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们,究竟是谁?

    第二百八十六章 我们,究竟是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阴煞谷的谷外,有一个大镇,镇上住着的人,都是谷内老、核心弟子的亲属,凌家的那些族人也都在镇上。

        凌语诗、凌萱萱姐妹俩,从阴煞谷出来后,就往镇上行去。

        来到镇南角一个大宅子处,两姐妹看到不少身穿金衣、红衣的武者,在那宅子周边晃悠着。

        “是金煞谷和火煞谷的人!”凌萱萱看了一眼,便俏脸显出怒意,“他们在监视着我们!”

        “先进去吧?!绷栌锸崽疽簧?,在那些金煞谷、火煞谷武者的目光下,和妹妹一起踏入大宅子。

        “大小姐二小姐回来了?!庇辛杓易迦搜锷汉?。

        “语诗,萱萱,你们可看到外面的人?”凌承志从后院走出来,神情沉重的问道。

        “看到了?!绷栎孑婧吡艘簧?,“他们来干什么?是不是要捣乱的?”

        “哎······”凌承志叹息一声,带着两姐妹来到后院。

        后院内,凌家的那些族老,凌峰,还有众多的凌家族人竟然齐聚一堂。

        “刚刚金煞谷的裘旭东来过,他过来警告我们,让我们这段时间不准离开这个镇子?!绷璩兄玖成野?,“裘旭东让我们趁早打消逃走的念头,他说如果我们胆敢妄动,金煞谷和火煞谷的武者绝不会客气?!?br />
        凌语诗俏脸微变,“看来他们知道森罗殿会派人来接应我们?!?br />
        “怎么一回事?”凌承志皱眉问道。

        “陆璃师姐将我们被逼迫一事,告诉了森罗殿和器具宗那边,器具宗那边没有动静,但森罗殿回讯过来了。听说屠世雄安排他儿子,带着麾下的统领,要来接应我们离开七煞谷?!绷栎孑娼馐?,然后幽幽说道:“他们是给秦烈面子,所以来援助我们······”

        一听她提起秦烈,凌家的族人·忽然齐齐沉默了下来。

        许久后,凌峰摇头轻叹,眼中涌出悲痛之色。

        “看来他们是知道这件事了?!绷璩兄鞠肓艘幌?,也说道:“裘旭东也说了·让我们少做无谓的挣扎,他说谁都没办法改变我们凌家的命运。说凌家没有被灭掉,说我们能存活到现在,已经是七煞谷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众多凌家族人,听他这么一说,都是满脸颓然无奈之色。

        “小诗啊,还有萱萱·为了凌家……你们就从了吧?”凌家族老凌博颤颤巍巍说道,“我们凌家太弱小了,在七煞谷这种地方·任何人都能灭掉我们。凌家经历了那么多惨事,族人已经牺牲太多了,为了凌家还能立足下去,你们就牺牲一下吧?”

        “是啊,凌家怎么可能抗衡七煞谷?没有你们师傅的照顾,我们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活路??!”族老凌祥也附和。

        “大小姐,二小姐,你们就为凌家牺牲一下吧?”

        “你们父亲如果活着,为了家族的存活·也会这么做的?!?br />
        “是啊?!?br />
        许多贪生怕死的凌家族人,在裘旭东前来威胁后,都心惊胆颤·他们发现外面金煞谷、火煞谷的武者还在虎视眈眈环伺着,明显心存歹意。

        为了活命,他们主动劝说凌语诗、凌萱萱·希望两姐妹遵从沈梅兰的安排,以小妾的身份下嫁给李中正和卜祥。

        —他们都不想死。

        “都闭嘴!”族老凌康安怒视着凌博和凌祥,喝道:“小诗和萱萱为家族做的事情还不够多么?如果不是小诗和萱萱,凌家,早被杜海天给弄的七零八落,早就被人都害死了!是因为小诗和萱萱在,我们才能来七煞谷·才能有个安全的地方休养生息,也是因为小诗和萱萱·前几年我们在这里过的还不错?!?br />
        “没有大小姐和二小姐,凌家,在冰岩城的时候,就被杜海天给斩尽杀绝了?!绷璺謇浜?,“是陆璃看在大小姐和二小姐的面子上,想方设法带凌家走出了冰岩城,才让凌家能够置身事外?!?br />
        “嗯,没有两个小姐,就没有现在的凌家?!?br />
        “大小姐和二小姐已经牺牲很多了。

        也有不少凌家的族人明辨是非,这时候吆喝起来,和凌博、凌祥众人对峙。

        “如果不是因为凌家还在这里,小诗和萱萱,都可以不回来?!绷杩蛋驳勺畔惹敖泻暗哪切┤?,“她们姐妹回来为鸠琉瑜守孝,一方面是为了报师恩,可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保全族人。如果她们不回来,我们这里的所有人,早已经被七煞谷杀光了!”

        这番话后,众多凌家族人都沉默了,先前叫嚣着让两姐妹牺牲的那些人,也羞愧的低头不吭声。

        “小诗,萱萱,你们,你们的头发…···”凌承志目露惊异色。他发′凌语诗和凌萱萱在情绪失控后,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乎渐渐变了颜色……变成了一种很奇异的深紫色。

        就连两姐妹的眼瞳,也隐隐呈淡紫色,显得非常奇特。

        他还当两姐妹修炼了某种稀罕的灵诀。

        “头发的颜色是吧?”凌萱萱抓起一缕碎发,混不在意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情绪一旦失控,头发就会变成紫色。好像,好像上次在器具宗的时候,头发颜色就有点反常了,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诗,你也是?”凌承志惊讶道。

        “嗯,上次在器具宗,秦烈拔出一个个灵纹柱,最后引得邪冥通道被打开。当内部冥魔气扩散出来后,我就觉得身体不太舒服,好像,好像鲜血忽然滚烫了起来···…”凌语诗仔细去想当时的情形,皱着眉头描述感受,“我的头发,在那个时候,也变成紫色了?!?br />
        凌语诗、凌萱萱说到这里的时候,众人发现凌峰轰然一震,眼中爆射出摄人的光芒。

        大家下意识去看他,然后发现凌峰一头寸长的短发,竟然,也隐隐往淡紫色蜕变!

        “凌峰!”凌承志尖叫起来,“你,你怎么也这样?”

        “我,我也是?”凌峰刚刚似乎想起了什么,情绪突然失控,然而,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头发,也随着变成紫色。

        但在凌承志指着他尖叫后,他恍然明白过来,他从众人惊骇的眼睛中,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族老凌康安喃喃自语,一脸的莫名其妙。

        “凌峰,刚刚小诗和萱萱说起她们头发变化的时候,你为什么神情巨震?”凌承志沉喝。

        “我想起了秦烈爷爷对我说过的一番话…···”凌峰忽然道。

        “什么话?”凌承志问道。

        “好多年了,当时我的火云锤坏了,我去找秦山爷爷帮我修复?!绷璺逵昧匾渫?,“秦山爷爷帮我将火云锤时,要我划破手指,以鲜血滴在火云锤上。当时,秦山爷爷看着我那几滴鲜血,神情很怪异,他对我说了一番怪话……”

        “什么怪话?”族老凌康安急着询问。

        “他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还说,我们凌家的族人,也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他说,他之所以来我们凌家镇,之所以在药山待下来,是要找些东西,要去确定一件事,他说他要找的东西还没找到,但看着我滴出的鲜血,却说他终于确定了他要确定的一件事······”

        “从你的鲜血,他确定了什么事?”凌康安惊异地问道。

        “我也这么问了,但他没有对我解释,没说他要确定什么?!绷璺迮Φ幕匾渥?,“他只是对我说,有一天我的头发可能会变成紫色,眼瞳也会变成紫色,他说如果真有那一天,他让我不要紧张?!?br />
        凌峰的话讲到这儿,所有凌家的族人,都悚然变色。

        “他,他,他怎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怎知道?”凌康安失魂落魄道。

        凌语诗和凌萱萱姐妹,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也徒然紧张不安起来,也都深深看向凌峰。

        “我当时只当他胡说八道,觉得他神神经经的,根本没有当一回事。他说的那些话,我也很快忘记了,直到今天大小姐和二小姐头发变成紫色,我才猛地想了起来,想起来他说的这番话?!绷璺宄磷帕?,下意识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如困兽一般苦苦去想,去找寻久远的记忆。

        “秦山会来凌家镇,绝不是那么简单!他说我们所有凌家的族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他肯定知道!他一定知道我们凌家家族的奇特之处,所以才选择来凌家镇,可他,为什么从没有对我们说?”凌康安焦急如焚,他紧紧盯着凌峰,“还有什么?他还说了什么?”

        “我记不得了,我当时以为他在胡说八道,就没有注意听他后面说的话!该死,我想不起来,我怎么也无法想起来!”凌峰抱着头痛苦的叫喊道。

        他的短发,在这个时候,已经由淡紫色,变成深紫色,变成和凌语诗、凌萱萱姐妹的那样。

        “秦山!秦山在我凌家待了五年,他到底怀揣着什么目的?!”凌康安呼吸急促,“为什么他能提前预知有一天你们头发和眼睛会变成紫色?为什么他说我们所有凌家族人,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们,究竟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