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魔甲虫和腐灵兽

    第二百三十八章 魔甲虫和腐灵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焰火山的山体崩碎,磨盘般的岩石纷纷滚落,大地轰鸣不,从一个个洞口冒出阴森邪恶的烟云。

        大地撕裂出一道道深幽沟壑,广场如被敲碎的巨石,裂痕条条。

        秦烈端坐在地动山摇的广场,凝聚所有精神意识,逸入一根根灵纹柱内部。

        血厉告诉他御动灵纹柱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他的灵魂意识,进入每一根灵纹柱内,就能掌握灵纹柱内的“魂”——灵阵图。

        激发灵阵图,就能掌控灵纹柱,让灵纹柱释放出种种不同的威力。

        说白了,十二根灵纹柱,也是一种特殊的灵器!

        “呼哧!呼哧!”

        宋思源的坐骑银甲巨鳄,不知何时来到这一块,来到广场旁边。

        宋思源和谢之嶂两人,这时候都坐在那一头银甲巨鳄身上,凝重的盯着一个个洞口。

        詹天逸也骑在了青獠蝠的身上,那头青獠蝠在天上盘旋着,发出声声刺耳的低鸣。

        不论是银甲巨鳄,还是那头青獠蝠,都从冒着灰白色烟云的洞口内,感知到莫名的邪恶,那种邪恶波动,让这两头灵兽都焦躁不已。

        “轰隆??!”

        焰火山碎裂的越来越严重,器具宗内宗的山门,那些在山巅建立的宫殿群,也都轰然倒塌。

        器具城已经踪影全无,所有具有生命波动的武者,都撤了出去。

        “轰!”

        又是一根灵纹柱飞上天,又是一个深幽的洞口露了出来,一股强烈的反震力,也让秦烈身躯猛地一颤。

        嘴角溢出两缕血迹,秦烈眼中神光溃散,突然道:“压不住了!”

        “砰砰砰!”

        地底深处,传来擂鼓般的轰鸣,一声声隔着重重空间的怒啸,刺耳的穿透而来。

        又是一根灵纹柱冲天!

        宋思源三人神情大变由谢之嶂喝道:“小子,来这边!”

        此刻,所有灵纹柱都飞上半空,都高高悬浮着释放出阵阵磅礴波动。

        然而,这些波动非常汹涌狂烈,但却不是全都受秦烈掌御——他还没有那个能力。

        “禁锢我的那一根灵纹柱,为中央枢纽,只要你能以灵魂深入当中,将柱中柱激活,就能让灵纹柱主动缩小从而装入空间戒···…”血厉之前的一番话,在他脑海内迅速过了一遍。

        秦烈猛地看向第十二根灵纹柱。

        这根刻画着远古天地,曾在内部禁锢血厉的灵纹柱在他的眼神注目下,倏地微微摇晃。

        精神意识如灵线,依照古象形文字的笔迹,在那柱体上临摹了一遍,他的一缕魂魄立即踏入柱子内部的空间。

        苍茫小空间中,十二根似实如虚的灵纹柱,散发出蒙蒙亮光,一条条炫目的七彩光线,从一根根灵纹柱上面射出来在中央一点交汇……

        那个点,本是血厉端坐之处,是施加在血厉身上的重重枷锁。

        秦烈这一缕魂魄如一个灵魂缩影,学着血厉的样子,坐在十二条光线交汇的那个点。

        无数繁复玄妙-的符号一段段模糊难辨的碎小记忆波,一个个熠熠闪亮的光点,如溪流,似意识波,齐齐涌向他这一缕灵魂中。

        秦烈本体大幅度的颤抖起来。

        这一刻,他忽然生出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他成了器物之魂!

        成了十二根灵纹柱的灵魂!

        他可以感知到每一根灵纹柱内部细小的差异,能感知到每一根灵纹柱内部封存的能量能感知到灵纹柱潜藏的玄妙-,还有······组合起来的封禁奇阵!

        “缩!”

        他在十二条光线交汇处以灵魂音节轻喝,以心念来表达意图。

        神奇至极的,悬浮他本体头顶的十二根灵纹柱,所有光亮一一收敛,根根数十米高的柱子,竟一一缩小,迅速地微缩起来。

        短短五个呼吸间隔,十二根灵纹柱都变成一根手臂的长度,而且非常顺利地被他收入空间戒。

        秦烈眼睛一亮,旋即急忙奔向那银甲巨鳄,在谢之嶂的招收呼应下,上了巨鳄灰褐色的背脊。

        “那十二根柱子?”谢之嶂惊声问。

        “暂时收了起来?!鼻亓掖鸬?。

        宋思源和詹天逸两人,也是目露奇光,也都不由看了他一眼。

        “喀喀喀!喀喀喀!”

        地面更快的裂开,十二根灵纹柱飞天造成的缺口,迅速胀大。

        浓烈的魔焰,墨汁般的诡异烟雾,红褐色的污水,纷纷从中喷涌出来。

        许多污水中还夹着森森白骨,还有不知名凶兽的虫卵,和奇大无比的蛋。

        “魔甲虫卵!腐灵兽的蛋!”詹天逸怪叫起来。

        “糟糕了!”宋思源也变了脸色,他立即伸手拍向银甲巨鳄。

        银甲巨鳄低低嘶吼着,如一座移动的肉山,甩开来朝着外面飞奔。

        詹天逸也骑着青獠蝠往外面飞走。

        喷涌出来的红褐色污水中个个虫卵不断膨胀着,那种奇大无比的蛋,内部也传来!跳动声。

        秦烈人在银甲巨鳄身上,回头看着渐渐远离的器具宗,看着从洞口内涌出来的污水,看着虫卵和大蛋,下意识地问道:“魔甲虫卵和腐灵兽的蛋,有什么用?”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毙恢痔镜?。

        “啪嗒!啪嗒!啪嗒!”

        一个个虫卵如蛋壳爆碎,然后就见一只只拇指大,有着黑红色的硬壳,生有怪翅的奇虫,厉啸着,接连振翅飞上天。

        这种名为魔甲虫的虫子,飞上天后,都在做出吞吐的动作,似乎在吸食空气。

        秦烈远远看去,一会儿后神情剧变,喝道:“它们在吞咽周边天地灵气?”

        他感觉出来了,缭绕在器具宗上方的灵气,在迅速变得稀薄起来,似乎正在快速流失。

        相反,另外一股阴寒邪恶的气息·渐渐扩散开来。

        器具宗的天空,渐渐变成暗黑色,太阳光芒已经无法照射过来,都被那种暗黑色隔离在外。

        从这个角度去看·他发现器具宗焰火山那一块,朗朗晴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褪,蓝天和白云都被遮掩,被滚滚暗黑色的颜色填满。

        天在慢慢变黑……

        “魔甲虫不是吞咽天地灵气,而是在转变天地灵气,它们能将天地灵气转变成幽冥界的冥魔气!”谢之嶂脸色愈发严峻,“幽冥界的邪族·许多都和我们身体不一样,他们无法适应灵域的环境,甚至许多邪物都不能被阳光照射。所以·他们需要利用魔甲虫,先转换天地灵气为冥魔气,将周边变成适合他们活动的环境,然后才会真正过来?!?br />
        “转变天地灵气为冥魔气!”秦烈惊叫道:“不能灭杀魔甲虫?杀光魔甲虫后,他们无法转变冥魔气出来,不就无法踏入此地?”

        “只是魔甲虫,自然容易对付,可惜还有腐灵兽的蛋······”谢之嶂苦笑了起来。

        “腐灵兽,这幽冥界的异兽·又有什么用?”秦烈再问。

        “腐灵兽是幽冥界的邪族,专门培育出来腐蚀灵域大地的。腐灵兽能不断分泌出腐蚀大地的汁水,那些汁水渗透进大地·就会慢慢腐蚀改变大地,让大地变成他们最喜欢的那种环境?!毙恢职ι鞠?,“魔甲虫在天上转化冥魔气·腐灵兽在地上腐蚀大地,这一天一地的两种冥兽,会慢慢改变这一块。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幽冥战场那样……”

        “不能连腐灵兽一起杀?那什么腐灵兽,不是还在蛋中吗?”秦烈惊疑道。

        “就是因为它们还在蛋里,所以我们不敢靠近,腐灵兽没有孵化的时候·蛋壳里面的汁水,最为恐怖。在腐灵兽破蛋而出的时候·蛋壳内的汁水会溅射出来,那玩意……谁碰谁死?!毙恢窒肫鹜?,脸色有些难看,“我们是有对付魔甲虫和腐灵兽的东西,可那些东西都在幽冥战场,都在那边的防线防护着?!?br />
        “先离开这里,将这边情况通知盟内,让八极圣殿的青衣使者骑着青獠蝠以最快速度去幽冥战场,将我们存放在那边的东西挪移出来?!彼嗡荚闯辽?。

        “只能这样了?!毙恢治弈蔚阃?。

        两人千里迢迢前来器具宗,是为了帮助五方势力灭掉器具宗,没料到竟然遇到一连串出乎意料的事。

        如今器具宗没灭,反倒是无意撬开了一条邪冥通道,让幽冥界的魔甲虫和腐灵兽先行冒了出来。

        两人已经不知道这趟回去该如何交差了。

        “宋兄,将秦烈交给我带走可好?”青獠蝠从后方过来,盘旋在银甲巨鳄的头部,詹天逸说道:“青獠蝠毕竟是飞行灵兽,速度要比银甲巨鳄快不少,我能很快带着秦烈先到八极圣殿?!?br />
        “快一步,慢一步,也改变不了现今的局势?!彼嗡荚春吡艘簧?,“而且你们八极圣殿太复杂,我怕活人交给你们,一会儿就变成一个死人?!?br />
        “死人又如何?”詹天逸脸色冷漠,“只要能以搜魂术,将要知道的东西剥离出来,就能大规模炼制那种爆灭物,也就能弄明白灵纹柱的玄妙。你们,难道不也是抱着这个心思?”

        “不是。我们要活人,那位前辈说的很清楚,只有他能御动那十二根灵纹柱?!毙恢值?。

        听着他们的对话,秦烈脸色变了又变,眼看银甲巨鳄摧枯拉朽的冲出了器具城,冲向了器具城的城外。

        他悄悄摸上寒冰之眼,尝试着催动寒冰之眼的玄妙-,很快,一道冰蓝色光晕,忽然层层将他裹住。

        就在詹天逸和谢之嶂还在争执的时候,秦烈突然凭空消失,消失在了银甲巨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