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绝地惊变

    第二百三十五章 绝地惊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詹天逸没猜错,宋思源和谢之嶂这两名玄天盟的强者,!都出了寂灭玄雷的价值。

        六颗寂灭玄雷的威力,他们亲眼目睹,就连达到如意境的他们,也不敢说处在寂灭玄雷的爆炸中央一点事都没有。

        这种能毁灭一个宗门,让一个势力瞬间消失的恐怖之物,玄天盟不可能不重视!

        和寂灭玄雷相比,墨海和整个器具宗的灵材,种种炼器的秘方,都忽然变得无足轻重。

        詹天逸不是谋士型的武者,但他也不傻,见宋思源和谢之嶂如此重视寂灭玄雷,眼睛一转后,也笑了起来,“好东西肯定不能让你们玄天盟给全部占了。

        他看了秦烈一眼,道:“这小子手中之物,八极圣殿也不可能拱手相让,还是先擒住他,留待以后商量了再行处置?!?br />
        宋思源和谢之嶂也都知道不太可能轻易得逞所愿,也点头,同意詹天逸的说法。

        “前辈······”詹天逸收回望向秦烈的目光,冲着血厉歉意的躬身,道:“还请前辈原谅我们,前辈,前辈?”

        他忽然发现血厉不知何时又闭上了眼。

        闭着眼的血厉,身上没有强烈的血气波动,就像是一具风化了千年的干尸,只是让人觉得不舒服,倒是没有恐怖的震慑力。

        既然血厉没有睁眼讲话,詹天逸也就没有继续出手,他甚至将圣灵神还给重新收起了。

        此刻,漫天妖魔、大鸟、金雕、星辰光团,被圣灵神的白金神光驱散后,都重新隐入灵纹柱。

        三根参天石柱,依然静静悬浮在秦烈头顶的方向,只是再没有浮现惊人的波动。

        三幅奇异阔大的图卷,也一一变得稀薄,化为光影消失在灵纹柱上方的图画上。

        而三根石柱下方的秦烈,竟和血厉一样·也闭目盘坐了下来。

        “宋大人,谢大人······”傅卓辉在远处行礼。

        “使者?!苯捕哉蔡煲荼硎揪匆?。

        一行数十人,有傅卓辉,有蒋垣·有纪柳和符常,有死了男人的凤琳···…他们重新聚集在广场周边。

        森罗殿、暗影楼、七煞谷、云霄山、紫雾海五大势力,陆续杀入器具城的武者,加起来将近千人。

        到了现在,元天涯、梁央祖先死,鸠琉瑜、曹轩瑞、于岱后死。

        他们一批批的惨死。

        如今只剩下稀稀拉拉的数十人······

        屠世雄、谢静璇、梁忠,以渊和沧莉等人·也从外面走了过来,也来到这边。

        看着同样损失惨重,看着同样凄惨的器具宗门人·看着冯蓉和童济华,看着广场上的三大供奉和七大内宗长老,看着血厉······

        众人忽然沉默了下来。

        不过很快,如有着默契般,一个个目光,一道道眼神,忽然齐齐望向秦烈!

        所有五方势力的来人,此刻都很清楚明白的意识到:器具宗能坚持到现在,能让五方势力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皆因秦烈的存在!

        如果没有秦烈,在第一波元天涯、梁央祖、史景云、乌拓、苏紫英登山的时候,就足以摧毁器具宗。

        是秦烈释放了血厉·将器具宗从死亡深渊强行带了上来,让元天涯、血影、梁央祖爆死,让史景云三人被囚禁。

        没有秦烈下令斩断史景云三人指头·器具城也早已被破开,器具宗也早已灭亡。

        没有秦烈,于岱、蒋垣带众的一波袭击,器具宗如何抗衡?

        没有秦烈……

        众人仔细去想,都惊人的发现区区一个开元境的武者,给五方势力带来的重创简直无法想像!

        所以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秦烈身上·越想越是觉得心寒。

        “这小子,倒是个人才·可惜酿造的血案太多,不然······”詹天逸遗憾地摇了摇头。

        他忽然有点欣赏起秦烈来。

        谢之嶂下意识看了一眼谢静璇,心中轻叹一声,“······静璇,在这方面果然是不如宋婷玉那丫头。如果是宋婷玉出马,这什么秦烈早已臣服,早已死心塌地成了宋家的爪牙了,哎,实在太可惜了?!?br />
        “大人?”蒋恒轻呼。

        詹天逸挥挥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示意众人不要妄动。

        宋思源也让森罗殿、暗影楼、七煞谷等候。

        三名如意境武者,都看向血厉,都想从血厉口中,得到一个明确的信号。

        —他们已认识到了血厉的强大。

        “小子,我说过,除非你达到万象境,否则你绝对无法扭转局面?!贝耸?,血厉的灵魂声音,在秦烈脑海的镇魂珠回荡着。

        “十二根灵纹柱,能囚禁我,自然也能轻松囚禁如意境的武者。我已将御动灵纹柱的方法告知你,可惜,你无法将十二根灵纹柱全部拔出地面,你没有这个力量。所以,你无法令十二根灵纹柱组合成封印大阵,也就无法封印这三个如意境武者,因此,你最终还是要功亏一篑?!?br />
        “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你境界太低,连最基本的御柱成阵都做不到?!?br />
        “一点办法都有了?”秦烈专注于脑海,和血厉交流,“连你,都没法扭转现今的局面?”

        “嘿嘿嘿,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毖魅缍衲О阍谡蚧曛槟诠中?。

        “什么办法?”秦烈追问。

        “将我的另一半灵魂还给我,我帮你杀光所有来犯者,杀死这三个如意境武者。而且,我还可以向你保证,在十年内,我帮你将那两个赤铜级势力的麻烦也给解决掉?!毖髂ζ鹄?。

        他一步步设计,一步步设伏,挖井让秦烈跳下去,就是为了达成他的目的——先恢复自由之身。

        他有半个灵魂处在镇魂珠,所以他知道秦烈有可以瞬移的奇宝,能随时脱离战场,能轻易舍弃器具宗脱身。

        他没有告诉秦烈六颗寂灭玄雷一起爆灭,能让空间挤压塌陷,让空间层面动荡不休·就是要让秦烈无法借助于寒冰之眼逃离此地。

        他和詹天逸达成默契,不肯真正拼命,就是在逼秦烈,逼秦烈慢慢走向绝路!

        他一步一步的·终于将秦烈赶到现今的局面,将秦烈所有可能翻身的希望都给斩断,他甚至还将灵纹柱的奥妙-告知,让秦烈先生出希望,再由如意境末期的詹天逸,将他的希望无情掐灭!

        他要秦烈真正绝望!

        他要秦烈必须依仗他,才能真正存活下来·他要秦烈主动交出那半个灵魂!

        而现在,只能令三根灵纹柱飞天,无法将十二根灵纹柱一起冲飞·不能让十二根灵纹柱组合成封天奇阵秦烈,的确没有了一丝扭转局面的可能。

        “你的半个灵魂,难道就没办法带着我生离此处?”秦烈问。

        “面对三个如意境强者,还要带着你,还有两个女人,嘿,抱歉,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毖骰卮?。

        “只是我呢?”秦烈再问。

        “我自己都可能无法脱身,只剩半个灵魂·且力量大损的我,怕是无法抗衡这三人?!毖鹘ド荒?,冷淡道:“要么你交还我的半个灵魂·我帮你解决掉所有麻烦,还保证在十年内,帮你将两个赤铜级势力斩掉·令器具宗熊霸这片大地。要么,你就去死,带着我的半个灵魂一起走向灭亡,你自行选择!”

        秦烈心神一紧。

        他有种感觉——血厉没有尽全力,血厉在逼他,逼他乖乖交出半个灵魂。

        但如今的局面,令他找不到一丝存活的希望·让他不敢不谨慎小心,也让他·不得不和血厉进行交易!

        正如血厉所言,事已至此,他已经没了选择的机会。

        要么,他不信血厉,和血厉的半个灵魂一起去死,要么,他选择相信血厉的承诺,交还半个灵魂,赌血厉肯遵守诺言。

        不和这老妖合作,他渡不过这一劫,必死无疑。

        和这老妖合作,他可能事后被老妖斩杀,但老妖也可能会留他性命

        一连串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飞快掠过,他慢慢理清头绪,也渐渐有了决定。

        他就要给出他的答案。

        然而,就在此时,他感应到一股阴森可怖的波动。

        他倏地睁开眼。

        血厉也猛地睁眼。

        宋思源、谢之嶂、詹天逸这三名如意境强者,也是骇然变色,也都看向三个位置。

        —拔出三根灵纹柱的三个洞口!

        此刻,从那三个空荡荡的洞口内,慢慢飘逸出灰白色的烟云,一股股阴森邪恶的气息,从烟云中逐渐释放出来。

        “嗷!嚎!”

        声声异族凶兽的嚎叫声,如隔着重重空间,如隔着厚厚壁障,从那三个洞口传了出来。

        焰火山突地剧烈震荡,这座多年来一直有地火喷涌的山川,如要崩塌般,山体上巨石纷纷轰落。

        “喀喀喀!”

        一个个巨大的裂缝,从山体上显现出来,这焰火山,在剧烈的波动中,如要裂成数块!

        “轰隆??!轰隆??!”

        剩余的九根灵纹柱,耸立在广场上,在这一刻齐齐剧烈摇晃,如有什么东西从地底顶着灵纹柱,要将其顶出地面一般。

        “老天!这是幽冥界的气息!”谢之嶂恐惧地惊叫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三个洞口,看向那三个本来灵纹柱坐落的位置!

        “焰火山,火山,地火!以地火炎热之力,封印阴森幽冥,镇压邪冥通道!”血厉也变了脸色,“妈的,这十二根灵纹柱,内部封印着我,而外部石柱,竟然还在镇压着邪冥通道!”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庇护器具宗的那位消失许久的前辈,一直不准玄天盟和八极圣殿去动器具宗了?!彼嗡荚吹牧成?,此刻变得极其难看,“原来立宗器具宗九百年的十二根灵纹柱,之所以坐落在焰火山山脚下,之所以坐落在此地,竟然是为了镇压幽冥界进来的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