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修真小说 > 灵域 > 第二百零四章 血祖

    第二百零四章 血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条条血蛇在空中游弋着,朝着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而来,血影双眸血光熠熠,以心神御动着血蛇。

        “严池你敢!”

        冯蓉娇容带煞,不顾身体重创未愈,猛然吐出一口精血。

        精血突地爆裂,化为一滴滴晶莹血珠,闪烁着妖艳的血光,去撞击那条条血蛇。

        “不识好歹!”

        血影厉喝,眼中血光陡然凝为一点,一股浓烈的血煞气息,携带着滚滚精神狂潮,直接轰向冯蓉。

        “啪啪啪!”

        一滴滴晶莹血珠,倏地爆碎,冯蓉脸上稍稍恢复的血气,在瞬间荡然无存。

        一丝丝血迹,从冯蓉眼睛、鼻子、耳孔、口中缓缓溢出。

        她灵魂虚弱至极,这下子是真的伤了心魂,再也没了战斗能力。

        “蓉儿!”墨海脸色巨变,一把将冯蓉搀住,急忙取出一枚血色丹丸塞入冯蓉口中。

        “嘶嘶!嘶嘶!”

        被血珠挡了一下的血蛇,又一次游动起来,其中一条血蛇直接咬向应兴然的脖颈。

        “化血!”

        突地,一个森寒如冰的冷喝声,在人群之中响起。

        声音来自于秦烈!

        一阵让众人鲜血沸腾的诡异波动,忽然从秦烈身上传来,大家尚未意识到发生何事,就见以血影命精血凝炼出来的血蛇,竟突地融化。

        融化为淋淋鲜血洒落在地!

        所有栩栩如生的血蛇,融化落地后,都变成一滩血水,再没有一丝凶厉。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死里逃生,他们惊骇看向秦烈,周边所有内宗长老?;褂刑扑肩?,也都震撼异常,也都纷纷望向秦烈。

        也在此时,一道鲜血流泉,陡然从秦烈身旁的灵纹柱内飞逸出来。

        那一条血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烁出令人惊心动魄的赤红色,在众人目光注视下,那一道血水从头浇灌到秦烈身上。

        顷刻间,秦烈变成了一个血人。一个浑身血煞气息冲天的血人!

        他的眼睛,也浮现一抹诡异的血腥色,身上更有着一股苍老残忍的气息,那气息和血腥味混合,让这边所有人发自灵魂的恐惧不安。

        “化血!竟然是化血!”冯蓉忽然尖叫起来?!扒乇?,你,你怎可能懂得化血?”

        就连血影,也是浑然一震,他赤红的眼瞳中,在惊骇之后,闪过一丝了然的光芒。

        就在大家还在担心他新一轮攻击之前。出奇地,这血影突地朝着秦烈跪伏下来,他昂着头,眼中闪现疯狂之色。声音沙哑道:“血祖……您是血祖吧?我是游宏志的首徒,师傅曾经向我说起过你。我今日前来,也是希望能够将你带离灵纹柱,希望能让你老人家重见天日!”

        血祖?

        应兴然和罗志昌等人。一时间呆楞住,不明所以的看向血影。

        就连冯蓉也是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血影为何突地如此反常,对他朝着秦烈跪伏的动作,冯蓉更是觉得有点啼笑皆非。

        众人中,只有唐思琪隐隐明白一点,她美眸异彩涟涟,忽地看向秦烈。

        秦烈眼瞳泛出骇人血光,他沉着脸,漠然看向血影,冷漠道:“我不是他?!?br />
        先前,他还在灵纹柱内部,在破解剩下的封禁,待到血影到来,要大开杀戒之时,他还剩两道封禁没有解开。

        封禁没有全部解开,血厉便无法体遁出,无法脱离灵纹柱。

        然而,眼见血影已经动手,秦烈逼于无奈,必须要借助于血厉的力量。

        于是血厉先将体内命精血导引出身体,将其灌注到秦烈身上,血煞宗的命精血,就是力量的源泉,血厉体内那命精血更是他一生修炼的精华!

        他命精血附在秦烈体表后,立即让秦烈瞬间拥有了简直源源不绝的血煞之力,再加上镇魂珠之内,还封印着血厉一半灵魂,借助于这半个灵魂,他竟然还能运用这血煞力量。

        如此一来,他相当于短时间化身为血厉,化身为这上了千年的老妖!

        血影如何能敌?

        “不是血祖前辈以灵魂附身于你?”血影眉头皱了起来,他立即从跪伏的姿势站起,“那你为什么能施展化血?”

        讲话时,血影身上的血色一点点消褪,在太阳照耀下,他的那一道影子,变得越来越清晰,变得血腥味越来越重!

        “血之凝形术!秦冰小心!”冯蓉失声叫道。

        血影的影子,由鲜血凝结而成,突地暴戾飞出,携带着一股子疯狂的血煞气息,朝着秦烈扑杀而来。

        “既然你不是血祖前辈,那你就去死!”血影厉笑,“我特意提前到来,除了要击杀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就是为了亲自面见血祖,我要修习更高一阶的血煞秘术!”

        “轰!”

        秦烈脑海突然一震。

        在那血色影子冲来的那一霎,一种恐怖之极的灵魂冲击力,先一步侵蚀而来。

        直达他灵魂深处!

        “血茧术!”血厉的阴森声,从他脑海内的镇魂珠传出,一缕运转精血的波动,也瞬间加诸他周身。

        神奇之极的,在他身上凝结的血厉精血,陡然间一缩。

        旋即,一个巨大的血茧形成,那血茧将秦烈肉身死死罩住。

        血茧上浮现无数条猩红血线,那些血线如人体经络一般,里面还有浓烈鲜血涌动着。

        这么一看,那血茧仿佛变成一个有着生命的异物,给人一种极为可怕的视觉冲击力。

        以血影命精血凝结的影子,冲击在血茧之上,如溪流如海一般,连血光都没有溅射出一点,竟然直接就融入了血茧之中。

        血影和命精血的灵魂连接,也在瞬间被斩断。他至少七成的力量,就怎么一下子没了。

        “血祖前辈,我,我是为救你而来??!”血影一见不妙,忽然朝着灵纹柱厉喝。

        他是如今除秦烈之外,另外一个知道灵纹柱内部秘密的人,他知道游宏志的一身血腥灵诀,都是来自于灵纹柱内部的老人。

        那老人,被游宏志称呼为血祖。为一切血腥法决的源头。

        血影听游宏志说过,他所修的血腥灵诀并不完整,在突破到通幽境后期的时候,他就必须要获取更高阶的血腥灵诀。

        否则,他就会和游宏志当年一样。在后期遭受反噬,必须要不断吸食鲜血,才能保持住境界,才能不会最终走向暴体而亡的绝路。

        这是当年血厉约束游宏志的方法。

        因此,血影在达到通幽境中期后,就一直在想办法前来此地,前来面见血厉。想讨到更高阶的血腥灵诀。

        所谓帮游宏志报仇雪恨,也仅仅只是一个说辞,杀死应兴然和三大供奉,对他来说也只是顺带的小事。

        他真实的目的。就是为了讨到高阶血腥灵诀,为了再次突破自身!

        “血祖前辈,请将我的命精血归还,我愿侍奉你为主!”血影对着灵纹柱苦苦哀求。

        “侍奉我为主?你还不配?!币桓鲆踱纳?。从裹住秦烈的血茧中传来。

        血影先前释放出来的命精血,重新由血茧内分离出来。这一道血之影迹,传出极为恐怖的灵魂波动——来自于血厉的另外一半灵魂!

        这个血人重现后,再没有了血影的一丝气息,血人化为一缕血光,倏地飞了出去。

        在血影恐惧的惨叫声中,血人顺着血影的天灵盖,直接隐没向他的身体内部。

        凄惨至极的嚎叫声,从血影口中发出,一滴滴殷红的血珠子,从血影皮肤内冒出来,看起来诡异无比。

        血影的眼神,在剧烈的挣扎着,他抱着头痛吼:“滚出去!给我滚出去!”

        他声音越来越虚弱……

        好一会儿,血影的惨叫声停了下来,他眼中的挣扎也没了。

        一股沧桑残忍的气息,慢慢从他身上释放出来,血影赤红如血的眼中,闪耀出一种令人灵魂颤栗的光芒。

        应兴然、罗志昌众人,包括冯蓉和墨海,这时候看着他,都觉得毛骨悚然。

        他们很清楚,血影已经魂飞魄散,这个霸占血影肉身的人,就是血影所谓的血祖!

        此刻,在灵纹柱内,血厉体如真正成了一具尸体,没有一丝生命波动,也没有一丝灵魂气息。

        封禁没有彻底解开,血厉体依旧无法遁出灵纹柱,但他的命精血和灵魂则是不受限制。

        如今,他的命精血依附在秦烈身上,他一半灵魂被秦烈封在镇魂珠,而另外一半灵魂,则是灭杀了血影,霸占了血影的肉身。

        “通幽境中期的身体,不够精纯的鲜血,真是废物!”血厉感受着新身体的情况,眼中都是不满,“就这种废物,也想侍奉我为主,真是可笑?!?br />
        这般说着,裹着秦烈的血茧,又消融为血水,秦烈也重新显现了出来。

        血厉忽然看向秦烈。

        秦烈也看向血厉。

        血厉忽然一步步朝着秦烈走来。

        应兴然和三大供奉,还有内宗七大长老,一个个面如土色,一个个浑身轻颤。

        他们谁都不敢乱动那怕一下!

        就连冯蓉也是心神惊颤,也只是死死看着血厉,生不出一丝抵抗的念头。

        单单只是血厉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便让他们灵魂颤栗,让他们在血厉面前站着都有些勉强……

        在众人恐惧的目光下,血厉来到秦烈身旁,他盯着秦烈深深看了一眼,然后忽然在秦烈脚边坐了下来,不情不愿地说道:“说吧,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我要你帮我杀点人?!鼻亓壹虻ブ苯拥?。

        ……

        ps:  ps:感谢新盟主“aaa999aaa”的诞生,谢谢这位兄弟的厚爱,拱手作揖~~嘿嘿