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零七章 力挽狂澜!

    第二百零七章 力挽狂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秦烈心中,元天涯一直都是心腹大患,他之所以不敢将身份暴露出来,最主要原因也是为了防备元天涯。

        冰岩城中,元天涯在李牧手中吃瘪,麾下统领被杀,因为看不透李牧的真实境界,所以元天涯隐忍不发。

        之后,元天涯四处打听他和李牧的消息,对他和李牧的杀心始终没有消减。

        就是因为这样,他进入器具宗后只能隐姓埋名,就连在凌语诗面前,他都不敢暴露自己  。

        这一切,都是因为元天涯给予的压力,压的他不敢真正放开自己!

        如今和血厉达成协议后,他首先想要击杀之人,就是元天涯!

        “你究竟是何人?”在血厉的血腥目光下,元天涯如坐针毡,几乎瞬间调集了全身力量,并且立即将性命相修的灵器取了出来。

        一对墨绿色羽翼,绽裂了元天涯背部的衣衫,倏然呈现出来。

        羽翼有一米五长,宽阔如鹰翼,一片片墨绿色的羽毛,由数种特殊金属熔炼而成。

        羽翼轻盈,但却凌厉如刀刃,并且能够和元天涯的灵诀完美契合。

        云风翼,玄级五品灵器,由元天涯在海外购置而来。

        云风翼展开后,元天涯身子忽然凌空而起,如一只大鸟般轻盈旋动,一种凌厉的狂风也吹拂起来,像是在配合他在虚空灵动飞旋。

        “咻咻咻!”

        突地,一片片墨绿色羽毛,如变成索命利刃。尽数朝着血厉劈射而来。

        那些羽毛凝为的利刃。在半空之中。仿佛还组合成一个锥子般的形状,锥子内部厉风呼啸,吹的人耳膜都隐隐生痛。

        元天涯的身子,如鹰隼般从长空扑杀而来,在那些细雨般的羽毛之后,他也冲向血厉。

        血厉身体收缩为一具干尸,皮肤呈灰白色,没有一点光泽??雌鹄此榔脸?。

        然而,他的一双眼睛,却闪烁着骇人血光。

        抬头,血厉嘿嘿狞笑着,道:“你修炼的风云决,只将风之灵力的妙处施展出来,但云诀就差之甚远了?!?br />
        他忽然看向梁央祖爆碎的尸体处。

        众人也顺势望去。

        “血之凝形术!”血厉低喝。

        只见梁央祖那溅射的到处都是的腥臭鲜血,忽然点点血迹蠕动起来,在广场上的石地上,一滴滴鲜血如变成圆滚滚的血珠子。极快的在石地上滚动着,相互间迅速融合在一块儿。

        那场面。诡异的令人毛骨悚然,乌拓和史景云身上被溅射的几滴梁央祖的鲜血,也突地从他们身上滚落,也在他们脚下飞快滚动,吓的乌拓和史景云都是暗暗变色。

        极短时间内,梁央祖死后溅射的一滩滩鲜血,蠕动着凝为一个倒在地上的血人。

        血人忽然慢悠悠站了起来……

        “噗噗噗!”

        这时候,元天涯从天劈射而来的绿色羽毛,如一柄柄利刃,都插在血厉身上。

        血厉如被捅成马蜂窝,但他眼中却没有一丝痛意,而是嘿嘿笑看着血人,说道:“去吧?!?br />
        血人身子一阵扭曲,竟隐隐凝现出梁央祖的模糊模样,旋即,一股刺鼻的血煞气息,从血人身上释放出来。

        化为一道血光,血人直接冲天而起,去追击从天降落的元天涯。

        一团耀目的血光,从元天涯身前暴射开来,在元天涯的闷哼声中,那血光陡然一变,成为一柄巨大的血刀,往元天涯脖颈切割而来。

        元天涯的云风翼快速扇动着,在虚空中打着旋飞走,似乎在寻觅击杀血厉本体的契机。

        然而,那血刀却仿佛有魂,始终追逐着元天涯,始终盯着他不放。

        广场上,史景云、苏紫英、乌拓三人,还有陆璃、凌语诗、凌萱萱姐妹,包括器具宗的应兴然和三大供奉,都昂头看天。

        这一张张惊骇的脸,被天上的血刀映照成血红色,看起来也有些吓人。

        浑身插满墨绿色羽毛的血厉,根本没有抬头看天,而是看着秦烈,又忽然问道:“还要杀谁?”

        “天上的人还没死?!鼻亓疑袂槔渚?。

        “只是时间问题?!毖骰觳辉谝?,“被我唤醒的血奴,在一个时辰内,会比死前的实力还要强上一个层次。那家伙,在暴体而亡之前,本身实力和天上的那人相当,他一身精血凝炼的血奴,在血之灵力耗尽之前,必然可以杀死天上的那人?!?br />
        史景云众人的注意力,本来都放在天上,听到血厉询问还要杀谁后,都眼神一寒,赶紧把看向元天涯的目光收回,都警惕地望向血厉。

        “这么说,天上的那人死定了?”秦烈问。

        “必死无疑?!毖鞴中ψ呕卮?。

        秦烈点头,旋即将目光瞄向史景云、乌拓和苏紫英三人身上,心中暗暗思量起来。

        “秦冰……”应兴然忽然插话。

        秦烈扭头看向他。

        “他们和梁央祖、元天涯不一样,梁央祖为影楼楼主,吸食人血后,已经变得死不足惜。那元天涯,为森罗殿大殿主,他和总殿主、二殿主都不和,他死了,也就死了?!?br />
        应兴然脸色沉重,解释道:“但史景云、乌拓、苏紫英,都是七煞谷、云霄山、紫雾海内真正德高望重的人物,一旦死亡,那我们和七煞谷、云霄山、紫雾海之间,就必须死战了……”

        史景云、乌拓、苏紫英三人,听应兴然这么一说,都微微一愣。

        他们看不透血厉的境界修为,这时候也在暗暗犹豫,犹豫着要不要放手一搏。

        在他们的心中,这时候其实已经暗存了撤退想法,他们想将这边的情况禀报上面。等上面另外派人处理。

        因此。一听应兴然这么说。他们马上稍稍安心。

        他们皆是看向秦烈。

        事到如今,他们也看明白了,秦烈才是真正能左右血厉的人物。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都不行。

        “人家已经清理器具城,已经在外面大肆屠杀外宗客卿和血矛的人,已经摆明了要毁灭器具宗,都这样了,你们还顾前顾后什么?”秦烈疑惑道。

        “这个,这个……”大供奉罗志昌讪讪道。

        他想说。他们依仗的那位大人物没有回话,没有那人的庇护,器具宗将来如何抗衡八极圣殿和玄天盟?

        也是如此,他们不敢下狠手,这是因为他们希望将来还有缓和的余地。

        看着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的窘迫无奈样,秦烈慢慢意会过来了,也明白了他们的顾虑与难处。

        他忽然看向史景云、乌拓、苏紫英,又看了一血厉,忽地慢慢闭上眼。

        他以心神意识进入镇魂珠,和里面血厉的另外一半灵魂交流?!把髑氨?,你能帮我解决多大的麻烦?两个赤铜级的势力。你可能以一己之力抗衡?”

        炼体境、开元境、万象境、通幽境、如意境、破碎境、涅槃境、不灭境、虚空境、域始境这十大境界,一个境界和一个境界的差距之大,简直难以想象。

        按照灵域等阶的划分,达到赤铜级的势力,必然有着如意境强者,还可能会有破碎境的存在,如果八极圣殿和玄天盟两大势力,为了器具宗派出如意境,甚至破碎境的强者到来,那血厉可能抗衡?

        因此,在真正做出决定之前,秦烈需要问问清楚。

        “赤铜级的势力?可有破碎境武者坐镇?”血厉的灵魂传来询问念头。

        “我不知道,可能有,也可能没有?!鼻亓依鲜祷卮?。

        “如果只是如意境的强者,以我现在的力量,要应付并不困难?!毖飨肓艘幌?,才回答:“要是来的是破碎境的家伙,以前的我,倒是也不怕。但现在的我,恐怕会有些吃力……被封禁了这么多年,我要恢复到以前的实力,不是一天两天能实现的?!?br />
        “如果你能恢复如初呢?”秦烈再问。

        “我只要恢复八成实力,就不怕破碎境的来人?!毖鞒聊艘换岫?,再次回讯:“但至少需要二十年时间。如果有各类丹药配合,有高阶灵血供我炼化融合,那这个时间就可以缩短到十年?!?br />
        秦烈旋即收回精神意识。

        “噗哧!”

        一声血肉被洞穿的声音,突地从天上传来,众人抬头去看,发现元天涯腹部插在一柄血刀。

        那只是一柄巴掌大的血刀。

        然而,那血刀却仿佛凶兽的大口,正在疯狂吞咽着鲜血!

        元天涯一身的鲜血,此时不受控制地纷纷涌入血刀之中,血刀如吸血的异兽,还在猛烈吸吮着!

        凄厉的惨叫声,此时从元天涯口中传出,他的浓浓生命波动,随着鲜血的狂流,渐渐脱离他的肉身,他眼中的光彩,也在迅速黯淡。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这元天涯渐渐油尽灯枯,怕是快要不行了。

        血厉没有夸大血奴的力量,由梁央祖一身血之精华凝成的血奴,果然在天上击杀了梁央祖。

        根本就没有用掉一个时辰的时间。

        很快,元天涯的惨叫声也停止了,这名来自于森罗殿的大殿主,在冰岩城能呼风唤雨,能有极大机会问鼎森罗殿总殿主的大人物,就这么从天际抛落。

        尚未真正落地,元天涯便已经生机全无,眼中再没有一丝神采。

        本该在一个时辰耗尽精血消亡的血奴,将元天涯一身鲜血吸吮掉后,竟渐渐凝为梁央祖的模糊样子,血人就在血厉旁边立着,似在等候血厉的下一个吩咐。

        “小子,到底要怎么做?”血厉问话。

        所有人忽然看向秦烈。

        秦烈沉吟了一下,说道:“所有踏入器具宗的外人,今天都休想离开,全部给我囚禁起来!”

        “你敢!”苏紫英娇喝。

        “小子,你想禁锢我们所有人?”乌拓呵呵笑着,神情却有点不善。

        “小子,我们今天可以放过器具宗一马,但你如果胆敢乱来,哼!”史景云冷哼。

        “大殿主!大殿主!”森罗殿的统领,眼见元天涯暴死,一个个杀气冲天,有人叫道:“只要联手杀了那邪人,器具宗将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他们盯着血厉。

        血厉嘿嘿怪笑,冲那血人吩咐:“给我杀了他们?!?br />
        梁央祖鲜血凝变的血人,忽地冲向森罗殿的那些扈从,立即展开血腥屠杀。

        “你以为凭着一个邪人,就能改变你们器具宗的命运?”苏紫英皱着眉头,道:“对你们器具宗下手,是上面两方商讨后,共同做出的决定。你们的将来,在他们定下方针的那一霎,就早已注定了,你们根本无法改变!”

        “应宗主,我劝你不用挣扎了?!蔽谕匾驳?。

        “你们无法抗衡!”史景云沉喝。

        “谁说我器具宗无法抗衡?”就在此时,琅邪的声音,忽地从外面传来,“八极圣殿和玄天盟,也是从黑铁级势力一步步进阶而来,在千年前,整个赤澜大陆都没有赤铜级的势力!我器具宗已经立宗九百年,在当时,八极圣殿和玄天盟只是和我器具宗持平,也仅仅只是黑铁级势力而已!”

        琅邪提着短矛,鲜血淋漓地从外面踱步而来,随着他的接近,一股浓烈血煞气味慢慢扩散而来。

        “若非我器具宗一心炼器,没有肯在武道一途上投入太多精力,那我器具宗早就是赤铜级的势力!”琅邪身上血珠子晶莹透亮,如一颗颗红宝石,那些血滴凝为的血珠,就依附在他体表,竟没有一滴坠落。

        “玄天盟又如何?如意境的武者,又如何?”琅邪沉喝一声,道:“不一样是血肉之躯?不一样被我斩了头?!”

        一颗血淋琳的人头,忽地从他的空间戒内冒出来,被他随手仍在史景云、苏紫英、乌拓的脚下。

        人头骨碌碌滚动着,拖出一条长长血线,最终在苏紫英的脚下停住。

        人头上的眼睛还大睁着,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目光,此刻正对着苏紫英的眼睛。

        “图……图夕大人!”苏紫英失声惊叫。

        史景云、乌拓也瞬间尖叫起来。

        图夕从八极圣殿而来,如意境的修为,他过来,是专门负责处理最棘手的琅邪。

        然而,如今他的人头滚落在地,竟反被琅邪所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