在石板地上!呈现出来。

        八角形如骨头搭建而成,每一个突起的角,都是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八角形的内部,则是画出一缕缕幽魂怨灵。

        —这是药山那个毁去的图案。

        从药山那个诡异的八角形图案之中,秦烈手中的木雕,接收到一缕讯息,也得到了九幽邪典的上卷。

        他如今刻画的这个图案,没有一点妙-用,只是徒有形状而已。

        然而,就在他这个图案刚刚形成的霎那,一直紧闭着眼的角魔族六角老者,终于第一次睁开了眼。

        老者神情震撼地看着秦烈刻画的那诡异图案,突地厉声道:“你究竟是谁?你曾在何处见过这个图案?”

        这也是他第一次开口。

        “你知道这是什么图案?”秦烈不答反问。

        “白骨冥灵坛!这是我族用来传讯之物,你刻画的白骨冥灵坛竟然有八个角!这种白骨冥灵坛,只有我族的八角强者才能搭建!”这名六角的角魔族老头,深幽不见得底的眼睛,直直凝视着秦烈,喝道:“你在何处见过这个白骨冥灵坛?你只有见过此物,才能准确刻画出来!”

        秦烈陡然一震。

        八个角的白骨冥灵坛,只有角魔族的八角强者,才能成功刻画出来?

        角魔族的八角族人,堪比人族不灭境的绝世强者,就连千年前的血厉,也仅仅只是涅境而已!

        实力等同于不灭境的角魔族八角战士,曾来过药山,在药山背面搭建了这个白骨冥灵坛,将九幽邪典的上卷封印其中,由他的木雕进行激活,那不世凶魔,还称呼他爷爷为尊者…···

        “阿叔八个角的白骨冥灵坛,整个角魔族······只有两人能搭建出来。八角白骨冥灵坛,不但能传讯,还能存物能封存力量······”一名四角的角魔族战士,震撼欲绝道。

        “给我闭嘴!”老者厉喝。

        其余几个头脑简单的角魔族战士,本来面红耳赤,也都激动起来,似乎也想说些什么。

        在他一声厉喝下,所有人神情一变,一个个噤若寒蝉都沉默了起来。

        “能传讯,能存物,还能封存力量……”秦烈暗暗思量着神情惊异起来。

        “你究竟在何处见过这个八角的白骨冥灵坛?”老者又一次厉声问道。

        “药山的背面,有人···…要借助于八角的白骨冥灵坛,传讯给我爷爷?!闭庖豢?,秦烈见思路越发明确,在确定了那图案和角魔族有关后,他百分百肯定了他的猜测——他爷爷和角魔族关系密切。

        他也明白,他先前的判断没错,他之所以能离开幽冥界,并非他和宋婷玉幸运也不是因为角魔族强者没有留意他。

        而是对方故意放水了。

        于是,在老者惊骇看来之时,他闪电般取出空间戒的木雕举着木雕让这个六角的角魔族老者能看清楚。

        数秒后,他又迅速将木雕重新收回空间戒,补充道:“我叫秦烈我爷爷叫秦山?!?br />
        那些三角、四角的角魔族战士,在看到木雕,在他说明他的名字,和秦山名字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反应。

        他们似乎并不知这些族内的秘事。

        然而,六角的老者,却是轰然一震。

        老者如被强烈的冲击到满脸惊憾之色,盯着秦烈久久不语。

        秦烈也不讲话。

        他在等等这老者冷静下来,等这老者主动开口询问。

        好一会儿,老者终于问话,“我没听过尊者有个孙子,你,对你爷爷了解多少?对我们,你了解多少?对我们和你爷爷,又了解多少?”

        “一概不知?!鼻亓页辽?。

        “一概不知?”老者布满疤痕的脸上,露出狰狞冷笑,“你是玄天盟弄来诓骗我们的吧?”

        秦烈皱眉,解释道:“几年前,我爷爷说要离开一趟,这木雕是他留下给我的。我,因为自身的一些原因,对我爷爷的来历并不清楚,我还想问问你们,我爷爷和你们什么关系?我爷爷,究竟什么身份?”

        “你想知道?”老者冷笑。

        “自然想知道?!鼻亓姨谷坏?。

        “除非你助我脱困,以此证明这不是玄天盟的一个圈套,否则我信不过你?!苯悄ё宓牧抢险?,冷冷看着他,“只有这样,我才能确信你是尊者的孙子,也只有这样,我才会相信你!”

        “助你脱困?你在开玩笑吧?”秦烈冷哼一声,“我不过万象境而已,以你们角魔族的实力来看,只是三个角的战士力量。以我的境界,想助你们从此地脱困,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你做不到这一点,我就没法信你?!绷抢险咭怖渖?。

        秦烈有些颓丧。

        在他终于有了一点他爷爷的线索,然而,就要去解开的时候,这个角魔族的老头竟然不相信他,还提出如此苛刻的条件来。

        此地为玄天盟的牢狱,禁制重重,并有不少强者驻守,就算是要强行以寂灭玄雷轰破禁制,他也未必就能助这角魔族的老者脱身。

        一旦他这么去做了,他和玄天盟之间的关系,就会立即崩碎。

        玄天盟,不但会毫不留情击杀他,还可能迁怒凌家,将藏身毒雾泽的凌家族人一并灭掉。

        除非他能无声无息地,不引起玄天盟的注意,神不知鬼不觉地助老者逃出牢狱。

        可是,要将这个全身被钉住,身负重创,还无法借助于冥魔气修炼的六角老头,无声无息救走,谈何容易?

        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你来告诉我,我用什么办法能助你离开?”秦烈反问,冷声道:“只要你能找到办法,我就愿意尝试!”

        “你真愿意?”六角的老者惊异道。

        “不能暴露我和你们之间的关系,否则,我,还有我的亲人,都将被玄天盟瞬间灭杀?!鼻亓页磷帕?,“我有我的顾虑?!?br />
        “我还真有一个法子,只要你肯帮忙,我就能脱困离开。只要你小心谨慎一点,你也不会被玄天盟怀疑,如何?”老者幽幽看着他。

        “你先说说看?!?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