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零七章 变化(求推荐票支援~~)

    第三百零七章 变化(求推荐票支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冯蓉猜的没错。!

        秦烈不肯去坐器具宗宗主之位,的确有为唐思琪腾位置的心思,他是真的觉得唐思琪更加适合那个位置。

        他杀了应兴然,得罪死了三大供奉,也不受那些从别处器具阁回来的弟子待见,就算是强行坐上那个位置,后面也会滋生不少麻烦出来。

        当然,他有能力解决那些麻烦,但那太费事,而且他有他的打算,他不想让器具宗束缚了他。

        应兴然死了,他又离开,唐思琪就成了宗主的最好人选。

        三大供奉对唐思琪没有意见,加上唐思琪较为容易掌控,想来他们也很乐意拥护唐思琪上位。

        而琅邪和冯蓉,对唐思琪也颇有好感,得到血矛的认可,唐思琪就能真正坐稳那个位置。

        而他,和唐思琪私交甚好,他还知道……唐思琪对她有些好感。

        “你似乎比以前复杂了许多?!狈肴匚⑽⒅迕?,沉吟了一下,叹息道:“秦烈,这大半年时间,你在幽冥界是不是极为艰难?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让你……变成现在这样?”

        她以为秦烈的转变,是在幽冥界遭受了太多磨难,承受了太多的痛苦,所以才会这样。

        秦烈并不解释,直言不讳问道:“冯教官,你认为唐师姐如何?”

        “应兴然死了,以前的梁少扬也被你杀了,阿海心不在器具宗,早晚都要离开。其余那些长老,炼器天赋不够,都没有能力引起灵纹柱的变化,如此一来,唐思琪就成了唯一的人选?!狈肴氐勺潘?,“你都算准了,还问我干什么?这次事了,三大供奉必然会请唐思琪回来·取代应兴然去当新宗主,以我对琅邪的了解,我相信他也会支持唐思琪,此事·几乎算是板上钉钉了?!?br />
        秦烈咧嘴一笑,点头说道:“那就好?!?br />
        “是琅邪让我找你的?!狈肴亓成徽?。

        “你说,我洗耳恭听?!鼻亓颐凶叛?。

        “合欢宗的无心尊者没死,这一点你应该知道,但你不知道,要不了多久合欢宗就会高手尽出,会前来此地?!狈肴乜聪蛏砗蟮淖诿拧び切拟玮绲溃骸岸院匣蹲诙?,炼器师众多的器具宗,是颇为诱人的。我看他们的意思·是希望将器具宗发展成他们的附庸势力,希望器具宗的炼器师,能为他们炼制种种灵器,要培养器具宗的势力和玄天盟、八极圣殿在赤澜大陆争锋?!?br />
        秦烈微笑,“由炼器师组成的宗派,自然是一块大肥肉,各个势力都想要霸占,以此来提升自己宗门势力,嗯·我能理解?!?br />
        玄天盟和八极圣殿之所以要对器具宗下手,也是三番五次逼迫器具宗归附他们,在器具宗一次次拒绝后·才终于忍不住下了杀手。

        “琅邪已突破如意境,血矛最近也在扩张,但是和玄天盟、八极圣殿相比·血矛······还是太弱小?!狈肴厣钌羁聪蛩?,忽然道:“琅邪希望能求购你手中的寂灭玄雷,以此,来增强血矛的战斗力?!?br />
        “野心不小?!鼻亓已巯砸旃?,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会儿,他问道:“琅邪能给我什么?”

        “血矛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毒雾泽开拓,在找寻更加适合的修炼之地?!狈肴厍嵝ζ鹄础ぁ拔颐窃似剐?,找到一个灵气充盈的好地方,那地方…···很不错。而且,地方也比较隐蔽,琅邪刚刚发话了,说愿意割让一块位置出来,供凌家作为落脚之地。而且,血矛,也可以保证凌家的安全……”

        秦烈眼睛一亮。

        现在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难题,就是凌家的安置,他如今和器具宗算是彻底闹翻,这时候自然不能让凌家在器具宗修炼。

        因异族的身份,他还要和玄天盟的宋禹交涉,他无法确定宋禹对异族最后的态度,所以也不能带凌家去玄天盟,这么一来,凌家的安置就变得麻烦起来。

        琅邪或许就是看准了这一点,于是安排冯蓉前来,希望避过器具宗,以血矛来和他在私下达成协议。

        “那地方真不错?”秦烈又问。

        冯蓉笑着点头,“灵气充盈,周边毒瘴气缭绕,一般人根本无法涉足其中。而且,在器具宗的内外宗,仅仅只有阿海一人知道方位,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包括其余的内外宗长老,都不知道有那么一个地方存在?!?br />
        “我说这趟怎么没有见着墨海长老?!鼻亓曳从?。

        墨海不但是现今器具宗最精湛的炼器师,在毒药、毒物也有着高深的见解,肯定是冯蓉以私人的关系,请墨海帮助血矛排忧解难,去梳理那一块区域了。

        “我要亲眼看看?!鼻亓冶硖?。

        “没问题,但你······必须要撇下玄天盟的宋婷玉?!狈肴厮档?。

        “嗯?!?br />
        “小子,我要和你谈一谈?!?br />
        “我要你带我回一趟寒冰之地?!?br />
        血厉和雷电蟒蛇,在这间隙间,分别传来灵魂讯念,显得都颇为急

        “我有事要办,你们继续等,等我处理好再说?!鼻亓倚牡桌浜咭簧?,不耐的回讯,让他们稍安勿躁。

        然后他来到凌语诗、凌萱萱、凌峰等人身旁,说道:“你们跟她先走,我一会儿就跟上来?!彼赶蛟谇懊嬉返姆肴?。

        “好?!?br />
        凌语诗没多问一句,冲族人吩咐了一句,带着凌家人跟随冯蓉,往毒雾泽深处挺进。

        “你鬼鬼祟祟的,和那女人谈了些什么?”宋婷玉从一颗大树后面走了出来,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人家刚刚差点没被你吓死……”

        “嘿嘿?!鼻亓疫肿旃中α肆缴?,然后大大咧咧吩咐道:“你先去我们曾缠绵过的地方等我,过几天,我会去找你?!?br />
        “缠绵过······”宋婷玉娇媚的脸上,浮现出错愕之色,美眸有些迷惑:“我何时与你缠绵过?”

        “好无情的女人!”秦烈轻喝一声,然后深情款款看向她,说道:“当时莫河潜伏暗处,在雷亟木环绕的区域,你我依偎一块,柔情蜜意……玉儿,这一切,难道你都忘记了?”

        “玉,玉儿······”宋婷玉身子一僵,忽然反应过来。

        当时莫河要杀秦烈,宋婷玉为了让莫河相信,便谎称秦烈是她未婚妻,专门找秦烈配合演了一出戏,两人的确依偎在一起,曾有过一会儿“柔情蜜意”,然而,她和秦烈都明白,那只是演戏,是为了骗过莫河……

        如今秦烈旧事重提,宋婷玉一愣后,忽然咯咯娇笑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瞪着秦烈喝道:“你这混蛋!这次终于长进了吗?竟然敢主动调戏起姐姐我来了?”

        以前,她和秦烈在一块,都是她调侃秦烈,以各种方法捉弄秦烈,处处占据主动。

        而秦烈,一直都是被动承受,很少反击,更加不会主动来调戏她

        如今,在意识到秦烈在调戏她的时候,她不但没生气,还生出一种新奇的感觉,这感觉……让她觉得颇为有趣。

        “我要和冯蓉去个地方,那地方,冯蓉不想你知道,所以你要回避一下?!笔樟擦诵θ?,秦烈说明缘由,然后不等宋婷玉表态,便说道:“三天。你要在那里等我三天,三天后,我会过去找你?!?br />
        话落,他径直往冯蓉和凌家族人离开的方向行去,都没有等宋婷玉回话。

        他一副吃定了宋婷玉的样子。

        宋婷玉看着他的背影,一脸讶然,美眸中浮现出深深迷惑之色,还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喃喃道:“奇怪,这家伙变化好大,不但霸道了许多,眼神也变得咄咄逼人,而且还隐含着一丝炙热目光······”

        她清晰感觉到了秦烈和往常的不同。

        在幽冥界的时候,许多事情都是她来安排,秦烈很少发表意见,都依着她来,不太喜欢由自己来掌控局面。

        可现在秦烈给她的感觉,却是处处要占据主动,有种要将一切捏在手中的强硬。

        如此霸道自我的作风,她只在寥寥几人身上感觉到,她父亲,谢家家主谢耀阳,还有八极圣殿的圣主……

        这是秦烈和以前最大的不同。

        还有一点,以前秦烈看她的眼神,平和自然。

        但现在,秦烈的眼中却隐含着一丝令她不安的炙热光芒——那是男人赤裸裸的占有欲。

        宋婷玉忽然有些心慌。

        在她的感觉中,秦烈以前是个纯情男孩,在感情上执着专一,心中只有凌语诗,面对她时不时的挑逗诱惑,也是严律克制,很少有逾越的举动。

        然而,现在秦烈的眼神,让她觉得秦烈由纯情少男,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对美色有着本能索求欲望的男人。

        总之,以前的秦烈,让她觉得安全,可现在的秦烈,却让她觉得有些危险。

        “在这家伙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连转变都没有,一下子就变了不少,也太突兀了······”宋婷玉望着秦烈离开的方向,美眸露出深思的神情,好一会儿后,她忽然低声幽幽道:“现在的秦烈,变得不太容易掌控,可别在最后……失去了控制啊?!?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