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三百章 冲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十二根灵纹柱是器具宗立宗根本,也是器具宗独有的标志更是器具宗挑选有潜力弟子的方法。

        在器具宗,没有什么东西比十二根灵纹柱更加重要,当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知道秦烈坠入幽冥界,的确伤心遗憾了好一阵子,但他们真正伤心的,还是灵纹柱找不回来了。

        ……至于秦烈,在他们眼中,其实并不如灵纹柱紧要。

        如今眼见秦烈要离开,应兴然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厚着脸皮要求秦烈将十二根灵纹柱留下来。

        “对器具宗而言,灵纹柱就是命根子,我们器具宗的种种灵阵图,都和十二根灵纹柱有关?!庇π巳还笆肿饕?,将态度放低,神色谦卑,不过眼神却很坚定,“我们不能失去灵纹柱。所以,既然你执意离开,还请将灵纹柱留下来吧……”

        “秦烈,你好好想想,千万别一时冲动啊?!甭拗静庸?,“对器具宗而言,你也是一笔财富,你就是器具宗的未来。但如果,如果你真的决定脱离宗门,那灵纹柱……还真要留下?!?br />
        蒋皓和房奇,讪讪干笑着,也是点头。

        四人意见统一。

        秦烈脸色奇差无比,他深深看着应兴然,看着应兴然眼中的神光内敛,忽然明白过来。

        之前,应兴然心魂重创,器具宗试过种种方法医治,都始终无法令他恢复过来。

        应兴然也是绝望了,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才急急挑选继承者,梁央祖,他本人,都是应兴然的希望,是应兴然认定的宗门复兴者。

        罗志昌、房奇、蒋皓三大供奉,毕竟年岁已高,他们已经无法站出来领导器具宗。

        所以四人才会轻而易举将宗主之位·拱手交给他,由他来取代应兴然去坐宗主宝座。

        然而,半年前在他的要求下,玄天盟出手将应兴然救醒了·解决了应兴然心魂的重创,令应兴然恢复如初。

        应兴然正值壮年,以前以为要死了,才会心灰意冷,才会心生退意,如今龙精虎猛了,怎甘愿让他去坐器具宗的宗主之位?

        在器具宗遭遇?;薄な撬ι矶?,助器具宗渡过难关,在宗门内·他也积累了一定的声望和人气,如果他真留在器具宗内,岂不是会威胁到应兴然的地位?

        也难怪,难怪应兴然要将散落各地的心腹召回来,难怪在自己言明要离开器具宗后,他只是象征性的劝说两句,就立即索要灵纹柱。

        秦烈突然明白,在应兴然的内心深处,恐怕也是巴不得自己早早离开才好。

        想通这些后·秦烈心底冷笑不迭,看着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说道:“十二根灵纹柱已经被我炼化·和我血肉相连,强行取出来,会令我身负重创·甚至可能让我灵魂俱灭?!?br />
        “这……”应兴然满脸愕然。

        三大供奉面面相觑,也听出来了,知道秦烈是不准备交出灵纹柱了。

        “嘿嘿,灵纹柱这种好东西,换了我拿到,那也是死都不会交出来的?!狈独衷谂员吖中Σ灰?。

        “在那边!都在那边!”

        “宗主和秦烈吵起来了!”

        “秦烈要退出器具宗!”

        “快过去看看!”

        分散在周边的宗门弟子长老,越来越多的聚集过来·将这一块围的水泄不通。

        童济华、谭东陵、卫青、韩庆瑞、康智、莲柔等等秦烈熟识的人,都在人群中·他们远远看着秦烈,脸色各异。

        宋婷玉躲在墙角,不肯真正现身,她那张美艳妩媚的脸上,写满了看笑话的揶揄表情。

        “秦烈,通过灵纹柱,已经掌握了十二种灵阵图刻画之术。而且,关于我们器具宗的种种秘典,许多宗门秘辛,我们也都为你开放了……”应兴然皱着眉头,一脸诚恳地说道:“这些,我们都不打算收回,念在你对器具宗有功,就由你带在身上了。但十二根灵纹柱,当真是器具宗的根本,还请你能留下来,不要让我们为难?!?br />
        “是啊秦烈,别的东西你拿了就拿了,我们不多说什么,可灵纹柱事关重大,你真要脱离宗门,这灵纹柱必须要留下来?!甭拗静硖?。

        房奇和蒋皓也婉言劝说,都要他丢下灵纹柱,然后就由他离开。

        好像秦烈拯救器具宗于水深火热之中,三番五次让器具宗脱险的事情,都已经被他们忘的一干二净了。

        秦烈忽然想起宋婷玉的一番话:“最烦那些虚伪炼器师的嘴脸了!”

        此刻,看着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秦烈终于明白为什么宋婷玉、屠世雄众人,那么不待见炼器师,也明白了以渊、庞峰等人离开时的心情。

        “灵纹柱关乎我性命,我如果取出,那小命就没了?!鼻亓页磷帕?,道:“你们是想要我的命?”

        “秦烈,你看,怎么就没法说通你呢?”应兴然脸色渐渐阴沉,“你真要带着器具宗的至宝离开?”

        “嘿嘿,看来要动武了?!狈独诌肿抛?,惟恐天下不乱,嚷嚷道:“说再多没用,这件事恐怕需要力.解决?!?

        “童济华!让琅邪来处理此事!”应兴然皱着眉头,在人群中锁定童济华,以眼神示意了一下。

        秦烈也看向童济华。

        童济华满脸苦笑,摇了摇头,轻声叹息一声,就要转身离开。

        就在此时,聚集的人群,忽然主动分开一条路。

        “琅邪大人!”

        “琅邪大人!”

        两边的人群,主动行礼,惊讶的轻呼。

        只见琅邪和冯蓉两人,带着一众血矛的武者,从人群中阔步走来。

        他们径直走到应兴然等人和秦烈的中间。

        一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从琅邪、冯蓉众人身上传来,那气味,让众多炼器师纷纷退避。

        “琅邪,你让秦烈将灵纹柱取出来放下,但切记万万不要伤到秦烈?!庇π巳患偃始僖宓?。

        “嗯,秦烈对器具宗有恩数次化解了器具宗的?;?,琅邪你务必小心?!甭拗静菜颇K蒲囟V?。

        秦烈看向琅邪一眼,只是一眼,便神情巨震低喝道:“恭喜琅邪大人!”

        他也修炼了血灵诀,看了一眼,略一感知,他就通过琅邪体内鲜血的浓稠度,猜出琅邪再次突破了。

        琅邪已跨入如意境!

        从血厉手中,得到全本血灵诀的琅邪,终于突破瓶颈迈入全新境界。

        在通幽境巅峰,就能斩杀八极圣殿如意境强者图夕的琅邪,如今

        实力该有多么强悍?

        空间戒内有着寂灭玄雷的秦烈,刚刚还老神在在,认为局势还在掌握之中,觉得只要手持寂灭玄雷,器具宗就无人敢阻拦他,也无人能阻止他离去的脚步。

        但现在,看着踏入如意境的琅邪过来,秦烈心中一凛,知道局面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琅邪一来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神情振奋,先前狂傲的范乐,也明显收敛了似乎也颇为忌惮琅邪,其余器具宗的武者,也都突地沉默都敬畏地看向琅邪。

        琅邪看了看应兴然,又看了看秦烈,忽然说道:“一个是老宗主,一个是新宗主,我应当听谁的?”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哗然。

        这大半年来,在所有人眼中应兴然都是器具宗的宗主,是真正的决策者。

        而秦烈不过是临时替代应兴然一阵子而已,这个事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为什么琅邪会这么说?

        “琅邪!你这话什么意思?”应兴然脸色一变,“一直以来,我都是器具宗的宗主!秦烈,只是在我被封冻的时候,暂时替我决策一下,我既然醒来后,自然就还是宗主,这有什么可疑惑的?”

        “我们让秦烈执掌器具宗的时候,也明言说过,他只是暂时性的取代兴然,兴然要真出了事,那秦烈就是宗主。但现在兴然醒来了,兴然自然还是宗主,秦烈的身份,只是内宗弟子,如今他要脱离器具宗,那就连内宗弟子也算不上了,你当然要听兴然的?!甭拗静偶绷?,这下子也不顾秦烈的感受了,赶紧说明状况。

        “老宗主,新宗主,这是你们内宗在宗门交替方面的纠纷,恕我无法插手。我们血矛,只负责庇护宗门安危,只负责对外,不对内?!崩判傲成坏?。

        “所有血矛武者听令,任何人不准对秦烈出手!”冯蓉娇喝。

        分散在各处的血矛武者,闻言都是目显喜色,都纷纷大声回应。

        经历过那场宗门巨变,所有血矛武者都真心认可了秦烈,在他们心中,秦烈才是宗门功臣,这些刀口舔血的战士,记得秦烈为宗门做出的贡献,他们敬重秦烈,所以内心深处都不愿意动手。

        如今,见琅邪和冯蓉两大首领表态,他们都是暗暗激动。

        “你们,你们!”应兴然咬着牙,指着琅邪和冯蓉两人,脸皮子不断颤抖。

        琅邪和冯蓉对他熟视无睹。

        “童济华!让外宗武者动手!”应兴然再次下令。

        “宗主,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恐怕无法作战?!蓖没奚プ帕?,也不知道怎么弄的,他脸色忽然煞白,额头直冒冷汗。

        —他把自己弄的跟真病了一样。

        “我肚子疼,我先去找茅厕了?!?br />
        “我头疼,我要休息一下。

        “我最近修炼走火入魔了,短时间无法动手?!?br />
        一个个外宗长老和弟子,只要经历过器具宗的那番苦战,只要知道秦烈为器具宗做过什么,都一个个唉声叹息,忽然间身体各个都出了问题。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脸色铁青。

        直到现在,他们才认识到,秦烈在器具宗有着多么大的声望和人气。

        “你曾做过什么,虽然有一些人已经忘了,但更多的人并没有忘记?!狈肴乜聪蚯亓?,忽然一笑,“其实,大家都记在了心里?!?br />
        秦烈心生暖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