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启蒙恩师

    第三百一十七章 启蒙恩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时隔两年多,他怎么也没有料到,今天会在玄天盟的宋再次碰到姚泰。

        对姚泰,他一直有着一丝敬意。

        这个专注于炼器多年,却因为无人提携,始终无法获得高阶灵阵图的低级炼器师,在炼器上成就有限,一生境遇也坎坎坷坷,也只是当年屠世雄还在星云阁的时候,姚泰有过短暂辉煌。

        之后,就一直浑浑噩噩,一直郁郁不得志。

        因年龄太大,姚泰不够资格参加器具宗的考核,他只是凡级炼器师,也不会被高等级势力看中。

        所以在颠簸流转了两年后,他选择依附了一个宋家的星级客卿,希望能帮助星级客卿的家人儿子炼器,来获取高等级的灵阵图,能够在炼器上有所突破。

        然而,将他带入宋家的星级客卿,在知道玄天盟高阶灵阵图的价值后,弄清楚需要耗费多少贡献点后,就果断搁浅了帮姚泰购买高阶灵阵图的想法。

        那名星级客卿,本身也并不阔绰,也无法提供诸多材料供姚泰炼器。

        久而久之,姚泰因为疏于练习,在炼器的造诣上不进反退,就连以前能炼制出来的灵器,都出现了失误。

        这便引起了那名星级客卿儿子的不满。

        由于那星级客卿手中资源有限,经受不起炼器失败的代价,所以在这次失败后,引来了对方的暴怒。

        “少爷,下次,下次我一定小心一点,绝不会再次失败?!币μ┕派碜?,语气谨慎,不断哀求,“请再给我一次机会?!?br />
        姚泰垂着头,脸上满是凄然无助,内心唉声叹息·暗恨自己当年太意气用事。

        如果在星云阁的时候,能放下炼器师无谓的自尊,愿意拉下脸讨好柳婷,不惹那姑奶奶生气·也不至于被赶出星云阁,不至于落到今天这般田地。

        现在的他,不但没有得到高阶灵阵图,就连常常炼器都不能,和在星云阁相比,境况是更加不堪了。

        “下次?”年青人冷着脸,挥舞着短?!ひ桓焙薏坏媒μ┛成霞附5募苁?,“你可知道你这一次的失败,让我损失多大?至少半年·我至少需要半年时间的准备,才能重新凑足材料来!”

        “就算是器具宗的墨海,也不敢保证每一次的炼器,都能百分百成功···…”姚泰垂着头小声辩解。

        “哼!你要是墨海,能炼制玄级七品灵器,你就算是失败十次,我都认了!”年青人语气充满嘲讽,“可你是什么东西?你连凡级五品灵器都炼不好?!”

        一激动,他手中的短?!び忠拇虻揭μ┝成狭?。

        一道青幽电光,如银蛇划破天空,精准无比电击在短剑之上。

        “啪!”

        密集电流绽放·短剑上电弧一闪而逝,年轻人拿剑的手一抖,剑尖竟不慎刺到自己肩膀上·一朵血色鲜花立即浮现出来。

        “妈的,什么人捣乱?!”此人厉声叫道。

        秦烈已走了出来,皱着眉头,快步来到这一块,淡然道:“是我?!?br />
        “你,你是?”年轻人一愣,待到发现秦烈腰间的星星状的令牌后·脸上显出一丝惧意,“你是这里的星级客卿?”

        他身旁·有不少中年男女,那些人本来只是在一边旁观,对此人对姚泰的羞辱,一直都没有阻止。

        如今,在秦烈现身后,他们一发现秦烈也是宋家的星级客卿,也都神情微变,纷纷恭敬施礼。

        其中一人忙阻止那年轻人,说道:“小木,他是和你爹一样的星级客卿,你爹……暂时不在。

        被称为“小木”的那年轻人,微微变色,本来还想要和秦烈理论的他,一下子老实安分了,忽然闭嘴不吭声了。

        “你们吵到我了?!鼻亓夷缓吡艘簧?。

        “抱歉,是我们没有注意到,下次我们会小心一点?!比白枘昵崛说闹心耆?,恭恭敬敬道歉,不敢出言反驳一句。

        也在此时,姚泰转身,回头看了一眼秦烈。

        姚泰先是眼瞳一缩,脸上浮现惊异莫名之色,旋即又睁大眼,一瞬不移盯着秦烈的脸,嘴巴蠕动了几下,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说。

        他怕认错人……

        和两年前相比,今天的秦烈变化很大,因为成长,他相貌也有少许变

        最重要的是秦烈的气势。

        和他两年前在星云阁相比,今日的他,在气势上,有着极其巨大的提升!

        星云阁时期的秦烈,有些腼腆,有些老实,在姚泰身旁的时候,更是惟命是从,一直小心谨慎,虽然做事认真无比,但整个人······却显得有些木讷内向。

        现在这个秦烈,狂傲,冷峻,眼神凌厉如刀,站在那儿,就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压迫感。

        在姚泰眼中,如今的秦烈,和星云阁的秦烈,除了样子很像外,别的地方截然不同。

        所以他觉得他认错了人。

        “姚大师!”

        在姚泰畏畏缩缩,怕秦烈发怒,有些小心翼翼从秦烈脸上收回目光的时候,秦烈突地躬身,以徒弟的礼仪,恭恭敬敬地朝着姚泰拜了下去,神情谦卑。

        “你,你,你是······”姚泰胖胖的身体,明显哆嗦了一下,然后猛地一颤,激动地指着秦烈,结结巴巴道:“你真是秦烈?!”

        秦烈咧嘴,笑容灿烂至极,“姚大师,你怎么看了我半天不讲话,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

        “我,我不敢让,我怕认错人?!币μ┬朔芤斐?,他很高兴,他似乎想伸手摸摸秦烈肩膀,以示亲热,不过在他举起手后,忽然看到秦烈腰间的令牌,动作又一下子僵住了。

        宋家的星级客卿,在他眼中,身份是高不可攀的。

        他忽然意识到了他现在和秦烈之间巨大的身份差距。

        于是他抬起手,收回也不是,按下去也不是,表情有些尴尬。

        秦烈反应过来后,咧嘴一笑,主动上前一步,用力和姚泰抱了一下,低声道:“不管身份是否发生了改变,但在我眼中,你都是我秦烈的启蒙恩师!”

        姚泰眼中显出深深感激之色。

        旁边那些人,眼见秦烈不但认得姚泰,似乎关系和姚泰还极好,都是暗暗心惊。

        “这位大人,我们,我们并不知道姚泰和您认识,我们······对姚泰也没有恶意?!蹦侵心耆私确诺?,在姚泰和秦烈分开后,表情苦涩看向秦烈,拱手道:“还请大人谅解?!?br />
        “姚大师,我们有两年未见了,走,到我那边坐坐!”秦烈搀着姚泰肩膀,关系好的如同父子一般,扯着姚泰就往外走去,看也不看这些人。

        “秦烈,我,我和他们……”姚泰有些胆怯,脚步迟缓,试图缓和一下双方摩擦。

        “没事?!鼻亓疫肿斐ばσ簧?,知道他担心什么,说道:“跟我走就是了?!?br />
        “那个,我遇到朋友了,去坐坐,坐坐就回来?!币μ┗赝范阅切┤艘涣城敢獾亟馐?。

        “无妨,无妨?!敝心耆肆λ档?。

        秦烈微微皱眉,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说道:“等你们的主事者回来,你让他来找我,我有事和他谈?!?br />
        “会的,会的?!蹦侨斯?。

        “秦烈,我……”姚泰讶然。

        “跟我走就是了?!鼻亓椅⑿?。

        姚泰想了想,终不再多说什么,和秦烈离开此地,去了秦烈的住处。

        “二舅,你这么怕他干什么?”在秦烈和姚泰离开后,那年轻人愤愤叫道。

        “他和你爹同一等级,而我们,只是你爹的亲人,在这里无名无份,也就没有任何地位可言?!敝心耆颂鞠⒁簧?,说道:“你爹不在,我们如果和他发生冲突,吃亏的肯定是我们。就算是他发狠,直接杀了我们,因为身份差距太大,宋家也不会多说什么?!?br />
        那年轻人脸色一变。

        “你爹马上就要回来了,等你爹回来,我们找回场子就是了?!敝心耆撕吡艘簧?,说道:“我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新来的星级客卿,我们虽然不能拿他怎么样,但你爹可是老资格,要对付他还不简单?”

        “你说姚泰怎会认识他?”年轻人表情怪异道。

        “鬼知道?!敝心耆艘×艘⊥?,发狠道:“不用管那么多,等你爹回来了,自然要让这家伙好看!”

        “嗯?!?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