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零三章 十岁前的那个他……

    第三百零三章 十岁前的那个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无数范乐铺天盖地而来。!

        每一个范乐,都由灵力混合一种淫靡气息而成,还带着点微弱的灵魂波动。

        而范乐真身,则是消失无影,让秦烈都无法捕捉,也无从感知。

        秦烈突地原地坐下。

        闭上眼,他两手掌心相对,一团青幽雷电,如璀璨烟花,在他怀抱中迅速凝结而成。

        “雷电球!”

        心底暴喝,秦烈全力调集雷霆闪电之力,元府、骨骸、脏腑、穴窍内潜藏的雷电之力,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尽数汇聚在胸腔电球之中。

        那雷电球如吹气一般,急剧的膨胀,极短时间将他整个人笼罩。

        “啪啪啪!”

        密集的闪电交织,秦烈身躯处在巨大雷电球中央,一头长发无风自动,双眸中电蛇狂舞。

        “噗哧!噗哧!”

        只见漫天扑来的范乐,尚未碰触到秦烈,就被雷电球内暴射出来的电光冲击中,一道接着一道变成碎光飞溅。

        以雷电球为中心,周边光芒炽烈,纯粹的能量炸碎后,变成一溜溜火光在地上飞逝。

        不多时,所有被范乐幻化出来的身影,都被雷电球击成粉碎。

        范乐却依然无影无踪。

        “潜影随行!秦烈,你的影子!”宋婷玉的娇喝声,从不远处一株茂密的古树枝叶内传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秦烈的影子。

        炎炎烈日照耀下,秦烈那拉扯很长的身影内,范乐突地冒了出来。

        他手中的白纸扇,陡然间光芒万丈,一股汹涌如海的磅礴能量,山洪般爆发出来,白纸扇的扇子尖,猛地点向秦烈后心。

        “轰!”

        硕大的雷电球·内部交织的电蛇突地紊乱,随着一声爆响,条条闪电突然失控,疾射八方。

        由雷电凝成的电球·随着条条长蛇般的电芒飞走,瞬间解体。

        白纸扇长驱直入,直达秦烈后心,那股汹涌如海的能量,在秦烈体内轰然爆发。

        秦烈如被洪荒猛兽,从后面狠狠撞击了一下,身躯朝着前方暴飞出去。

        人在半空时·他口中已鲜血狂飙,浑身骨骼如被山石挤压,传出清脆的碎裂声。

        “秦烈!”

        “秦烈!”

        “秦烈!”

        宋婷玉、凌语诗、冯蓉、康智、韩庆瑞等等和他熟识的武者·都禁不住惊叫起来,纷纷变色。

        琅邪脸色一沉。

        应兴然和罗志昌、蒋皓、房奇四人,则是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如忽然放下心来。

        “范乐!只取灵纹柱,万万不要伤了秦烈性命!”应兴然压抑着心中喜悦,神情一正,忙叫喊道。

        “嘿嘿,你好像说迟了,那小子的命……已经没了?!狈独中判氖恪て沉松砗蟮挠π巳灰谎?,傲然说道:“承受了一击‘山洪暴,,别说只是万象境初期的他·就算是中后期的家伙,也没几人能活下来!”

        此言一出,众多器具宗的武者·皆是目显怒光。

        尤其是血矛武者,有不少人已阴沉着脸,浑身血气涌动着,以血淋琳的眼睛瞪向范乐。

        凌语诗更是目眦尽赤,她那紫瞳之中,一簇簇诡异的紫色火苗,如在慢慢聚集。

        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从她身上传来,她仿佛一座沉寂许久的火山·随时都要爆发出灭世火焰一般。

        就连琅邪,也突现惊异之色,眼睛甚至绕过了秦烈,而是直接落在她的身上。

        “你,你太肆意妄为了!”应兴然也被众多愤怒的目光给淹没,他硬着头皮,怒斥范乐:“谁让你杀他的?!我只要你拿到灵纹柱即可,你为什么要下这么重的手,为什么非要将他的命也夺走!”

        “是他自己说生死不论的?!狈独痔?,满脸无辜,好像自己是被迫的一样。

        “这,这······”应兴然深深叹息,一脸的遗憾,冲琅邪说道:“你看,这件事弄成这样,何必呢?你要肯出手,怎会搅成这样?你完全可以控制局面,为什么非要坐视不理,你这是害了秦烈??!”

        琅邪一愣,他收回看向凌语诗的目光,远远看了应兴然一眼,道:“你说是我害了秦烈?”

        “我,我也不是这个噫,我是说如果你肯出手,秦烈绝对不会有事……”应兴然狸他看了一下,立即虚了,嗫嗫嚅嚅道。

        “谁说秦烈有事了?”琅邪表情古怪,哼了一声,然后喝道:“开元境就能在针对万象境中后期血池内浸泡的家伙,要是连合欢宗的一击

        ‘山洪暴,都承受不住,又怎能活着从幽冥界回来?”

        冯蓉一呆,也忽然反应过来,突然骂道:“秦烈!你搞什么鬼?!”

        她这才记得,在大半年前,是她亲自将秦烈带到血矛的修炼地,亲自监督秦烈浸泡血池,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秦烈的肉身,有多么的变态夸张!

        这种肉身强悍的不像人的家伙,怎可能这么不堪?怎可能被一举击溃?

        那背对着天,头埋在地上的家伙,如果真是秦烈,怎可能这么简单被杀?

        如果没事,那秦烈究竟在干什么?

        “秦烈!”琅邪冷喝。

        应兴然众人,还有那范乐,也是愕然看向秦烈。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随着琅邪的喝声,不由自主看向秦烈。

        究竟死了没?

        在众人疑惑之时,秦烈忽然翻转身子,他嘴角有着明显的血污,他就这么在原地坐了下来。

        他的眼中,有着一丝迷惑之色,似乎在整理着记忆,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那样子,好像是沉睡许久的人,忽然苏醒过来,所以一时间有些迷茫。

        没有人知道,镇魂珠内的一道封印,随着范乐“山洪暴”的一式重击,被撕裂了一角······秦烈十岁前养成的另外一个性格,如一道精神溪流,被混入现在的他。

        十岁之前,是他,十岁之后,也是他。

        然而,因十岁之前的所有记忆都被镇魂珠封印,那个“他”如一直被禁锢着,始终无法醒来,也无法影响现在的他。

        但现在,另外一个“他”,随着镇魂珠一道封印的裂开,忽然奇妙-地飞涌出来,和现在的“他”融为一体。

        两个性格在逐渐融合……

        他还是记不清十岁前发生的事情,但他,却渐渐明白十岁之前的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或许不能称之为“人”······

        那是一个极度阴毒,极度疯狂,极度扭曲,极度暴戾,几乎泯灭人性的“人”!

        十岁前的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怎会有如此疯狂扭曲的性格?

        坐在地上,秦烈紧皱着眉头,脸色不住变幻着。

        从镇魂珠撕裂的封印中,他没有找到想要的记忆,却找到了十年前的那个“他”……

        “秦烈,你,你没事吧?”凌语诗轻呼,一脸关切地问道。

        秦烈回过头,以一种有些陌生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你怎么了?”凌语诗心一颤。

        “装神弄鬼!”范乐咧嘴冷笑,摇晃着白纸扇,他又朝着秦烈走来,不耐道:“乖乖交出十二根灵纹柱,我会让你死的舒坦点!”

        忽然站了起来,秦烈看了范乐一眼,突然道:“我从不让人死的太舒坦?!?br />
        “轰!”

        一股暴戾疯狂的气势,陡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浓稠刺鼻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全场。

        “血灵诀!”众多血矛武者齐齐惊喝。

        “凝体!”

        秦烈抬手按向身前泥浆,掌心往上用力一提,一条由泥浆凝结而成的大蟒蛇,像是被他从泥浆中活生生拉扯出来。

        这是大地之力。

        “冰骨!”秦烈低喝道。

        一根根晶莹骨头,由寒冰之力凝成,充斥在蟒蛇体内。

        “血气!”秦烈轻喝道。

        一缕缕由他身上释放的殷红血雾,钻入蟒蛇体内,化为蟒蛇的鲜血筋脉。

        “雷电!”秦烈又喝道。

        一条条匹练般的闪电,如长虹电蛇,一圈圈缠绕在蟒蛇之身。

        蟒蛇于是有了形体,有了鲜血筋脉,有了骨骸,有了雷电之力。

        这条蟒蛇,如被赋予了生命,如真正活了过来,突然直扑范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