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二百八十二章 下狠手

    ???二百八十二章 下狠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宋师妹,张兄弟,你们这段时间被困,一定没有好好休息过。来来来,喝点酒,吃点肉,咱们好好聊聊?!比文夏米啪拼?,和他三位师弟一起,笑着从帐篷走出。

        两个苍羽会的女子,也是露出浅笑,陪着他们一同来到秦烈、宋婷玉身旁。

        “先喝点酒吧?!比文瞎春?,随手向秦烈、宋婷玉各扔了一袋酒,热络道:“哎,在邪冥通道打开后,最近邪族攻势凶猛,以后不知道会有多少战斗发生呢。能好好活一天,一定要珍惜,不能亏待了自己,你们说是不是?”

        “对对,有酒有肉,纵情享乐,这才是人生!”一人笑道。

        “对呀,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是要珍惜每一天?!钡ピ乱驳?。

        “任大哥说的有理?!彼捂糜窠庸拼?,随口附和了一句,便小口小口喝了起来。

        一行六人的目光,齐齐凝聚在她吞咽的动作上,神色略显紧张。

        秦烈心中冷哼一声,也拿起酒袋,动作粗犷的痛饮。

        火辣辣的酒液,如小溪,顺着他的脖颈流淌下来,直达他胸腔。

        先服用了一枚玄天盟解毒丹药的他,根本不怕酒中的毒药,所以毫不担心,一眨眼功夫,他就将酒袋内的酒喝光,打了个酒嗝后,还沉喝一声:“痛快!”

        “哈,张兄弟真是一个豪气的人,难怪张兄弟在土煞谷那么吃得开,连我们都久仰大名?!比文显尢?。

        “客气客气?!鼻亓宜媸纸站拼酉蛩?,眯着眼,看着任南、单月一行人,看着他们眼中的喜色,心中冷笑不迭。

        任南、单月没有急着答话,而是留心宋婷玉,待到他们看到宋婷玉一口一口的,也将一袋子酒喝光·他们眼中喜色更浓。

        之前,他们望向宋婷玉、秦烈手上空间戒的目光,还躲躲闪闪,似乎还心存顾忌。

        但现在·在秦烈、宋婷玉将酒袋中的酒喝光后,他们目光中的贪婪之色,已经渐渐不加掩饰,明显的让任何人都能看出他们的贪欲了。

        “宋师妹,张兄弟,你们在七煞谷应该都颇有些身份背景吧?”紫雾海的顾万里,笑嘻嘻地凑上前来·坐在了宋婷玉的身旁,他眼睛瞄着宋婷玉手指上的戒指,“空间戒可不是一般人能持有的······”

        “空间戒?”宋婷玉瞥了他一眼·忽然轻笑着摇头,伸出修长指头摇晃了一下,说道:“这不是空间戒,就是普通的戒指,我是觉得好看才戴起来的?!?br />
        “普通的戒指?”顾万里脸上笑容一僵。

        秦烈扫了宋婷玉一眼,心中暗笑,看这女人怎么捉弄任南六人。

        “自然是普通的戒指?!彼捂糜窈芨纱嗟耐氏陆渲?,大大方方将其递给顾万里,美眸带着狡黠的意味·说道:“不信顾大哥可以检查一下呀?”

        顾万里脸色怪异,接过那一枚戒指,他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又以精神意识尝试渗透,却发现戒指是实心的,里面当真没有独立的小空间。

        他又检查了一会儿·脸色有些难看,一言不发地将戒指递给任南。

        任南脸上的笑容,也早已消失,他紧皱着眉头,也仔仔细细检查了几遍,之后神色难看,又将戒指递给单月。

        单月接过戒指·也没有看出什么玄妙-,也肯定这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戒指·根本不是他们所想的空间戒。

        “张兄弟,你手上的?”顾万里又看向秦烈。

        “和她的一样,就是普通的戒指,这是她亲手制成的?!鼻亓疫肿煲恍?,和宋婷玉交换了一个眼神,信口开河道:“我和她······那个私定终身了,就分别为对方制作了一枚戒指,你们拿着的,是我为她亲手制住的。我这个,是她为我以玉石雕琢而成,虽然不是空间戒,但是对我们而言,却有特殊的寓意,所以我们一直都佩带着?!?br />
        宋婷玉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似在怪他占自己便宜,不过也没说破,而是附和着微笑说:“嗯,我们佩戴的戒指,是为对方专门制作的,虽不是空间戒,但对我们而言很重要?!?br />
        两人这番话落下,任南一行六人,脸色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妈的,原来是两个狗男女定情的信物,白白浪费了老子的一番功夫!”任南一肚子恼火,“两颗迷魂丹还值不少灵石呢,真是白白糟蹋了!”

        “真是倒霉,还以为运气来了,没料到只是两个穷瘪三!”顾万里也骂骂咧咧。

        “我就说嘛,万象境的武者,怎么可能持有空间戒?”单月一脸失落,“算了,既然这样,也别节外生枝了?!?br />
        她一看不是空间戒,先前的决心立即动摇了,认为这样理由的击杀宋婷玉、秦烈两人,完全没必要了。!

        “你们,你们说什么?你们想干什么呀?”宋婷玉则是满脸惊慌,美眸中流露出的骇然惧意,让秦烈都不得不赞叹她的演技,“张焦,我们走,他们不怀好意!唔……”

        站起来,宋婷玉曼妙-诱人的身子,忽然一个跄踉,如喝醉一般摇摇晃晃。

        她眼中惊惧之意更重,尖叫起来:“你们,你们竟然在酒里下了毒!你们怎敢这么对待我们?你们不得好死!”

        秦烈在一旁默默坐着,他看着宋婷玉的精湛演技,暗暗赞叹。

        “任大哥?”单月这时候看向任南,征询任南的意见。

        任南脸色阴沉,他冷冷看着秦烈,又望向宋婷玉,看着宋婷玉那摇摇晃晃,但却妖娆无比的美妙-身姿,他忽然道:“反正已经开头了,就一不做二不休了!要是放他们一条生路的话,他们还是会怀恨在心,以后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不如杀了一了百了!”

        “嗯?!惫送蚶镆苍尥?。

        “这个宋玉,死前我要好好检查检查,看看她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任南霍然站了起来,他火热的目光在宋婷玉妖娆迷人的身姿上游弋着,赤裸裸的欲望光芒丝毫不加掩饰。

        在其余五人的注视下,他上前一把扯住宋婷玉的手臂,连拖带拽的,将宋婷玉拉入最近的一个帐篷。

        单月和另外一个苍羽会的女子,自然知道任南所谓的好好检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两女虽然脸色微变,深深地看向那帐篷,听到了里面宋婷玉的尖叫声,可她们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嘿嘿,那女人模样虽然一般,不过身材真是好得离谱。我见过那么多女人,也没有见过单单只是一个好身材,就让人血脉喷张,怎么也遏制不住心头邪火的,也难怪任大哥控制不住了?!惫送蚶锟醋耪逝?,听着里面的尖叫声,也是赞叹不已。

        另外两个紫雾海的男子,看着帐篷的脸色,满是羡慕,他们似乎在等任南完事后,也冲进去插一脚。

        秦烈在一旁坐着没动,他脸色阴沉地看着那帐篷,听着宋婷玉夸张的尖叫,体内杀意渐渐凝聚。

        虽然明知道以宋婷玉的手段,断然不可能吃亏,虽然明知道她在逗弄任南,知道一会儿死的肯定会是任南,可秦烈还是无法遏制内心怒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在那帐篷内,任南可能会碰触到宋婷玉,秦烈便怒火中烧,便气血飙升。

        “怎么?受不了是吧?”顾万里凑上来,在秦烈身旁嘿嘿怪笑,“和你私定终身的女人,在里面被别人侵犯,你却中了毒药动弹不得,这感觉…···是不是生不如死?是不是痛不欲生?”

        “痛不欲生······”秦烈低低轻呼一声。

        他忽然闪电般出手,瞬间攥紧顾万里的脖颈,将顾万里整个人凌空提起。

        在顾万里两腿胡乱踢蹬,拼命想要掰开秦烈那只手的时候,一股浓烈犹如实质的血腥味,从秦烈体内陡然涌出!

        秦烈的眼中,渐渐泛出腥红如血的色泽,如洪荒凶兽盯着猎物一样,血淋琳看向顾万里。

        顾万里肝胆俱裂,发出“呜呜”的怪叫声,拼命想要挣扎。

        “你!”

        剩下两个紫雾海的武者,还有那两个苍羽会的女子,耸然变色,猛地站了起来。

        “喀嚓!”

        骨骼断裂的声音,清脆地从顾万里脖颈上传出来,顾万里的头,以一种不自然的姿势,软软往后耷拉着。

        秦烈随手一甩,顾万里的身体,如一堆烂肉飞了出去。

        他这才看向剩下的四人,看向那单月,“只是两枚空间戒,就能令你们泯灭人性,能让你们不顾一切?”

        单月脸色难看。

        “任大哥!任大哥!”两个紫雾海的武者失声尖叫。

        然后他们忽然发现,宋婷玉大呼小叫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

        他们下意识回头去看,就见宋婷玉衣着整齐,玉手拽着任南的头发,拖死狗一样,将任南从帐篷内拖了出来…···

        而任南,则是目显惊恐至极的表情,捂着喉咙一直想讲话。

        却始终无法发出一个声音出来。

        殷红的鲜血,从他捂着喉咙的指缝中,无情的流溢出来——他被割了喉。

        “任,任大哥!”只是看了一眼,剩余四人,便恐惧的惊叫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